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16章 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摸了摸额头多出的三花印记,祁夭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才出狼窝,又入虎口,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祁夭心里呐喊道。“小妖女。”余初秋拉了拉祁夭衣裙。“哼,别叫我,你这只死狐狸精,被你谋害了。”祁夭气呼呼道。“关我什么事啊,我也是受害者啊。”余...

摸了摸额头多出的三花印记,祁夭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才出狼窝,又入虎口,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啊。”祁夭心里呐喊道。“小妖女。”余初夏拉了拉祁夭衣裙。“哼,别叫我,你这只死狐狸精,被你害死了。”祁夭气呼呼道。“关我什么事啊,我也是受害者啊。”余初夏委屈道。“祁夭,玉靖雁,过来。”冰尘恢复一阵后,睁开眼第一句话便说道。闻言,祁夭脸色再次变得可怜兮兮起来,她与余初夏一样,算是真的怕了冰尘了。“把你们所有钱都划给我。”冰尘扔出一张光卡说道。不敢迟疑,二人赶紧照做。“璇儿,辛苦你跑一趟,用卡里这几百万换一些灵晶和纳灵丹出来,我们在城外汇合。”凌璇微微点头,不做任何迟疑,立刻动身。分开之后,冰尘以最快的速度购买了一些必须品,而后立即带着沈易烟四人向着城门而去。“易烟,他要带我们去哪啊?”眼看离城门越来越远,祁夭有些不安地问道。“怎么,你这妖精也怕了?”沈易烟揶揄道。“你就别笑话我了,以前就我和你关系最好,你可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害死啊。”“放心,只要你们听话,冰尘不会为难你们。”“呵,还真跟过来了。”突然,正盘膝打坐的冰尘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我们被发现了?”沈易烟赶紧问道。“两个纳灵五层,自方才在城门处就一直盯着我们。”冰尘面露不屑道。几人心里顿时一沉,目光立刻投向了冰尘。“怎么做?”沈易烟问道。“等他们,他敢派出多少人,我就灭他多少人,就怕他不敢来。”冰尘语气冰寒道。“可是璇儿……”沈易烟话还未说完,冰尘便抬手制止,随即便叫玉靖雁将飞剑着地,好整以暇地看着来时方向。几分钟后,两道身影出现在几人视野。刚看到冰尘几人时,二人都是一阵激动,不过当他们注意到冰尘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又突然心生警兆,对视一眼,掉头就走。“跑得掉?”一把抓住玉靖雁,冰尘一个纵身,二人便御剑追去。灵力运转,丝丝冰晶出现在手中,下一刻,三根冰针便向着其中一人射去。脊背一寒,突感一阵恐慌,那人下意识向后猛的一掌打出。砰砰两声轻微炸响,但下一刻,他便感到拳头微微一痛,紧接着一股寒气便顺其手臂侵入其全身。“不好!”一声惊喝,浑身灵力骤然爆发,欲阻止那寒气侵蚀。“怎么回事!”察觉不对,另一人赶紧问道。“帮我……一把!”仅这片刻,身中冰魄玄针之人便已脸色煞白,御剑速度明显慢了太多。眼看后方就要追上,另一人立刻一个折返。然,就在其欲拉向那人之时,一团血光突然印入其眼帘。轰!紧要关头,匆忙阻挡,一声闷哼,飞剑震退。“你先拦住他。”话音一落,冰尘脚下一蹬,下一刻便跃上那身中冰魄玄针之人飞剑。看了一眼那被震退之人,玉靖雁不敢过多迟疑,立刻御剑而上,与其战作一团。“住手!”“你干什么!”“贱人!”……任凭那人如何叫骂,玉靖雁都无停手之意。不过几分钟,一声惨叫便从地面传来。玉靖雁与那纳灵五层修士下意识低头一看,二人皆是一惊。冰尘浑身散发淡淡血光,一只手插入对方胸膛,手臂一阵间,那人顿时飞出,落地之时,已生机全无。抬头看向玉靖雁二人,当看到他那猩红嗜血,杀意沸腾的目光时,玉靖雁不禁娇躯一颤。“把他给我打下来。”冰尘声音冷幽幽道。见此一幕,那纳灵五层修士亡魂皆冒,全力一击轰退玉靖雁,立刻疯狂逃遁,再不敢丝毫恋战。“还想跑!”冰尘一声冷喝,心念一动间,冰玉箫现于手上。冰魄素心诀运转,箫音响起,方圆百米骤然变冷,数道冰凌迅速凝结。不消片刻,破空声响起,在空中折射出几道森森寒芒,紧接着一声惨叫便从数里外传来。咳咳。冰尘几声轻咳,手捂胸口,满头冷汗,一脸煞白。体内灵力几乎涓滴不生,赶紧盘膝坐下,运功恢复。“师父,血魂丹就拜托你了。”“臭小子,你把我当什么了。”兰幽梦略有不瞒地声音在冰尘心神响起,不过随即其身影便出现在冰尘身旁,瞪了他一眼,一道魂力打出,丝丝精血立刻便从那纳灵五层修士体内渗出。与此同时,那逃跑者在遭到冰尘一记重击后,已然身受重创,趁此机会,玉靖雁立刻欺身而上,全力几击,溃其最后攻势,找准机会,将其一剑封喉。看着从空中掉落的尸体,玉靖雁眼中一片复杂,知道从今以后已再无退路。“我们这种人,谁又会在乎。”玉靖雁轻声一叹道。一个俯冲,抓起那尸体,几息之后,回到了冰尘身边。“你怎么样?”玉靖雁问道。“没有大碍。”看了玉靖雁一眼,冰尘随手一扔,一枚血魂丹便飞出,被她一把抓住。眼中露出不解,玉靖雁问道:“什么意思?”“吃了它。”微微摇头,玉靖雁正欲扔回,却听冰尘说道:“这血丹中蕴含那修士全身血气,与你所修功法吸食修士精气有异曲同工之处,可助你修炼。”话音一落,冰尘便吞下一枚血魂丹,立刻闭眼继续运功恢复。好一阵后,冰尘才从打坐中醒来,面色仍旧苍白,体内灵力恢复不足两成。“好些了吗?”沈易烟赶紧来到冰尘身边,将其扶起。摆了摆手,示意她安心,对几人说道:“先随我回去。”与凌璇一番联系后,几人立刻动身,近两小时后,几人远远地看到了一栋造型古朴的宅院。“冰尘,你不会还想让我们躲在这里吧!”沈易烟神情略显急切地问道。“不错。”“不可!”“此地离剑陵城太近,很容易就会被发现,到时候不仅我们会陷入险境,还会害了缘姨他们,万万不可!”沈易烟赶紧说道。看向沈易烟,冰尘柔和一笑道:“放心,除了我们几人,没人能找到这里。”说到这,冰尘眼中又是寒芒一闪。“就算有人无意踏入,也定叫他有来无回。”见沈易烟仍旧一脸担忧,冰尘轻轻捋了捋她的秀发,随即心念一动,几大盒礼品便出现在他手上。“你拿着,待会见到缘姨他们,知道该怎么说吧。”沈易烟俏脸一红,不过嘴角却露出了一抹浅浅地笑意。“哇,这是新媳妇见公婆的架势啊!”小妖女的声音突然传来,弄得沈易烟面色一片绯红,赶紧转过身狠狠瞪了她一眼。几人刚到宅院大门处,听到动静的辰缘就立刻赶了出来。当看到站在最前方的冰尘与沈易烟时,神色顿时被喜悦占据,赶紧拉住沈易烟仔细打量。“缘姨!”沈易烟轻声道。“没事,没事就好,这几天可担心死我们了。”一阵暖流涌上心头,沈易烟一把扑到辰缘怀中。“对不起,缘姨,是易烟不好,对不起。”沈易烟颤声道。“好了好了,回来就好,下次可不要再不辞而别偷偷跑出去了。”轻拍着沈易烟后背道,辰缘一脸慈爱道。目光投向冰尘身后的玉靖雁几人,辰缘问道:“她们是?”“说来话长,先进屋再说。”冰尘柔和一笑道。一番寒暄,冰尘将此行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听得辰缘与凌昊一阵心惊,辰缘更是立刻将沈易烟带进卧室,检查她伤势。“缘姨,凌叔,她们两个以后就交给你们管教了,敢不听话,狠狠收拾。”冰尘指着余初夏和小妖女说道。辰缘瞪了冰尘一眼,赶紧对二女说道:“两位姑娘,既然来了,就安心在这里住下,虽不比城里繁华,但也省得清闲。”“好生伺候缘姨、凌叔,若有怠慢,你们知道后果。”冰尘目光冷幽幽地看着余初夏和小妖女说道。二女赶紧点头,特别是余初夏更是一脸惊慌,她现在是看到冰尘那冷幽幽的目光就害怕。如伴在猛兽身边一样,时刻都提心吊胆。几小时后,凌璇归来,简单与父母一番交谈后,便来到了冰尘修炼之处。放下一个大袋子,凌璇浅笑道:“三百灵晶,二十枚纳灵丹,二十枚一品疗伤丹。”“辛苦你了。”冰尘目光温柔地看着凌璇说道。“哥哥,你怎么气色不太好?”凌璇担忧地问道。“美女面前逞能,灵力消耗过大,气色能好吗。”一道妖媚的声音响起,随即一缕红光便从冰尘眉心飞出,化作了兰幽梦那祸国殃民的姿容。“师父!”凌璇欠身一礼。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兰幽梦打趣道:“认我这个便宜师父了?”“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凌璇跪倒在兰幽梦身前叩首一拜。“不错不错,小璇儿就是这么讨人喜欢,该奖。”话音一落,兰幽梦玉手轻轻一招,几枚血魂丹便从冰尘空间戒飞出,落入了凌璇手上。“师父,你?”凌璇微微一愣。“吃下一枚,试着运转血魂功,这样有助于更快领悟功法。”不敢迟疑,凌璇微微点头,随即盘膝坐下,服下血魂丹,运功参悟。原本在冰尘的打算中,自己稍作恢复,便带着凌璇与玉靖雁离去。然,谁料,凌璇一悟入神,在感悟血魂功的速度上竟不比自己慢上多少,若就此打断,殊为可惜,甚至就连兰幽梦都一阵惊叹。“本宫果然没看错,小璇儿太适合这功法了。”兰幽梦神情激动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师父是魔女

评分 10
作者:虚蓬飘零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猜你喜欢
静止时间去爱你
29181 人在追
也可以静止不动时间的女孩总想借机占我贵。——〖被下禁咒的男主,和拥用时间静止不动能力的女主。〗〖单向自我救赎〗“曼可,你做过最卑贱的事情是什么?”“最卑贱…”曼可看了几眼人群中的许衍,凤眸闪动,缓缓地张口,“大约是,仅有在时间静止不动的时候,才敢爱一个人。”“时间静止不动?那,的话也可以静止不动时间,你最想做什么?”“我想吻一个吻我不能够拥用的人。”曼可目光锁在了许衍身上,那一刻,世界宁静,仅有曼可缓缓地的脚步声。——“你们第一次舌吻是什么时候?”许衍:“大学时候。”“……”曼可,“中考结束了后。”许衍一脸惊慌失措,捂着自己胸口,装做受害者:“前方的信号灯停留在红灯,不再闪动。。
披荆斩棘
20002 人在追
一夕再次穿越,就成灾星。全村人见人怕,人见人躲,还人见人厌,人见人弃,还被逼住到山上。幸亏父母疼她爱她,跟随她护着她。那咱就乖乖的呆在山上吧,种种地,养养兔,过过神仙般的生活,发迹致富之路后,让逼她到山上的村里人眼热去,哈哈哈……但是眼热是眼热了,矛盾也来了,……但是除了,除了,哈哈,什么,娘你说什么,你也不是我亲娘,什么,我亲娘了死了,我亲爹在找我,还得杀我……梦碎裂的时候,她最终决定了……
梧凰在上
15999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
28948 人在追
这个夏天的对夏依而言,是中考结束了,是母亲的葬礼,是与萧亦风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是辣炒海瓜子,是冰镇后透心的五果汤,是没来及直接点燃的仙女棒。颓唐彻底堕落的老男人与精致优雅生活的小姑娘,年龄差大。他以为自己没睡醒,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的确是顾妍的名字无误。。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第四十八章摸索
3570 人在追
戚培基听着他们的话,这些年的辛酸艰难,在这一刻都有了回报。当年他大哥和二哥在的时候,都担心他把养老的银子,全部拿了出来供儿孙们读书,将来儿孙们书读不出头,而且一个个为人老实木讷,他们夫妻会不值得的。他们夫妻决定把家事交给戚维山夫妻管理的时候当年他大哥和二哥在的时候,都担心他把养老的银子,全部拿了出来供儿孙们读书,将来儿孙们书读不出头,而且一个个为人老实木讷,他们夫妻会不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