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8章 话到心伤泪痕干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坐倒地上,脸上惨白一片,红唇咬出鲜血,神情憔悴不堪,我见犹怜。见大门再打开,沈易烟眼中闪现出一丝绝决,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纵声厉声:“你就不愿听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解释!”话音一落,沈易烟双臂抱膝惊叫失声痛哭。心里一颤,冰尘抬的脚步缓缓地放下自己。眼中闪现出一...

跌坐地上,脸上苍白一片,红唇咬出鲜血,神情憔悴,我见犹怜。见大门打开,沈易烟眼中闪过一丝决绝,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放声喝道:“你就不愿听一个将死之人最后的解释!”话音一落,沈易烟双臂抱膝失声痛哭。心里一颤,冰尘抬起的脚步缓缓放下。眼中闪过一丝挣扎,轻叹口气,转过身,对凌璇微微点头后便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之上。看到此刻的沈易烟,就算凌璇对她厌恶万分,也于心不忍。蹲下身,将其轻轻扶起,坐在了椅子之上。“说吧,你想怎么解释。”冰尘语气淡漠道。痛哭了好一阵,沈易烟才勉强稳住情绪,很明显便可看出,此时的她,神色中一片绝望,凄然一笑道:“我还有几个月可活。”冰尘心里再次一颤,然神色却并未表露丝毫。“我知道你嫌我脏,对,我是脏,脏到连我自己都厌恶。十六岁被人抓去做禁脔,供人修炼,而今更是怀上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是什么的鬼东西,我这样的人,谁又能看得起。”说到这,沈易烟再次失声痛哭起来。冰尘心里一痛,下意识伸出手,然凌璇则先他一步,蹲在了沈易烟身前,轻轻为她擦去脸上泪水,同时运转灵力为她梳理紊乱气息。凌璇可以感觉出,沈易烟不似说谎,这种由极度痛苦悲伤到无助绝望的眼神,若非亲身经历谁又能表现出来。况且一个女人,被逼到将这种痛苦往事说出,其中的绝望,同为女人,凌璇又怎体会不到。好一阵后,沈易烟才止住哭泣,目光盯在冰尘身上,声音哽咽道:“自十六岁那年,我的人生便已行尸走肉,直到某一日,一个送我这条项链的人出现,我才看到一丝希望。”轻轻从领口拉出一条镶嵌有两颗水晶的项链,视若珍宝将其捧在手心,似在怀恋,此时的沈易烟,眼中尽是温柔。“三晶链!”凌璇一声惊呼,目光立刻投向冰尘。这条项链她熟悉,乃是冰姨当年送给冰尘的护身法宝,凌璇自己也有一条。据说这条项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救他们三次。然,没想到冰尘竟送给了沈易烟!“那时的我,享受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我的心早已属于他。”说到这,沈易烟再次哽咽出声,两行泪水从其眼角滑落。“可那又怎样,我又岂敢接受他?被人当做修炼工具糟蹋这么久的我,又岂敢拥有爱情。更何况,若是让那周之煌知道,将会置他于万劫不复,我岂敢......呜呜呜......”内心颤抖,如有一把刀在狠狠搅动,眼神中愤怒与心疼并存,神情也由之前的冷漠变成了痛苦之色。“直到某日,那人突然消失,我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我找遍了所有能想到的地方,多么希望能再见他一次,将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他。哪怕他会嫌我脏厌恶我,哪怕自己只有短短几个月时间,哪怕他会认为我不要脸......我不在乎,只要能毫无顾忌地和他一起,哪怕就一天,我也会无比满足......”说到这,沈易烟凄然一笑。“这一切,都是奢望,我这种人,不配。”神色逐渐木然,双目渐渐失神。一旁的凌璇眼角滑落两行泪水,冰尘也再克制不住自己,立刻起身,紧紧将沈易烟抱入怀中。娇躯微微一颤,沈易烟再次失声痛哭。“对不起,对不起,我错怪了你!”冰尘声音哽咽,自责道。也不知是高兴还是悲伤,沈易烟情绪异常激动,娇躯止不住轻颤,一直过了许久,才在冰尘与凌璇的安抚下平复下来。“冰尘,对不起,对不起!”“那时,那时的我真的情非得已,我反抗过,我......”见沈易烟眼泪又有决堤的征兆,冰尘赶紧将其紧紧抱在怀中,用灵力梳理其紊乱气息。“你说的还剩几个月......怎么回事?”待沈易烟情绪安定之后,冰尘思虑良久,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疑惑。“我肚子里的东西,就是我生命的倒计时,待它出生之时,便是我丧命之时。”似已看淡,说这话时沈易烟竟没了多少情绪波动。“周之煌的?”冰尘下意识问道。不过当其话音刚落,就暗骂自己笨猪。沈易烟凄然一笑,说道:“不是,在那畜生眼中,我只不过是修炼工具罢了,又岂会让我怀孕。我肚子里的,不是人,我自己也不知是什么,或许是一只妖兽。”冰尘、凌璇瞳孔一缩。“到底怎么回事,仔细说!”冰尘语气急切道。眼神浮现一丝温柔,又有一丝满足,但眼神深处却隐藏着一丝恐惧,沈易烟尽量平缓语气道:“自那日与你分开之后,我被周之煌那畜生抓去…....囚禁了半个月,直至某日,他封住我全部感知,将我带到了某个地方。”“沉睡中,一阵钻心之痛传来,迷糊中,我恢复了些许意识。隐约间听到他们的对话,才知道他们在我体内种下了某种妖兽细胞。从那时起,我就成为了他们孵化那只妖兽的工具。他们也未完全隐瞒,很明确的告诉我,待那妖兽出生之日,便是我亡命之时。我恐慌,我害怕,当时我想到的唯一的人便是你,我拼命的找你……”“不过也是从那时起,周之煌再没找过我,只是安排黎叔暗中护我周全。说白了,不过是保护我肚子里那东西罢了。”说到最后,沈易烟情绪再次有了崩溃的征兆。听完这些话的冰尘,眼中已是滔天怒火,杀意弥漫,口中发出一声愤怒至极的嘶吼:“周之煌,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沈易烟眼角再次流下两行清泪,一把扑倒在冰尘怀中,声音哽咽道:“谢谢你,冰尘,现在的我,已经很满足。知道我为什么还苟活到现在吗,在我被送出那秘地之后,发现你送我的三晶链上的水晶已碎裂一颗,若非这项链,或许那时的我就已经命丧黄泉。我的命是你的,找到你,说尽我心里想说的所有话,成为了我活下去的执念。”紧紧将沈易烟抱在怀中,冰尘眼角流下了两行泪水。凌璇则在抹了一把眼泪之后转过了身去。一个小时后,冰尘、凌璇、沈易烟三人踏着凝霜剑出现在了城门之处。“去我家,从今以后,再无人能伤害到你。璇儿父母也在那,你也不会寂寞。”嘴角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沈易烟轻声道:“听你安排,只要你在我死前能再回来看我一眼,我便死而无憾。”冰尘眼神露出一丝痛苦,轻声道:“会的!”回到家,冰尘安排妥当后,便进入了自己房间运功疗伤。毕竟之前与那黎叔之间的生死搏杀,冰尘自己也伤得不轻,若非有那一枚血魂丹,搞不好他要在床上躺好几天。至于该怎么和辰缘二人解释,就不用他担心了,凌璇自会处理。“师父,可有办法救易烟?”“想救她,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不过是她肚子里那东西在作怪,想办法将其取出不就可以了?”冰尘不死心地问道。“取出那东西?我敢保证,那丫头会立刻命丧黄泉。”“为何?”冰尘语气急切道。“那丫头本就因采阴补阳之术损耗太多元气,而今她肚子里那东西又在以她生机为食,待那东西出生之时,她定会因生机耗尽而亡。”闻言,冰尘神色再次被愤怒与痛苦占据,眼中迸发出了强烈杀机。“臭小子,莫非你还对那丫头存有念想?”冰尘不答,但从其神色,很明显便可看出。“除非你现在有三劫境修为,再找到一位四品炼丹师,否则那丫头必死无疑。”“易烟若死,我会让所有与此事有关之人为她陪葬。”冰尘寒声道。翌日,小院门前。看着飞剑上并肩而立的二人,沈易烟眼中先是闪过一丝苦涩,不过很快脸上便多出了几许笑意。“冰尘……”沈易烟欲言又止。“安心在这里静养,待我办完事后立刻回来。”冰尘声音柔和道。对凌璇微微点头,二人很快便消失在了视野尽头。“此生无缘,易烟没这个福分,只愿来世命运不再坎坷,能与你共携手。”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沈易烟神情苦涩,心中自语。“沈姑娘,进屋吧,外面凉。”辰缘轻轻扶住沈易烟道。“辰姨,凌叔,易烟打搅了。”“说的哪里话,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多一个这么惹人爱的女儿,我高兴还来不及,来,先进屋再说。”再次不舍的看了一眼冰尘二人消失的方向,沈易烟轻叹口气,与辰缘一道回到了屋内。“璇儿,你帮我去找找你师父,我要进剑陵学院。”“哥哥!”上前轻轻挽住冰尘,凌璇柔声道。“若不是我闯入易烟生活,或许她活得痛苦,但至少短时间内她不会有性命之忧,我亏欠她!”冰尘声音低沉道。“哥哥放心去做,璇儿永远支持哥哥。”凌璇目光温柔,但眼神深处却藏着淡淡地杀机。对那周之煌,已列入了凌璇必杀名单。且不说沈易烟之事,凌璇更在乎的是冰尘几个月前遭受迫害一事。他虽未明说,但其中一些大致情况,凌璇也已然猜晓。将冰尘送回公寓后,凌璇立刻再次动身,向着剑陵学院方向而去。而冰尘则趁着这段时间,参悟起了冰魄素心诀。直至两日后,凌璇才一脸疲惫地回到了冰尘这里。“事情办好了,哥哥随我启程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师父是魔女

评分 10
作者:虚蓬飘零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猜你喜欢
第47章 拆台
6571 人在追
“你去看看!”露娜跳下床,抖了抖毛发,吩咐道。“开开门!露娜姐姐,开开门!”丽雅还没走到房门口,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丽雅顿住脚步,转过头来是目露征询之色,露娜有些懵,这声音熟悉里带着点儿陌生,让她一时间根本很难把外面的声音和昨晚见“开开门!露娜姐姐,开开门!”丽雅还没走到房门口,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第五十章
9910 人在追
对于将军府的风风雨雨,钟离情儿完全不知道,也不关注,但是,那个人要是再犯到她手里,那就不是这么轻松可以过关的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话,是很有道理的,她坚决执行。失了兴致的几人回了客栈,钟离情儿看着要行礼回房的众人说道:“都去我房间吧失了兴致的几人回了客栈,钟离情儿看着要行礼回房的众人说道:“都去我房间吧。”。
嫡裔
10707 人在追
她堂堂一个军区情报二处特派员,竟然因为行动中出了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了这个深宅大院里当起中国古代小姐来了,就这种细胳膊细腿,说不了几句话就得歇口气的身体,除了这些多的烦死人的规矩,让人怎么活?本应是受尽屈辱疼爱的嫡女,怎么这家却与别人相同?嫡女却成了弃子,日子跨过越凄惨?她偏不信邪,誓要夺回来都属于她的一切,径直幸福和快乐生活!--------------------------------------------------------------------新书《曲江春》已传上,尽请需要支持。雅安加油,加油,为你们祈福平安!张若华咧咧嘴:“这不是吴处长说你一个人出任务不放心,他才把我召回来了。再说这次的目标可不小,你一个人只怕……”她声音压低了下来。。
婚聘
20729 人在追
秦亚茹望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夫君小心翼翼地护在那位郡主娘娘身边,看向自己的目光生涩且戒备——他是怕自己让他怀里高贵的精致典雅温柔如水的郡主受受了委屈!又低头,望向价值昂贵的记忆金属药箱,秦亚茹失笑一笑,上一世爱这个男人,爱得没了自我,不甘心做妾,可经历过过那么多的波澜壮阔,眼界过英雄不简单,正直善良绝对忠诚,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后,此等货色,白送她也切记!干裂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全身武装的尸体,秦亚茹踹了一脚坏损到不能动的车,蹲下身,躲在两辆高大的防弹车中间,活动了一下黑色的高跟皮靴,鲜红的血粘稠地粘在鞋底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她,也不由有些恶心。。
王妃貌美她还凶
26782 人在追
她曾是天下之师,扶佐幼帝继位,权倾朝野,却因功高震主被害而亡,死前毁了江山陪葬。他是异世权王,冷心绝义,手握天下大权。她借他解了困境,却再无法逃脱。----------“江山可毁,天下可灭,惟独你,本王决不放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