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师父是魔女 第7章 好自为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哥哥!”凌璇一惊,就得冲见状去,却再度被兰蝶梦一把拉住。“前辈!”凌璇面色微怒道。“小丫头可啊爱郎爱子心切啊。”兰蝶梦调侃道。凌璇玉脸一红,赶快地说:“哥哥也没法宝,这样一直这样会……”“法宝?就凭那人阶垃圾也配叫法宝?”兰蝶梦一脸不懈道。“你...

“哥哥!”凌璇一惊,就要冲上前去,却再次被兰幽梦一把拉住。“前辈!”凌璇面色微怒道。“小丫头可真是爱郎心切啊。”兰幽梦打趣道。凌璇俏脸一红,赶紧说道:“哥哥没有法宝,这样下去会……”“法宝?就凭那人阶垃圾也配称法宝?”兰幽梦一脸不懈道。“你看着便是,尘儿就算不用法宝也能将其击杀。”砰的一声闷响传来,老者如被砸飞的沙袋,摔落在地后立刻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反观冰尘,其右手虽再次洒落几缕鲜血,但他却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舔了舔手上的伤口,露出一丝陶醉之色。生怕影响到冰尘,凌璇赶紧捂住小嘴,眼神中尽是担忧与心疼。“小丫头,别这么紧张。”兰幽梦轻捋着凌璇秀发说道。“小尘儿修炼的可是本宫的血魂功,如今施展的乃是其中一个最基本的神通嗜血战法。一旦施展,肉身力量与强度大幅提升,看他这样子,都快接近炼体淬体初期了,区区人阶下品法宝,最多只让他受点皮外伤而已。”说到这,兰幽梦嘴角突然露出一丝莫名笑意,仔细打量凌璇一番后又说道:“小丫头,你的脾性很合本宫胃口,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本宫也传你血魂功,这可是天阶中品功法哦,且还不受多少灵根限制。”凌璇神色露出一丝愕然,不过随即便对兰幽梦微微一礼道:“前辈厚爱,凌璇心领,不过凌璇已有师尊,若擅自另投他门,乃是对师尊的大不敬,所以还望前辈见谅。”“啧啧啧,本宫就喜欢你这脾气,改日本宫就去会会你那师父。”冰尘身上不断飙血,从战斗开始到现在,所受大大小小伤口已逾十多处。全身的疼痛,非但没让他停下,反而使其愈发疯狂。拳头已血肉模糊,甚至一些指骨都已裸露在外,然其毫不在意,眼中尽是嗜血红光,身体左闪又避,逮住机会就给那老者来一下。值得一提的是,经过这十几分钟的战斗,现在冰尘出招的动作显得流畅自然了许多,战斗中对身体的控制也愈发熟练,出手时虽不能做到收发由心,但被老者击中的次数也明显少了大半。然,反观那老者,此时已然强弩之末。气息萎靡,满脸血污,握着长剑的那只手轻微颤抖,眼中尽是恐惧之意。他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打法,也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纳灵三层。以低自己两层的修为境界,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气势上压制自己,似不知疼痛,对自身伤势也不管不顾,一心只顾进攻。这就是个疯子,一个亡命之徒。此时,老者心里悔恨得要死,早知道就不该听少主的让这小子被那东西慢慢折磨死,当初就该一把将他捏死,以绝后患。“死!”冰尘一声暴喝,浑身血光再度强盛,脚下一蹬,几步之间就来到老者身侧,轻松避开斩来长剑,一拳轰向老者太阳穴。砰的一声闷响,老者应声飞出,摔在地上时,已是七窍流血,双眼瞪出,目中无神。见状,凌璇长舒一口气,赶紧来到冰尘身边,脸上尽是心疼与担忧,小心为他检查伤势。一缕红光闪过,兰幽梦来到那老者身旁,玉手掐诀,一缕幽光打入其体内。魂力涌动间,那老者尸身发出淡淡血光,丝丝蕴含充沛灵力的精血从其体内溢出,不过片刻便在兰幽梦手上凝聚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血丹。随手一扔,血丹飞向冰尘。下意识一把接住,冰尘眼中露出一丝迟疑。“吃了吧,这是你的战利品,有了这枚血魂丹,你的炼体境界应该可以突破到淬体初期。”深深看了兰幽梦一眼,冰尘一把将血魂丹扔进口中,立刻盘膝坐下开始炼化。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凌璇轻掩小嘴,一脸惊愕。她岂看不出,方才那颗血丹,乃是那老者全身血气之精。吞噬炼化修士血气为己用,这种事,凌璇修行数年,在师父那曾听过,此乃......神色浮现几许惊惧,凌璇浑身发寒。见兰幽梦目光望来,凌璇娇躯微微一颤,下意识后退一步,声音轻颤道:“前辈,那血丹......”“怎么,小璇儿也想吃?”兰幽梦打趣道。“前辈,您方才使用的可是魔功手段!”凌璇强打勇气问道。“哦,这事啊,不错,按某些人的话来说,那就是魔功。”兰幽梦嘴角露出一丝莫名笑意说道。凌璇娇躯再次一颤,眼中也多出了一些慌乱。“小璇儿似乎有些怕呀,忘了告诉你,本宫可是魔宗宗主哦。哦对了,你的冰尘哥哥以后可是会接任魔宗宗主之位的哦。”兰幽梦揶揄道。经历了最先的慌乱,凌璇陷入了沉默。魔宗,从师尊那,凌璇得知,世人皆应除之。久而久之,在其潜意识里,对魔宗已避之如蛇蝎,成为了继妖兽之后另一个让她感到恐惧的代名词。而此时,自己身边就有一个魔宗之人,甚至还可能是魔宗高层。然,这魔宗之人,似乎并非传说中那般穷凶极恶,甚至如今自己最在乎的人也......目光看向冰尘,再小心瞥了正浅笑吟吟的兰幽梦一眼,凌璇眼中多出了几许迟疑。心思百转,思量万分,几分钟后,凌璇眼神已然坚定,看向兰幽梦说道:“前辈对哥哥恩重如山,况且前辈如此温柔,纵使前辈是魔宗之人,我也不惧。前辈既然在璇儿面前暴露身份,璇儿便有理由相信前辈对我的信任。璇儿相信前辈不会对哥哥不利,也不会加害于我。还请前辈放心,璇儿不会让其他任何人知晓此事。”“啧啧啧,看来本宫没看错人。小璇儿啊,你是越来越让本宫喜欢了呀。”“哦对了,本宫有一篇男女双修功法,配合血魂功,可以快速提升修为,小璇儿感不感兴趣。”兰幽梦打趣道。凌璇俏脸一红,赶紧将头撇向了一旁。两小时后,冰尘浑身血光大盛,其全身血气明显强盛了许多,修为虽未显著提高,但其气势却明显提升了一截。炼体,淬体境,突破。刷,冰尘睁开双眼,一抹精光一闪而逝,眼中神采奕奕,丝毫没有生死之战后的疲惫。看了一眼身上伤势,冰尘咧嘴一笑。此时,冰尘除了腰间那道比较严重的伤口外,其余大部分伤口都已在血魂丹浓郁的血气下开始愈合,看那样子,不出一日或许就可痊愈,这也让冰尘感叹血魂丹药效的强大。“哥哥!”凌璇第一时间来到冰尘身边,脸上挂满笑意。冰尘这两个小时的变化,几乎一丝不落的被凌璇看在眼中,见冰尘非但没事,反而还获益良多,凌璇也完全放下心,同时心里也愈发坚定,只要哥哥没事,只要哥哥愿意,纵使魔宗又如何。来到那老者身边,冰尘一阵摸索,除了那一柄人阶下品长剑外,他没发现其他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将老者尸身收进空间戒后,冰尘便与凌璇向着远处飞去。近一个小时后,二人来到一处小区之内。冰尘径直朝着其中一栋楼冲去,最后停在了八楼一房门前。抬起的手有片刻的迟疑,不过随即其目光就变得一片冷漠,按下了墙上门铃。“冰尘!”门内传出一声惊呼,语气中明显有着几分激动,赶紧打开房门,女子正欲说些什么时,却被冰尘轻轻一推,随即便与凌璇跨入屋内,顺手将门关死。面前的人,正是沈易烟。此时她面容憔悴,脸上还挂着几许泪痕,但神色却有着抑制不住的激动,赶紧擦了擦眼角残留泪迹,轻启朱唇道:“冰尘,就知道你......”然,其话还未说完,一具尸体便出现在了其身前,正是那纳灵五层老者,吓得沈易烟一声惊呼,赶紧后退数步。“黎叔!”待看清尸体后,沈易烟当即一声惊呼,随即便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冰尘。方才她就有些疑惑,为何冰尘浑身血迹,甚至一些地方还有着明显伤势,此时她总算明白。不过紧接着,其脸上便挂满了惊慌之色,赶紧问道:“是你杀了他?”“你可知这老头来历?”冰尘不答反问,神色一片冰寒。“黎叔,周之煌仆从,你快把尸体藏起来,千万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他是......”“周之煌,就是上次那个?”沈易烟娇躯微微一颤,看到冰尘的神色,心里万分苦涩,神情也多出了几许痛苦之色,紧咬下唇,微微点头。“看来你在这周之煌心中地位可真不一般啊,还专门派一位纳灵五层修士来保护。”冰尘讥讽道。俏脸顿时苍白,沈易烟凄然一笑,红唇微张,欲言又止。“好了,其他的我懒得关心,告诉我,这个周之煌什么底细。”目光凄楚的看着冰尘,唯眼神深处的一丝波动显示出其内心的不甘,甚至还带着丝丝祈求之意。神情尽是痛苦之色,眼角轻颤,盯着冰尘双眼,好一阵后才轻启朱唇。“周之煌,剑陵学院学生,纳灵九层修为,其父亲是剑陵学院高层......”声音轻颤,语气中带着丝丝绝望。“剑陵学院?”“璇儿可认识这人?”凌璇微微摇头道:“自进入学院,我便跟随师父身边修炼,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深深看了沈易烟一眼,冰尘语气淡漠道:“好自为之!”话音一落,转身就走。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师父是魔女

评分 10
作者:虚蓬飘零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文章风趣幽默,剧情紧凑,情感丰富
猜你喜欢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的美貌,无限热爱权财。面对自己登门拜访求娶的萧衡,裴道珠吹毛求疵地上下打量他低廉的衣袍,笑容:“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怕是不敢高攀。”半年后裴家衰败,裴道珠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意外发现曾求娶她的萧衡,竟名动三吴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但是前已婚夫景仰的亲叔叔!秋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款款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也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而已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萧衡讽刺她虚伪的,却终归忘不了的前生送她南下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后转身娶了未萧府里隐隐传出雅乐声,属于世家高门的赏花宴正在进行中。。
婚聘
20729 人在追
秦亚茹望着自己青梅竹马的夫君小心翼翼地护在那位郡主娘娘身边,看向自己的目光生涩且戒备——他是怕自己让他怀里高贵的精致典雅温柔如水的郡主受受了委屈!又低头,望向价值昂贵的记忆金属药箱,秦亚茹失笑一笑,上一世爱这个男人,爱得没了自我,不甘心做妾,可经历过过那么多的波澜壮阔,眼界过英雄不简单,正直善良绝对忠诚,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后,此等货色,白送她也切记!干裂的地面上横七竖八地倒着十几具全身武装的尸体,秦亚茹踹了一脚坏损到不能动的车,蹲下身,躲在两辆高大的防弹车中间,活动了一下黑色的高跟皮靴,鲜红的血粘稠地粘在鞋底上,即便是见惯了尸体的她,也不由有些恶心。。
天后她多才多亿
6433 人在追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
036 欢乐夜宵
16997 人在追
“把人接过来吧。”四阿哥想了想,吩咐道。他没说“人”是谁,可苏培盛立即就心领神会了。然后一掀帘子就出去叫人了小苟子正值守在门口,见苏培盛一重重帘子出来,他上前两步,凑到苏培盛身边,憨头憨脑地小声问道:“师父?”苏培盛冲他上下溜了一眼,皮笑肉他没说“人”是谁,可苏培盛立即就心领神会了。。
穿花纳锦小福娘
2370 人在追
大家都说,苏锦是果真是福星,而已出生于在灾星的家庭。一家懒汉,为了彩礼逼着她娶老头,结果她跳河,被救上后成了了傻子。她一再次穿越就因撞好日子陷入昏迷不醒,夫君因下山去打猎摔个了个半残,两个小可爱的还嗷嗷待哺,家人把他们看做累赘,想另过让他们在外等死。一另过,苏锦脑子正常地了,两个小可爱的胖了,夫君的身体也渐渐明显好转,跟她更亲近的人家日子跨过越红红火火,她还靠着做衣服成了全城首富。白司卿:富婆,饿饿,饭饭。苏锦:狗男人离我远点,我本是你的早亡妻,历史上的你在我后还倒插门过两家呢。*大家还说,苏锦是是旺夫命,她的夫君真有出息。“娘此时的一个农家小院里,又不安生了……。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22304 人在追
事业停滞,爱情枯燥乏味,何立夏回故乡承继了一栋怪异的老房子。老房子除了附加风烛残年的外婆,还附加了一把传家宝贝大菜刀,除了一个雌雄莫辩的怪异隐形人和两块玉牌像的房契……惊天一响,使用外挂出场。*无CP,菜刀莽,谢关注更多,请所有收藏第六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