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非索港供销社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夏尔把手松手了,张了张口,却也没相关组织好语言,大脑到现在的但是空白的,又过了好半天才问了一句:“那个,那个董事,发薪水吗?”柯孟朝:“有董事津贴,每月一千米金。这也不是工资也也不是薪水,你是新联盟的领袖,就叫总席吧。今后新联盟也会有很多产业,其收入华真行的胳膊又被夏尔在无意间攥紧了,仿佛被一个落水的人抓住了伸向水面的树枝。夏尔长出一口气道:“您说吧,需要我怎么做?”。...

夏尔把手松开了,张了张嘴,却没有组织好语言,大脑到现在还是空白的,又过了好半天才问了一句:“那个,那个董事,发薪水吗?”

柯孟朝:“有董事津贴,每月一千米金。这不是工资也不是薪水,你是新联盟的领袖,就叫总席吧。将来新联盟也会有很多产业,其收入都是机构的经费,工作人员包括你也可以领取一份薪水,将来效益好还有奖金呢。”

华真行的胳膊又被夏尔在无意间攥紧了,仿佛被一个落水的人抓住了伸向水面的树枝。夏尔长出一口气道:“您说吧,需要我怎么做?”

据联合国下属的有关部门统计,几里国近年的人均年收入是二百米金。几里国其实没有准确的官方统计数据,但这个估算也可以当做一种参照。每月一千米金,在当地就算是大富豪了,每年能挣别人两辈子的钱。

夏尔原先在大头帮拼死拼活,每月能分个一百米金就顶天了,他虽然有间酒铺,但酒铺的收入主要都用来养手下的小弟了,想培养嫡系势力也是得花钱的。至于金大头,为三万米金就接下了暗杀罗柴德的脏活,不惜搞出那么大动静。

夏尔回到非索港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接管了大头帮的公账,搜查了金大头原先的窝点,所得款项账物加起来也就值一万来米金。

听柯孟朝的意思,每月一千米金只是董事津贴,将来的大头帮,不,现在叫新联盟了,另有一份正式的薪酬。薪水倒是其次,这番话中更重要的暗示,随着大头帮改造为新联盟,将会拥有很多产业与投资,而且还是让他来当头。

夏尔能拒绝吗,他又敢拒绝吗?金大头的例子就摆在眼前呢!只是做梦都没想到眼前这伙人会用这种方式做事,他也不傻,已经意识到自己与大头帮都将是被利用的工具,可是这也意味着他有足够被利用的价值。

杨老头似乎很清楚他的内心活动,又慢慢悠悠地说道:“夏尔,假如金大头不死,他迟早也要干掉你,就像当年除掉你舅舅那样,所以你得好好谢谢小华。”

夏尔赶紧点头:“是的,您说得太对了。”同时暗暗心惊,原来舅舅身亡的内情,眼前的老头也是知道的。

杨特红又拿出一份文件道:“既然你现在是新联盟的领导了,有一笔账我可以收了。大头帮霸占的那栋楼,其实是我的产业,这么多年都不交租金,该清帐了。”

他拿出的一份房契,就是大头帮总部所在的那栋楼。该建筑中间是三层,楼上是金大头平日的活动据点;而周围的楼裙是一层,如今都是各种商铺,其中有几家是属于草鞋帮成员的。

夏尔惊讶道:“它怎么会是您的产业?我居然从来都不知道!”

杨特红叹了口气道:“十五年前,那一场骚乱死了太多人。在那之前我就有预感,劝很多人离开,有的人不信,还有人心存侥幸。也不能怪那些不愿走的人,家业都在此地,如何舍得、又能去哪里呢?

但毕竟还是有人离开,其中有人临走之前将物业卖给了我,好歹还有一笔路费和换个地方重新开始的本钱。我手里像这样的房契多着呢,包括金大头占来做总部的那栋楼。

我去找金大头收过租金,可惜他没认出我来,不仅不付钱,还想干掉我。至于那些商铺,除了草鞋帮的,其他人都给大头帮交保护费,也从来不付给租金,而我都上门要过。”

墨尚同附和道:“这我可以作证!那里草鞋帮成员开的商铺,杨总委托我代收租金,其实收得很便宜。”

别说夏尔,就连华真行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杨老头上门收租金还被人轰出来了,大头帮的人也没有认出来他?随即又想到,杨老头应该也会塑容术,恐怕不是以本来面目去的。

夏尔并没有去验证房契的真伪,只是连连摆手道:“这不关我的事啊,我都不清楚这个情况,是金大头和那些人欠您的租金,您想让他们怎么还?”

杨特红又叹了口气:“金大头已经还了,拿命还的!我当年拿着房契去收租金,他不仅不认账,居然还派手下想干掉我。当年那个跟到巷子里想暗杀我的家伙叫铜头,朝我开过好几枪,他死没死呢?”

夏尔:“一定死,一定死!”

铜头是金大头最信任的铁杆心腹,金大头被干掉的那天他恰好被留下来看家,因此躲过一劫。夏尔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控制了铜头,逼问他帮派账目以及金大头留下的财物都藏匿地点。

铜头很识时务,立刻把所知的情况全部交待了,还向夏尔表了忠心,坚决拥护夏尔成为大头帮的新头。他还向夏尔承诺,假如有谁对新首领不服气,他负责带头去摆平。因此夏尔暂时没有动他,这个人还留在大头帮呢,主要是为了接掌帮派期间能尽量平稳过渡。

可是杨特红今天说出了这番话,铜头不死也得死了,夏尔答话时冷汗都出来了。杨特红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嗯,这样就好,新联盟不能再是过去的大头帮,你应该懂我的意思。”

夏尔:“那么其他人呢,我是说那些从不交租金的商铺,要我帮您连本带利一起收吗?”

杨特红:“不必了,我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计较!把他们给扔出去算了,记住,一定要扔出去,而不是让他们自己走出去。想当初我也曾经被他们扔出去,欺负我一个弱不禁风的老头子啊!”

他还是弱不禁风的老头子?知其底细的夏尔也不敢吐槽,小心翼翼地又问道:“然后呢?那个地方您打算做什么用,新联盟的总部又放在哪里?”

沙盘还在桌上,柯孟朝将其显示的局部区域放大,手指着某处说:“棕榈庄园内,会给新联盟总部留出位置。但是那里毕竟离克林区有点远,所以在非索港供销社的楼上也要设一个点,负责日常管理,和供销社总部一起办公。”

罗柴德送给华真行的那座庄园原先没有名字,棕榈庄园是今天现起的名字,因为那里种了很多棕榈树,有好几个品种。

夏尔一头雾水道:“供销社总部?”

大头帮原有一百来号帮众,大多数并不是完全脱产的。比如夏尔就有一帮手下平日打理香蕉园、酿造作坊以及酒铺,这算是正经买卖。而帮派经营的大多是不正经的买卖,控制了地盘内的各种非法交易,这才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持刀拿枪在地盘上巡逻、敲诈勒索收保护费,也是他们的日常任务。

草鞋帮并不是这种意义上的帮派,甚至很多人都没有把它当成是帮派势力,而是一个商业行会兼互助组织。草鞋帮成员不涉足非法交易、不抢地盘收保护费,只要别人不招惹他们,他们也从来不舞刀弄枪主动喊打喊杀,所以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威胁,也不构成竞争。

但几乎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草鞋帮的组织度可比各大黑帮高明太多了,而组织度直接决定了执行力。可是以目前的模式,草鞋帮已经发展到极限了,所以按照“小华的计划”,如今也迎来了重大的转变。

草鞋帮有一万一千名帮众,原先内部正式的名称叫“大爱者联盟”,他们要每月要交纳相当于净收入的百分之一为会员费,这是加入组织的义务。在其遇到麻烦的时候,也会得到整个组织的帮助。

草鞋帮的成员大多有正经营生。墨尚同当年刚来到这里的时候,传授了很多人各种手艺,在此基础上才成立了草鞋帮。草鞋帮成员的营生基本上都是自产自销,加工各种生活与生产用品,都是当地稀缺的。

可是这种分散的小生产模式,虽然有统一的组织,却很难各自发展壮大,其规模基本也都到达了极限。非索港目前的现状其实也限制了他们的继续发展,这还不仅仅是资金与技术的问题。

混乱的非索港看似很自由,对人员流动也没有任何限制,但实际上大部分人的活动范围基本都局限在各自所属街区内。比如夏尔,没事绝不会跑到海神帮的地盘乱溜达,尤其天黑后更是如此。除非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否则普通人更不会随意跑到自己不应该去的地方。

以街区为界限的活动范围形成了看不见的孤岛,经济活动必然也受此影响,各个街区内自产自销为主的小型产业又能发展成多大规模?

如今随着欢想实业的出现,在柯孟朝的劝说与倡导下,墨尚同决定进行一次整合,以大规模协作的形式。这个过程如果让零散的作坊自发去推进,在现有条件下几乎不可能完成,可是墨尚同一声令下、结合最新的形式却有可能办到。

草鞋帮中也有一些企业发展得挺不错,比如李小阳的鞋厂与鞋店。它最早生产与销售草鞋,并引入了机器编织、改善了工艺。可是草鞋本身的缺陷很明显,只适合走干燥的泥土路,经常走水泥、碎石路以及湿润的泥地很快就会磨烂或损坏。

前一阵子李晓阳又开始加工新产品,以废旧轮胎为原料,用外胎制作鞋底、内胎制作鞋绊,生产橡胶凉鞋。他在墨尚同的帮助下研发了生产机器,产品尽量追求舒适耐用并兼顾美观,物美价廉在当地深受欢迎。

在非索港这样的地方,哪怕学会穿鞋,都是健康卫生条件的极大改善。可是这种产品的销售范围仍然局限于店铺周围的街区,大部分非索港当地居民根本就不知道,就算听说了也不太可能大老远特意跑到那里买双鞋。

附近有些心思活泛的居民,会买一批鞋跑到别的街区加价销售,但也是零零碎碎不成气候。有些帮派也很有眼光,还企图垄断轮胎凉鞋的出货,只是碍于草鞋帮的势力才没有真动手。

如今欢想实业要投资成立非索港供销社,这也是杨老头率先提议的,虽然听上去好像是在和他自己的杂货铺抢生意。供销社总部的办公地点就设在原先大头帮的总部的楼上,那栋楼的一层面积很大且四面临街,被分割成了很多家商铺,却是杨特红一个人的产业。

杨特红计划将所有的商铺都清理走,然后派工程队进行统一的装修改造,便是供销总社的营业场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第十二章 平衡
10163 人在追
偏偏昨日,女儿又因其大秦公主的身份而遭扶桑人行刺,这令她更加地愤怒与内疚。这笔帐,她非但不能清算,还要想办法安抚凡事都有主意又不肯吃半点亏的女儿。周九如依偎在孟皇后的怀里,一开口便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不在宫里的消息,是怎么传出宫外的?是清周九如依偎在孟皇后的怀里,一开口便问了一连串的问题:“我不在宫里的消息,是怎么传出宫外的?是清宁宫的小三还是长信宫的小四?是不小心泄露的还是故意的?”。
偏执杜先生,请抱我
19603 人在追
简介:甜宠,一对一,单向赶赴【偏执狂抑郁症设计师PK能治愈清新甜美小说作者】A市有个天才设计师独江,只可惜也不是正常地人,患上非常严重躁郁症,偏执狂且很敏感,自小被父母丢在很陌生的城市,在与他人抢食慢慢长大,后被人送养又而已送羊入虎口,遭遇到非人的侮辱与折磨。他自我以为遇见了了曙光,只可惜那光只但是是带他去另一个深渊的,朋友相处五年的女朋友席卷一空他全部资产,丢下一大堆的债务跟随别人去了国外洒脱,而他流落异乡街头,举目无亲,不知所措。妗砚,自由的职业工作者,梦想当咸鱼,一次回去的途中,遇见了了满身狼狈不堪的少年,那一刻心里仅有一个想法,想紧紧地搂住那个少年,让少年请勿模仿,如有雷同,纯属虚构。。
重生俏甜妻养成记
22268 人在追
堂堂修仙界天机门第三百五十代掌门人穿到贫困家庭领先,吃不饱穿不暖的平行空间——平汉1960年。
末日建城游戏
24121 人在追
【末日基建游戏文】,【基建】为主,【冒险的】为主。开局不错荒山野岭,缺水严重缺人缺物资。位置太偏无劳动力?人才缺失无各项技术?都是难民吃不饱穿不暖?各项问题接踵而来?……姜离:切记慌,问题并不大。城有城的故事,末日有末日的副本,下回分解她如何于末日废土之上,建造完成都属于自己的城邦。【基建游戏,末日天灾】【囤货】【文内无cp】面前的男人还在喋喋不休,眼底压下蓬勃的厌恶和不耐。。
第四十六章忙
14119 人在追
戚维山回去和钱氏说了说,钱氏听后表示了赞同,戚维山瞧着她眉眼越发的温软:“我原本有些担心你想不明白这里面的道道,结果你比我还想得还要通明。”钱氏瞅着戚维山:“我从来不是小气计较的人,依我说,早一两年考虑进城置业,对孩子们读书更加有好处。孩子钱氏瞅着戚维山:“我从来不是小气计较的人,依我说,早一两年考虑进城置业,对孩子们读书更加有好处。孩子们懂事,他们争气往上走,我们长辈也只能够在这个时候多支持他们。。
非正式探险笔记
17487 人在追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好好活着,嗯……起码有一部分好好活着。老实说我不太不喜欢那些挖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但是我是个不愿意选择接受很新鲜事物的人。因为是的,我是挖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而已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治疗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并伴记忆力失去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可以带我回去?在线等,挺急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