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你不是唯一的幸运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塑形之术,需在内视的基础上持续运行乌克斯托,并以心像自观二字来,非常清晰感应到自己的皮肤、皮下相关组织、骨骼和肌肉、更有甚者每一根血管和神经的位置及变化。塑容也可以微调面目,但不可能会乱调,须在自身情况不允许的限度之内,并不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肌体相关组织细微的移动,就会肌体组织轻微的移动,就会构建出不同的面部轮廓,这种位移要贴近自然,仿佛就是在重新生长。柯夫子大约捏了一个半小时,也讲解了这么长时间。。...

塑形之术,需要在内视的基础上运行神气,并以心像自观形容,清晰感应到自己的皮肤、皮下组织、骨骼和肌肉、甚至每一根血管和神经的位置及变化。塑容可以微调面目,但不可能乱调,须在自身情况允许的限度之内,并非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肌体组织轻微的移动,就会构建出不同的面部轮廓,这种位移要贴近自然,仿佛就是在重新生长。柯夫子大约捏了一个半小时,也讲解了这么长时间。

华真行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能看得见,镜中自己的面孔与那个稍显陌生的轮廓渐渐完全重合。当听见柯夫子说:“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他赶紧睁眼,却发现鼠标垫不知何时已放了回去。

华真行摸出手机却发现屏幕打不开,提示面容识别失败,又输入密码才成功。怎么说呢,他此刻的相貌与原先的自己很相似,却变得成熟了不少,就像他本人失散了多年的亲哥哥。柯夫子又问道:“感觉是不是更有正气?我也只能尽量塑容到这个程度了。”

其实华真行的感觉有点别扭,他要时刻内收神识维持这张脸,对体力和精力都有持续的消耗,但这种消耗很微弱,哪怕维持大半天也没问题。可是只要将神识一收,随着气血的自然运行,他的面容又会缓缓变成原来的样子。

华真行由衷赞道:“多谢传授绝技!您老真厉害!”

柯孟朝一摆手:“小术而已!因为今天你是第一次塑容,所以我亲手帮你调整,还用了这么长时间。你要记住我刚才的每一个步骤,以后自己塑容,要做到快速而自然。我方才说的注意事项,你也一定要牢记在心。”

塑容术是有限制的,根据一个人先天的条件做出调整,因此幅度不可能很大。比如华真行可以塑容成此刻的模样,但绝对不可能把脸变成夏尔那样。

塑容术改变的只是外貌,甚至可以骗过面容识别软件,但施术者不可能真正变成另一个人,而且还有声音、体态等其他信息可供识别。

而且它还有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长期使用并维持同一种塑容形象,久而久之习以为常,自我意识中就是这幅面容,那么本来面目也会渐渐长成塑容后的样子。假如不想这样,那就不要去经常使用它,只把它当做一种临时的手段。

塑容的另一个限制,就是必须记清楚调整某个面孔所有的细微步骤,否则下一次再来,可能就会把面容变成另一个样子,急切之间无法调整到位。

华真行点头道:“我都记住了,多谢夫子!这一手本事,能让人的本来面目渐渐长成塑容后的样子,假如用以整容,那就是最高明的手术了。”

柯孟朝却摇头道:“你太想当然了,所谓塑容术并不是我为你施术,其实是你自己在施术!换做一般人,有你现在的本事吗?”

华真行:“好像是没有,得练!”

柯孟朝:“这正是我要告诫你的,接下来的话一定要记清楚。”

华真行:“您说,我听着呢。”

柯孟朝:“你方才体会了元神心像,假如我不说,你自己能体会吗?”

华真行很认真地想了想,这才点头道:“能,我觉得修炼到这个地步自然就能!”

柯孟朝:“这就是养元术第三层功夫自然具备的境界,不论修炼什么秘法,只要修出元神都是类似的身心境界,古时亦称三境。可是方才的塑容术,假如我不教,你自己你能会吗?”

这个问题可得好好琢磨一番。华真行现在已经学会了,但还需要熟练一番才能掌握。塑容术只是个看似很简单的小技巧,他只要知道其中的原理并熟悉每一个步骤即可,柯夫子教他也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可是柯夫子不教他的话,他能无师自通吗?

养元术修到第三层便知心像,理论上已经有了掌握塑容术的基础,但塑容术还是需要有人教的。这有点像华真行刚刚见识的那处秘境,秘境中没有楼房,假如当初有人教那里的居民盖楼房,他们也应该能学得会。

而华真行思考得更深入,假如自己没有学过塑容术,有一天突发奇想企图微调面容,然后可以换一个身份行事,能不能成功?他可能需要琢磨很久,逐步尝试才能找到真正有效的办法,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失误难以避免。

比如把自己的脸给捏坏了、很多注意事项事先不知道、每次捏出的面容都有差别。哪怕所有步骤都成功了,却没人告诉他其中的讲究,本来面目渐渐就变成了塑容后的样子……全凭自己琢磨的话,有太多弯路要走、太多经验要总结。

良久之后华真行才答道:“我或许根本想不到还能这么玩,就算想到了,恐怕也琢磨不出来,就算琢磨出来了,也很难做到这么完美,有很多讲究并不清楚。

有很多事情,不管你怎么尝试,失误了之后才会知道后果,但现实不会给你那么多失误的机会。我们现在知道了正确的结果,是已经有前人付出了代价。”

柯孟朝:“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在你的梦里,将养元术纳入到义务教育向全社会推广,这我不反对。它虽以术为名,其实是一套根本法诀,旨在锻炼身心境界。但是塑容术便是真正的术用了,不能这样传授,更不可轻易传授,必须有所限制。”

华真行点头道:“您老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在我的梦里,养元术是义务教育,但是依托于养元术境界的锻炼出的种种特殊能力,则是专门培训的。学习那些能力需要签保密条款、有禁止性规定,还要登记备案接受监督。”

柯孟朝:“嗯,推演得还挺详细!老杨应该告诉过你,大道自宾自化、小术慎之又慎。”他往楼下的方向瞟了一眼,“董律师来了,我先给你拍张证件照。”

拍证件照也简单,拿一张纯蓝色的床单挂在墙上做背景,杨老头用一部数码相机拍了好几张备选。然后华真行才收起神识控制开始揉脸,第一次塑容既不适应也不熟练,先用了一个半小时才把脸弄好,至少还得用十几分钟才能恢复本来面目,否则会伤着脸的。

趁他揉脸的工夫,柯孟朝又叮嘱道:“董律师不知道你就是风自宾,你如果不想让他知道,就不必让他知道。叫他来,是让他去办收购土地的手续,还需要在本地以及海外注册一系列的公司。

这些事务性的东西,你要了解其中的程序,不能被人蒙了,但用不着都自己做,这世上本就有各种专业人士。但你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就直接提出来或说出来,专业人士就是要设法满足这些要求的。”

华真行:“我明白了,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柯孟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算高手了?”

华真行:“在您老面前哪能称高手?”

柯孟朝板起脸道:“别净说捧我高兴的话,假如不在我面前呢?”

华真行有些腼腆道:“那,那也算是高手了吧,小小高手。”

柯孟朝:“你确实已能常人所不能,但有一点必须要牢记,你并非唯一的幸运儿。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掉以轻心,不要以为自己的能力别人就没有。就比如说那位丁老师吧,你以前并不认识他,假如碰到了,也想不到他是那样一位高人。”

华真行:“您的意思是说,在非索港这个地方还有很多奇人异士?”

柯孟朝:“天下很大、人很多,有时候就算碰到了你也不知道,甚至都想不到。”

华真行:“我会注意的,还有呢?”

柯夫子自问自答道:“最后还有一句交待。你觉得自己修成了养元术,有了特异之能,能凭这些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不能!无论什么奇门异术,都取代不了世间正道。

就比如说非索港吧,哪怕你能从一个袋子里取出源源不断的饼和鱼,也改变不了这里的人,更不能让世界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华真行很认真地点头道:“嗯,受教了!”

拍完照取了指模备用,柯孟朝又打开那个装着庄园转让手续的档案袋道:“该签字的地方都签好,签茵文,就用风自宾的东国语拼音吧……用左手,能记住现在用的笔迹吗?”

华真行:“假如不刻意改的话,我左手就是这个笔迹。”

华真行左手会写字,但他不是左撇子,这是杨老头从小就让他练的。左手耍刀、左手开枪也就罢了,华真行搞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让他学会左手使筷子、左手临贴,如今倒是恰好用上了。

华真行揉着脸和柯夫子一起下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只是觉得脸上还有点微微发麻、表情有点不太自然。董律师看见华真行,微笑着点头打了声招呼,而华真行觉得董律师的表情更不自然,在大多数场合就像个工具人。

这里很少看见在这种天气还穿西装的,而董律师就穿着一身深色的西装,显得人很端正很精神,很有职场精英的范。但他没有打领带,浅色衬衫的领口也是敞开的。董律师名叫董泽刚,很早就认识华真行,知道这个孩子颇受几位老人家的器重,对他的态度很好。

华真行对董律师这个人的印象不错,但对非索港的律师却没有什么好印象,这种态度既矛盾又自然。

混乱的非索港仿佛处处都是法外之地,当地居民发生纠纷冲突,几乎很少用法律手段解决。但是另一方面,几里国其实有很完善的现代法律体系,包括司法制度,几乎就是照抄曾经的宗主国兰西国的,这种现象既矛盾又自然。

虽然很多人并不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但法律并非无用,反而非常有用,尤其在那些上得了台面的场合,这种情况既矛盾又自然。

几里国有三种土语,分别是古鲁语、瓦图语和西塔语,它们只是在某些发音特点上有区别,其实使用者互相都能听得懂,有点类似于东国语的三种方言,但这些语言都没有文字。没有文字就意味着无法留下文献,难以传承知识体系,也制定不了契约文书。

几里国有三种法定官方语言,分别是兰西语、汉森语和茵语,所有法律文件都必须以这三种语言之一书写,在法庭上的问讯和审议也必须使用官方语言。早年间官方用兰西语居多,近年来大家都开始用茵语,如今茵语几乎已成了约定俗成的首选官方语言。

当地人伸手要钱的时候几乎都会说几句茵语,听上去还挺溜,他们也能勉强听懂一些日常会话,却根本谈不上掌握这门语言,平日交流只会用当地土语。大部分普通人既不会读更别提写了,假如给他一份文件签字,则基本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假如连口供记录都看不懂、话都听不明白,还怎么上法庭?所以这些事必须得委托律师代理。在当地做律师首先要熟练掌握茵语,有的大律师自己不懂当地土语,则会聘请既懂土语又懂茵语的当地人做助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的美貌,无限热爱权财。面对自己登门拜访求娶的萧衡,裴道珠吹毛求疵地上下打量他低廉的衣袍,笑容:“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怕是不敢高攀。”半年后裴家衰败,裴道珠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意外发现曾求娶她的萧衡,竟名动三吴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但是前已婚夫景仰的亲叔叔!秋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款款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也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而已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萧衡讽刺她虚伪的,却终归忘不了的前生送她南下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后转身娶了未萧府里隐隐传出雅乐声,属于世家高门的赏花宴正在进行中。。
侯爷家的美娇娘
25641 人在追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甜宠1V1】都说人生不顺心十有八九,薛棠但求那一二,却,事与愿违;她出阁之年,则表示拒绝所有求娶,一门心思追随者穆云麾使,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她放下自己过往,又因一封密信卷入围杀,为求保命,没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搂住某侯爷的大腿,怎奈归顺的,却自己的冤家……风水轮流转;当年则表示拒绝她的穆云麾使突然省悟,穷追不舍。薛棠则表示: 这位兄台,你这是闹哪出?而本来以谋算她为乐的某侯爷不知道何时将她算进了心里,就对她视若珍宝。薛棠: 额……侯爷,你,你靠得太近了!!!温馨浪漫提示:本文虽是正剧,而已作者无节操,历史背透过光线投射在床帏女子的身上,一袭大红嫁衣,外罩金纱霞帔,腰系红绸,剪出姣好的身形,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女子的面貌,只瞧见她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有些紧张的搓着。。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28920 人在追
灵琼为了赚点外快,入了游戏体验师的坑,累个累活没几个钱,准备活后最后一票就脱坑。结果坑没退成,反倒入了更大的坑……灵琼:想当初我也每日在几百平的大床上醒过来,我的100个执事正等着给我穿衣服……系统:醒醒!你一平米都也没。灵琼:呵!凡人是妒忌我的美貌,没办法,谁让我这么有钱的人。系统:醒醒!看一看你的余额!!你穷得馒头都吃不上。灵琼:曾我也打遍天下无人能敌手,领略到世间无人能敌的寂寞孤独……系统:醒醒!你先从地上出来!灵琼: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系统:醒醒!!你的美男要挂了!灵琼:扶我出来,我还能肝!
知否知否,红楼可签到
都市白领林晴岚一觉醒过来,就意外发现自己会出现在了林黛玉从扬州开往贾府里的船上,她的身份是林黛玉的庶女妹妹。林黛玉去的是贾府里,而她却被自己的姨娘,临终时托负给了一位长辈忠远侯独女盛老太太,和盛静雪做了个伴。是魔改的世界,但是平行于时空?身具现场签到系统,演绎出庶女倜傥!一个六岁的女孩,站在窗户旁,看着外面潺潺的流水。。
全电竞圈都在磕我和哲神的cp
时哲是FKG职业战队的队员,他对苏念凡一见钟情的时候,苏念凡对他还也没任何印象。那天他们刚勇夺赛季总冠军,正巧碰上了前去问路人的苏念凡。他们心情好,主动问她,“需亲笔签名吗?”苏念凡直接把自报家门,“不需,我是ACI的粉丝。”ACI职业战队,是刚被他们零封了的那只职业战队。-再后来据说苏念凡不喜欢ACI职业战队的原因是所以已科比球衣的电竞选手JX。JX曾是ACI职业战队的队员,在电竞圈是封神之战的不存在。便时哲找JX下了战书,用实力屠杀他,直接把替代他的位置,站在新一届的神位。接着他就明白了:JX是苏念凡的亲哥。刚被零封的JX怒气冲冲,“这是赛事官方直播间的画面,被拍到就意味着所有正在看比赛的人都能看见她。。
重生的偏执男主又疯魔了
1v1,双复活文男主疯批,追妻土葬场叶萝前半生是甜宠文中的女配,卑贱入尘埃,求而严禁,遍体鳞伤。她幡然省悟省悟想要已退出这场游戏,那个对她漠然绝义的男人却不不允许她离开了。叶萝后半生活成了虐恋文的女主。断了双腿,瞎了一只眼,被断折了双翼,被囚禁在非常大非常精美的庄园里。复活后,她只想远离它那个偏执狂疯狂的的可怕的男人。只可惜,那个男人,也复活了。死在被钟晋平囚禁的第三年,就在那个钟晋平为她打造的,豪华鸟笼一般的金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