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你不是唯一的幸运儿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塑形之术,需在内视的基础上持续运行乌克斯托,并以心像自观二字来,非常清晰感应到自己的皮肤、皮下相关组织、骨骼和肌肉、更有甚者每一根血管和神经的位置及变化。塑容也可以微调面目,但不可能会乱调,须在自身情况不允许的限度之内,并不想怎么捏就怎么捏。肌体相关组织细微的移动,就会肌体组织轻微的移动,就会构建出不同的面部轮廓,这种位移要贴近自然,仿佛就是在重新生长。柯夫子大约捏了一个半小时,也讲解了这么长时间。。...

塑形之术,需要在内视的基础上运行神气,并以心像自观形容,清晰感应到自己的皮肤、皮下组织、骨骼和肌肉、甚至每一根血管和神经的位置及变化。塑容可以微调面目,但不可能乱调,须在自身情况允许的限度之内,并非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肌体组织轻微的移动,就会构建出不同的面部轮廓,这种位移要贴近自然,仿佛就是在重新生长。柯夫子大约捏了一个半小时,也讲解了这么长时间。

华真行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能看得见,镜中自己的面孔与那个稍显陌生的轮廓渐渐完全重合。当听见柯夫子说:“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他赶紧睁眼,却发现鼠标垫不知何时已放了回去。

华真行摸出手机却发现屏幕打不开,提示面容识别失败,又输入密码才成功。怎么说呢,他此刻的相貌与原先的自己很相似,却变得成熟了不少,就像他本人失散了多年的亲哥哥。柯夫子又问道:“感觉是不是更有正气?我也只能尽量塑容到这个程度了。”

其实华真行的感觉有点别扭,他要时刻内收神识维持这张脸,对体力和精力都有持续的消耗,但这种消耗很微弱,哪怕维持大半天也没问题。可是只要将神识一收,随着气血的自然运行,他的面容又会缓缓变成原来的样子。

华真行由衷赞道:“多谢传授绝技!您老真厉害!”

柯孟朝一摆手:“小术而已!因为今天你是第一次塑容,所以我亲手帮你调整,还用了这么长时间。你要记住我刚才的每一个步骤,以后自己塑容,要做到快速而自然。我方才说的注意事项,你也一定要牢记在心。”

塑容术是有限制的,根据一个人先天的条件做出调整,因此幅度不可能很大。比如华真行可以塑容成此刻的模样,但绝对不可能把脸变成夏尔那样。

塑容术改变的只是外貌,甚至可以骗过面容识别软件,但施术者不可能真正变成另一个人,而且还有声音、体态等其他信息可供识别。

而且它还有一个潜移默化的影响,如果长期使用并维持同一种塑容形象,久而久之习以为常,自我意识中就是这幅面容,那么本来面目也会渐渐长成塑容后的样子。假如不想这样,那就不要去经常使用它,只把它当做一种临时的手段。

塑容的另一个限制,就是必须记清楚调整某个面孔所有的细微步骤,否则下一次再来,可能就会把面容变成另一个样子,急切之间无法调整到位。

华真行点头道:“我都记住了,多谢夫子!这一手本事,能让人的本来面目渐渐长成塑容后的样子,假如用以整容,那就是最高明的手术了。”

柯孟朝却摇头道:“你太想当然了,所谓塑容术并不是我为你施术,其实是你自己在施术!换做一般人,有你现在的本事吗?”

华真行:“好像是没有,得练!”

柯孟朝:“这正是我要告诫你的,接下来的话一定要记清楚。”

华真行:“您说,我听着呢。”

柯孟朝:“你方才体会了元神心像,假如我不说,你自己能体会吗?”

华真行很认真地想了想,这才点头道:“能,我觉得修炼到这个地步自然就能!”

柯孟朝:“这就是养元术第三层功夫自然具备的境界,不论修炼什么秘法,只要修出元神都是类似的身心境界,古时亦称三境。可是方才的塑容术,假如我不教,你自己你能会吗?”

这个问题可得好好琢磨一番。华真行现在已经学会了,但还需要熟练一番才能掌握。塑容术只是个看似很简单的小技巧,他只要知道其中的原理并熟悉每一个步骤即可,柯夫子教他也只花了一个半小时。可是柯夫子不教他的话,他能无师自通吗?

养元术修到第三层便知心像,理论上已经有了掌握塑容术的基础,但塑容术还是需要有人教的。这有点像华真行刚刚见识的那处秘境,秘境中没有楼房,假如当初有人教那里的居民盖楼房,他们也应该能学得会。

而华真行思考得更深入,假如自己没有学过塑容术,有一天突发奇想企图微调面容,然后可以换一个身份行事,能不能成功?他可能需要琢磨很久,逐步尝试才能找到真正有效的办法,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失误难以避免。

比如把自己的脸给捏坏了、很多注意事项事先不知道、每次捏出的面容都有差别。哪怕所有步骤都成功了,却没人告诉他其中的讲究,本来面目渐渐就变成了塑容后的样子……全凭自己琢磨的话,有太多弯路要走、太多经验要总结。

良久之后华真行才答道:“我或许根本想不到还能这么玩,就算想到了,恐怕也琢磨不出来,就算琢磨出来了,也很难做到这么完美,有很多讲究并不清楚。

有很多事情,不管你怎么尝试,失误了之后才会知道后果,但现实不会给你那么多失误的机会。我们现在知道了正确的结果,是已经有前人付出了代价。”

柯孟朝:“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在你的梦里,将养元术纳入到义务教育向全社会推广,这我不反对。它虽以术为名,其实是一套根本法诀,旨在锻炼身心境界。但是塑容术便是真正的术用了,不能这样传授,更不可轻易传授,必须有所限制。”

华真行点头道:“您老一说我又想起来了,在我的梦里,养元术是义务教育,但是依托于养元术境界的锻炼出的种种特殊能力,则是专门培训的。学习那些能力需要签保密条款、有禁止性规定,还要登记备案接受监督。”

柯孟朝:“嗯,推演得还挺详细!老杨应该告诉过你,大道自宾自化、小术慎之又慎。”他往楼下的方向瞟了一眼,“董律师来了,我先给你拍张证件照。”

拍证件照也简单,拿一张纯蓝色的床单挂在墙上做背景,杨老头用一部数码相机拍了好几张备选。然后华真行才收起神识控制开始揉脸,第一次塑容既不适应也不熟练,先用了一个半小时才把脸弄好,至少还得用十几分钟才能恢复本来面目,否则会伤着脸的。

趁他揉脸的工夫,柯孟朝又叮嘱道:“董律师不知道你就是风自宾,你如果不想让他知道,就不必让他知道。叫他来,是让他去办收购土地的手续,还需要在本地以及海外注册一系列的公司。

这些事务性的东西,你要了解其中的程序,不能被人蒙了,但用不着都自己做,这世上本就有各种专业人士。但你有什么要求和想法,就直接提出来或说出来,专业人士就是要设法满足这些要求的。”

华真行:“我明白了,您老还有什么吩咐?”

柯孟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算高手了?”

华真行:“在您老面前哪能称高手?”

柯孟朝板起脸道:“别净说捧我高兴的话,假如不在我面前呢?”

华真行有些腼腆道:“那,那也算是高手了吧,小小高手。”

柯孟朝:“你确实已能常人所不能,但有一点必须要牢记,你并非唯一的幸运儿。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可掉以轻心,不要以为自己的能力别人就没有。就比如说那位丁老师吧,你以前并不认识他,假如碰到了,也想不到他是那样一位高人。”

华真行:“您的意思是说,在非索港这个地方还有很多奇人异士?”

柯孟朝:“天下很大、人很多,有时候就算碰到了你也不知道,甚至都想不到。”

华真行:“我会注意的,还有呢?”

柯夫子自问自答道:“最后还有一句交待。你觉得自己修成了养元术,有了特异之能,能凭这些解决所有的问题吗?不能!无论什么奇门异术,都取代不了世间正道。

就比如说非索港吧,哪怕你能从一个袋子里取出源源不断的饼和鱼,也改变不了这里的人,更不能让世界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华真行很认真地点头道:“嗯,受教了!”

拍完照取了指模备用,柯孟朝又打开那个装着庄园转让手续的档案袋道:“该签字的地方都签好,签茵文,就用风自宾的东国语拼音吧……用左手,能记住现在用的笔迹吗?”

华真行:“假如不刻意改的话,我左手就是这个笔迹。”

华真行左手会写字,但他不是左撇子,这是杨老头从小就让他练的。左手耍刀、左手开枪也就罢了,华真行搞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让他学会左手使筷子、左手临贴,如今倒是恰好用上了。

华真行揉着脸和柯夫子一起下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本来面目,只是觉得脸上还有点微微发麻、表情有点不太自然。董律师看见华真行,微笑着点头打了声招呼,而华真行觉得董律师的表情更不自然,在大多数场合就像个工具人。

这里很少看见在这种天气还穿西装的,而董律师就穿着一身深色的西装,显得人很端正很精神,很有职场精英的范。但他没有打领带,浅色衬衫的领口也是敞开的。董律师名叫董泽刚,很早就认识华真行,知道这个孩子颇受几位老人家的器重,对他的态度很好。

华真行对董律师这个人的印象不错,但对非索港的律师却没有什么好印象,这种态度既矛盾又自然。

混乱的非索港仿佛处处都是法外之地,当地居民发生纠纷冲突,几乎很少用法律手段解决。但是另一方面,几里国其实有很完善的现代法律体系,包括司法制度,几乎就是照抄曾经的宗主国兰西国的,这种现象既矛盾又自然。

虽然很多人并不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但法律并非无用,反而非常有用,尤其在那些上得了台面的场合,这种情况既矛盾又自然。

几里国有三种土语,分别是古鲁语、瓦图语和西塔语,它们只是在某些发音特点上有区别,其实使用者互相都能听得懂,有点类似于东国语的三种方言,但这些语言都没有文字。没有文字就意味着无法留下文献,难以传承知识体系,也制定不了契约文书。

几里国有三种法定官方语言,分别是兰西语、汉森语和茵语,所有法律文件都必须以这三种语言之一书写,在法庭上的问讯和审议也必须使用官方语言。早年间官方用兰西语居多,近年来大家都开始用茵语,如今茵语几乎已成了约定俗成的首选官方语言。

当地人伸手要钱的时候几乎都会说几句茵语,听上去还挺溜,他们也能勉强听懂一些日常会话,却根本谈不上掌握这门语言,平日交流只会用当地土语。大部分普通人既不会读更别提写了,假如给他一份文件签字,则基本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

假如连口供记录都看不懂、话都听不明白,还怎么上法庭?所以这些事必须得委托律师代理。在当地做律师首先要熟练掌握茵语,有的大律师自己不懂当地土语,则会聘请既懂土语又懂茵语的当地人做助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北方有二哈
18894 人在追
【胎穿】【日常】【非典型兽人文】【1V1】北方有二哈,蠢萌会拆家~天生的小烟熏,鼻梁带高光~……………………………………………………安琪拉再次穿越了。从此本来的长发衣袂飘飘变为了一身毛。两条腿走路时,变为了四条腿着地。加上再次穿越大神倾情演绎奉上的尾巴一条……本着捡回条小命不容易。安琪拉顶着张蠢萌二哈脸,一咬牙下定下定决心自由飞翔自我,一切从零学起。好不容易不适应了从人变狗,啊呸,是从人变狼的日子。下步却要寻思着怎么变回去……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古堡的后花园中,此时正是一派的喧闹。。
我在综艺里嗑神颜
4326 人在追
温柔戾气杀男主×理智冷淡女作者(?)#你想要的综艺游戏,这里都有#慕秋被拉进了根据自己小说改拍的综艺里,从此过上了美男环绕的幸福日子。温柔绅士太子爷,阳光蠢萌炸子鸡,长腿反差萌t台大佬,清新茶味女艺人,搞笑沙雕喜剧派,还有每一期的飞行嘉宾,日子不要太美好。泳池趴,变装趴,高空游戏趴,团建趴,恋爱趴……素材太多,清水文作者逐渐变态,高速跑车能力大大提升。参加综艺后。提问:你来参加你的综艺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慕秋:让我笔下只能当男二的温柔男人当了我的男一号。亲手拉下神坛的人,就要永远对他负责。让他深陷爱欲沉沦,好在节目立马就开播了。。
第九十九章 冒险
1287 人在追
身为裴氏长房长孙,他不仅是父亲的儿子,更是裴氏的宗子,将来还要承袭‘督国公’爵位,守护宗族利益。若宗族利益与父亲的权臣之路有所冲突,他无可避免的要与父亲对上。阿金打探到,上次受伤的那个叫伽蓝的女刺客,经过这几个月的修养,内伤已经康复,只是身若宗族利益与父亲的权臣之路有所冲突,他无可避免的要与父亲对上。。
1999,收到请回复
24684 人在追
“……真的很幸运的人呀,你看,你赶上了了2007年的奥运会,碰上了2013年的世博会,2014年你有什么期待……?”“你好!”。
小镇孝女
24875 人在追
小镇姑娘的异国情缘。三位小镇姑娘面对自己传统形式领先的家庭观念和畸形亲情的捆绑和束缚,作出相同的人生选择,最求自由的,爱情和新生的故事。田叶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烦躁地嘟囔起来:“拜托,我为什么要和不喜欢的人配对?再说,我和他才见过三次面好吧!这要传出去,人家还以为我没人要,这么迫不及待!”。
满级大佬穿成农家女
舒予穿书了,成了一个被作死男配连累到,只登场两次最后被流放千里的可伶炮灰。在意外发现自己难以变化结果后,舒予最终决定吃点喝个躺平了等。谁明白被流放还没来,却突然被及时告知她也不是舒家的女儿。她的亲生父母是生活困苦入不敷出连房子都漏着风的农户。而舒家为了掩藏她这个污点最终决定抹消了她。舒予:来啊,我打不死你们。重返亲生父母身边,舒予眼瞅着着端上桌放到自己面前的一盘咸菜一碗稀饭,和父母很紧张又手足无措的表情,终于等到叹了口气。不能够躺平了,要不然要饿肚子了。四岁的小舒予瘦弱的身子趴在地上,四肢着地,明明整个身子都在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是虚张声势的凶狠的对着面前的狗子汪汪叫,试图将它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