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无楼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华真行闭目召唤系统,“春容丹研制成功任务”又有了新内容——“意外发现春容丹基础原料之一:蟹爪槲特性:去热毒,养颜色,夏药采摘加工之法:观其于刺喉木上茁壮生长至已不再茁壮生长时,约在初秋之后,顶端初结花苞若米粒大小,采其当初生全株去根须。早采则效严重不足,晚采则效已散采制当日晾晒至软不可过曝,控温炒制略使生香而勿使其焦,室内摊晾至常温后随即捻揉,卷而不碎。上述制法须一日内完成,而后待其干燥收存。。...

华真行凝神召唤系统,“春容丹研制任务”又有了新内容——

“发现春容丹基础原料之一:蟹爪槲

特性:去热毒,养颜色,夏药

采制之法:观其于刺喉木上生长至不再生长时,约在初夏之后,顶端初结花苞若米粒大小,采其当年生全株去根须。早采则效不足,晚采则效已散。长约一指形似蟹爪,有三节。

采制当日晾晒至软不可过曝,控温炒制略使生香而勿使其焦,室内摊晾至常温后随即捻揉,卷而不碎。上述制法须一日内完成,而后待其干燥收存。

炼药之法:可以纸草之物存装,于阴凉通风处静置,保存温度常在摄氏十五至二十五度之间,相对湿度百分之四十至六十之间。三年后可用,五至七年效用最佳,以滚水煮两小时,待汤液冷却后,取其凝膏入药。”

所谓“系统”是杨特红与墨尚同捣的鬼,但此刻两老头不在秘境中也感应不到这里的情况,系统怎么也会有反应呢?这就显出他们的手段高明了,这个系统任务就像提前设定好的程序,符合条件就会触发某些变化。

当然了,他们也不可能提前设定好所有的变化条件,有很多事情还没想好呢,需要慢慢补充完善。就比如春容丹的原始丹方,杨特红如今绞尽脑汁也没想出来,只想到了几十种可以用的药物,暂时先“设定”在系统中,其中就包括蟹爪槲。

华真行却不知道这些,他只知自己又发现了一味新药材。这蟹爪槲是一种寄生植物,而寄生在刺喉木上的则可入药春容丹。他还发现自己早就见过这种东西,自家的库房里就有收存,还是加工好的。

从小到大杨老头给他喝的那种防蚊虫饮料,里面就有这种东西,华真行是亲眼看见杨老头把它加进去煮的,后来他自己还帮忙煮来着……

丁奇见他忽然沉默不语,又说道:“我们就别在这儿发愣了,从大门进去吧。”

围墙的正面有个缺口,这里没有被刺喉木封堵,就是大门了。围墙内的区域呈长方形,南北宽约百米,东西长约一百五十米,相当于两个标准足球场大小。两侧各有一排“厢房”式的建筑,中央有一个广场,正面有一座大屋则相当于“主殿”。

这些建筑都是用块石砌的,和他们刚进来时见到的那片石屋差不多,但工艺上要更加考究。丁老师仰头叹道:“不容易呀,终于有楼房了!”

视线穿过“主殿”已坍塌的屋顶,可以看见后面的一栋建筑至少有好几楼层高,也是用石头砌的,屋顶也坍塌了。其实刚进入城市时,两人就注意到城市中央的这栋高楼,视线穿过那些刺喉木的树冠,正好能看到其最高层。

这一路所见,不论是什么建筑都是单层平房,连最简单的二层楼都没有发现,它也许是整个秘境里唯一的楼房了,显得很是突兀。

两人巡视了一番前院的“厢房”与“主殿”,又发现了各种陈设器皿,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各种角骨、彩陶、金器。这些器物的品质,是迄今为止在这个秘境中所见最好的,这也能证明此地应该就相当于“王宫”。

然后两人绕过正殿,丁奇突然苦笑道:“原来不是楼,只是台。”

东国语中亭、台、楼、阁各有不同的讲究,所谓楼就是多层建筑,至少也得有两层。所谓台是指在平地上垒砌起一个高台,然后在高台上修建建筑。看着很高,实际建筑本身并没那么多层。

本以为“主殿”后面有座高楼呢,结果是在空地中央垒起了一个占地很大的高台,应该是用夯土堆就、外面砌上了石块,正中间有台阶,而高台之上仍是平房。可以想象,当年所谓的神国“国主”应该经常在这高台上眺望他的国度吧。

华真行也摇头道:“为什么就不会盖一栋楼呢?也不是多复杂的事情。”

丁奇饶有兴致地问道:“几位老前辈就没有教过你其中的道理吗?”

华真行仍然在叹气:“当然教过,我只是感到惋惜而已。就像我曾经问过,为什么不打一口井呢?也不是多复杂的事情!但没人打井就是没人打井,不仅是不会,而是连这种意识都没有。”

丁奇:“你说的对!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认为理所当然的,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东西,其实在它没有出现之前是一点都不简单。这里绝大部分人还是筑土为墙,甚至就以木板草帘为墙,能住石头房子就是贵族了,意识中就没有出现过楼房这个概念。”

华真行:“我突然觉得这里很没意思,而且挺瘆人的。”

丁奇:“我看你的胆子没这么小啊,今天一挥手就杀了几个挺凶的家伙。”

华真行:“我不怕坏人,但这个世界给人的感觉充满绝望,连威胁在哪里都看不到。”

丁奇:“别着急,路才走了一半,我们再看看。”

他们的脚程其实非常快,从门户到这座城市差不多有二十公里,道路高低起伏,沿途还要查看各种遗留的痕迹,结果不到两个小时就到达了城市中央的高台位置。丁奇看似不紧不慢地走,华真行也就很自然地跟上,都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明显超过了正常人的步速。

查看那些遗弃的建筑以及器物,都不需要钻进去翻找,华真行运用刚刚掌握的神识,略一扫过基本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了。经过长期锻炼终于掌握的能力,无意间运用起来感觉已十分自然,或者说自如。

假如按照普通人的节奏,两人一路走到这里并沿途翻找辨认各种器物,恐怕好几天都过去了。

离开城市继续向西,所见原野景物与先前相比并无太大差异。这里有大气循环、山丘河流,花草树木,还有各种小型动物,构成了一个还算完整的生态链。

蜥蜴适应了环境,居然也开始捕食田鼠,好似站在了生态链的最顶端。而大型的田鼠也会成群地攻击幼年的蜥蜴,维持着某种平衡。

尽管见到了这么多仍在活动的事物,可是这个世界给人的感觉仍是一片死寂,仿佛在多年前就已被定格。天黑之前两人到达了秘境的最西端附近,那种凝滞而绝望的感觉变得格外强烈。

丁奇停下脚步指着这一片荒野道:“小华,你看这是什么地方?”

不用丁奇再点拨,华真行已经看出来了,神情凝重地答道:“这是坟地,此地居民历代安葬之地。”

丁奇点头道:“是的,层层叠叠,有的人安葬得很潦草,也有人的墓葬很精美。这里能印证我先前的判断,此地居民大约从五百年前开始定居,二百年前达到最高峰,可是在大约一百年前突然出现大面积死亡,到五十年前基本就灭绝了。”

华真行:“您怎么能看得这么清楚?”

丁奇:“你的神识尚弱,还查探不了太大的范围。”

华真行:“我的意思不是指这个,您是怎么判断出年代的?”

丁奇反问道:“你是怎么用手指尖读出准确气温的?”

华真行瞪大眼睛道:“您怎么知道这些?这是好几天前的事情了,您不是说今天才找到我的吗?”

丁奇:“来之前我和杨老前辈联系上了,他告诉了我你这几天的经历。”

华真行长出一口气道:“果然!”

果然什么?他这趟出门,杨老头果然在后面跟着,说不定还捎上了墨大爷。他们可能是想看热闹,或者是监督,或者是不放心。华真行有种好气又好笑的感觉,同时心中也有一股暖意,家里有这么几个老头子,既让人感觉不省心,同时又很放心。

丁奇却没理会他内心活动,又接着说道:“以足够的见知为参照,又有能力得到足够详细的信息,你就能做出更精准的判断。我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不同年代的遗迹,熟悉不同年代留下的物性气息,现在你明白了吗?”

华真行赶紧点头道:“我大概明白了!如此说来,我努力努力也可以做到……别处也有这样的秘境吗?”

丁奇背手不知远望着什么:“在东国,我曾特意去过武陵源,寻找古代文人描述的桃花源,还真找到了那样一个地方。”

华真行惊讶道:“我读过那篇古文,课本里就有,你真找到了桃花源?”

丁奇面露憾色:“我也不知道那里是不是,因为已经没有人能告诉我。一片古树桃林,半掩废弃荒村,早已不见一人。与此地差不多,但也有所区别,据我判断,那里的人并没有困守桃花源,而是都迁走了,再也没有回去。”

说话间天色已晚,丁奇决定就在原地休息。这个地方很吓人啊,到了晚间则格外阴森。可是在丁奇面前,华真行也不能显出自己害怕了。

他跑前跑后,采集干草和灌木枯枝燃起了一堆篝火,又采集了一批嫩茎和野果,弄干净之后递过去道:“丁老师,这些都是能吃的,虽然不能当饭,但暂时顶饿也没问题。”

丁奇笑了:“看来你还是个荒野生存的小专家啊!怎么全是素的?”

华真行解释道:“这里不太好打猎,有些活物也不敢乱给您吃。假如加工得不好,可能会有寄生虫、病毒啥的。”

丁奇不知从何处摸出一个炉子,就像变魔术似的,接着又拿出锅、碗、筷子、一碟碟切好的肉、各式新鲜菜肴、蘸料……他笑着说道:“祛阴森之气,没有什么比一顿火锅更合适,你在非索港见过这种火锅吗?”

华真行已经看傻了,下意识地点头道:“见过,还吃过呢,在东国援建项目的工地上……丁老师,您还是个魔术师吗?”

丁奇:“我不是变戏法的,除了当过大学老师,还当过心理医生。不必这么看着我,你家杨老前辈自然也有这等本事,只是你想学会的话,恐怕还差得很远。”

他们在秘境中吃火锅,秘境之外神隐之门附近的乱石堆间,三个老头也在嘀咕着什么。柯孟朝问道:“我们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你们两个就不担心吗?”

杨特红:“有小丁老师在,就放心吧。”

柯孟朝:“我担心的就是那个小丁老师!”

墨尚同:“小丁老师有什么好担心的?”

柯孟朝:“我担心小华会不会被他拐走了!丁老师显弄本事,小华还是个孩子,那还不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这么一说,杨特红不禁也露出了担忧之色,但仍嘴硬道:“不会的,小华眼皮子没这么浅!”

柯孟朝:“我说你们啊,给小华发布的‘系统任务’就有问题,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奖励秘境一座,那不就送上门配合这位小丁老师吗?”

杨特红嚷嚷道:“正好小丁老师要来考察神之国度,我就顺便给安排上了,也让小华长长见识、开开眼界。小孟你是多虑了,小华是我养大的,我最了解他,哪有那么容易被人拐走?就这么一个破秘境,小华才不稀罕呢!”

柯孟朝:“所以我说你的安排有问题嘛,假如总这么干,那么小华是为了系统的奖励行事,还是为了自己的愿望努力呢?”

杨老头摆手道:“行行行,算你说得有那么一丁点道理,以后注意就是了。”

墨尚同又开口道:“让小华多增长见识也没什么不好,假如能学会小丁老师的本事,那也不是坏事。小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本事更大不是更方便吗?”

杨老头:“我们的本事他还没学会多少呢,丁老师再高,能有我们高吗?”

柯孟朝:“假如不是比个头的话,那还是我们高吧。”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封爷,夫人她又在算命
史上唯一一个被雷劈死的大天师,再度睁开眼,穿成了二十一世纪同名同姓的名媛千金龙六六。自此,离开家远走逐梦演艺圈的十八线花瓶,变为了每日心里想斩妖除魔、不务正业的新晋影后!陶大经纪人:“六六啊,这个剧本我看很不错……”“转移话题,前段时间我有其他业务,不接剧本!”龙六六抱着她的金钱剑,对电话那头确保:“安心吧,不是改一改风水。”“七小姐,公司新签了几份合同……”“林经理去处理方式!”“七小姐,公司灵异事件……”龙六六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出来。“放着我来!”……“封影帝,你这命理我怎么看不透?”龙六六握着男人纤细的手指,一脸疑问此刻百步山山顶有一少女,手中拿着金钱剑,头顶一层淡金色的结界。。
静止时间去爱你
29181 人在追
也可以静止不动时间的女孩总想借机占我贵。——〖被下禁咒的男主,和拥用时间静止不动能力的女主。〗〖单向自我救赎〗“曼可,你做过最卑贱的事情是什么?”“最卑贱…”曼可看了几眼人群中的许衍,凤眸闪动,缓缓地张口,“大约是,仅有在时间静止不动的时候,才敢爱一个人。”“时间静止不动?那,的话也可以静止不动时间,你最想做什么?”“我想吻一个吻我不能够拥用的人。”曼可目光锁在了许衍身上,那一刻,世界宁静,仅有曼可缓缓地的脚步声。——“你们第一次舌吻是什么时候?”许衍:“大学时候。”“……”曼可,“中考结束了后。”许衍一脸惊慌失措,捂着自己胸口,装做受害者:“前方的信号灯停留在红灯,不再闪动。。
承恩妃
7551 人在追
身贱福薄,如何能承天家龙恩。可虞昭是被天选中时了,原只想拼命地换点汤药钱,没曾想被赖上了。便只身一人进宫作天做地,待得了承诺的自由的之时,却意外发现仿若自己又被赖上了。“陛下一国之君,不可以言而无信。”“我乃一国太子,可为你蛮不讲情不讲情。”“我身贱福薄,只配当空架子为人挡灾,无论是陛下的天恩但是太子殿下的天恩,都是受忍不住的。”闻言楚子凯哂笑一声,双手摊开。“你回来,我说你受不受得住。”偏偏河上的风一点都不体谅人,仍然如刀子似的刮着。。
末世大佬重生饥荒年代
末世的萧潇意外死亡……复活到了不敢重活一世的饥荒年代村姑萧潇身上,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有重活一世的机遇都能不好好的把握住?回到这个吃不饱穿不暖干啥都要票的饥荒年代,幸亏她的木系异能跟了回来,救中医圣手,学左手出神入化的针灸……外人眼里非常好吃懒做的堂哥堂嫂,她左手调教有方成别人口中的“龙卷风卷钱机”,带着全家发迹致富之路!小日子过得小美哒~而已这个本应出任务早死的男人,怎么就突然黏上去赶不走了呢?!两边肩膀被一双大掌死死钳住,头像被石头砸破了一样,耳边还传来男人低低的哭喊声。。
纨绔攻略手册
5417 人在追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
我在年代文里刷红包
18779 人在追
高三学生韩雅兰而已下午睡了一觉,就穿进60年代。成了被复活的堂姐稳步推进河里抢去未婚夫,还被家人逼得娶那三婚的二流子丈夫的可伶女孩。等等!!!这个脑海中突然间会出现的红包群是怎么回事?当各个界面上的奇妙人物都抢着发红包时,她脑袋是懵的。最懵逼的是那传说中的懒汉二流子丈夫,怎么就和传言不像呢?有小可总爱问闲聊,因为我建了一个,大家有来的吗? QQ:683212684午睡在课桌上可以感觉万物的微微震动,还能听见若有似无的叹息声和男人女人恶意的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