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杀人容易教人难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一片半枯萎的灌木丛边,两个穿草鞋黑大汉正揍另一个小伙子。草鞋又称麻鞋、芒鞋,如用多种材料编织成,打法也有很多种,但当地人只会打一种,是墨尚同教的,而如今了成了草鞋帮的标志。挨打的小伙子倒在地上,抱头捂脸蜷成一团,口中还在含糊不清地叫道:挨揍的小伙子倒在地上,抱头捂脸蜷缩成一团,口中还在含糊不清地叫道:“我再也不敢了,你们放过我吧!”他光着脚,但是脚还算干净,应该也是穿鞋来的。。...

一片半枯死的灌木丛边,两个穿草鞋黑大汉正在揍另一个小伙子。草鞋又称麻鞋、芒鞋,可用多种材料编织,打法也有很多种,但当地人只会打一种,就是墨尚同教的,如今已经成为草鞋帮的标志。

挨揍的小伙子倒在地上,抱头捂脸蜷缩成一团,口中还在含糊不清地叫道:“我再也不敢了,你们放过我吧!”他光着脚,但是脚还算干净,应该也是穿鞋来的。

他的鞋已经被扒下来了,有个黑大汉正拿着鞋抽他的脑袋。另一个黑大汉则用脚踢他的后背,边踢边骂道:“就凭你也敢冒充草鞋帮的人?你配穿嘛!”

华真行居然认识这双草鞋,甚至知道是哪家作坊生产的,因为它和当地人自己编的草鞋不太一样,扎得更致密也更结实,而且在鞋面上缝了一层隔水透气的无纺布。

当地有各种寄生虫,特别是沙虱主要就感染脚部,穿草鞋可以防止感染,有了这层无纺布效果就更好了,穿起来也更舒适。别看就这么小小的改进,当地人自己在家里就不会弄。非索港只有一家作坊生产这种草鞋,是半机器化的,这家作坊也是草鞋帮的成员开的。

华真行已大概搞清楚事情的始末,挨揍的小伙子并非草鞋帮的成员,却买了一双这样的草鞋,结果被这两个黑大汉看见了。

这两个黑大汉是草鞋帮的成员,他们认识这个小伙子,知道他不是草鞋帮的成员,所以很生气,就抢了草鞋正在揍他呢。

两个黑大汉也许是揍得太投入了,并没有察觉华真行已走来。拿鞋抽的那人刚把手举起,冷不丁斜刺里有一根长棍扫来,啪的一声打在手腕上,鞋被挑飞了,一股暗劲带动了他的身体转了半个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另一名黑大汉也吓了一跳,急转身喝道:“谁?”紧接着又惊呼道,“华?”

两名黑大汉都认出华真行了,但华真行却不认识他们。走到有人烟的地方时,华真行已经将脸上、手上的油膏都洗干净了,衣服也换了一个面反过来穿,他这张典型的东方人面孔在当地挺有辨识度。

在非索港尤其是杂货铺周边一带,杨老头的杂货铺以及店里的小伙计也算是小有名气。华真行虽然不是草鞋帮的成员,但墨尚同经常出入杂货铺,他对华真行的关照几乎是人尽皆知。

所以在外人看来,杂货铺就是草鞋帮重点罩的场子,华真行甚至可能是墨尚同的私生子,他的身份甚至就相当于草鞋帮的少帮主以及未来的继承人啊。

华真行沉着脸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坐地上那位拍拍屁股站起来道:“我叫阿勒卡。”

另一位答道:“我叫几格鲁。”

地上挨揍的那位松开抱头的双手,也弱弱地答了一句:“我叫姆内斯。”

华真行:“姓什么?”

阿勒卡抢答道:“我们都姓古鲁。”

问当地人姓什么,等于是问他们是哪个部族的,古鲁在当地土语中的含义是水源,很多人都用这个姓。他们的名字纯粹听音节很怪,但在土语中都有含义,比如跑得快、长得壮、树杈子、大石头、公犀牛、一朵花之类,而且重名率相当高。

华真行:“你们两个为什么打他?”

几格鲁:“他不是草鞋帮的,居然也敢穿草鞋!”

华真行皱眉道:“你们知道草鞋帮正式的名称叫什么吗?叫大爱者!墨大爷教大家打草鞋、穿草鞋,是为了保护身体、养成好习惯,什么时候禁止过别人穿草鞋了?他是希望学会穿鞋也穿得起鞋的人越来越多,而你们在干什么?”

几格鲁讷讷不能答,阿勒卡却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他穿草鞋故意冒充草鞋帮的,占我们草鞋帮的便宜!”

草鞋帮的宗旨就是团结互助,以对抗当地各种势力的非法欺压。姆内斯也穿上一双草鞋,就是为了让人不敢欺负自己。其实这种做法华真行完全能够理解,它也代表了对草鞋帮的一种认同,结果却被两个熟识的草鞋帮成员给揍了,这上哪儿说理去?

姆内斯也站了起来,很着急地插话道:“我没有冒充草鞋帮的人,我就是穿了一双草鞋,是我自己买的!他们想抢我的鞋,还打我。”

几格鲁怒斥道:“闭嘴!就凭你也配?”

华真行也怒道:“你闭嘴!没有人不配穿草鞋,草鞋帮从来不禁止别人穿草鞋,也没资格禁止任何人穿草鞋。他只是穿了双草鞋而已,又没有冒充草鞋帮的身份做什么坏事,反倒是你们两个,自以为是草鞋帮的成员就可以随意欺压别人了吗?”

两个打人的家伙反应居然是有些发愣,那神情仿佛是在反问——难道不可以吗?

他们之所以不说话,既是不太敢反驳华真行,也因为确实找不出什么话来反驳,但在潜意识中,还真就是这么想的。加入草鞋帮抱团互助,当草鞋帮的势力足够大的时候,就没人敢招惹了,那么不就可以去欺负别人了吗?

以前为什么会受别的帮派成员欺负,不就是因为那些人的势力足够强吗?如今自己人的势力已经更强了,去欺压那些惹不起自己的人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吗?假如不那么做,岂不是傻子吗?

几格鲁与阿勒卡刚刚加入草鞋帮不久,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并不是来自于草鞋帮,就是自幼生活中所接受的一切,很朴素。

远处一路跟随窥伺的杨特红,此刻似笑非笑地看着墨尚同道:“这就是你花了十五年时间搞出来的草鞋帮,怎么总是不见长进呢?”

墨尚同的脸色很不好看,眯起眼睛道:“树大有枯枝,这是自然规律。不是我没有长进,而是我们又来到这样一个地方,面对了这样一群人。”

杨特红:“不是柯夫子说你,我也得说说你。你当年搞的那一套想法是很好的,兼相爱交互利,口号好像永远不会过时,就像后来也有别人喊过‘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但是做法呢?

就说现在的草鞋帮吧,你真能保证它的纯粹性吗?你可以保证自己,但保证不了所有人。只要团体规模足够大就必然会有分化,必然就有人想从中得利更多,理想不敌天性。所以你这种人最终要么消失,要么被贴在墙上或挂在架子上,当成瑞祥和神祗。

事到如今,我们都已经看得都很清楚,要想在天下建立一套秩序,你首先得拥有天下。但我不觉得你拥有天下之后是一件好事,你没有解决根本,也不能保证所有人都是你。”

墨尚同:“那总比柯夫子强!当初一天到晚只想着游说庙堂,假手与人而治天下,谁掌权去找谁,劝人家听他的,结果呢?”

杨特红摆手道:“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你就别说柯夫子了,在我看来人家也有比你强的地方,至少他讲的‘亲亲而及人’很现实,总比直接跳出来喊大爱无疆更合适。让我对待其他孩子都像对小华一样,我就做不到!”

墨尚同:“这就是你啊!”

杨特红:“这就是人,最普通的人。我这样毫不稀奇,但你呢,你对待小华也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吧?”

墨尚同:“我没把他当做别人家的孩子,我将其视为传人。”

杨特红一拍桌子道:“他又不是草鞋帮的!我说你怎么大老远跑到这个地方来,原来是想和我抢徒弟?”

墨尚同瞪眼道:“你拣回来的就是你的啊?他属于自己,他想学什么可以自己选,柯夫子不是照样在教他吗?”

杨老头:“他毕竟是我养大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柯夫子为什么也要来这里?”

“不是你们让我来的吗?”身后突然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两老头齐转身道:“小柯,你总算赶上了!”

来者正是柯孟朝,他的身形有点消瘦,但人显得极精神,印堂宽广,两道眉毛细而密稍稍向上斜挑,一双单凤眼,相貌很清秀,乍一看年纪五旬左右,再仔细看就很难判断了。

柯孟朝不解道:“我赶上什么了?不是你们给我留言还发了移动定位,干嘛还要问我什么来?”

墨尚同摆手道:“老杨刚刚说的是另一回事,我们给你留言是让你来看看小华。”

柯孟朝:“小华怎么了?我刚才也看见了,你们草鞋帮的两个家伙实在不像话,连小华这孩子都看不下去了。”

杨老头:“你来得正好,正事待会儿再细说,先看看眼前的节目。”

那边华真行看见几格鲁与阿勒卡的反应,莫名就觉得头疼,身为在当地长大的孩子,他太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了,这就是柯夫子所谓的杀人容易教人难啊,而教人就是救人。他用长棍点了点地面道:“都坐下来吧,听我好好解释一下……这里有点吃的,边吃边听。”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第57章 翻脸跟翻篇儿似的
望着自家小侄女罕见的严肃脸,不知道为什么,就让塞缪尔想起了城堡里的大嫂,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跟他家大嫂年少时准备发飙前一模一样,一时间他竟是有些心虚的不太敢与小侄女对视。苟特看着那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学生,在意识到,这一刻他是真的苟特看着那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自己一口的学生,在意识到,这一刻他是真的有些怕小东西会扑上来,拆了他这把老骨头时,不由得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略有些不自然的开口哄道:。
第一章不一样的综艺
最近娱乐圈里有个突然冒出来的综艺节目,官方微博也是突然冒出来营业,一营业就是预热,说还有五天就开始直播第一期了。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天天刷微博的网友嚯,预热时间这么短就算了,还是直播形式,直播完才有更丰富的剪辑版,这情况不是胆大就是知道………好吧简直就是胆大。。
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
23402 人在追
【西装暴徒,文质彬彬败类vs财阀恶女,甜系拽姐,单向赶赴的冰糖暖宠文】苏羡意不喜欢上陆时渊那一年,19岁。她鼓足勇气勇气,“陆医生,谢谢您你救了我,能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有机会想好好的非常感谢你。”男人懒懒地弹了下烟灰,冲她一笑,大写的撩人:“不喜欢我?”苏羡意落荒而逃。——再见了时长辈详细介绍:“你也可以喊他舅舅。”面对自己他,苏羡意做贼心虚很紧张,小心藏着自己的心思。可再后来……男人穿着黑西装、白衬衫,慢条斯理地扯着领带,金丝眼镜下的黑眸摄人心魄,嗓音温吞水沙哑,对她说:“想不的吧我家?”**后,苏羡意火了所以,她恶名昭彰,夺人财产,欺女霸男康城,柏悦酒店包厢内。
女主她天天想离家
5300 人在追
苏月穿到中国古代农家,会觉得这日子没办法过了。爷爷也不是让喝数得清的稀粥,是让他们这些皮包骨的孙子孙女挣钱。赚得多,他就笑,赚得少,一顿竹条炒肉侍候。大伯秀才也不是喝酒时,是睡他个天昏地暗。亲爹比爷爷更胜一筹。三叔四处瞎小混混。奶奶娘伯母婶婶们,把男人当日。离开了家,离开了家,肯定要离开了月家。而已离着离着,她突然间意外发现,爷爷慈祥和蔼了,大伯金榜题名了,三叔当将军了,亲爹封善义侯了,女人们强势了,兄弟姐妹们出息了。除了一条粗大腿求抱“娘子,求抱一抱……。”——我的推荐筠悠完结啦书——《炮灰农女逆袭》《镯铃》《农门小神医》《我家农妃已反派》《一道哭哭啼啼的柔弱女声中,夹藏着愤恨、且焦急的情绪,在苏月耳边响起。。
本宫身边趣多多
22495 人在追
一世荣华的恒帝端妃寿终正寝,竟又回七岁初进宫时。重活一世,再见了小冤家,你给我停住,让本宫捏他脸。她曾不止一次想,若有来生,她会如何,但现在,真的回到七岁刚刚入宫之时,她除了看手,竟然只剩下满满的感动。她都忘记,自己曾经也有过这么漂亮的小手,一时间感触不已。。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糊了
《人均绝色》首播,“女配角是她?我正式宣布她糊定了!”《画地为牢》公映,“男主是她?票房爆了?嘁,披着文艺外壳的烂俗商业片!”《恶魔信件》公映,“那个母亲是她?微博里一石激起千层浪了?都给我闪开!我要先包它两百场!”又名黑粉的自我攻略。论如何用演技完全征服黑粉。——————【一个狼狈不堪的快穿者拣起了一副狼藉的碗筷!】体验感受派、群像、剧中剧、无CP~“我没看错吧,刚才那个是夏郁?早两年前不就被盛唐雪藏了,现在重新复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