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大鱼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罗柴德看了华真行老半天,终于等到长叹一声一声道:“原本不很想说过多的,有些事说了怕是你也会明白了。”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押送你徙步横穿过荒野,不代表中国我就而已愚昧无知无知的野人。”罗柴德:“好吧,明日就得说再见了,昨天就说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领先、很愚昧无知、很混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

罗柴德看了华真行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道:“本来不想说太多的,有些事说了恐怕你也不会明白。”

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

罗柴德:“好吧,明天就要告别了,今天就告诉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落后、很愚昧、很混乱,但你知道这里最先进的机构是什么吗?”

华真行:“以你的身份提出的这种问题,答案当然是国际医院。”

非索港国际医院是从十五年的前的难民帐篷医院发展起来的,得到了国际上很多机构的资助,如今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它有数千张病床,甚至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安全区域,经常人满为患。

说它先进,是指代表其最高水平的那些设施,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研究室、手术室、化验室、监护室,上百间高档病房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但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医院里大多数普通病房与床位条件很简陋,处置观察大厅则拥挤不堪。

罗柴德点了点头:“是的,它不仅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各种病房,还有最先进的实验室与研究科室。它有足够大的规模,有足够多的病人,能见到各种各样的病人,所以它有做药物试验的最佳条件。”

华真行皱起眉头:“你们在这里进行非法药物试验?”

罗柴德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他们,我并没有参与。至于非不非法,国外的法律管不到非索港,而几里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国际医院,更别提他们好像就没有这方面明确的法律。

这个国家掌握权势的人不会干涉国际医院的事情,做为心照不宣的交换条件,国际医院也会保障他们的医疗安全。

至于药物试验,几乎你能想到的都有。最初很多机构把实验室放在这里,是因为做动物试验方便,比如这里的猴子很容易就能搞到,也没有那些动物保护组织来干涉……但是后来嘛,很多人意识到了另一种方便。

你知道一种新药物的研发过程吗?先要做药理生化分析,然后做动物试验,最后再做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又分一到四期,成本非常非常高,假如研发失败就等于全部投入都打了水漂。

而在这里,成本却非常低。先在境外做好药理生化分析,再到这里来做最简单的动物试验,动物试验做到什么程度有时候就看良心了……”

听到这里,华真行插话道:“有人还会略过动物试验阶段直接做临床试验吗?”

罗柴德:“是的,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但我发现过,先在个别人身上小剂量试,假如没有严重反应再继续。但更多的情况是动物试验做得不完整,数据积累和观察周期还不够,就直接上临床了。

临床是有严格规范的。比如一期试验,志愿者通常是健康人。二到四期试验志愿者都是相应的适应症患者,就是得什么病的人吃治什么病的药。二期试验还有对照组,就是同样得这个病的人不能吃这个药,要么服用安慰剂要么服用其他的上市药,最好只服用安慰剂……”

华真行:“你直接说重点!这些我都可以回头去查资料。”

罗柴德:“药物试验需要跟志愿者签责任协议,保证志愿者完全知情,并且给志愿者足够的补偿。而在非索港国际医院,只有患者,没有志愿者,他们都只是一个个数据样本。”

华真行倒吸一口冷气:“那些人自己其实并不知情?不仅没有补偿,甚至是自己花钱在给别人做药物试验?”

非索港国际医院有慈善性质,但它并非几里国公立,最早是国际救援组织建立的,接受世界各机构的捐助。它也收费,而且收费很昂贵,很少有人能付得起钱,除非只是一些简单的小毛病。

没钱的人又想去看病,可以申请援助,需要填几张表格。这里的文盲很多,不认识外文的更多,所以表格都是医院工作人员代填的,对应不同的慈善援助项目。得到某个项目援助就可以不花钱或者少花钱,但毕竟也有人是自己花钱看病的,至少是花了部分的钱。

罗柴德点了点头,又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不在这些。这里的临床试验不规范,有时候为了在最短时间内以最低成本拿到完整数据,甚至是临床一期到三期混在一起做的。”

华真行:“这怎么做?”

罗柴德:“直接给药观察,从小剂量开始,一部分人给药一部分人不给药,有相应病症的给这种药,没相应病症的也给这种药……有时候还能得到更全面的数据,甚至是通过正规方法很难得到的。”

华真行:“我没太听懂。”

罗柴德:“举个例子吧,比如说禁忌症与新的适应症。通常药物试验的志愿者不能有其他基础疾病,治消化的药,不能给得心脏病的人吃,假如吃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那么现在就能知道了,或者还能发现这种药可以治疗新的病症。”

华真行一时无语,沉默了半天才问道:“国际医院的医生,都参与了吗?”

罗柴德赶紧摇头:“不不不,大多数医生都没有参与,他们都是来治病的,职业操守也不允许他们那样做,甚至都不知情。”

华真行:“怎么会不知情?”不知不觉中,他的语气已经像是在审问。

罗柴德解释道:“国际医院的情况也很复杂。来自不同国家的医生,使用的是来自世界各地多种渠道的药物,很多情况不了解也很正常。

在这个世界上最落后的地方,医院里却经常能看见来自世界最发达地区研发的最新药物。有的医生也知道很多药品的来源渠道不正规,但他们没有证据去质疑。

在这个地方,能有药物治病就不错了,基本上是有什么药就用什么药。大多数医生还是在做正常的治疗、根据说明书正常用药。有问题的人毕竟是少数,而且就算是用了那些有问题的那些药物,其中大多数还是能治病的……”

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道:“还有不少医生甚至没有资格去质疑,或者没有能力去质疑。比如来自很多落后国家的医生,他们只是被告知这里有国际上最新的先进药物,是公益组织通过特殊渠道捐助的。”

华真行:“在医院内部也有鄙视链吧,或者叫歧视链。比如外国来的医生看不起几里国当地的医生,而罗医生你,应该在这个歧视链的最高层吧?”

罗柴德没接这个茬,华真行又问道:“你在医院里发现了这些内情,收集了证据资料,所以才会被追杀?”

罗柴德点头道:“是的,我收集了很多第一手原始资料,还保存了一些样本,掌握了某些人的秘密。我并不清楚这件事已经暴露了,但是你打电话说金大头要杀我,我当时就明白了。”

华真行:“这和金大头又有什么关系?”

罗柴德:“药物试验有严格的规范,有些规范是保护志愿者的,不遵守这些规范可能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完成试验。

但是另一方面,它也有专业性的要求,比如怎么组织那些不知情的人充当志愿者,如何确保他们在试验一种新药的同时没有试验另一种新药,如何跟踪观察……这些都需要当地人帮忙。

金大头就是干这个的,大头帮在自己的地盘上组织人体检、看病,甚至定期让他们服用号称是有预防作用的药物,有专门的人做统计观察。”

华真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夏尔知道吗,昨天朝同伙开枪掩护我们逃走的那个大个子。去年他的姨妈和两个妹妹生病了,是我找你帮的忙。大头帮组织人去医院做小白鼠,为什么当时不帮忙把她们也送进医院呢?”

罗柴德苦笑道:“那是因为她真有病,而且是致命的烈性传染病!大头帮的帮众并不知道内情,只有金大头自己清楚,他是有钱拿的。”

华真行:“难怪金大头要杀你,雇佣他的人也非要你的命不可。”

罗柴德的嘴角露出一丝嘲笑:“区区三万米金悬赏,金大头就让人给当枪使。这其中牵扯的利益之大,弄不好能让好几个几里国都破产。”

华真行:“你再给解释解释呗。”

罗柴德:“其实金大头知道了也没用,这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得着的事,我就给你举几个小例子吧。哪家集团研发了什么最新的药物,成本大概多少、试验到了什么阶段,这些资料在专业的人手里,基本上就能判断新药能否上市以及上市后的疗效和利润了。

而知道了这些,就知道股价会怎么变动,知道股份会怎么变动,你就可以提前操作,利用杠杆放大。这还只是一方面,假如这些资料落到竞争对手那里,价值恐怕会更大。有一些资料如果公开了还会引发丑闻,给那些医药集团带来巨大的损失。”

华真行插话道:“丑闻?非法临床试验的丑闻吗?”

罗柴德又叹了口气,轻轻摇了摇头道:“在米坚国,不会有太多人真正关心几里人的死活,绝大多数人连几里国在哪里都不知道,甚至不知道世上还有一个几里国。

但是它牵扯到资本利益,假如能找到运营上的瑕疵进行攻击,就是资本市场的丑闻。对于一些大型的集团,其股价只要下跌或者上涨几个百分点,你知道市值会有多大变化吗?”

华真行:“照这么说,你究竟拿到了多少家医药集团、多少种药物的非法试验资料?”

罗柴德:“资料不等于证据,就算你发现了有人在干这种事往往也没有用,在法律上很难指证它与幕后之人有什么关系。而我要掌握的是完整的证据链,是什么人在主导什么项目,他们叫什么名字、有什么身份,出了哪些试验数据。

再查看哪些公司将这些数据应用在法律规定的文件资料中,已经提请新药上市或者正在提请新药上市。我掌握了十几家医药集团、几十种药物的证据,它们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医药集团,有的在米坚国,有的在罗巴洲。

我有电子版的备份,但仅仅有电子资料是不够的,有些场合还需要原始文件,我还拿到了一些可以常温保存的样本。样本和资料平时都锁在办公室里,昨天情况紧急,最重要的东西我都装在背包里了。”

华真行:“我可以把你护送到美里机场,但现在这种情况,你回到米坚国就安全了?”

罗柴德:“我也不是没有准备,不会直接回米坚国的。”

华真行:“你打算怎么做呢?”

罗柴德却避而未答,抬头道:“你想问金大头为什么要杀我,我已经告诉了你。现在该你告诉我了,你受的训练叫养元术,能教会我吗?”

华真行凝神召唤了一下“系统”,赫然发现“任务一”的完成进度已经到达百分之九十多,看来罗医生讲的基本都是实情,只是还有最后一些情况尚未搞清。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二婚必须嫁太子
16233 人在追
祖母老谋深算,亲爹千里之外边疆。除了个企图娶自己爹还谋害自己亲爸的长公主继母。又被这继母谋算娶一个中山狼,还被企图灌了药造成动了胎气。雁南归再次穿越回来就入主了这么一个烂摊子。真是不明白从哪动手才好些,虽然第一件事要是离!这垃圾堆里捡来的男人留着过春节吗?接着是报仇雪恨,这群王八羔子一个也别想跑。虽然如何整倒一个长公主,这是个问题。雁南归的眼神,缓缓地盯上了龙椅上那个老男人……她倒也不不介意给这狗后爸做个小嫂子。老男人的儿子太子殿下乍现降生:跟我,你那狗后爸迟早会要跪着给你叩头。太子如此多娇,引雁南归摧眉折腰。的话你的狠毒后爸今年的天气冷的早。才刚入十月,就压了一场大雪,如今正是雪化的时候,天气异常的冷。。
丁薇记事
25421 人在追
裙子:720795516新书《楚河记事儿》求所有收藏。本文简介:三十三岁喜提弟弟的大龄女青年丁薇一夕复活,意外发现竟然回了2002年的大学军训。她摸了摸兜里的六块五毛钱,迅速最终决定彻底摆脱贫困的生活,借助太超前眼光,阅读和写作正式出版,一书封神!如果问题来了,在赚钱买到电脑和手机之后,她的六块五毛钱,够去几次网吧?看着被狠狠关上的褚红色防盗门,丁薇的眼眶又红了。。
重生八零媳妇超凶
24941 人在追
复活七零三部曲之三前生苏木婚姻一次失败连失爱子,复活一回她只想回自己的孩子。谁知前生水火不容许的婆婆视她如姐妹,瞧不起她的小姑子敬她如长辈。某男懵:这辈分有点儿乱。暗戳戳怀上孩子想溜之大吉,某男却成天形影不离。苏木怒:你想多了,我而已找你生个孩子。某男笑:媳妇,咱再拼个二胎呗!(PS:双洁)----------------------------------------------------------------------其中完结啦书《复活七零悍妻来袭》、《复活七零盛世婚宠》。接着她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推了一下。。
凡女仙葫
26175 人在追
凡人少女莫清尘,是资质又低的四系伪灵根,修真者之旅步一坚辛。幸好随身携带酒葫芦,能催熟灵草,能……为她重新开启了一扇天尊门。下回分解平凡普通少女如何携仙葫,轻松玩转修真者大陆,踏往天月之旅!非常感谢《极品赌后》的作者我叫李脸脸给本书作得封面,柳叶大爱无疆啊。村民们都窝在家里不出来,几只大狗在树荫下无精打采的吐着舌头。。
逆风三十岁
23843 人在追
二十岁立于,也没了青春的懵懂冲撞,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琐事中,本就艰苦的行走。突然而至的一场灾难,让本就艰苦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好在起始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心态,万事不不认输,咬牙,硬生生给扛了回来。有人问:“你后悔当初吗?”起始摇了摇摇头:“不后悔当初,因为爱,因为好好珍惜。”“就是,初始,我弟弟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说倒下就倒下了?!”。
我靠异能种田养家
2162 人在追
年代文哟~末世穿现。沈齐铭在末世艰难求生本能二十年,终于等到等来了二次异能觉醒之后的机会,却遭同伴背叛自己,殒命黄泉。再睁开眼……一片荒凉只剩无助的世界看不见了;满是雾霾污秽不堪入目的空气看不见了;可怕血腥令人作呕的丧尸看不见了;尔虞我诈背后捅刀的同伴看不见了。只但是……面前这位帅哥是谁?为什么掐她的脖子?加他裙:五五二四零一二八九~末世刚刚开始的时候,她的父母为了找弟弟,把她锁在家中,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