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想学吗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前天丢了车步行时间的时候,华真行让罗柴德带了一桶五升装的矿泉水,到现在的了喝了了。不负重穿梭大草原,不知不觉中对水的消耗尤其大。华真行伸出手摸了摸空气:“幸好了,气温不算太高,大约二十八度。”罗柴德:“你能感觉得这么准?”华真行:“我也没办法说太准,华真行伸手摸了摸空气:“还好了,气温不算太高,大概二十四度。”。...

昨天丢掉车步行的时候,华真行让罗柴德带了一桶五升装的矿泉水,到现在已经喝完了。负重穿行大草原,不知不觉中对水的消耗特别大。

华真行伸手摸了摸空气:“还好了,气温不算太高,大概二十四度。”

罗柴德:“你能感觉得这么准?”

华真行:“我也没法说太准,因为有风,温度是在不停变化的,大概在二十四摄氏度上下波动。”

这有点像吹牛了,甚至是故弄玄虚。罗柴德故意刁难他道:“风速是多少啊?”

华真行的手伸在空中轻轻动了动:“你是说现在的最大风速吗?每秒三米左右,相当于二级风。”

这也能摸出来,难道他的手指是多功能探测头加传感器吗?罗柴德干脆问到底:“那么空气湿度呢?”

华真行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在这个高度,今天空气的相对湿度在百分之二十五到百分之三十之间,我们早上出发的时候大概是百分之三十,现在大概是百分之二十五。”

罗柴德将信将疑,换种情况、换个人他绝对会认为对方是在胡说八道,但在华真行身上发现的神奇之处已经太多了,他又不敢全然不信。

“你是怎么感觉出来的?比如说温度,人只能感觉出来与体温的差异,怎么会有具体的数值?”

“测量方法决定数值啊,数值本来就是人定的。你能感觉到不同的温度,然后再拿温度计对照一下就清楚了,记住了以后不需要温度计也能知道,就是这么简单。”

“这还简单?”

“哦,也不算简单,是需要训练的……我们先去找水吧,跟着我走。”

干旱季节的茫茫草原,华真行观察了一下地势,带着罗柴德走了十几分钟果然就找到了一个低洼处的水坑。四周是干裂的裸露土壤,往中间是湿润的沼泽状淤泥,最里面则是水体,看上去很浑浊,但总归是有水了。

华真行看了一眼却拉着罗柴德走开了。罗柴德纳闷道:“我们不取水吗?”

华真行:“那里面趴着好几条大鳄鱼呢,算了吧,换个地方。”

罗柴德赶紧跟着离开,边走边回头,却怎么也看不出那水坑里躲着鳄鱼。它们在哪儿,小华是怎么发现的?

前走不远果然又有一个水坑,面积比刚才那个小得多,周围也没有太多淤泥,只是水看上去更浑更脏了。华真行点点头道:“这里可以,我来打水。”

罗柴德将空桶递过去道:“用这个?”

华真行摇了摇头:“不用,别弄脏了。”他解下背包取出来一块圆形的布,就是昨晚休息时用的坐垫,走到水坑边居然打起了足球大小的一兜子水。

原来那块布的边缘穿了一圈细绳,并对称的留了三个小孔可以把细绳提出来,这样就成了一个能装东西的兜子,而且是密封防水的。华真行提着一兜子水道:“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气温还在升高,不要在中午最热的时候赶路了。”

草原上也有不少树,找了个安全的树荫,华真行把兜子挂在树杈上,让罗柴德去搜集枯枝,自己则砍了好几根长短粗细不一的树杈。罗柴德已经渴了,又出了一身汗,看着那兜子道:“这水不能直接喝,你带净水片了吗?”

华真行:“带了,先烧开然后再放。”

拿什么烧水,两人又没带锅。清理周围的杂草点起篝火后,华真行直接将那个兜子用树枝挂在了火堆上,居然就这样把水给烧开了。罗柴德伸着脑袋道:“这块布是什么材料的?”

华真行随口答道:“最新高科技材料,限量版手工制作。”他并没有意识到“高科技”与“手工制作”放在一起有些奇怪,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块布是什么材质,反正是墨大爷给的。

罗柴德也没有追问,因为他早就懵圈了。水煮开晾温之后再放净水片,静置沉淀一番,将上层干净的水缓缓注入桶中,恰好又是满满一桶。剩下小半兜带着杂质的水倒掉,再将布抖干净收起,两人取出干粮吃了午饭,最热的日头已经过去,他们继续赶路。

华真行将带着刺刀的枪管收了起来,加工了两根长棍,一端削尖还用篝火微微烤硬,与罗柴德一人拄了一根。罗柴德这才意识到自己有点犯傻,怎么早没想到找根棍子拄着呢?

到了天黑前宿营的时候,罗柴德脱下鞋,小腿已有些浮肿,他箕坐问道:“华,我们今天走了多远,还有多远?”

华真行:“今天走了不到四十公里,还有三十多公里。再坚持一下,假如明天还能保持今天的速度,你晚饭前就能赶到机场。”

罗柴德暗暗咬牙,看来明天只能豁出去了,总不能让一个孩子给看扁了。两个人都背着包,可华真行的背包明显大得多也重得多,此刻看上去却轻松得多,他忍不住又问道:“华,你的体力为什么这么好?”

华真行反问道:“这就算好吗?”

罗柴德:“当然很不错了!我从小就爱运动,报了很多班,从中学到大学都是校内橄榄球俱乐部的成员,工作之后也坚持健身,只有那么一段时间是荒废的,但是来到非索港之后我又开始坚持练长跑了,体格比一般人好得多。可是今天假如不是你在前面领着,我根本就坚持不下来。”

华真行:“这才哪到哪啊!杨老头告诉我,当年的东国红军为了飞夺一座铁索桥,全副武装一天一夜急行军一百二十公里。”

这确实就是杨老头去年说的话。杨老头带着华真行搞过很多次“野外考察”,当时就是从非索港穿过大草原到达邻国的美里市,第一天吃完早饭出发,中途宿营一夜,第二天晚饭时到达。

一百五十公里的徒步路程,两个白天就走到了,华真行虽然很累,但自我感觉已经很了不起。结果杨老头告诉他别得意,其实还差得远呢,并举了东国红军飞夺铁索桥的例子。

罗柴德听得直皱眉,那位开杂货铺的杨老板拿这种例子忽悠小孩合适吗?他摇了摇头道:“那是职业军人在执行战斗命令,虽然说是武装行军,也应该是轻装,不会像你这样背这么多东西。”

华真行:“至少带武器弹药和随身口粮吧,和我们现在差不多。杨老头还告诉我,就在十几年前东国有一场大地震,山区道路全断了,军队为了进入灾区救人,二十一小时徒步强行军九十公里,他们走的不是平地,而是冒雨翻山越岭。”

罗柴德:“那只是你听说吧,我不信。”

华真行:“我查证了呀,这又不是很难查证。”

罗柴德:“这个星球上恐怕找不到那样一支军队,又或许有人给他们下达了必须完成任务的命令,生死攸关。”

华真行又反问道:“那你现在不是生死攸关吗?别忘了正在被追杀呢!”

罗柴德:“我做不到。”

华真行一撇嘴:“你又不是东国军人!”

罗柴德被噎得没话了。天黑之后,还是像昨天那样罗柴德先钻进帐篷里休息。华真行守夜,那块圆形的布依旧当坐垫,中正端坐。

他既是在修炼养元术也是运用养元术,使自己保持在一种特别清醒又特别放松的状态,能察觉周围很细微的动静。感受刺激却又不做出意识反应,一切仿佛都是自然的痕迹,听起来很简单,但不经过专门的训练是做不到的。

华真行背对帐篷微闭双眼,甚至知道罗柴德在干什么。罗医生一开始并没有睡,轻手轻脚取出手机打开电源,用电筒照亮检查了一番背包里的东西。他的背包里有不少纸张,其中大多数应该是文件,用硬质塑料之类的文件夹装着,还有一些小管的液体和塑胶瓶。

华真行不是看见的,也不能完全说是听见的,这就像综合了所有感官的一种感觉。他虽然能感觉到,但并没有去思考,一切就像自然的映射。至于那些文件的内容、是什么样的液体、具体是怎样包装的,华真行当然不知道,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五分钟之后罗柴德睡了,很快便响起了鼾声……大约又过了一小半小时,他居然醒了。这让华真行感到有些意外,这一诧异便是意动,他脱离了方才的状态,但仍然闭目端坐似是养神。

白天走了快四十公里,这么累的情况下还能自己醒过来,而且恰好是在约定的守夜换班时间之前,这说明罗柴德的自控能力其实非常强,而且不仅仅是自控,应该是在入睡前给了自己充足的暗示要在什么时候醒来,换做一般人也是做不到的。

罗柴德走出帐篷坐下,点燃了一根烟,这已经是他的最后一支烟。华真行睁开眼睛道:“你怎么自己醒了,我还准备过一会儿去叫你呢。”

罗柴德微微一笑:“这是一种心理技术,我告诉自己会在这个时候醒来……感兴趣吗,想不想学?”

华真行也笑了:“你想教我,我当然感兴趣。不过我也会类似的办法,昨天夜里换班的时候,是你把我叫醒的吗?”

罗柴德略一回想,昨天他守夜轮到华真行换班时,华真行也是自己醒的,好像不用他再教这些技巧。他又想了一会儿,不知在思考什么,然后抬头道:“华,你的感觉很敏锐,甚至是超常。昨天中午我根本没有听见动静,你却早就察觉后面有车追上来了。

今天中午,你伸手就能测出温度、风速甚至空气湿度。还有那个水坑,我无论怎么观察都没有发现鳄鱼,你却很肯定的说那里有。这些能力是通过训练得到的吗,其他人也可以接受同样的训练吗?”

华真行笑了:“那几条鳄鱼,你只要会观察就行。至于其他的事情,确实是通过训练掌握的能力。”

罗柴德侧过身体道:“什么训练方法?”

华真行:“它叫养元术,想学吗?”

罗柴德:“我现在就想学!”

华真行:“你得先告诉我,是什么人、为了什么找金大头杀你?大头帮没有武装吉普,又是谁给他们的?”

罗柴德:“你教会了我,我就告诉你。”

华真行摇头道:“这不是谈判,也不是交换条件。我冒着生命危险在救你,你有责任告诉我究竟卷进了什么样的麻烦中。”

罗柴德:“必须先说?”

华真行没吱声,但态度已经很明确。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欢想世界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情节丰富,跌宕起伏,转折鲜明,吸引人
猜你喜欢
仙途遗祸
4045 人在追
三百年前,灵气日益稀淡的修仙界再遭重创——法则变化,仙路断了!庸庸碌碌众随波逐流,醉生梦死;精英群各展奇策,博一线仙机。倒是再次穿越而至的水馨抚剑而笑——倒不如和无数人一起,在错误的的路上越走越远。倒不如执剑逆行的人,专开仙路!而已……逆流缓缓而行的人,好像也不只是她一个?PS:第一卷算前传,画风有点儿并不大像……群号:480560950,评论交流直接加入沙丁鱼群探讨~
重生长姐种田忙
29881 人在追
唐绾绾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居然会穿到大夏国。这里一穷二白,一贫如洗。父亲意外不幸身亡,母亲带着弟弟妹妹,自己除了个病危的哥哥。幸好她技能手上,一切都不需要愁。而已日子好之后,暗帝病的找登门了,认亲戚的找登门了。除了念旧情的也找来了。你们当我这里是善堂吗,一个个儿的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人都被赶跑了,耳根子清静了许多。而已有个人被她不小心弄丢了,她要去找回去吗?---本书轻松挣钱向,偃甲师,医术,种地,技术流,修仙然而就在这和谐的画面中,一中年女子手里拎着一把胳膊粗的棍子,杀气腾腾朝这边走来,破坏了安静祥和的一幕。。
被风吹过的这个夏天
28948 人在追
这个夏天的对夏依而言,是中考结束了,是母亲的葬礼,是与萧亦风的第一次朋友见面,是辣炒海瓜子,是冰镇后透心的五果汤,是没来及直接点燃的仙女棒。颓唐彻底堕落的老男人与精致优雅生活的小姑娘,年龄差大。他以为自己没睡醒,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的确是顾妍的名字无误。。
我在年代文里刷红包
18779 人在追
高三学生韩雅兰而已下午睡了一觉,就穿进60年代。成了被复活的堂姐稳步推进河里抢去未婚夫,还被家人逼得娶那三婚的二流子丈夫的可伶女孩。等等!!!这个脑海中突然间会出现的红包群是怎么回事?当各个界面上的奇妙人物都抢着发红包时,她脑袋是懵的。最懵逼的是那传说中的懒汉二流子丈夫,怎么就和传言不像呢?有小可总爱问闲聊,因为我建了一个,大家有来的吗? QQ:683212684午睡在课桌上可以感觉万物的微微震动,还能听见若有似无的叹息声和男人女人恶意的大笑。。
第七十四章往来
19509 人在追
孙三花不说话了,她不能够以自个为例子来说明一些事,她的心里面明白,象戚家这样的人家不多。戚荧姐妹们的婚姻表面上一定会比她好,可是过日子,却未必有她这样的轻松省心不想事情。孙母回家后,童母很快寻上门来,童母的声音大,孙母会哭,孙大嫂妯娌听了她戚荧姐妹们的婚姻表面上一定会比她好,可是过日子,却未必有她这样的轻松省心不想事情。。
重生后,我娇养了反派镇北王
灭国前,慕容妤是宰相嫡女,锦衣玉食奴仆成群结队,戴着金汤匙出生于,名副其实的天之骄女。灭国后,她成了镇北王的通房。这位镇北王恨她,厌她,不喜她,但她也得能承受着,所以全家人的安危都完全掌握在他手上。却在跟了他的第六年,慕容妤复活了。回她明媚阳光的十六岁,这时候,威慑四方的镇北王还而已她宰相府的犬戎奴。因为未来的镇北王掰加紧指头细数:大小姐教他习武,教他读书学习,还亲自动手做药丸给他补齐身体的亏损,嘘寒问暖,无微不至,把他养得威风凛凛气宇气宇,他无我以为报,没办法以身相许!只想借这棵大树靠一靠的慕容妤:“……”她是也不是用劲过猛了,现在的慕容妤怔怔地看着阿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