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绑定了魔教圣女 第十四章林晓陆我硬的可不只是嘴!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呵...我看这姜无怀,实际上也并也没那么天资杰出,要不然早已被宗门收作弟子了。”“的确,更本比不上我们云大公子。”“......”这一幕,让林晓陆不由得眼角轻轻抽搐。你们在那云大公子眼中,怕是连个屁都不算,还搁这舔呢?就硬舔......大厅中央...

“呵...我看这姜无怀,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天资卓越,不然早就被宗门收作弟子了。”“确实,根本比不上我们云大公子。”“......”这一幕,让林晓陆不由眼角微微抽动。你们在那云大公子眼中,怕是连个屁都不算,还搁这舔呢?就硬舔......大厅中央,无媚柳腰轻扭,走向姜无怀,手中火红长鞭甩动,在地上发出啪的声响:“既然姜公子愿意指教奴家一番,那奴家便失礼了。”无媚语气温柔缠绵,让人听了仿佛坠入了温柔乡,然而出手却是极为果决凌厉,话音刚落,长鞭直接抽出,在空中发出“啪啪啪”的声响。姜无怀完全没有被无媚的语态所蛊惑,相反,因为孙禄的前车之鉴,他一直都非常警惕。长鞭甩出的瞬间,他就抽身后撤,与对方拉开距离,同时手中折扇横扫,灵气化作锐利的风刃,与长鞭相撞。“姜公子离我这么远作甚?”无媚嘴角勾勒出一丝弧度,脚尖旋转,手中长鞭再次挥出,朝着姜无怀腰间卷去。烈日阳炎之下,无媚长鞭之上萦绕的白色粉尘逸散在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见,挥动之间在空中留下一道白色的轨迹。然而姜无怀折扇挥舞,灵气化作的风刃在空中飞舞,不仅将粉尘隔绝于外,还趁势朝无媚发起了攻击。一时间,双方竟是僵持不下。“姜公子,不知你还能坚持多久呢?”无媚轻笑,她相信,姜无怀的灵力消耗一定是大于自己的,就这样下去,对方必定会先力竭。“这就不劳仙子费心了。”姜无怀淡淡声道。下一刻,灵气化作盘旋的劲风,在姜无怀周身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护。无媚的神色瞬间变得浓重起来,这种手段确实能隔绝自己的粉毒,不过持续在周身形成灵力护罩,消耗想必极大,自己只要坚持一段时间,他必然会率先撑不住。姜无怀似乎也清楚自己此举的弊端,他并没有丝毫犹豫,劲步疾冲,竟是直接出现在无媚身前。短柄武器本就擅长近身战斗,只是此前,受制于对方用毒,这才不得不拉开距离。可以的话,他也不想用这种手段,因为灵玄护身,消耗极大,如果不能快速解决战斗,那后果会相当麻烦。就算自己能赢,消耗极大之下,必然也无力进行下一场论战。不过,眼下形势,已然顾不得那么多了,先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才行。姜无怀不复此前斯文作派,攻势招招直取无媚要害,护身的劲风将无媚的本就没几块布料的衣服,撕出了数道口子。“可恶...!”无媚脸色难看,没想到姜无怀攻势如此凶猛,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你以为,我的毒只是外物吗!”无媚也被打急了眼,目露凶光,灵力陡然外放,和姜无怀的护身灵玄相撞。“什...!?”姜无怀大惊,没想到对方的外放的灵力中,竟然也银白色粉末,然而此刻他已经避闪不及,只能咬牙硬攻,手中折扇挥舞,翩若游龙,将无媚手中长鞭打落在地,随后又是一脚踢中对方下腹。“呜.....”无媚闷哼一声,还未缓过劲来,就感觉自己的喉咙被扼住。“仙子,你输了。”此时,耳边传来姜无怀低沉的声音。胜负已分,无媚幽怨地看了姜无怀一眼,虽然心有不甘,却也只能咬牙离场。“姜大公子不愧是我秋水镇第一天骄!”“是啊!比起宗门之人也是毫不逊色啊。”与此同时,下方瞬间沸腾起来。这还是第一次,世家子弟战胜宗门弟子。尤其是秋水镇之人,更是满面红潮,只觉得无比骄傲。扑通!就在众人各种的夸赞声中,场地中心的姜无怀突然跪倒在地,口鼻之中有鲜血流下。“哎...看来刚才,那个女人跟毒蛾子一样,全身爆粉,还是让这哥们中招了。”林晓陆摇了摇头,觉得有些可惜了。“姜无怀,你可还能坚持?”云老家主望向姜无怀。“若是无法坚持,可先行退场,我让云府医者为姜公子先行医治。”“在下多谢,云老家主...好意。”姜无怀没有继续硬撑,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就算坚持进行论战,也只能是被轻易踢下来的下场。“啧,有些可惜了,我还想着,和这位姜兄弟过上几招呢。”李知徽摇头,从落霞宗席内走出,眼神在宾客席中扫过。“既如此,这场子就由我来接下了,在场天骄,可有人要与在下切磋的。”“......”场内鸦雀无声,在见识过几场论战后,众人心中对于参加论战者的实力,都有了一定的衡量。连秋水镇第一天骄,险胜后都无力再战,这让他们如何敢参与。更何况,眼前这李知徽的实力甚至还在刚才那无媚之上,如此强大的实力,让众世家子弟都有些无奈,这根本是不自己等人可以战胜的对手。“没人吗?”李知徽一挑眉毛,对于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林公子,你不是打算指点我一二的吗,怎么还坐在那里?”李知徽语气揶揄,眼中满是挑衅的神色。“哎...行吧。”林晓陆见无人再出场,想来再有个一两场,应该也就能决定胜负排名了。于是起身,挥去身上的糕点碎屑。“端着架子,在下方坐到现在,我倒要看看,你的实力是否如你架子那般大。”李知徽冷笑。其实,林晓陆之所以一直没上场,只是单纯不想打那么多场,他的目标只是那株赤阳草,得个第二就行了,没必要一轮一轮打上去。不过,这李知徽讨厌的很,既然都和对方撕破脸了,哪怕是嘴皮子上的便宜,林晓陆又怎么可能会让李知徽占去。“倒不是端着架子...说来惭愧,刚才那几位天骄的实力都太厉害了,我自知不是他们对手,所以才没好意思上台献丑。这不,好不容易等到一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我这才上来,看看能不能捡个漏。”林晓陆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一幅不好意思的样子。“呵...希望林公子的实力,也要像你这张嘴一样硬,这样才能让我好好爽一番。”李知徽神色僵硬,眼神阴翳地回应道。三番两次被一个小人物羞辱,此刻,他心中甚至已经起了杀心。“那就让你看看,我硬的可不只是嘴。”还有实力!林晓陆闲庭信步,走了出来。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绑定了魔教圣女

评分 10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复杂的感情线,跌宕起伏的剧情
猜你喜欢
第七十二章 做好人
24374 人在追
这群人也不能看着神经病发神经,终于有个脑子正常的出来说道:“同志,这位女同志说,这里有人打架,你受了重伤,请你指认一下,是不是这些人重伤了你。”金芳茫然的看向王丽丽,打架这事有,‘重伤’难道王丽丽有透视眼,能看到隐疾。向阳扫过去看到被人压着金芳茫然的看向王丽丽,打架这事有,‘重伤’难道王丽丽有透视眼,能看到隐疾。。
第15章 神秘的坠子
7436 人在追
这一天,沈千昭到最后都没能摆脱那根木棍,因为不想给宋怀留下草包,不学无术的印象,她对习武之事甚为上心。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对于这位在宫中素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
仙途遗祸
4045 人在追
三百年前,灵气日益稀淡的修仙界再遭重创——法则变化,仙路断了!庸庸碌碌众随波逐流,醉生梦死;精英群各展奇策,博一线仙机。倒是再次穿越而至的水馨抚剑而笑——倒不如和无数人一起,在错误的的路上越走越远。倒不如执剑逆行的人,专开仙路!而已……逆流缓缓而行的人,好像也不只是她一个?PS:第一卷算前传,画风有点儿并不大像……群号:480560950,评论交流直接加入沙丁鱼群探讨~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23852 人在追
一夕穿书成男配,已婚夫是只衷情男主的第一款款深情男配。按剧情,她活将近一个月……orz*书中玛丽苏男主拈花一笑:复活而来,满目繁花。款款深情男配再一次告白:我的眼里仅有你,也没她。二十六线小男配气歪了鼻子:我才也不是跳崖自杀殉情,我是看风景被人推一直这样的。许兰因挑眉冷冷一笑:男配就男配,炮灰可不行啊,看姐的男配人生如何精彩的……至于男配,呵呵,吃进来的吐出,吐出的吃进来!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明镜上山了,成了江城豪门祝家的真千金。祝家所有人都看不上这个深山里来的小尼姑,对假千金关爱备至,发出警告真千金痴心妄想替代假千金的地位。明镜事实不抢,每日吃斋念佛念佛,无欲无求祝弟惹了大官司,祝夫人大费周章请第一夫人求情,换得无情地嘲讽——我看在明镜师傅的面子上,给你一个机会祝夫人:?祝爸爸公司深陷危机,亟需抱首富大腿,首富鄙夷道——错把珍珠当鱼目,我看你投资中的眼光有点儿毒祝爸爸:?假千金在宴会上想名声扫地真千金,却自此人人皆知,祝家的真千金貌若天仙,慈悲心心肠。假千金:?豪门太子曲飞台兼职顶流,在娱乐圈呼风唤雨,众星捧月祝湘湘车祸入院,急需输血,祝家没一个跟她血型对的上的。。
致命偏宠
2847 人在追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悔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征讨,誓要对方很好看。*再后来,黎俏街头偶遇悔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狂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以惹上。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再次相遇,悔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追踪我?对我还没彻底死心?”身后几道锐利的口吻夹着冽风闻来,“对你大嫂客套点!”从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狂成性的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