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鸡蛋碰石头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当李洛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明白,他不服输了,他可以选择与宋云峰碰一碰。可这种碰撞后在所有人的确,都是鸡蛋碰石头,并也没一点点的优势。“洛哥...”三院那边,不少学员都是面露忧虑之色,赵阔更是焦躁的锤了锤拳头,怒道:“宋云峰这王八蛋啊太卑鄙可这种碰撞在所有人看来,都是鸡蛋碰石头,并没有一点点的优势。。...

当李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不认输了,他选择与宋云峰碰一碰。

可这种碰撞在所有人看来,都是鸡蛋碰石头,并没有一点点的优势。

“洛哥...”

二院那边,不少学员都是面露担忧之色,赵阔更是不安的锤了锤拳头,怒道:“宋云峰这王八蛋真是太无耻了!”

其他人也是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这宋云峰为了逼得李洛不认输,当真是不择手段,过于无耻了。

在人群中,秉持着做戏做全套的敬业精神,所以躺在担架上面,满身被绷带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虞浪也是在看着,他嘀咕道:“这李洛在搞什么东西,这不是上去找虐吗?”

不远处,吕清儿注视着场中的变化,柳眉也是紧紧的蹙起,她想过宋云峰可能会激将李洛,可却没想到他会胆子这么大的去攻击李洛那两位封侯境的父母,而显然,李洛对他的父母是极有感情的,所以他能够无视其他人对他自身的嘲讽,却不能容忍宋云峰对他父母的丝毫抹黑。

虽然,宋云峰也根本没什么资格去抹黑两位封侯强者,但李洛,在面对着这种情况时,并不打算忍下去。

吕清儿眸光流转,停留在李洛的身上,因为她隐隐的感觉到,李洛此举,真的是被宋云峰强行逼上去的吗?

台上,宋云峰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洛,先前后者那一句宋家狗崽子,倒是让得他微微的有些动怒。

不过他没有再口舌反击,因为没有意义,等到待会动手,他用脚在李洛那脸踩在台上时,自然就是最有力的反击。

而台上的观战员在确定双方都不认输后,便是面色肃然的宣布比试开始。

轰!

当其声音落下的那一瞬,宋云峰体内便是有着赤红色的相力缓缓的升腾起来,那相力飘荡间,隐隐的仿佛是有着雕影若隐若现。

那是宋云峰的七品赤雕相,相力炽热狂暴。

宋云峰没有丝毫的保留,八印相力尽数展现,一股压迫感以其为源头散发出来,迫人心神。

而在另外一边,李洛同样是将自身相力尽数运转,蓝色的水相之力宛如水波般的遍布全身。

不过从相力的强度上来说,光是肉眼就能够看出他与宋云峰之间的差距。

所以这就更让人有些纳闷了,这种差距,究竟要怎么打?

在那诸多目光中,李洛双掌摆出了架势,身体表面的蓝色相力隐隐的荡漾起来,谁都看得出来,他将高阶相术“九重碧浪”运行了起来。

可“九重碧浪”虽说一旦拖下去威力会不断的增强,但在宋云峰绝对的压制下面,这恐怕并没有什么作用...

“呵...”

果然,当宋云峰见到这一幕时,冷呵了一声,下一瞬,他身躯上赤红相力涌动,身影陡然暴射而出。

一道赤光掠过台中,那速度如炮弹般,裹挟着炽热狂风,一道腿影如火锤,直接就狠狠的对着李洛所在劈斩而下。

宋云峰没有半点要戏耍的心思,上来就开全力,显然是要以雷霆之势,直接将李洛践踏下去。

面对着宋云峰的凶悍攻势,李洛双掌挥舞,水相之力宛如淡淡水幕,形成了防御。

嗤!

然而他这些防御在宋云峰那赤红相力之下,却是宛如薄纸般的脆弱,仅仅只是一个接触,便是尽数的崩碎,连带着那“九重碧浪”,尚未开始酝酿,就被宋云峰以绝对蛮横的力量破坏得干干净净。

低沉之声于台上响起,气浪滚滚,而李洛的身影则是在那接触的瞬间,直接倒射出十数米,险险的被震到了战台边缘,差点就要出局了。

哗!

周围响起了连片的哗然声,这第一个接触,双方的实力差距就显现了出来,宋云峰全方面的压制了李洛,而李洛虽说精通诸多相术,可在这种一力降十会面前,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吕清儿俏脸凝重,这个局面,连她都不知道怎么来翻。

“宋哥加油,打趴他!”在那一个方向,贝锟,蒂法晴等一些亲近宋云峰的人站在一起,此时那贝锟正兴奋的大喊。

蒂法晴倒是未曾出声,但还是轻轻摇头,这种差距太大了,没法打。

台上,李洛拳头之上一片赤红,冰凉的蓝色相力涌来,顿时拳头上有烟雾升腾起来,他感受着拳头上传来的灼热刺痛,也是明白了宋云峰的实力有多强。

“这个强度...”他眼神微微一闪。

呼!

而就在此时,前方再度有炽热破风声袭来,那宋云峰显然不打算给李洛半点喘息的机会,更加凌厉凶狠的攻势扑来,宛如恶雕突袭。

李洛抬头,他望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赤光,眼下他已是在战台边缘,稍有不慎,就是出局的下场。

不过他的面庞上,却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的神色,反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水相之力涌动,指印变幻,一道相术随之施展。

淡淡的蓝色水幕于他的面前成形,隐约间,仿佛是一面薄薄的镜子般。

而这水幕一出现,就立即被众人所识破:“高阶相术,水镜术?”

吕清儿眸光轻闪,水镜术算是水相术中的一道防御相术,不过其防御力并不算太过的出众,其特性是能够反弹一些攻来的力量,然后再以此抵消。

可如果只是依靠一道水镜术,根本不可能化解宋云峰那般凌厉凶狠的攻击啊。

在那众人惊呼间,宋云峰已是扑至李洛前方,他望着那道薄薄水幕,眼中有冷笑之意掠过,虽然李洛精通诸多相术,但如果以为一道水镜术就能够防住他,那也真是太天真了。

心念闪过,宋云峰再度加强了一分力量,拳影呼啸而出,宛如赤雕在尖鸣。

不过,就在即将击中那层薄薄水幕的时候,宋云峰似是隐约的见到,在那如镜面般的水幕中,仿佛是有一道模糊的赤光折射而现,那似乎是一道人影,同样是挥拳而出,最后与他的拳头同时的轰在了水幕的内外面。

轰!

那一刻,有低沉闷声响起。

相力冲击卷起灰尘,四面飞散。

李洛身躯一震,再度倒退了两步,半只脚都悬在了战台外,但没有人关注这一点,因为所有人都是惊愕的见到,宋云峰的身影在此时宛如是遭受到了一股神秘巨力的反击,他的身影有些狼狈的倒射而出数十步,方才踉跄的稳住。

抬起头来时,面庞上满是震惊。

他,竟然被击退了?!

为什么,李洛那水镜术反弹回来的力量,竟然会这么的强?

先前那反弹而来的力量,几乎达到了宋云峰攻出去的将近七成力道!

这根本就不可能是普通的水镜术能够做到的程度!

哗。

在那四周响起连绵不尽的哗然,震惊声音时,宋云峰面色阴晴不定,目光狠狠的盯着李洛。

李洛那水镜术,他妈的有古怪!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万相之王

评分 10
作者:天蚕土豆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逸然街7号
9794 人在追
有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美好的的青春时代,单恋过几个白衣少年,也有过无疾而终的恋情。去学习去努力一阵子又选择放弃一阵子,成绩时坏时坏。也不是个坏孩子,也也不是老师家长口中的好孩子。 有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独自一人生活……以后,完完全全过着想要的人生。不抵触新事物,但恋旧才是真实的的她。出门时从来不不带伞,下大雨就等雨停了再走。心情好,就好好的睡一觉。也可以一个人吃饭时看电影,也也可以一个人旅行。不为了工作而工作,也不为了爱情而装作爱情。以后会见的人现在的就就忘了,家人永远是要放到第一位。 在某座城市的某条街里,住着这样夕阳西下,列车正好中途停车让道,窗外是无数条交错的铁轨,火红色的夕阳从天边一路倾泻到铁轨上,最后停留在列车的窗前,温暖和治愈着每一位旅人。。
情起今生,缘定来世
28481 人在追
小说里面叙述了三朵姐妹花历经磨难千辛万苦,悍险阻,勇担使命,最后刨除大魔王而香消玉殒的故事,她们的爱人悲痛欲绝,几载春秋战国之后,转世投胎生死轮回的姐妹花又和她们前生的爱人再次相遇了,这一次他们又将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让我们一同期待……吧!挤呀挤呀,总算挤进去了,原来是个小摊在摆泥人啊,好可爱啊!“师姐,你给我买一个呗,好不好嘛?”灵玉扯着师姐的衣服袖子,拼命的向她撒娇。“行,行,行!”师姐爽朗的答应灵玉,“老板,把那个给我包起来,我要了!”拿着包好的陶瓷泥人,灵玉和师姐离开了人群向山上的方向走去。。
凤门嫡女
7420 人在追
正文已完结啦。她,天命之女,身份高贵的,却被小人所害。一夕复活,强势归来时,光芒迸射!一滴异能之血,生死人,肉白骨,搅起天下风云!左手顺心茶入人梦境,各种疑难杂症平生憾事,千金难求!而已这异能之血竟惹来一个美貌神官,步一步步紧逼,穷追不舍。“娘子,天命不可以违!”“天命说啥?”“它说,我命里缺你!”书友交流群:100915606、472274518,敲敲门砖,书中任一主角名
在游戏里种田基建
13680 人在追
生存下来艰苦,物资贫乏的卡洛克星球,突然运了——一款乍现降生的神秘的游戏,袭卷而来。鲜嫩可口清脆爽口的蔬菜,清新甜美多汁的水果……只要你能步入游戏,这都也不是梦!便刚到的白沫也笑了,做起了她的老本行,种地基建。【种地+基建+女强爽文】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休息,而是和家人一起,目光灼灼的盯着外面的时间,心里默默倒数。。
被五个大佬哥哥宠上天
【1V1 团宠简单轻松 甜度★★★★★ 】殷楚是假千金。那天,真千金各归其位,她被赶出家门,一亮黑色劳斯莱斯将殷楚接走,自此众人幻想中的落魄生活未曾突然发生,殷楚受尽屈辱万千宠爱!殷楚和S·E集团总裁共进晚餐,英俊总裁亲手为她服务!“我是她哥。”殷楚半夜步入超人气影帝的别墅,且一夜未出!“我是她哥。”国内外国内知名更年轻教授意外发现新的小行星并以殷楚的名字为命名!“我是她哥。”S13全球总半决赛现场,冠军选手眠神赛前第一个紧紧拥抱了殷楚!“我是她哥。”二十一世纪最后一个美少年直播内容为殷楚演奏小星星。“我是她哥。”路人:摔!你究竟就有几个好哥哥正值下午两点气温最炎热的时候,道路上人烟寥寥,却有一名少女背着兔兔包,步履轻快。。
第四章大姐夫人选
5512 人在追
李家柒好笑的勾起唇角,大房二房这对塑料妯娌情算是瓦塔了。四丫在自己身边用胳膊碰碰她的胳膊小声道:“学着些,咱娘这一手可厉害嘞!”“那一百文咋整?”六丫伸头过来问一句,四丫抬手将她的头扒拉到一边儿“这不是还有一年么,咱想想办法,要不我去城里给四丫在自己身边用胳膊碰碰她的胳膊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