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激将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第三日,当蔡薇看见起床的李洛时,意外发现他眼眶有点儿泛黑,精神略显萎靡不振,一副昨晚没怎么睡好的样子。“怎么了?没睡好吗?”蔡薇关怀的问着。李洛摇了摇头,笑道:“前段时间学府内在预考,因为压力有点儿大吧。”他倒没将昨日要与宋云峰比斗的事说出,犯不上。蔡薇螓“怎么了?没睡好吗?”蔡薇关心的问道。。...

第二日,当蔡薇见到早起的李洛时,发现他眼眶有点发黑,精神略显萎靡,一副昨夜没怎么睡好的样子。

“怎么了?没睡好吗?”蔡薇关心的问道。

李洛摇摇头,笑道:“最近学府内在预考,所以压力有点大吧。”

他倒没将今日要与宋云峰比试的事说出来,犯不着。

蔡薇螓首微点,光洁美丽的鹅蛋脸颊上露出鼓励的笑容:“加油,你一定可以的。”

“对了,昨天颜灵卿还问起你呢,说你没有去溪阳屋。”

李洛飞快的刨了几口白粥,道:“等预考完了,我就会将精力暂时放在溪阳屋那边,如果灵卿姐想我的话,到时候我就多陪陪她。”

蔡薇微微一笑,道:“这话怎么不当着她面说?”

“当然怕被她打死啊。”

李洛实诚的说道,然后狼吞虎咽一番,与蔡薇招呼了一声,便是利索的起身跑了出去。

蔡薇无奈的望着李洛那匆忙的背影,微微摇头,然后便是自顾自的保持着优雅,细嚼慢咽的将早餐解决。

...

“李洛。”

当李洛刚到南风学府时,就听见了一道清脆声音自旁边传来,然后他就见到俏生生立在右侧一颗绿荫葱郁的大树之下的吕清儿。

今日的吕清儿,穿着黑色的短裙校服,如冰雪般的肌肤,在黑色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的刺眼,细细的腰肢以及短裙下雪白笔直的长腿,直接是引得附近许多少年装作与同伴在说话,但那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在投来。

李洛听到吕清儿的招呼声,也就走了过去,冲着她笑了笑。

“听说你今天撞见宋云峰了?”吕清儿柳眉微蹙的问道。

李洛笑着点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做?”吕清儿道。

李洛想了想,坦率的道:“大概率会直接认输。”

吕清儿闻言,倒是轻笑一声,不过没有流露出什么嘲笑之意,反而认真的点点头:“这是一个很理智的选择,你没必要与他在此时争长短,以你在相术上面的天赋,你与他之间的差距会逐渐的缩小。”

李洛点头:“我也这么觉得的。”

吕清儿沉默了一下,道:“这次的事情,可能和我也有一些关系,真是抱歉。”

李洛笑道:“其实你只是一点诱导因素而已,更多的是宋家与洛岚府之间的纠纷,当然,我觉得还有一点很重要...宋云峰在害怕。”

“害怕?”吕清儿眨了眨杏目。

李洛淡笑道:“他害怕我又变得跟当初一样,他就只能存在于我的阴影下,那样的话,他这些年的努力就变成了笑话。”

如果其他人听到这话,恐怕要笑李洛有些大言不惭,毕竟如今的宋云峰在南风学府的声望,可比他李洛要强多了。

但吕清儿却是若有所思,因为她很清楚,当初的李洛在南风学府是何等的风光,即便是如今的她,也有些难以企及,更何况宋云峰。

“所以,他想要在你没有完全崛起的时候,趁机狠狠的将你踩下去,然后用来坚定自己的内心?”

李洛点点头:“大概就是这样吧。”

吕清儿俏脸微肃,道:“如果是这样,那他今天恐怕不会轻易让你认输的。”

李洛道:“希望不会如此吧,如果真是这样...”

他对着吕清儿摆了摆手,然后便是对着二院的方向而去,有声音若有若无的传来。

“那也就没办法了。”

吕清儿望着他的背影,有些诧异,因为李洛的表现,可不太像是真没办法的样子,难道他还有其他的办法,避免与宋云峰的比试吗?

...

李洛的第一场比试,倒是没有出任何意外的结束,而第二场比试,被安排在了预考的最后一场。

仿佛是一场收官战般。

广场上,人声鼎沸,黑压压的人头躜动。

在那一处高台上,卫刹老院长带着徐山岳,林风这些南风学府的导师在观战。

“呵呵,没想到李洛竟然和宋云峰给撞上了,你们说这一场能打起来不?”老院长笑问道。

林风淡淡一笑,道:“院长,这种比试能有什么意思?”

徐山岳暗叹一声,道:“应该是打不起来的,这种完全不对等的比试,直接认输就行了,没必要打下去,这又不丢人。”

虽然李洛是他们二院的人,但徐山岳也没办法硬着头皮说看他好李洛,因为这是无法翻盘的局。

双方的差距太大,完全打不了啊。

老院长点点头,感叹道:“李洛现在已冲进了前二十,这个速度很快了,如果再给予他一些时间,追上宋云峰问题不大,但现在这个时间段,还是缺了一些火候。”

林风不置可否,在他看来,李洛唯一能够超过宋云峰的就是他的相术天赋,但宋云峰同样有着七品相,这也是李洛无法企及的优势,所以说李洛想要追上宋云峰,恐怕没那么容易。

当他们在交谈间,那比试的时间,也是在诸多等待中悄然而至。

宋云峰的身影拔地而起,潇洒的落上了战台,那挺拔的身躯,英俊的面庞,倒是显得器宇轩昂。

随着宋云峰的出场,场中顿时有着热烈沸腾的声音响起来,可见他如今在南风学府中所拥有的声望与名气。

而在战台的另外一侧,李洛也是在众目注视下登台而上。

“好帅呀,比宋云峰还帅!”

虽然李洛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出场方式,但当他站在台上时,便是引得诸多少女忍不住的惊叹出声,毕竟继承了父母优良基因的李洛,在外表这一项上面,的确是堪称顶尖,妥妥的压宋云峰一头。

不过对于场外的种种因素,台上的两人,心理素质都还挺过关,所以全部都选择了无视。

李洛盯着宋云峰,然后举起一只手来。

但还不等他说话,宋云峰就淡淡的道:“你是打算直接认输吗?”

李洛一笑,道:“接下来你是打算用言语羞辱我来激将吗?”

宋云峰眼皮一抬,不咸不淡的道:“谈不上羞辱你,我只是觉得,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那父母,也是有些沽名钓誉。”

此言一出,场外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因为谁都没想到,宋云峰这次的言语,竟然会如此的锋利。

李洛同样是愣了愣,旋即他对着宋云峰竖起大拇指:“厉害,一击致命。”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李洛扭了扭脖子,冲着宋云峰笑了笑,只是那森白的牙齿,显得有些森冷。

“来吧,宋家的狗崽子,我给你一次机会,但能不能咬到肉,就得看你究竟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万相之王

评分 10
作者:天蚕土豆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蒋四小姐
2635 人在追
生平的理想是混吃等死。却不知道——前有,打但是就跑的亲祖父;后有,埋藏不露的亲老爹;左有,心偏到太平洋的亲祖母;右有,随时随刻想抢她嫡女身份的庶妹子;四小姐说:要不搭个戏台吧,咱别的本事也没,当演员是一流!********************************************新书《极品丫鬟》已开篇,新书开坑,望书友们前来捧场,有什么票,都抡起新书吧!恭谢!冬日子时,万籁寂静。。
重生修正系统
16137 人在追
通和十年间,京城突然发生了多起神秘的失踪案。当真相浮出水面,一个神秘的组织纵火焚毁了证据。故事从一个幸存者的少女就……“陷害你的人还没有找到,你还有心思考虑这个?”王妧揉了揉额角,她得赶紧解决了林菁的问题。齐王见了林菁一面,就原谅了她所有的谎言,还守诺要和她成亲。王妧对林菁的疑虑不禁加重了。。
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
南宝衣自小锦衣玉食娇养慢慢长大,没想起所嫁非人,落了个家破人亡的悲惨下场。重活一世,她咬着小手帕,暗搓搓盯上了府里那位低贱潦倒的养子。 仅有她明白,实则潦倒的少年,终究会前程锦绣,权倾天下。 她一改娇蛮骄横,对因为未来的权臣温驯谦恭百般奉承,只可惜他如高岭之花,一直对她爱答不理。她终于等到心灰意冷准备另抱大腿,那凶名赫赫的权臣,突然雷厉风行地废了她选中时的夫君,还倚在绣榻上,慵散地朝她伸出手腿,“楚楚回来,二哥给你抱……”【1v1,双洁,甜宠】
全能大佬的戏精小祖宗
【绯闻花瓶】VS【假过气歌手】花瓶塔特若的人生目标是:娶全能才子,成了顶流影后!却——影后没作成,还被家里塞给了一个草包做妻子......外人道:一个花瓶,一个草包,绝配!正当所有人都等着看他们笑话,画风突变:“据说塔特若拿到了三金影后?”“据说塔特若能文能武高学历,但是国画大师亲传弟子?”“假的,都是假的!”黑粉们气红了脖子势必会要从她身上找出来一个黑料,便目标已锁定了她的草包丈夫方知遇之恩,结果却意外发现——“近百年一遇的全能型音乐天才是他,世界冠军的老师是他,k集团的幕后大boss但是他......”乐坛最强大角落里,坐着一个造型奇特的女孩,与周围衣着妆容精致的客人显得格格不入。。
全能大佬又上头条了
【马甲大佬 1V1双洁爽文 单向无虐 异能】 医学世家持家有一对绝色双姝,姐姐是医学院的翘楚,妹妹和弟弟更是非常优秀的不存在。人生赢家的持家,有一天寻回了当初那个被绑匪绑匪的正儿八经大小姐。众人长叹:这持家的无限风光,怕是要被中止了。顾父:你的户口等过几天,我们再商议吧。顾母:持家不不容许有污点,在外面,你就当不认识了持家吧。妹妹:就你,也配当我姐!弟弟:这持家岂是你这种乡下人想进就能进的地方。顾养女:这个名字了都属于我了。所有人都明白一高来了一个走后门的,了十八岁了却在读高一,成绩科科都是零分。明明这个成绩极差的“咔嚓……”男人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皎皎入怀
24648 人在追
徐皎一不小心穿书成了炮灰女配,逃走时机缘凑巧撞上了易装的敌国大佬们,为了活着,迫严禁已紧抱其大腿。第一次再相见,她美救英雄,挂在他身上,含情脉脉,“我对郎君一见钟情。救急之恩,郎君以身相许好啊?”某大佬们笑意深深地,“好!”徐皎:开玩笑!而已权宜之计!当严禁真啊!某大佬们:不那真?你想始乱终弃?小娘子不讲武德可要严禁啊!徐皎:这是被缠上了?切记啊——(攒稿期间,三日一更,每天早上8:00,我们看不见不散!已有近六本百万完结啦作品,不断地更不坑,请安心跳坑!)还真是她妹的!这三天,徐皎已经不知道骂过多少回了。可她眼一闭一睁,连着三回了,却还是困在这里。三天,也够了,她若再不清醒过来,说不得就只有一个死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