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初露峥嵘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三院与三院即将争夺战五片金叶的消息,基本上是霎那间再传播开去,一时间,这如高楼般的相力树上人满为患,南风学府各院的学员都是跑来凑热闹的场面。南风学府总共有四个院,其中三院是精英,三院算预备队,三院,三院的话,说是充数有点儿过份,但确实水准较为而言很差南风学府一共有四个院,其中一院是精英,二院算是预备队,三院,四院的话,说是凑数有点过分,但的确水准相对而言比较差。。...

一院与二院将要争夺五片金叶的消息,几乎是霎那间传播开来,一时间,这如高楼般的相力树上人满为患,南风学府各院的学员都是跑来凑热闹。

南风学府一共有四个院,其中一院是精英,二院算是预备队,三院,四院的话,说是凑数有点过分,但的确水准相对而言比较差。

所以相力树上的金叶修炼台对于他们来说,算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眼下能够看着一院,二院去争夺,倒也是一场难得的好戏。

虽然几乎没有人会觉得二院真能够抢得过一院。

在相力树东侧,有一片粗壮如巨蟒般的枝干纠缠在一起,最后形成了一片长宽约莫数十米的木台,以往的时候,这里被用来一些学员修炼结束后的切磋,比试的场地。

而此时,台子的四周,人满为患。

一院,二院各自占据东西两侧,不过两边气氛则并不一样,一院这边,大多数学员都是面带戏谑笑意,显然并没有真的将这场比试看得太过重要,不过也正常,这场比试还有着相力等级的限制,第六印的相力等级,这在一院中,连前十都排不上。

这说明一院那些真正厉害的人,都不会出手。

而相对一院的戏谑悠闲,二院这边的气氛则是激愤中带着忐忑,毕竟好歹是同一座学府,他们对于一院的强横也算是知根知底,所以如果说这种比试他们二院大概率会赢的话,恐怕连他们自己都不太相信,眼下就只希望,不要输的太难看就行了。

“真是无聊,这种比试,可没什么意思。”看台上,蒂法晴伸了一个懒腰,校服勾勒出来的曲线,连附近的一些少女都是眼露艳羡,而一些血气方刚的少年,都是面色隐隐发烫。

这蒂法晴能够成为南风学府的一朵金花,显然还是有理由的。

“总能打发一些时间吧。”有一道轻柔笑声从旁响起,蒂法晴偏头一看,就见到那有着飘飘长发,模样极为清丽动人,冰肌玉骨的吕清儿。

“清儿姐。”蒂法晴美目一亮,连忙打着招呼,吕清儿在南风学府的名气可比她更胜一筹,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仅是凭借着外貌,她的实力,更是稳稳的压住了一院诸多出类拔萃者。

活脱脱一面南风学府的金字招牌。

如果不是有着姜青娥珠玉在前太过的璀璨,所有人都觉得,吕清儿会成为南风学府的传说。

所以蒂法晴第一崇拜对象是姜青娥的话,那么吕清儿就排第二。

两女作为如今南风学府中容颜气质最出众的人,现在站在一起,顿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然后就慢慢的将其他人都是吸引了过来。

“清儿姐平常不是不喜欢凑这些热闹么?”蒂法晴有些好奇的问道。

吕清儿浅笑道:“随便看看。”

她美目盯着二院那边的方向,道:“你们说二院会派哪三位出来?”

蒂法晴满不在乎的道:“二院现在到六印境的,也就只有赵阔以及一个袁秋,都是刚升上来不久。”

“第三位呢?”吕清儿道。

蒂法晴顿了顿,一旁有人接话笑道:“多半会是李洛吧,他虽然空相,但在相术的修行上还是极有天赋的,也勉强算是能够跟五印境的人交交手。”

随着吕清儿来观战,原本一院那些对这种比试没有什么兴趣的顶尖学员,也是凑了过来,此时说话的,便是一名身材挺拔,面庞英俊的少年。

蒂法晴看了他一眼,戏谑道:“宋云峰,你竟然也跑来看热闹了?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宋云峰在南风学府中同样名气极响,论起实力,他仅次于吕清儿,另外,他还出自宋家,背景也不弱。

而宋云峰喜欢吕清儿的事情,在南风学府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毕竟他也并没有特意的隐瞒。

面对着蒂法晴的调侃,宋云峰露出温和的笑容,也没有反驳,反而是将目光停留在吕清儿清丽的脸颊上。

而面对着他那种直接而火热的视线,吕清儿则是神色没有波澜,犹如未闻,只是回以礼貌而带着距离的细微笑容。

蒂法晴见到吕清儿这模样,便是立刻将话题给拉了回来:“如果二院真的派李洛也出场,那可就是自取其辱了,毕竟我们一院这边派出去的三名六印,必然会是六印中的佼佼者。”

宋云峰笑了笑,一针见血的道:“你还真以为二院是抱着赢的心思吗?无非是走个场而已。”

“倒也是。”蒂法晴笑道。

吕清儿眸光凝视着场中,她望着李洛的身影,不知为何,她感觉今日的李洛,似乎是有些不太一样了。

于是她微微的笑了笑,道:“我觉得...倒不一定呢。”

她这一开口,顿时引得蒂法晴,宋云峰以及其他一院的优秀学员们有些惊愕。

宋云峰顺着吕清儿的视线,也看见了李洛,而吕清儿脸颊上那种淡淡笑意,让得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清儿,现在可不是以前了。”宋云峰意有所指的淡笑道。

吕清儿闻言,并未回答,只是不置可否的一笑,而对于她这笑容,宋云峰不知为何,心中有些冒火,同时投向李洛的目光,也变得幽冷了一些。

这个混蛋,明明已经跌进烂泥堆了,为何还是这么的阴魂不散。

...

随着场中气氛不断的高涨,最后二院那边有三道人影走了出来,不出意料的正是李洛,赵阔,袁秋。

而一院这边,也有三人走了出来。

居中一人,正是刚才才见过面的贝锟,另外两人,也是一院中比较出名的两位六印境。

“李洛,这一次你又打算怎么做?继续用刚才的威胁吗?”贝锟目光锁定李洛,嘴角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先前是他带人故意找李洛的麻烦,李洛用盘外招来反击,这其实也不能说他没规矩,可如今是正式的比试,如果李洛还想用那种威胁的方式,那么就真的会要人贻笑大方了,甚至连学府这边都会惩罚于他。

李洛没搭理他,而是对着赵阔,袁秋挥了挥手,道:“那我就先上了。”

赵阔连忙道:“小心点,扛不住了就赶紧认输退场,你这么帅的脸,被打坏了可就损失大了。”

李洛竖起大拇指:“好兄弟,有眼光。”

袁秋则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无精打采的模样显然对接下来的比试同样没有什么信心。

在那众目睽睽下,李洛步入场中,然后顺手从武器架上面抽了一根铁棍出来,他随意的拖着,铁棍与地面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而场外,众多目光见到李洛的率先出场,也是隐隐的有些骚动声。

“二院竟然让李洛打头阵...”

“这是当炮灰的意思啊。”

“哈哈,也是有趣,从一院被踢走的李洛,现在又来打一院...如果打赢了,那可就真是有意思了。”

“想什么呢...他天生空相,就算相术再怎么精湛,也很难打赢六印境的。”

“哈哈,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嘛。”

“......”

李洛的出现,让得许多学员都是提起了一些兴趣,毕竟在这南风学府中,李洛也相当于一个另类的传说...

而且最重要的是,据说上一周姜青娥学姐也回了南风城,而且还来学府门口接了李洛,这简直让人羡慕嫉妒恨。

在这种心态之下,很多人还是想要看见今天李洛被揍一顿的...

贝锟双臂抱胸,目光玩味的望着李洛,然后偏头看向另外两人,道:“刘阳,你去跟他玩玩吧。”

虽然他很想直接揍李洛一顿,但他感觉这种出场有点不够帅气,所以打算先让旁人去热一下气氛。

被他称为刘阳的少年有些高大,他听到贝锟的话,有些不满,眼下这么多人看着,正是好好打一场出风头的时候,让他率先打一个炮灰,实在是有些跌份。

“你两下将李洛解决了,不就能够打后面的人吗?你如果能耐够,就把他们三个都直接打败。”贝锟说道。

“也是。”

刘阳这才点点头,他取了一柄铁枪,然后步伐散漫的走入了场中,冲着李洛笑道:“李洛,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言语间显然是带着点戏谑。

李洛握住铁棍,神色不置可否。

而此时,高台处,老院长点了点头,于是徐山岳与林风两位两院的负责人,同时大喝宣布:“开始!”

喝声落下的同时间,李洛与刘阳几乎是同时射了出去。

刘阳望着对面那道身影,忍不住的一笑,道:“你的速度...有点...”

砰!

就在他声音刚落的那一瞬,前方的李洛,脚尖突然一点地面,整个人如飞鹰般加速,那瞬息间,隐隐有尖锐破风声响起。

刘阳那嘴中的笑声,尚未完全的传出来,他眼前便是一花,李洛的身影竟然直接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但紧随李洛身影而至的,还有着那一道破空棍影,棍影发出尖啸声,那速度之快,让得刘阳 根本连一丝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不过关键时刻,他还是条件反射般的运转了一些相力,护在了胸膛之上。

李洛那突然间的速度,虽然让人惊愕,但他毕竟没有相力,攻击力有限,只要他以相力将其防御下来,接下来就能够让李洛付出代价。

在刘阳心中这般想着的时候,那棍影如黑蟒般点来,落在了其胸膛上。

砰!

低沉的闷声响起,再然后,剧痛自刘阳胸膛处传来,这一霎那,他的心中有惊骇涌起,因为他覆盖在胸膛处的相力,竟然在与李洛棍影接触的那一瞬,直接被摧枯拉朽般的撕裂了。

同一时间,刘阳的身躯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场外,还在地面上划出了几米的痕迹。

而此时,场外的众多学员,诸多的笑闹声还未完全的落下,然后声音就这样突然间的戛然而止了下来。

一院那些学员,愣愣的望着飞出场,然后痛的满地打滚的刘阳,眼中满是茫然之意。

刚才,发生了什么?

怎么飞出去的,不是李洛?

他们有些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场中,此时的李洛,手中的铁棍保持着平击而出的姿势,他迎着那些目光,看向那刘阳,那帅得足以让对方自惭形秽的面庞上,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你说...有点什么?”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万相之王

评分 10
作者:天蚕土豆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
林萱记忆前生种种,只会觉得自己愚笨如猪,不管怎么说不分,而如今的吧只会觉得痛彻心扉。打定主意主意这辈子要做一个不像的自己,要将前生仇人逐一进行清算,对自己好的则是双倍如数奉还。而已那个前生帮自己手刃仇人的人,该如何付出?容正和:你说我是舔狗?!不可能会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会是舔狗!林萱:呃~那你能离我远点吗?容正和:怎么可能会!林萱被容思婼扶着上了榻,“小萱,你在这好好歇会,不要急着走,晚点我们姐妹俩好好聊聊。”。
第四章 根源
14747 人在追
宋懿兰走进屋里,先给宋老夫人见礼,宋老夫人连忙叫她坐下,说了句一家人不必多礼,便问起宋懿兰姐弟在外的事。宋老夫人年纪大了,何况慧宁长公主虽然尊贵,毕竟是晚辈,此回宋老夫人只安排人添了香火钱,没有同去。宋懿兰挑着有趣的讲了几件,正要同宋老夫人宋懿兰挑着有趣的讲了几件,正要同宋老夫人告辞,回去歇一歇,便听得外头一阵喧闹,杨氏领着宋清兰进来。见宋懿兰和宋云昭都在,脸上的笑意就收敛了些,道:“哟,县主和世子回来了啊!今日赏花宴上,安国公夫人还问起县主呢,大伯母也没有法子,只能说县主贵人事忙,赶不上呢!”。
第五十二章 急雨
20060 人在追
眼看着一场急雨就要兜头浇下,乔明瑾忙俯下身子把女儿抱起,又领着几个弟妹往寄牛车的地方走。她记得寄牛车的地方有一个棚子是专门给看顾牛马车人的歇脚处。这些天跟那人也混得熟了,应该能让他们一行人避避雨的。只是没想到几人加紧了脚程,才走了半条街,那她记得寄牛车的地方有一个棚子是专门给看顾牛马车人的歇脚处。这些天跟那人也混得熟了,应该能让他们一行人避避雨的。。
喜拆亲
5961 人在追
拆亲铺里小坐的苗细细长长,望着对门相亲对象铺中的池路直很是火大。虽然她哪里明白,这个说话的噎死人的男子,是上辈子战死沙场沙场,自己为他跳下悬崖自杀殉情的相公。他求了月老,这辈子还得将她找回去。虽然阿弥陀歌的会出现被打乱了这些。 苗细细长长:我要拆亲养得起自己。 池路直:苗姑娘这性子难嫁。 阿弥陀歌:苗细细长长你迟早都是我阿弥陀歌的人。 月老 :…… 孟婆 :我要护男二上位。花州城里一处新开业的铺子跟前聚了不少人。。
重生年代不做贤妻
5301 人在追
【复活 年代 空间 致富之路 逆袭成功打脸】一觉醒回来,苏媛媛回到了饥荒年代,望着这穷的鸟不拉粑粑的环境,她会觉得自己也可以再死一次穿回家去。但是为毛有了这个想法便会头痛欲裂?想上吊自杀,空间里带回来的安全绳索便会自己断了?想跳个河吧,刚跳不进水里就被捞上去?行吧,好死倒不如赖活着,自己有空间,能种地,吃穿不愁,老天“亲爹”给他自己便捷,生活……过的美滋滋的实际上也挺很不错!但是那个总是会企图给自己干活儿的帅小伙,本姑娘才十岁,你这样深情的目光注视我真的好吗?可是谁又想到居然在自己终于找到了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后,居然让自己出车祸了?就不能用温柔一点的方式爱护自己?。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做了游魂三载余,被一场法事带回了以前。么是老天开眼,让她回去报仇雪恨了?前路漫漫险阻,可即使是刀山火海,她也定要报仇雪恨雪恨。谁知她想的像是有点儿多……说好的“刀山火海”“同归于尽”呢?怎么莫名的感觉当了团宠?从此重新开启了她“以报仇雪恨坑敌为目标,以撩拔少年郎为乐趣”的升级之路。拿着黑莲花的剧本,抢着白莲的话,堵着绿茶的路。人前婉约,人后狠毒。快乐……升级,很愉快虐渣。怎奈夫家关系很复杂。除了一个深情不移、作妖不断地的世家大族贵女屡次来找碴,因为未来几眼由此可见撕逼路途精彩纷呈~一不当心脚底就得轮胎打滑。*世家大族贵女自信心爆棚,屡次登门释放出深情。遥遥:等你拂动着湖色的轻纱幔帐,蕴漾了一阵阵如水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