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新的开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哐!哐!将李洛从幽暗中从梦中惊醒的,是那一阵阵的拍门声,他很沉重的眼皮竭尽全力的缓缓地睁开眼睛,印入眼帘的是那陌生的房间布景。“这是...怎么了?”他喃喃自语,接着他就意外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无力到吓死人,那气若游丝般的模样,如同风中残烛的老人通常。李洛争扎着想要从“这是...怎么了?”。...

哐!哐!

将李洛从黑暗中惊醒的,是那一阵阵的拍门声,他沉重的眼皮竭尽全力的缓缓睁开,印入眼帘的是那熟悉的房间布景。

“这是...怎么了?”

他喃喃自语,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声音虚弱到吓人,那气若游丝般的模样,犹如风中残烛的老人一般。

李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但尝试了半天,却是发现手脚一点力气都没有。

最终他只能躺在地上缓了半晌,这才有了力气踉跄的站起身来,然后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少府主,你还好吗?”而此时,房间外传来了一道女子声音,听声音,似乎是姜青娥的那位助手,蔡薇。

李洛咳嗽了一声,回道:“起得晚了,怎么了?”

“是青娥让我来通知你,洛岚府九阁阁主都已到了,还请你准备一下。”蔡薇熟女那酥柔的声音传来。

“好的。”李洛看了一眼窗户缝隙外,此时天光已大亮,显然他是在地上躺了一夜。

听到李洛应下,门外的蔡薇虽然有些奇怪他声音的虚弱,但还是退走了。

李洛目光转向昨夜摆放水晶球的位置,却是惊愕的发现那黑色水晶球早已没了踪迹,只是有着一堆黑色的灰烬残留。

显然,黑色水晶球中的自毁装置启动,将一切都给抹除了。

李洛看向一侧的镜子,其中倒映着他的面庞,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是面色忍不住的一变。

因为那镜子中的人,面色苍白得可怕,那种感觉,仿佛是体内的血液都被尽数的抽离了一般。

而且变化最大的,是他的头发...原本一头的黑发,此时直接是变成了灰白之色,显然是因为精血损失太多所导致。

李洛呆呆的望着镜子中一头白发的少年,好半晌后,方才吐了一口气:“竟然...变得更帅了。”

苦中作乐一番,李洛又是苦笑道:“果然,融合了那后天之相,自身储备了十七年的精血,都被消耗了大半...”

这种精血损失过度的情况,让得他感觉到了极度的虚弱,走几步都有种晕眩的感觉。

而且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身躯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莫名空虚感,那种空虚,并非是心境的空虚,而是...寿命的缺失。

李洛抿了抿没有血色的嘴唇,从现在开始,他就只剩下五年的寿命了吗?

真是让人...感到紧迫啊。

李洛吐了一口气,却是闭上眼目,然后开始感应体内。

他的感知,直接是沉入到了体内的相宫所在,在那以前,三座相宫皆是空空如也,可现在,在那第一座相宫内,却是绽放出了蔚蓝色的光彩,一股滋润柔和的力量,在不断的自那相宫中散发出来,同时侵润着枯竭的体内。

李洛的心神凝视着那座蔚蓝色的相宫,这一刻,饶是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依旧是忍不住的心潮澎湃。

果然,后天之相融合成功了。

从今天开始,他的空相问题,就彻底的解决了!

而且,这曾经给他带来诸多麻烦的空相,也将会显露出独属于它的特殊与神妙!

李洛睁开眼睛,他能够感觉到周围游离的天地能量,其中有两种能量在自动的对着他靠拢而来。

那是水与光明的能量。

以后,他就能够吸收这两种能量,继而将它们转化为属于他的真正相力。

不过前提是还得修炼能量引导术,但这都不是什么事,洛岚府好歹基业颇大,其中收藏的引导术并不少。

李洛想着,便是缓缓的站起身来,然后 进行了一番洗漱,还换了一身整洁的衣衫。

换好后,他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然后里面那虽然面容憔悴,头发灰白,但依旧难掩俊朗好看的五官的少年便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李洛,新的生活欢迎你。”

...

南风城的这座的老宅,往日一直都是颇为的冷清,可今日气氛却罕见的有些凝重,老宅四周,布满着重重岗哨,护卫。

在老宅的大厅中,气氛更是沉凝,让人喘不过气来。

宽敞的大厅,座分两侧,而在正中有两座,一座空着,而另外一处则是端坐着姜青娥,她平静神色中带着许些冷冽。

她金色的眸子淡然的盯着大厅内,眸光偶尔会掠过左侧那排,那里有四道人影,皆是散发着强横的能量波动。

特别是左侧为首者。

那是一名看上去约莫二十七八的青年男子,他的模样其实算不得多出众,双目微微内陷,鼻翼有些狭长,右耳垂处,挂着一枚剑型的耳坠,隐隐有寒光流露。

他面庞上时刻都带着温和的笑容,倒是让人容易生出好感。

然而熟悉对方的姜青娥却明白,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善茬,她执掌洛岚府以来,正是此人对她造成了诸多的掣肘。

此人正是李太玄与澹台岚所收的记名弟子,如今洛岚府内的权势人物...裴昊。

而在其下侧的三道人影,则是被他所拉拢的三位阁主。

在他们这一排的对面,还坐着洛岚府另外的六位阁主,这六位阁主中,有四位是支持姜青娥的,还有两位则是保持着中立,并未偏向任何一方。

而光从这一点上面,就能够看出如今的洛岚府之中,究竟是何等的混乱...

失去了李太玄与澹台岚这两位顶梁柱,底蕴尚浅的洛岚府,的确是风雨飘摇。

沉凝的大厅中,安静持续了许久,唯有着众人品茶时发出的细微声音。

知道某一刻,左侧之首的裴昊,突然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了桌上,那清脆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顿时引得气氛一滞。

裴昊抬起头,目光投向姜青娥,微笑道:“小师妹,大家伙来这里等半天了,少府主怎么还不出来?”

“虽说他是少府主,但大家一直都是在为了洛岚府而打拼,要知道当初连师父师娘在的时候,这种场合都会准时出现的,这也表明了他们二老对我们这些人的看重啊。”

他的声音说出来,场中九位阁主有人神色不动,有人则是眉头微皱,也有人低声自语。

姜青娥神色冷淡的道:“以前师父师娘在时,怎么没见你这么没耐性?”

裴昊双目微眯,笑着看了姜青娥一眼,道:“小师妹,人,终归是要往前看的。”

他顿了顿,望着众人,道:“既然少府主迟迟未曾露面,我建议大家也就不必再等了,直接开始议事吧,毕竟...”

裴昊似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少府主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今日所议之事,其实他不在场也更好一些,所以就让他清静一些吧。”

客厅内,众人神色各异,除了姜青娥,一时倒是无人说话。

“既然大家没异议,那就直接开始吧。”裴昊见状一笑,挥了挥手,直接就要决定下来。

姜青娥神色一冷,刚欲说话,一道笑声便是突然的自客厅的珠帘后响起。

“几年不见,裴昊师兄比起以前,当真是变得霸气了不少,我爹娘如果知道师兄如今这么有出息的话,想必也会欣慰的吧?”

随着笑声响起,客厅的珠帘也是被掀起,然后一名身躯修长,模样俊朗的少年,面带笑意的走了出来。

而当客厅内众人突然间见到那张面庞时,他们身体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然后一时间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

因为那张面庞,与他们心中敬畏的那两人,格外的相似。

甚至于连那裴昊,面庞上挂着的笑意都是在此时微微的僵硬了一瞬,他身子似是不受控制的微曲了一下,不过就在他也要惯性般的站起的霎那,他心中陡然清明了许多。

因为眼前的人,可不是那两位了...

这只是一个空相的废人而已。

于是,他伸出手掌,突然拍在了旁边桌子上的茶杯上面,一声清脆声音响起,整个茶杯都被他拍成了粉末。

这声音响起,也是让得在场九位阁主惊了惊,然后他们也是猛然间回过神来。

接着,他们的面庞上都是浮现出一些尴尬之色,而那裴昊旁边的三位阁主,更是立刻坐了回去。

而另外一排的六位阁主,则是犹豫了一下后,对着走出来的李洛抱拳行礼。

“见过少府主。”

他们此时再定神看着李洛,方才发现虽然他与李太玄,澹台岚有些相似,但终归没有那种令人敬畏的气势,显得要稚嫩青涩太多。

先前那种错觉只是一晃眼间,有点没能回过神而已。

而且最让得他们感到诧异的是,李洛那一头灰白发丝。

甚至连姜青娥,都是眸光中带着一些惊疑的在李洛头上停了停,这家伙明明昨天都还好好的...

李洛对着这六位阁主点头示意,然后目光转向了那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的裴昊,笑道:“几年不见裴昊师兄,当真是与以往判若两人啊。”

在场的九位阁主目光闪了闪,倒是听出了李洛话语间的蕴含之意。

在以前那些年,李太玄与澹台岚尚在的时候,每一次裴昊见到李洛时,可都是笑容温和得犹如大哥哥一般,甚至还会费尽心思的给他带上诸多的礼物。

只是,恐怕那时候,就连李太玄与澹台岚都未曾想到,这个对他们毕恭毕敬的弟子,当他们在失踪多年后,便是会显露出这般本性来吧。

裴昊面带许些的笑意,他抬头注视着李洛,道:“许久不见,小洛真是长大了许多啊。”

他言语忽然的顿了顿,皱眉认真的道:“只是为何脸色如此的惨白,头发也白了,看上去...倒是跟没几年要活了一样?”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万相之王

评分 10
作者:天蚕土豆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这是一本很有意思的古言小说,希望读者会喜欢。
猜你喜欢
第二十一章 撕扯
3360 人在追
“陛下恕罪!”孟光峰和孟光峻,扑通一声跪伏请罪,打破了大殿内群臣屏息,凝固的气氛。“臣府中刁奴贪财妄为,听信他人之言,误把刺客当成茶商庇护上岸,危及公主殿下的性命!”孟光峰伏首道,“臣辜负了陛下的天恩,请陛下恕臣治家不严之罪!”沉吟片刻,建“臣府中刁奴贪财妄为,听信他人之言,误把刺客当成茶商庇护上岸,危及公主殿下的性命!”孟光峰伏首道,“臣辜负了陛下的天恩,请陛下恕臣治家不严之罪!”。
请叫她魔女大人
24048 人在追
硝烟滚滚的战场上,一匹马横冲进场。马匹上,一袭红衣少女,墨发飞扬的。少女径直敌方主将,那将领更本来还来抵御,头颅了在少女手上。自此战以后,上国强者的眼里,便会出现了她的身影。而六个下国也给她起了一个名字……魔女。“小丫头,把本尊的徒子徒孙都其他收入麾下,本尊倒成了光杆司令。”深山老林里,一个长相妖媚,这头紫发的男子幽怨叹口气。“这个女人,如此夺目,怕是没人敢娶了吧!”“您就娶了呗,为民除害。”“多嘴多舌!”金碧辉煌的殿阁内,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掌,正手把玩着琉璃酒杯。嘴角挂着笑,眼神里交闪的是于志他必的光芒。“小姐!小姐!不好啦!小姐!”。
宫廷营养师
8660 人在追
前生是精明强干的营养师。现世却成了卑贱的小宫女。老天!干嘛这样玩她!?她才切记一辈子青春都花费在深宫里!好吧,天不救,人自救,她频繁跳槽跳定了!
言灵师她不想爆红
20886 人在追
【1V1双洁,宠文。】闵诗穿了,做为蕴涵元力的言灵师,为了掩藏身份再次在十八线上混着。经纪人拿来剧本,顺手挑挑拣出拣,点拨江山,嘴里念念有词的:“这剧不火,拒接。”“这剧能火,就它吧!”副业长期经营得蒸蒸日上的,主业毫不含含糊糊地追赶而上。上市后集团霸总阮瑾天,望着面前脸色稚气的小姑娘,神色正儿八经的,这是低价高薪聘请来的言灵师?闵诗淡定一指:“测个字吧!”阮瑾天大手一挥,潇洒写:“云。”闵诗看一看他的面相,尾尾道来:“云再加人为之力为动,阮总最近流月动心,正宫桃花盛开,两个月内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阮瑾天眉头一皱,果真齐聚心神,耗尽灵力续写结果,却遭到了人的算计,瞬间陷入昏厥,场面瞬间陷入混乱……。
雪刀令
15996 人在追
一个处江湖之远,整日扛着一把劈天刀,腰藏飞雪,坑蒙拐卖,消遥又自在的生活,除了没钱花。一个居庙堂之高,整日手拈一朵夜魅璇花,双眸桃花,一笑倾城,一身战功,除了克女人。雷劈闪电的三日,两人再次相遇了。电石火花的一刹,她骗了他一身财,他揩了她的油。从此,天地昏黄,乾坤错乱,二十万骁骑旌旗举起为谁摇。红烛帐,长明灯,月透碧纱。他弯下腰而下,红唇魅笑:“都说本王克妻,你可怕的?”她笑嫣如花,轻握飞雪:“王爷大约不知道,我亦克夫克子。”“是这个吗?”他笑嘻嘻地夺过了她藏的飞雪刀顺手丢出红帐外,在她惊异中落吻于她耳际,一路缠绵缱绻而下。——是夜,西市街从街头到街尾,处处笙歌,每五步便张灯结彩。。
重生后大佬总怀疑我暗恋他
1V1甜宠宠,双洁面如娇花心似蛇蝎睚眦必报女VS高冷面瘫脑补过度诧异风情男颜欢兢兢业业做了二十年舔狗,快活容易又将迎来曙光,却在定婚当天被未婚夫雇爆头,领了盒饭.....复活归来时,她闷着头搞事业报仇雪恨,却不想惹了某淡漠霸总。第一次朋友见面,颜欢跟后面追,霸总淡漠地哼哧一句:“这样的女人也敢肖想我?”颜欢:???她但是是想问个事。第二次再次相遇,颜欢但是跟后面追,某霸总轻蔑地丢了一个眼神:“颜小姐请335kg。你配不上我。”颜欢:???她真的只想问个事。第三次再次相遇,颜欢不想追了,霸总却将她堵在角落里,钩起她的下颌,“颜小姐,谈恋礼服师一边小心翼翼地帮颜欢整理领口,一边恰到好处地赞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