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大小苦孩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拾掇屋子好办,不好办的是补屋顶。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家传的样式,家传的手艺。这种房子以石为墙,海草覆顶。有点儿像现在内陆的茅草屋,但要更很舒服,所以海草含盐量大,海盐隔热,住着冬暖夏凉,还能防虫害蛀、防霉烂,最最重要的的是阻燃能力强。渔家最怕火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祖传的样式,祖传的手艺。。...

收拾屋子好办,难办的是补屋顶。

天涯岛上的房屋多数是海草房,祖传的样式,祖传的手艺。

这种房子以石为墙,海草覆顶。

有点像以前内陆的茅草屋,但要更舒服,因为海草含盐量大,海盐隔热,住着冬暖夏凉,还能防虫蛀、防霉烂,最重要的是阻燃能力强。

渔家最怕火,每家每户都是靠渔船、渔具和渔网过活,而这些东西容易燃烧。

部队的营房也是海草房,王向红回忆说,这是当初得知部队要来岛上驻扎,他发动王家人出工出力给建起来的。

“当年还登过报呢,大报纸,解放军报,六几年的来着?”来看热闹的老汉王祥芝问道。

王向红笑眯眯的说道:“六五年四月,标题叫天涯岛新军营见闻——军民一家鱼水情深。”

王祥芝说道:“对,六五年部队来了,然后当时看到咱给建了军营,战士们很感动,一定要给咱们钱,但咱们能要吗?咱王家也不少子弟当兵,这些战士就跟咱家孩子一样。”

“部队干部看咱们死活不要钱,就给咱打水井、开垦山林做田地,还挨家挨户发了五斤小米呢,说起来还是咱占了部队的光。”

“毛委员的战士有纪律,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又有老人赞赏的说道。

王向红笑道:“先不说这个,话题扯远了,先得想想办法把屋顶给苫一苫。”

他给王忆介绍,建一栋海草房需要70多道工序,全是手工,需要有瓦匠、木匠、石匠、苫匠四个工种的配合。

这其中由苫匠苫房顶是最为重要的一道工序,也是其他工匠所不能替代的。

要修补屋顶就需要苫匠和海草,王向红说道:“刚才红梅说的对,让大迷糊过来上工吧。他不会撒网不会下钩,那就让他捞海草、晒海草,赶在谷雨前给收拾妥当。”

“对,快到谷雨了,说不准哪天就下雨,是得抓点紧。”王东喜点点头。

众人在这里热闹到一点多钟还不肯走。

王向红一挥手下命令:“行了,都赶紧回去吃晌午饭,吃完了歇歇,下午还得上工呢,眼前正是汛期,千金难买好汛头,抢潮要紧。”

王忆跟着他回去吃饭。

昨晚剩下一些菜,中午就是吃剩菜了。

王忆又悄悄地放开了腰带……

时刻准备着!

秀芳利索的收拾饭菜。

昨晚剩菜有小海螺、扇贝、淡菜之类,她连同上午刚捞的小杂鱼一起放锅里炖,点了酱油又围着铁锅糊了点饼子,所以午饭挺丰盛的。

端菜的时候她说道:“王老师,你昨天给我的瓶子里我看着有一瓶子菜油?我闻了闻真香,是花生油吧?”

王忆分筷子,道:“对。”

秀芳立马说道:“那你得拿走,花生油多金贵……”

“哎呀嫂子快别说了,给你就是给你了,”王忆打断她的话,“这个城里有呢,我是大学生,国家给补贴,不缺花生油。”

秀芳有些羡慕的说道:“城里还是富庶。”

她男人王东方洗手走进来,说道:“爹啊,现在城里富庶了,咱也不能受穷,咱得想想办法一样过上好日子。”

“现在日子还不好?饿着你了?冻着你了?”王向红不悦,“你自己打个哈欠闻一闻,嘴里还有酒味肉味呢,这就不满足了?”

王东方说道:“不是,爹,我这嘴里的酒味肉味是昨晚请庄同志的客留下的,平日里我也捞不着是不是?平时不都是吃咸鱼糊饼子吗?”

“我不是不满足,你是支书是村长,又是老党员,党员得带头致富嘛,城里……”

“城里是城里,咱不去比,京城里有开飞机的、西昌有开火箭的、县城里有开汽车的,咱天涯岛呢?咱是摇橹的,干啥非得跟他们比?你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王向红给儿子定了性。

王东方没辙,只好向王忆求助。

王忆笑道:“老话说的好,知足常乐,城里就都是好的?咱天涯岛就都是孬的?我看未必。”

王向红立马说道:“王老师不愧是大学生,说话有水平。”

王忆眉眼含笑继续说道:“不过我大哥有句话说的对,党员要带头致富,小平同志说过,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嘛。”

王向红为之语塞。

他不满的看向王忆,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会给我挖坑。

王忆补充道:“支书,我可不是说咱们要分家,而是咱们要致富,要过上好日子。”

王向红脸色顿缓,说道:“你这话在理,可致富的路不好走,唉,你是大学生你有文化,那你多寻思寻思,只要你能带咱王家人过上小康日子,我把村长的位子给你。”

王忆摩挲了一下下巴。

这事他还真得上心,后来的天涯岛之荒凉让他现在想来触目惊心。

这么好的同族,可不能分崩离析;这么好的岛屿,可不能荒弃!

他得为天涯岛的发展贡献力量。

要把天涯岛做强做大,再创辉煌!

秀芳说道:“先吃饭,吃饱饭有力气了,然后一起致富。”

王忆一听这话来劲了。

开吃开吃。

这可是纯鲜的铁锅小杂鱼,他可是看见了,秀芳处理这些鱼的时候都活蹦乱跳呢。

铁锅贴饼子是动人的金黄色,弥漫着动人的香味。

他美滋滋的准备大开杀戒。

然后一吃饼子心里不美了:跟早上的玉米饼子一样,怎么这么难吃?

勉勉强强的,他吃了一个小饼子。

秀芳见此过意不去,又递给他两个饼子:“咋了,嫌嫂子糊的饼子不好吃?”

王忆讪笑。

你猜对了!

秀芳那却是开玩笑,她一直以自己的糊饼子手艺而自豪。

于是她又说道:“行了,我知道你们大学生脸皮薄,觉得在我家蹭饭不好意思是不是?你别这么想,都是一家子的人。”

王东方也拿了两个饼子给他,说道:“对,咱都是王家的种,以后我和秀芳有了娃不也得到你的手里念书?你放开的吃。”

王忆为难了,这个口粮让我实在无法放开啊。

恰好这时候门外来了人,哼哧哼哧的脚步声中响起个杀猪似的嚎叫:“支书,我来派工,派工。”

王忆回头看,门口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青年。

跟岛上普遍较矮的渔家人不一样,他得有一米八多,胸膛宽阔的跟菜板、后背平坦的像面板,大手大脚大脸盘子,咧着大嘴嘿嘿笑。

透着一股憨傻气。

秀芳见了他说道:“大迷糊来了?你怎么这会来了?”

大迷糊挠着裤裆走进来,说道:“支书,吃饭啊?我没口粮了,饿了。”

王东方一听这话着急了:“我亲娘,上个月初不是刚给你派了一个季的口粮吗?”

大迷糊嘿嘿笑:“不抗吃。”

王向红笑道:“行了,坐下吃口吧,不过我家中午饭也不多,都吃的差不多了。”

大迷糊看向王忆。

具体来说是看向他手里的两个饼子。

王忆立马让座:“来,大迷糊兄弟是吧?你坐我这吃两口,我吃饱了。”

“什么大迷糊兄弟,”王向红严肃,“他是你叔,辈分上来说他喊你老子叫哥,你得喊他叔!”

他又对大迷糊说:“这是王老师……”

大迷糊嘿嘿笑道:“你是王老师,老师好!老师好!”

扯着嗓子就是叫。

很不地道的,王忆看着他想到了传说中的大叫驴。

他食不下咽的饼子在大迷糊手中那是美食,大吃大嚼、狼吞虎咽,看的王忆都饿了。

大迷糊的吃法让他怀疑,这小子吃的饼子跟自己吃的是一样的东西吗?

王向红给他介绍,大迷糊也是王家后人,是个苦命娃,跟寿星爷颇有相似之处。

寿星爷年纪大,名字已经没人记得,大迷糊则是大家伙都这么叫他,也没人记得他大名了。

寿星爷是孤家寡人,大迷糊也是,他娘是逃荒那年来岛上的,嫁给他爹有了他,后来他爹遭了海难死在海上,他娘便收拾东西跑了。

当时大迷糊六七岁,王向红做主,大队里养下他。

但他终究不是各家各户自己的孩子,大家伙看的难免不那么仔细,结果在他十岁的时候碰上一次冬季暴风雪天气生病发了高烧。

岛上医疗条件差,当时海上气候很不好,他们也没法出船送他去县里医院看病。

最终一场高烧把他脑子烧的有点问题——没有烧成傻子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整天迷迷糊糊、浑浑噩噩,所以得名为大迷糊。

大迷糊有力气,但脑子转的慢,干不了精细活,空有个大体格子。

“撒网下钩潜水扎参,他是干啥啥不行,不过饭量大,吃啥啥不剩。”王东方挑着螺肉说道。

大迷糊抬起头:“谁说的?我吃屎就剩下了,上次喜子用鸡屎耍我,嗯,那鸡屎就跟你那个螺肉一样。”

王东方一听这话顿时无语,他低头看看颤巍巍的螺肉,索性扔回盘子里:“我吃饱了。”

大迷糊顿时将螺肉捞走。

王东方给他的评价很准确,吃啥啥不剩,满桌子剩菜一扫而空。

王向红没吝啬,但叮嘱他给王忆收拾房子要舍得下力气,不能偷懒。

大迷糊满口答应。

他实际上也是这么做的,回到校舍后,他脱下衣服露出结实的身板就忙活起来,王忆开门他则准备搬杂物。

结果门一开,杂物堆里钻出来个少年。

少年十来岁,脸黑皮肤糙、头发乱糟糟,身上穿着件洗得发黄的白衬衣,脖子上挂着根脏兮兮的红布条——不是红领巾,就是一条红布。

突然冒出这么个人,王忆吓一跳:“你是谁?”

“他叫鼻涕。”大迷糊推开他开始干活,不怕脏累,上手就干。

少年鼻子上确实挂着两条鼻涕,一吸一放跟两条虫子似的上上下下。

他说道:“王老师,我、我叫王丑猫,我爹让我来给你打扫卫生。”

王忆从包里抽出一张心心相印纸巾递给他,他闻了闻,高兴的塞进嘴里。

这把王忆吓一跳:“你干嘛?”

王丑猫也被他的话吓一跳,赶紧抽出来递给他:“王老师我以为你给我的。”

王忆说道:“是给你的,这是纸巾,给你擦鼻子的。”

王丑猫说道:“它香喷喷的,我以为这就是棉花糖,蛤蟆哥说县城里的棉花糖就这样,大大的白白的软绵绵的香喷喷的。”

考虑到这个年代,王忆确定这娃不是在开车,于是他悲从中来,这是个苦孩子啊。

他又指向王丑猫的脖子问:“你的红领巾怎么成这样了?”

王丑猫低头说道:“让人抢走了,少先队员不能没有红领巾,我只好找了个代替的。”

这就更苦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在1982有个家

评分 10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到后来才会知道自己爱的是谁!
猜你喜欢
第021节选择
27104 人在追
胡太守府里,胡卓脚步匆忙回了家。他跑遍了延陵府的药店,没人听说过“六神丸”。他又想起顾瑾之临走时说,假如没有再去顾家拿,足见六神丸应该是顾家的祖传药。他无法,只得先把顾瑾之说的六味药材抓了回来,问父亲胡泽逾应该怎么办。胡泽逾哪里知道该怎么办他跑遍了延陵府的药店,没人听说过“六神丸”。。
第30章豪门未婚妻30
2885 人在追
刚进家门,许安闷闷的声音传来:“安莫,我想要洗澡,你能不能帮我……”将许安带到浴室,她手臂攀上安莫的脖子,呵气如兰:“安莫,我想要你,只要你,我想要自己属于你,只有你的气息……”她知道,眼下只有让安莫和她做了,他心里的芥蒂才会少一点。许安的许安的主动,她说的那些话……。
请叫她魔女大人
24048 人在追
硝烟滚滚的战场上,一匹马横冲进场。马匹上,一袭红衣少女,墨发飞扬的。少女径直敌方主将,那将领更本来还来抵御,头颅了在少女手上。自此战以后,上国强者的眼里,便会出现了她的身影。而六个下国也给她起了一个名字……魔女。“小丫头,把本尊的徒子徒孙都其他收入麾下,本尊倒成了光杆司令。”深山老林里,一个长相妖媚,这头紫发的男子幽怨叹口气。“这个女人,如此夺目,怕是没人敢娶了吧!”“您就娶了呗,为民除害。”“多嘴多舌!”金碧辉煌的殿阁内,一只纤细白皙的手掌,正手把玩着琉璃酒杯。嘴角挂着笑,眼神里交闪的是于志他必的光芒。“小姐!小姐!不好啦!小姐!”。
黑圈中的红火
10039 人在追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辰月,你今天怎么如此装扮?我们都快认不出来你了。”一道清灵的声音响起,打破了安静,众人也都纷纷收敛心神。。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27715 人在追
顾淮之救驾被刺杀,死里脱离险境后被染恶疾。梦里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此等魔怔之事愈加频繁地。顾淮之的脸也晚上比晚上黑。一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小心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惹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轻盈柔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给的烦燥在此刻终于等到找到了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谈一笑:“阮姑娘?”……梦里的表哥范坤,一步步逼近。。
我有大野心
5476 人在追
俊贤自认温柔如水善良真诚,可总有人诬蔑她残暴脾气差,为了让那些人闭上嘴,她努力向下成了少门主,再后来意外发现少门主不足已让其他门主闭上嘴她只得拉下门主自己上,稳坐门主之位的她盯上了第一宗的宝座………“希希可是害怕?”明傲看怀里神色奄奄的闺女,有些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