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伏击马匪!(求追读,求收藏,求投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严禁不说,阿强这家伙马屁功夫的确一流。而已一个上午的时间,他就把秋生拍的十分爽。这么,他手上现在的拿的那个盒子炮,是他昨天上午马屁的战果。此时的阿强,左手箍着茅山明的脖子,左手拎着盒子炮,顶着茅山明的脑门,大声地的质问。“黑漆麻乌的进村子一仅仅一下午的时间,他就把秋生拍的十分爽。。...

不得不说,阿强这家伙拍马屁功夫确实一流。

仅仅一下午的时间,他就把秋生拍的十分爽。

这么,他手上现在拿的那个盒子炮,就是他今天下午拍马屁的战果。

此时的阿强,一手箍着茅山明的脖子,一手拎着盒子炮,顶着茅山明的脑门,大声的质问。

“黑漆麻乌的进村子一看就不是好人?”

“说,你是不是不是好人?不说就是,是。”

“你是不是马匪帮的人,不说就是,是。”

“你是不是帮马匪来打探消息的?不说就是,是。”

眼看着茅山明说不出话,一旁的阿德看不下去,走上前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队长,再掐下去,他就要断气了。”

有些紧张过头的阿强,听到这话,连脑子都没过,再次一用力大声的喝问道。

“是不是再掐下去?你就要断气了,说,不说就是,是。”

一边的阿德,可能也有些紧张,直接来了一句。

“既然是,那就直接崩了他吧!”

“好!”

阿强也没有想太多,抬起手枪往上顶了顶。

“对了,我刚才说的哪?”

还打算继续问的阿强,一时间想不起来,刚才自己问到哪,扭头看向了身边的阿德。

阿德摊了摊手,“你刚才自问自答,说到哪都无所谓了。”

“好,既然无所谓,那就直接毙了!”

说吧,抬手就要扣扳机!

“住手!”

就在楼下吵闹的时候,在楼顶上观察情况的李文和九叔赶了下来。

一下来,就看到阿强要崩了一个陌生人,九叔吓了一跳,连忙跳了下去。

而跟在后面的李文,见到九叔直接从楼上蹦了下去,嘴角微微一抽,抬手一抬,一道电弧飞了出去,当场把阿强和茅山明,电的浑身抽搐倒在了地上。

“你个臭小子,问都不问就开枪,谁给你的胆子?”

跳下来的九叔,几步冲上前,把掉在地上的枪捡了,有些生气的踢了阿强一脚。

然后在旁边阿德目瞪口呆下,把枪揣进了自己的腰间,同时,还不忘把阿强身上的子弹摸了出来。

阿强:师父,我就知道你想要我的枪。

“师父,他好像是同道之人。”

电倒阿强茅山明的李文,走上前来检查了一下,还在地上抽搐的茅山明身上的包裹,等确认里面确实是一些符箓等一类的东西后,才装出恍然的样子,对着九叔道。

其实他一开始也不确认这是茅山明,毕竟眼前这家伙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的衣服也是脏兮兮的,就茅山明现在的样子,估计他亲妈来了,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收好枪和子弹的九叔,闻言走过来看了一下,随后,对着还在地上抽搐的茅山明歉意道:“这位道兄,刚才是我弟子无意冒犯,还请见谅!”

躺在地上的茅山明,表情茫然的眨了眨眼,此时的他,还在全身麻木,再加上身体的伤痛,想张嘴都说不出来话。

而就在这时,一名队员快速的跑了进来。

“九叔,队长,那帮马匪来了,现在已经过了河中河,山外山,快到大树林了。”

“什么,来了!”

一听马匪来了,九叔直接拔出了腰间的枪,对着所有人道:“上年纪的留下来,其他人立刻出发!”

九叔一声令下,所有人立刻离开了客栈,往预定的伏击点而去。

躺在地上还无法动弹的阿强,看着跑出去的众人,在心里无声的呐喊。

“别走啊,还有我呢?你们把我给忘了。”

可惜没有一个人听到他的心声。

留下来的上年纪人,等所有人出去以后,立刻走上前,把门给关住,其中几个腿脚不便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踩了阿强好几脚。

很快,大部队就运动到了伏击点,在一片树林中潜伏了下来。

“所有人把火把熄掉!”

手拿手枪的九叔,弯腰走到了最前面,同时让所有人熄掉火把。

等走到了众人前面,九叔左右看了看,对着正给小队几人下命令的李文招了招手。

看到九叔招手,李文快速的吩咐完几个小队长后,就来到了九叔身边。

“师父,你找我!”

“嗯!”

九叔点了点头,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到这里,向李文小声询问道:

“这玩意儿怎么用?你教教我。”

听到九叔这话,又看了看他手中的盒子炮,李文笑了笑,小声的快速讲解了一边。

不得不说,修道人的记性就是好,九叔只是听了一遍,便明白了怎么操作。

手上快速一阵摆弄,很快就把手枪上了膛。

“嘎嘎嘎!”

而就在这时,一声声鸟叫响起,李文抬头看了一眼,随手从旁边捡了一颗石头,微微一弹,这只古怪的鸟瞬间被击毙。

随着这只鸟被击毙,整个树林瞬间安静了下来。

在草丛树叶之后,一名名保安队员,手端着步枪瞄准了前方,而大林村的保安队成员,则是手拿着各种冷兵器排在了后面。

在队伍的最右边,秋生亲自操纵着那挺重机枪,眼神冷漠的看向了前方的道路。

“轰隆隆,轰隆隆!”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一阵隆隆的马蹄声,从道路的尽头响起。

很快,一支队伍在银色月光的照耀下,在小道上极速的奔驰。

李文眯着眼睛打量一下远处的马匪,心中快速的估算了一下,他们的人数。

根据李文的估算,这支马匪的人数,应该在60多人左右,是电影中的人数的六七倍。

对于这点,李文是理解的。

当初拍电影的时候,可能缺少马匹,所以人数只有那几个人。

而这里是现实,所以马匪的数量肯定要比电影中多。

看着越来越近的马匪,不少保安队员,额头都紧张的冒出了汗。

虽然他们接受过严苛的训练,可是这是第一次参加实战,让他们端枪指着人,他们心中还真有点打鼓。

“把枪给我!”

看着越来越近的马匪,李文伸手拿过身边一名保安队员的步枪,抬手拉栓上膛,瞄准了最前面的一个人影。

马匪的速度非常快,仅仅几个呼吸之间,就冲进了众人的埋伏圈。

“砰!”

感觉的距离差不多了,李文直接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冲在最前面的那个马匪瞬间被击毙,当场失去了生机,身体一歪一头扎了下去,随后被受惊的马带了老远。

“开火!”

枪声就是命令,随着李文开了第一枪,保安队员们立刻扣动了扳机。

操控机枪的秋生,更是对着密集的马匪开启了扫射。

“哒哒哒,哒哒哒!”

“砰!砰!砰!砰!”

密集的机枪扫射,一声声步枪的闷响,不断地在树林中响起。

而被攻击的马匪,受到如此猛烈的攻击,当场被打懵了,一时间乱成了一团!

ps:感谢:想养只猫的白云兄弟的300赏,感谢丢了幸福的竹子兄弟500起点币打赏,谢谢二位老板!

推一个大鸟萌妹的新书:按她说,看三章会收藏,看五章就打赏,看了十章求爆更。文笔确实不错,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名字叫:《梁山新宋》下面有超链接又名:《有我在,你宋江还想上梁山?》、《尔等不配入我梁山!》、《放弃吧,我梁山泊天下无敌》、《武松兄弟,你要老婆么?》

没错,这又是一场py交易!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舅舅全是大佬

评分 10
作者:一桌寂寞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第27章 宋颖是小偷
28761 人在追
晚上校园给人的感觉很压抑,美美走在空无一人的小路上。明知道赵虹给自己发信息不安好心,还是忍不住回复聊了几句。聊着聊着,最后的结果是自己晚上过来抓人。赵虹说什么年纪大了,晚上需要早睡,两人明明是同岁。一边走着,美美一边回忆,初中毕业以后,离开明知道赵虹给自己发信息不安好心,还是忍不住回复聊了几句。。
北方有二哈
18894 人在追
【胎穿】【日常】【非典型兽人文】【1V1】北方有二哈,蠢萌会拆家~天生的小烟熏,鼻梁带高光~……………………………………………………安琪拉再次穿越了。从此本来的长发衣袂飘飘变为了一身毛。两条腿走路时,变为了四条腿着地。加上再次穿越大神倾情演绎奉上的尾巴一条……本着捡回条小命不容易。安琪拉顶着张蠢萌二哈脸,一咬牙下定下定决心自由飞翔自我,一切从零学起。好不容易不适应了从人变狗,啊呸,是从人变狼的日子。下步却要寻思着怎么变回去……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古堡的后花园中,此时正是一派的喧闹。。
妖夏
25410 人在追
盛夏的不老东西了上千百年,看尽了想起想不到的各种热闹的场面。没想起,她却也成了别人眼里的热闹的场面,在一群不不靠谱参谋的参谋下,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本闲初心不改,这本从小立志要写回言情了!盛夏眯眼盯着台上那一串三个小小的青铜……用疙瘩更准确,这是她来参加这趟拍卖会的唯一目标。。
梧凰在上
15999 人在追
无CP女强文!被姐姐诬陷,凤倾羽仙骨被剔,仙根被毁,一身槃之力被夺。她的未婚夫君又当着她好姐姐的面,未死狗像的她丢进葬魂渊。挺过神魂祭献之苦,挨过毒火淬体之痛,人人鄙弃的她却成了幽界神王,正派人物修士眼中的女魔头。那就这天下容不下我凤倾羽,那我凤倾羽就索性逆了这天!数十万年过去,多少高山大泽都风化光了,偏这巨树完好无损,你说它能是凡物吗?。
病娇邪医
25710 人在追
光是什么,她从来不都不明白自己人生的光在哪……是普通的人家,普通的思维,但让暖缨意外的是,没多久父亲居然不知听了谁的建议,计划着要把她送出国。暖缨不愿意,她长那么大,只自己去过市中心而已,临近城市都没一个人去过,怎么能自己出国,小小的从来听话的她想要反抗却最终毫无作用。。
娇妻傻婿
25462 人在追
顾义,顾财主家的“傻”儿子,一不当心失足落水,呛昏了。宋宛月正好路过此地,给他做了人工呼吸,救回来了。本我以为会可以得到不菲的报酬,却不想人家登门上门提亲了。宋宛月傻了,宋家人怒了。宋老大:“我就这一个心尖上的女儿,这辈子不准备好让她嫁出去,出门时左拐,你慢走不送。”宋老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让他多尿照镜子!”霸气十足的宋奶奶:“这么多废话干什么,把他们撵出去!”躲在门外听墙角的男主“哇”一声哭了,“她亲了我,倘若不娶我,我就一辈子娶不上媳妇了。”众人:……宋宛月手中拽着一根狗尾巴草,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棵大树下的石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