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要来了(求追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在本世界看小说的,李文始终都有个疑惑,那些主角明明白千鹤道长会出事,为什么不直接跟随,非等那边伤亡一大片了,才很紧张兮兮的跑过去的救孩子。也许会有人说了!他们这样做可能会是为了更大的好处,当然的话乌总管的人马不死,那个金棺怎么拿回来?乌总管一行人便成或许会有人说了!。...

在本世界看小说的,李文一直都有个疑惑,那些主角明知道千鹤道长会出事,为什么不直接跟着,非等那边死伤一大片了,才紧张兮兮的跑过去救人。

或许会有人说了!

他们这样做可能是为了更大的好处,毕竟如果乌管事的人马不死,那个金棺怎么到手?

乌管事一行人便成僵尸了,对那些杀鬼怪能获得奖励的主角而言,不出手帮忙反而好处更大。

对于这些借口,李文不知可否。

说实话对于他而言不帮忙,到最后他获得的也好处是最大的。

可人心是肉长的,九叔对他这么好,他做不出来,让九叔伤心的事情。

九叔这一代,跟他关系好的非常多,但真正如亲兄弟的,也就四目和千鹤这几人。

九叔将来和石坚对上,茅山派大部分人,会选择两不相帮,而千鹤和四目等人,却会选择毫不犹豫的站在九叔这边。

如果这次李文不出手,任由千鹤死在僵尸的手中,那他将有何颜面见九叔,哪怕就算是没人知道,但他自己内心过不去。

修道修的是什么,修的不就是道心畅通吗。

或许他这次出手,会因为救下很多人,失去获得大笔积分的机会,但李文却毫不后悔。

毕竟积分以后有的是机会赚,不差这一点。

在说了,就算这些人全便僵尸了,也给李文带不来多少积分,这次积分的来源,大头还是在皇族僵尸身上。

收拾完东西,李文跟赶过来的一休大师等人打了声招,在四目道长不放心的叮嘱,大步的离开。

千鹤道长一行人由于推着重重的金棺,走的并不快。

等李文追上的时候,他们走的还不到一里路。

“阿文!”

在队伍中不停回头的千鹤道长,看到从后面赶上来的李文,顿时,惊喜的连连招手。

“师叔!”

李文也笑着挥手打了声招呼。

“唉唉唉,他是谁?怎么跟过来了?”

见到有陌生人靠近,乌管事眉头一皱,看向了千鹤道长。

“哦,是这样的乌管事,这是我的师侄,正在出行历练,正好有一段路跟我们相同,打算和我们一起!”

千鹤道长怕乌管事多想,便随意找了个借口,给糊弄了过去。

“哦(´-ω-`)!是这样,那你可要看好他,千万别让他乱动东西。”

“是,是,是,您放心,我会看好他的。”

打发了乌管事,千鹤转头看向了李文苦笑的摇了摇头。

“师叔,这趟活完成,以后就不要再接触这些人,他们的王朝毕竟不没落了,跟着他们也没有什么前途!”

千鹤道长对乌管事的谦卑,让李文有些看不过眼,忍不住劝了一句。

“我已经有了这个想法了,等把他们送到京城,以后就各走各的!”

接下来,两人一边聊着天,边跟着队伍往前走。

傍晚时分。

“轰隆隆!”

一声响雷炸起,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变了天,听到响身,一行人抬头看去,就见南方天空上出现了滚滚黑云,不一会儿的功夫,黑云就如潮水一般蔓延了过来。

“要开始了!”

看着那滚滚而来的黑云,李文在心中喃喃了一句,看了一眼旁边没有任何遮盖的棺材。

今天在一休大师提议把遮阳棚拆掉的时候,李文并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

作为一名学识丰富的道士,李文早上观察了一下天空,就知道今天傍晚会有暴风雨降临。

棺材上那小小的遮阳棚,面对暴风雨的时候,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而且按照眼前的形式,千鹤道长在队伍中根本就管不了事,一切都要听那个娘娘腔的。

遮阳棚起不了作用,再加上棺材无法第一时间介入帐篷,僵尸叔叔出现已经成为了必然。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李文也懒得多此一举!

拆掉也好,正好按照时间线,自己心里也有个底。

“哎呀呀,要下雨了!”

滚滚雷声,仿佛九天战鼓,震得人耳膜发痛,神魂乱颤!

如此大的响动,把乌管事这个娘娘腔吓的是吱哇乱叫!

“都停下来快扎帐篷,你们要是淋到了小阿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眼看着天空中的黑云就要压过来了,乌管事也知道这是走不了,连忙大喊着让队伍停下来,赶紧扎营帐!

所有人都知道夏天的暴风雨,那是来的非常急的,当你看到乌云的时,那就距离下雨没多远了。

整支队伍还没停下来,天空中的雷鸣闪电,如同炸了锅一般,不停的交织出现。

随后猛烈的大风,紧跟而来,吹得人站都站不稳!

突然间,雷声闪电大风突然停止,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豆大的雨珠如瓢泼一般,从天而降,瞬间将所有人都浇成了落汤鸡!

“快快,扎帐篷!”

“这边来几个人!”

淋着瓢泼大雨,乌管事仿佛被烧了屁股的知了猴一般,不停的大喊大叫,指挥众人干活。

“一,二,三,拉!”

很快,在乌管事的催促下,第一个帐篷被立了起来。

“快快快,进帐篷,进帐篷!”

见到第一个帐篷被拉起来,乌管事脸上一喜,跟身边的小阿哥说了几句,便让轿夫抬起轿子,赶紧进帐篷!

“不好,墨斗网化了!”

从天空中乌云出现,就一直忧心忡忡的千鹤道长,无意中注意到了棺材开始滴黑水!

看到那些滴下来的黑水,他心中一紧,连忙走到棺材边检查了起来。

“阿文你先帮我看着,我去找乌管事!”

担心出事的千鹤道长,一把拉住李文,让李文先帮他看着棺材。

说完不等李文回话,就急匆匆的跑向了乌管事。

看着急匆匆的千鹤道长,李文耸了耸肩。

按照电影剧情,千鹤道长这次肯定会吃瘪而归。

果然没一会的功夫,千鹤道长就怒气冲冲的走了回来。

“阿文,东南西北做好警惕!”

返回的千鹤道长,脸色难看的吩咐了众人一句,随后便一直围着棺材检查。

过了一会儿,随着另外一个帐篷扎好,千鹤道长便吩咐众人,赶紧把棺材推进去。

“来来来,过来几个人把棺材拉进去!”

随着阿东的一声招呼,几名士兵走了过来!

随后东南西北四兄弟在前面拉着,几名士兵则是手扶棺材准备发力。

“一,二,三,用力呀!”

下了雨的地面十分泥泞,再加上金棺的重量,让轮子深深地陷入泥土当中,推起来十分吃力!

可再难推也没办法,棺材不能留在外面淋雨,众人只能咬牙用力了。

随着一行人的前拉后推,拉着金棺的木车,缓缓的动了起来。

“要来了!”

没有上前帮忙的李文,看着缓缓而动的棺材,手慢慢的摸向了背后的桃木剑!

ps:感谢:天使的翅膀兄弟两次1666的打赏,感谢:作者努力加油冲兄弟800的打赏!

谢谢两位老板了!

还是那句老话,求追读,求收藏,求投资!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舅舅全是大佬

评分 10
作者:一桌寂寞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第八十六章
1988 人在追
亲了亲乐心的额发,池兰晨语气中有着抱怨,“怎么好几天都不来找我,我还以为你被家里人关起来了。”没关起来也差不多了,柏叔那眼神让她根本不敢有所异动,好在这几天的安份,让柏叔对她放心了不少,今天就已经没用那种眼神看着她了,她才敢跑出来。“对不起没关起来也差不多了,柏叔那眼神让她根本不敢有所异动,好在这几天的安份,让柏叔对她放心了不少,今天就已经没用那种眼神看着她了,她才敢跑出来。。
嫡裔
10707 人在追
她堂堂一个军区情报二处特派员,竟然因为行动中出了出乎意料,再次穿越到了这个深宅大院里当起中国古代小姐来了,就这种细胳膊细腿,说不了几句话就得歇口气的身体,除了这些多的烦死人的规矩,让人怎么活?本应是受尽屈辱疼爱的嫡女,怎么这家却与别人相同?嫡女却成了弃子,日子跨过越凄惨?她偏不信邪,誓要夺回来都属于她的一切,径直幸福和快乐生活!--------------------------------------------------------------------新书《曲江春》已传上,尽请需要支持。雅安加油,加油,为你们祈福平安!张若华咧咧嘴:“这不是吴处长说你一个人出任务不放心,他才把我召回来了。再说这次的目标可不小,你一个人只怕……”她声音压低了下来。。
妖怪打架
4797 人在追
世间光怪陆离,似妖怪打群架。望着父母干架慢慢长大的何明橙自小立誓,她肯定让她的孩子幸福和快乐成长。但世事变化无常,好学历,再创业快失败,离幸福和快乐只差一个好男人的的她,就这么不得已入了妖怪打群架的世间局。只没见过另一面的男人,带着俩萌兽就这么闯进她的生活!这矜贵霸总富贵荣华萌娃追着她跑是什么意思?一脸情深眼泪汪汪,搞得她像个不主要负责的妈,我跟你们不熟啊。何明橙被动状态入局。可妖怪干架,最是变化无常!事与愿违为的时候,人生如何决择?人生如何再次?鸟从来不不畏惧脚下的树枝会断,因为它靠的是自己的翅膀。因为,变化无常又如何?我有翅膀啊,我是只会飞的妖怪啊。顾野说看她朋友圈知道她来京都了,说想邀她一起喝一杯。。
锦绣凰途之一品郡主
漆黑宫室,一杯毒酒,孪生哥哥不甘心赴死,三尺刑台,血光迸溅,当朝储君满门被屠,她纵马回朝,战甲峥嵘,最后收获多却是骨肉至亲的尸骸鲜血,高台之上,那人长剑指天,容颜冷酷无情:给我穿了她的琵琶骨!血色刀锋,红烛泣泪,他说:将来再没人会获知你的身世,你也可以安心在我身边。她是本朝余孽,祸及满门,这场惊天血案,亦但是一场以爱假借华美的阴谋谋算!江山?美人?舍我其谁?噩梦骤醒,一切到尾——美眸睁开眼睛,她但是那个绝世风华的浔阳郡主,养父尚在,兄长为伴,一切,都还来及。沙场点兵,她一身戎装挥斥方遒,后宅夺嫡,她以铁血手腕翻覆皇朝
穿成短命女配之后
23852 人在追
一夕穿书成男配,已婚夫是只衷情男主的第一款款深情男配。按剧情,她活将近一个月……orz*书中玛丽苏男主拈花一笑:复活而来,满目繁花。款款深情男配再一次告白:我的眼里仅有你,也没她。二十六线小男配气歪了鼻子:我才也不是跳崖自杀殉情,我是看风景被人推一直这样的。许兰因挑眉冷冷一笑:男配就男配,炮灰可不行啊,看姐的男配人生如何精彩的……至于男配,呵呵,吃进来的吐出,吐出的吃进来!
长安卿
5838 人在追
前生,那个传言中“弑父矫诏,杖杀妃嫔,残害皇嗣,胁持幼孙,意图听政登基称帝”的李太后自城墙一跃,便做了了断。这一世,李绥看开了,一辈子的为国为家,换得的但是是世人抵毁,城墙一跃,如今她只想都属于她李绥的一生。伴着窗下稀疏的虫吟,李绥纤长如玉的食指闲适地摩挲着书上的两行小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