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唢呐流氓一出,谁与争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国人一向不喜欢看热闹的场面的,当教堂那怪异的声音响了,七大姑八婶,一群闲着无聊的的人,便往教堂方向走去,准备看一看是什么情况?“妈呀,有妖怪!”就在众人没走到教堂那个街道,一阵惊叫声响了。“大家别怕,这是我养的的宠物,不乱咬的!”看见大猩猩出引发的惊“大家别怕,这是我家养的宠物,不咬人的!”。...

国人向来喜欢看热闹的,当教堂那古怪的声音响起,七大姑八婶,一群闲着无聊的人,便往教堂方向走去,打算看看是什么情况?

“妈呀,有妖怪!”

就在众人刚走到教堂那个街道,一阵惊呼声响起。

“大家别怕,这是我家养的宠物,不咬人的!”

见到大猩猩出来引起的惊慌,九叔一手拿着唢呐,对着周围的人连连安抚。

“是九叔,九叔什么时候回来的?”

九叔果然是到哪里,哪里都有安全感的人,他刚一出现,原本惊慌的众人就平复了下来。

虽然看着大猩猩的眼神,还有些畏惧,不过有九叔在,他们倒是不怎么害怕。

不少人更是纷纷向九叔打招呼,九叔也客气的连连点头回应。

“九叔,你们这是?”

一名村民,看着九叔手拿着唢呐,阿星身后背着锣鼓,小月手中拿着琵琶,大猩猩胸前挂着一个巨大的大鼓,而长相帅气的李文,则是拿着一个巨大的铜锣,心中惊奇之下,看着九叔问道。

“呵呵,没事没事,好久没练习了,今天给大家出来表演一下,顺便练习练习!”

九叔微笑的解释了一下,便带着李文三人一猩猩往教堂方向走。

周围的村民听九叔这样解释,又看了看九叔前往的方向,顿时兴趣就上来,明白九叔这次去找茬了,连忙激动的跟了上去。

走到了教堂不远,九叔看了一眼周围围上来的人,回头对着李文三人点了点,拿起了唢呐,吹了起来。

“滴哩嗒啦滴哩嗒!”

随着唢呐声响起,阿星小月也忙碌了起来,手上不停的对乐器弹着敲打着。

而旁边的李文,则是在旁边看着戏。

唢呐不愧是乐器界的流氓,九叔的唢呐一出,教堂的钢琴声瞬间乱了节奏,眼瞅着就要跟着九叔唢呐的节奏,跑到爪哇国去了。

而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听到这熟悉的唢呐声,纷纷鼓掌叫好,有几个上年纪的老人,更是交代身边的儿女,告诉他们,等自己百年以后,一定要请九叔过来,好好的吹上一场。

毕竟在这些老人看来,人死了不听段唢呐声再走,多少有些不圆满。

随着九叔的节奏越来越快,教堂中的钢琴终于跟不上了节奏,最后直接停了下来。

很快一群传教士们,顶着光秃秃的脑门走了出来,打算看看到底是谁在这里捣乱。

可以出门,一群人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在距离教堂不远,九叔正在那里卖力地吹着唢呐,在他身后,还有一只身高两米多身上长满黑毛,肌肉虬结的大猩猩咧嘴傻笑。

随着九叔这边节奏停下,李文给大猩猩使了个眼色,悟空兴奋的怪叫一声,抡起两个锤子,就对着胸前的大鼓捶了起来。

咚咚咚有节奏的鼓声响起,李文这边的铜锣也配合了起来,九叔的唢呐也再次举起。

一曲热血沸腾的将军令演奏完毕,周围看热闹的村民们连连叫好。

那几个上了年纪的老人,不停的对着身边的儿女吩咐,他们死后,一定要在坟前来段将军令,说听着这曲子,踏上黄泉路,不但不会害怕,反而会热血沸腾。

几位老人这奇怪的要求,听得他们儿女们表情一阵怪异,不过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

傍晚,客栈!

“吴教士来了!”

随着小二的一声大喊,客栈的二楼下来一群人连忙迎接,领头的正是镇长和他儿子大卫。

“吴神父好!”

“吴神父你好!”

吴教士带着他身边那个秃头教士走上来的时候,大卫和身边的一群人连忙打招。

众人此热情,这让今天一天心情不太好吴教士,心里舒服了一些。

一行人来到桌边,大卫笑着给吴教士介绍道:“这是安妮,客栈老板的女儿,也是一名忠实的信徒!”

“你好,吴神父!”

换了一身晚礼服的安妮,起身对着吴神父行了一个提裙礼!

“你好,愿主保佑你!”

吴教士满脸微笑的点头打了声招,随后,大卫又介绍了一些周围的人。

像什么大烟馆的老板啊,以及凤凰楼的老鸨,还有什么赌场的掌柜等一类的人。

中间因为言语不同,闹了不少笑话。

“九叔和那个年轻他们还没来吗?”

等介绍完毕以后,吴教士看了空出来的位置,皱着眉头问道。

“这点您放心,我们已经通知了,估计待会就到。”

听到吴教士提到了九叔和李文,大卫脸色不好看的撇了一眼安妮脖子上的草莓印,声音生硬的回答。

“九叔到!”

大卫的声音刚落下,门外店小二的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身穿一身道袍的九叔,带着一如以往穿着中山装的李文走了上来。

至于阿星小月,则是留在家里给大猩猩做饭了。

跟在后面看着九叔那一身的道袍,李文表情一阵无奈,其实他们刚才早就到了,只不过等上来的时候,九叔注意到吴教士一身修士袍,就觉得自己穿一身普通衣服不够庄重,便又跑回去换了一身道袍。

“九叔,九叔啊九叔,你来的正好,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见九叔到来,大卫一脸虚伪的笑容迎了上来,连连邀请,至于跟在身后的李文,则是被他直接无视了。

“呵!,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

九叔冷笑了一声,讽刺了一句,顿时让在场众人尴尬了。

九叔所谓的有头有脸,其实是说他们臭名远扬。

“你就是九叔吧,你好啊!我是吴修士!”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客气的打招呼,九叔也没摆架子,点头打了声招。

“你好!”

“九叔,今天把大家召集过来,主要就是让你们和平相处,化干戈于为玉帛,其实吧,教堂重开不重开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实行民主,实行多教。

我相信在座的贤能父老,都是这个意思,大家说对不对呀!”

被自己儿子拉过来的镇长,扣着脑子想了半天,才回忆起自己儿子的话。

“对对对,镇长说的对!”

在座的烟管老板赌场掌柜的,以及那两个老鸨子连连点头。

在场之人什么情况,李文懒得搭理,此刻让他心情不爽的事,不知道大卫是有意还是无意,整个桌子上根本就没给他留位。

而从李文进来,一直盯着他看的安妮,注意到李文那不爽的表情,嘴角忍不住勾起。

其实位置并非是大卫安排,而且她故意这么做,就是要气气李文,谁让早上李文那么说自己,而且自己生气了,竟然一天都不来找自己哄自己。

当李文的目光看向她的时候,安妮更是娇哼了一声,昂起了下巴,露出了好几个草莓印。

ps:果然下了推荐就是不一样,排名一路狂往下掉,从一开始的总榜20多名,现在已经掉到40名以外,眼瞅着就要掉出50名了,求大家火力支持,拜托了,拜托了!

另外,感谢酒烧喉兄弟的100打赏,其实他名字前面还有一个字,不过我不知道怎么念!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舅舅全是大佬

评分 10
作者:一桌寂寞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第097节退烧
27349 人在追
太医院的正堂,秦微四首位端坐,捧着茶盏饮茶。今日的茶,他觉得甚香,甘醇入喉。温润的茶香在四肢百骸流窜,身上每一处的经络都疏通开来。过了今日,太后娘娘和皇上就应该知道:这世上的大夫,各人有所长。顾小姐能治好太后的咳嗽,并不意味说她什么病都能上今日的茶,他觉得甚香,甘醇入喉。温润的茶香在四肢百骸流窜,身上每一处的经络都疏通开来。。
第三十四章 生活不易
姐弟二人到家时,仍是到山上把姨甥二人捡的柴拉了回来。今天乔明瑾因要把剩下的竹耙做完,便没有继续在山上捡柴枝。回家把牛卸了,又码了一车柴之后,乔明瑾便让明珩把卖鸡蛋的钱送了过去。又让明琦带着琬儿做饭,她则在一旁埋头做剩下的竹耙。昨天也只不过砍今天乔明瑾因要把剩下的竹耙做完,便没有继续在山上捡柴枝。。
第十七章
9720 人在追
在第二次从山上下来后,钟离情儿等来了宫里派过来的人,把药篓递给时文之,“让他们先等着,我去梳洗一下。”“是。”没有钟离夜的耳提面命,那套华服又被她压到了箱底,一个人的身份如果真正尊贵,就算没有广袖华服他也依然尊贵,如果本身没有那气质,就算穿“是。”。
盛世茶香
14867 人在追
一不小心成了中国古代旅游大军中的一员,秦天明白了,要想在中国古代活得周详,低调才是王道。虽然当别人欺好日子上去,是再次能保持低调淡定,虽然奋然反抗意识呢?秦天的答案是:不惹是生非,就怕事。尽全力以赴过好自己的日子。虽然有一点儿,秦天很恼火那位夫人,你千方百计的想将我娶你儿子,虽然你儿子一不能够听,二不能够言,你不会觉得我们交流会有问题?****************有完结啦文《复活豪门千金》《复活豪门媳妇》《世家名门》《阿杏》,坑品有确保,请亲们安心跳坑!O(∩_∩)O~*****十分感谢沐水游做的封面,十分不喜欢*****小铜镜打制的很粗糙,映出的影像不仅模糊还有些扭曲,但还是可以看清这是一张清秀不张扬的面孔。。
冠上珠华
6152 人在追
明明是真千金却死的落魄的苏邀复活了。上辈子她忍气吞声,再重新来过她手狠下心来黑。谁也别想地吸她的血还嫌腥臊了。重新来过一次,她要做那天上月,冠上珠,光芒万丈。某人跟在她身后一面替她挖大坑,一面苦心孤诣的劝她:不需要这么费劲的,瞅见我头上的冠冕了吗?你是上面最华美的那颗。这其中,苏家来的人算是晚的,他们重新打开这座被冷落已久的别庄,脚步轻快的四下打扫整理起来,带来的箱笼堆满了一排厢房。。
玄学大佬燃翻天
27936 人在追
砚家走散多年的女儿终于等到找了回去!然其生性极度自卑很敏感,木讷寡言,一时之间想不开跳江服毒自尽,再睁开眼,是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我的砚灵兮。砚灵兮天生的一副笑脸,什么都吃是不吃大亏,什么都受是不受受了委屈,那就砚家不不喜欢她,她就毅然决然搬回去。几个月后,砚家再度找到了砚灵兮。那时,她正摆地摊,边摆边念着:“看风水择吉日,八字合婚宝宝起名,算卦看字相面,镇宅平安符,观音送财符,破邪法正符,斩妖除魔符......应有尽有,昨天一概打八折,一张八万,买速来!”奇妙的是,还真有无数他们需凭吊的大佬,跪着求着也买,还为了多买一张互这的地摊经济很是发达,卖小吃的,纳鞋垫的,卖衣服的......但最显眼的还是那个穿道袍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