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舔狗的悲哀!(跪求追读!)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李文哥哥,这些点心你拿着,饿的时候先吃一点儿垫垫。”“对了,这水壶里是我用爸爸的龙井茶泡的茶水,你渴的时候,喝点润润嗓子。”任家门外,任婷婷放佛小妻子要送日常出行的丈夫般,将一个包裹和一个水壶递过来了李文。此外,嘴里还不忘嘱咐李文别忘了吃,后面还“对了,这水壶里是我用爸爸的龙井茶泡的茶水,你渴的时候,喝点润润嗓子。”。...

“李文哥哥,这些点心你拿着,饿的时候先吃一点垫垫。”

“对了,这水壶里是我用爸爸的龙井茶泡的茶水,你渴的时候,喝点润润嗓子。”

任家门外,任婷婷仿佛小妻子要送出行的丈夫般,将一个包裹和一个水壶递给了李文。

同时,嘴里还不忘叮嘱李文别忘记吃,后面还拿出了一些洗好的水果,要放到李文随身的包裹当里。

对此,李文只是平静的点头,坦然的接受了这一切。

这一幕让周围吃瓜群众们,都酸得不得了。

特别是秋生文才,两个人眼中的羡慕嫉妒的火焰,都差点喷出来了。

秋生文才不止一次的在内心想,他们到底差在哪里。

李文除了刚开始见面的时候,对任婷婷有着一丝微笑,平常的时候都是冷淡的很。

而他们呢,每次见到任婷婷,都会像蜜蜂见到花一样,在其身边不停打转,献着殷勤。

可为什么,任婷婷对他们献的殷勤选择视而不见,反而对她有些冷淡的李文,却是笑脸相迎。

哪怕多次热脸贴了冷屁股,任婷婷都不会气馁,反而下次更温柔,更体贴。

如果你们知道了二人的想法,肯定会同情的来一句。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不是所有舔狗都能舔到女神的,甚至有很多连接盘的资格都没有。

就秋生和文才这样的,别说当备胎了,当舔狗任婷婷都有些嫌弃。

毕竟她身边有一只,比两人更厉害的舔狗,那就是她的表哥阿威。

而我们的超级舔狗阿威队长,此时已经妒火中烧,都快要自燃了。

自己的表妹,对另外一个男的如此好,阿威几乎要嫉妒的发疯了。

有好几次,他的手都摸上了腰间的枪套。

他真想掏出自己的枪,把这个家伙打成蚂蜂窝。

可惜摸了好几次,他都没敢拔出来,毕竟他的表姨夫还在活着,任家还不是他的一言堂。

不过虽然此时没有动作,但阿威已经把李文记恨在心里了,他心中已经下了决定,只要有机会,一定要整死这个叫李文小子。

他要在对方的脸上,烫一个大大的奸字。

他队长阿威要让李文明白,他的表妹除了他阿威之外,不是任何人能够染指的。

“师弟,差不多就行了,该走了。”

吃了半天狗粮的秋生文才,看到任婷婷还要回去给李文拿雨伞,终于是呆不住了,大声的提醒了一句。

“婷婷,雨伞就不拿了,我们要赶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喊住了要去拿雨伞的任婷婷,李文将手中的水壶和点心盒递给了身边的一个任家下人。

然后对着周围召集来的人大喊道:“大家出发吧!记住一定要仔细搜查,千万不要漏到任何地方,一旦发现了僵尸,不要轻易动手,记得要通知我。”

“臭小子,得瑟什么?还僵尸,糊弄小孩呢,这个世界哪有僵尸啊?我看,一切都是这小子搞的鬼,千万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否则我一定弄死你。”

看着站在人群中,对着众人大声喊话的李文,阿威队长酸的不行,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李文,嘴里不停的念念叨叨。

“师父,任老爷,那我们走了。”

交代完众人,李文对着九叔和任发打了声招呼,在二人盯住小心的话语中,带人离开了。

站在父亲身边的任婷婷,看着带领众人,威风不已的李文,双眼都冒出了小星星,在后面挥着手帕大喊道:“李文哥哥,一定要小心呀,我在家里等着你。”

秋生:(;一_一)

文才:(;一_一)

阿威:ฺ(◣д◢)ฺ

一行人出了任家镇,便分成了两个队伍分开搜查。

李文带着任家的下人为一队,文才秋生和阿威,带着保安队的人,以及大猩猩悟空为一队。

分好队伍,李文便带着任家的下人们,前往了大猩猩的洞府。

在电影当中,任老太爷就是藏在那里,只不过因为阿威和他手下的人太蠢,被悟空给吓跑了,才没有找到任老太爷。

所以在搜查的时候,李文便把第一目标,锁定在了那个山洞。

可一行人来到山洞,李文带着人前前后后搜查了一遍,别说任老太爷了,连根僵尸毛都没有找到。

李文站在洞口皱着眉头,不停的在洞口左右排查,想寻找的是否有隐藏的山洞。

可周围都看了一遍,除了这个山洞和旁边一个小洞口之外,周围的全部都是大片的石头地,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洞口。

“难道没来这里?”

“不可能啊?他不来这里,还能去哪?”

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愣是想不到头绪的李文,只能暂时放弃,决定带着人到周围去搜查一遍。

一转眼时间到了天黑,在山上跑了一天的众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任家镇。

“怎么样?有没有线索?”

正在任家布置的九叔,看到寻找任老太爷的众人回来了,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迎上了众人,询问道。

李文摇了摇头。

“没有,我们找遍了后山,就连一些犄角旮旯,我们都找了,都没有找到僵尸,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害怕咱们,跑远了?”

九叔闻言轻皱眉头也陷入了沉思。

“怎么样?有没有找到?”

听闻众人回来的任发,也急忙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大家询问道。

等看到众人摇头以后,顿时一阵唉声叹气。

“表姨夫,你是不是被他们忽悠了?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僵尸啊,我估计他们是贪图你的财产,打算谋财害命,所以我猜测,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僵尸,他们才是真正的凶手,袭击你的僵尸都是他们演了一场戏,是在糊弄你。”

见到自己表姨夫唉声叹气,阿威一副我已经全部看透的样子,来到任发身边蹲下来小声道。

阿威的声音虽然已经很小了,但在场的众人都没有说话,就显得他的声音非常大。

正在布置的九叔听到这话,忍不住轻笑一声,摇了摇头,继续布置东西。

而秋生和文才,则是撸起袖子,准备跟阿威理论一番。

“你懂个屁!不懂就不要乱说,还不赶紧给九叔道歉。”

听到阿威的话,任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中的拐杖就打了阿威一下,同时还让他赶紧给九叔道歉。

“表姨夫,我……”

“你什么你,还不赶紧道歉?”

阿威刚要站起来解释,就被任发瞪了一眼。

见到表姨夫那严肃的样子,阿威张了张嘴,最后耷拉着脑袋,看着九叔的方向,有气无力的说了句对不起。

“九叔,小孩子不懂事,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如果你要是心里气不过的话,就过来骂他几句,打几下。”

“唉唉唉,算了算了,我可不敢,他可是保安队长,手里攥着枪把子呢。”

九叔是非常小心眼的,你可以质疑他的法力低,本事不到家,但绝对不能质疑他的人品,否则后果非常严重。

“喂喂喂,你这个家伙,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听到九叔阴阳怪气的话,阿威顿时不爽了,手抓着枪套,瞪着眼睛看着九叔。

“你个臭小子,你想气死我还不赶紧滚,留在这里等着吃饭啊。”

见这家伙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任发顿时火冒三丈,抬起拐杖就是一顿抽。

“唉唉唉,表姨夫你轻点,疼,哎呀,我就是,哎呀,别打,别打,这就走,这就走。”

阿威还想再说些啥,可挨了几拐杖后,就受不了了,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任家镇外,任老太爷的坟地,一只干枯的手从土中探出,随后一个手臂断了一只,衣衫破烂的人影,从里面爬了出来,站在松软的泥土上,仰头向着天空的明月,大口的吸收着月之精华。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的舅舅全是大佬

评分 10
作者:一桌寂寞
分类:虚拟网游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第22章 上课
7332 人在追
一节课上完,赵虹来到美美桌旁,拿起美美桌上奶糖吃着。美美看着赵虹:“你来干嘛?”赵虹一副很伤心的样子:“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分析帝都大学和第一大学区别,你没听进去?”“那些东西上网查查就知道。”赵虹一副你不懂的表情:“我给你们科普的是内部资料。美美看着赵虹:“你来干嘛?”。
1999,收到请回复
24684 人在追
“……真的很幸运的人呀,你看,你赶上了了2007年的奥运会,碰上了2013年的世博会,2014年你有什么期待……?”“你好!”。
老祖宗她又飒又甜
3763 人在追
作为九幽之主夕瑶怼天怼地不带怕的,结果一不当心被设计陷害当做旱魃解开封印千百年!淦!老祖宗我切记面子的吗?再醒过来,棺材前躺了个受了重伤命不久矣的美男子。这年头美男子很难得,夕瑶忍痛割爱舍了自己一滴血与他结契,自此多了个非人非鬼的美男子仆从—祁墨辰。这个美男子仆从在外的时候哪里都好,是关上门门来不喜欢以下以下犯上。某天,夕瑶终于等到忍无可忍,“祁墨辰,分身后悔当初了,把分身的血还回去!”祁墨辰掀了掀眼皮,“该交易双方自愿原则,概不换货。”夕瑶咬牙切齿,“祁墨辰!你大爷的!”某人淡定从容的声音传来,“那是你大爷。”元安城郊的泉灵山脚下静谧的深山老林中却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掌事
23402 人在追
她是工匠之女,比商人的地位高如果一点儿,船厂的本事也高如果一点儿。躲在宅子里当丫头,努力往掌事奋斗拼搏。她我以为志向并不大,难度不高,却遇到有个人——因为这路,走着走着,突然岔了……已有近VIP完结啦作品《凤家女》《复活打造出完美的家园》,坑品确保。乌瓦鸦鸦连天。。
穿成老奶奶后我闻名世界
作为舞蹈界新星的张颜意外再次穿越到一个老奶奶身上,获了翻身系统,闻名于世世界就也可以重返更年轻,在她的努力下以年迈之躯首登世界舞台,身体也慢慢的变的更年轻,一直到有一天系统发布最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任务,张颜慢慢的意外发现了不对劲儿……“阿姨,你等等啊!马上到你了。”年纪颇小的女护工站在对面的阴凉处,正在给一位看上去衣饰华贵的老奶奶喂水。。
纨绔攻略手册
5417 人在追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