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我又不是假绿茶(四十六)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泠栀和林芷露坐在沙发上短暂休息,林芷露明白泠栀不喜欢吃各类小蛋糕,便让人一样拿了些回来。顾雪气鼓鼓地走来,坐定,准确说是像个石头砸下去,沙发都因为她振动了。“怎么了,气成这样?”林芷露问着。“哼!有些人,还什么都也不是,就那副姿态,深怕别人不明白她顾雪气鼓鼓地走来,坐下,准确说是像个石头砸下来,沙发都因为她震动了。。...

泠栀和林芷露坐在沙发上休息,林芷露知道泠栀喜欢吃各类小蛋糕,便让人一样拿了些过来。

顾雪气鼓鼓地走来,坐下,准确说是像个石头砸下来,沙发都因为她震动了。

“怎么了,气成这样?”林芷露问道。

“哼!有些人,还什么都不是,就那副姿态,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似的,也不看看,今天谁才是主角。”顾雪不屑道。

“为这点小事,不值得。”

“这不是小事,露露姐,我们家今天是为泠姐姐举办的宴会,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泠姐姐是我们家的恩人,是我们顾家的座上宾,以后谁再敢欺负她,顾家绝对不放过他,现在倒好,全让某些人把风头抢了。”顾雪越想越气,端起饮料大喝了一口。

“确实没必要生气,气坏了算自己的。”泠栀说道。

“可……好吧,就当本小姐大度,不和她计较。”

泠栀看了眼大厅,小声道:“这里人多,在这里动手会伤及无辜,金智不会蠢到得罪整个芦城的豪门,他应该会让盛轻沐把人引出去伺机动手。”

“我去让他们准备,盯紧所有可疑人员。”

“嗯。”

“露露姐,你去哪?你不陪泠姐姐了?”顾雪问道。

林芷露笑道:“我很快回来。”

“那,泠姐姐,我们过去吧,差不多要进入今天的重要环节了。”

“好。”

泠栀随顾雪过去,顾书睿夫妇和林启都在,顾靖城也带着盛轻沐走来。

“阿栀啊,听小止说你们报了同一所学校,以后你们还是同学,大学不在芦城,林叔给你们在外头买套房,你们一起住,也方便做任务。”林启说道。

泠栀没get到他的重点,以为他是不希望耽搁做任务也就同意了,殊不知,林启的重点并不在最后一句。

“哟,一起住……”顾靖城不怀好意说道。

“你在那阴阳怪气的,皮痒了?”

顾靖城怂了,“没有没有,我哪敢啊。”

顾书睿笑着道:“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可惜阿城不和小止在一个学校,不过两所学校离得不远,以后他们三个年轻人可以经常一起玩。”

“是啊,听说盛小姐,也没能和顾靖城一个学校,实在令人惋惜。”泠栀说道。

盛轻沐又委屈上了,虽然这是事实。

“阿城,我……”

顾雪看不惯盛轻沐嘤嘤嘤,嘲笑说道:“是啊,我哥报的可是全国的顶尖大学,不是实力过硬的学霸,想都不用想。”

“小雪。”顾靖城想让顾雪少说两句,后头便来了个讨厌的声音。

“一个学校的不稀奇,只要沐沐和阿城感情好,在不在一所大学又怎样呢,反正以后他们俩有的是机会一起工作,一起生活,毕竟他们都是天之骄子。”

来人正是给盛轻沐撑腰的文萱。

她这话是在故意刺泠栀,同时也是在告诉泠栀,你考进好大学了又怎样,她的女儿前途是光明大道,而你,一生都追逐不到她女儿的高度。

“天之骄子?这就是你炫耀的唯一资本了吗?可惜啊,如果在一百天前,你确实可以在我面前显摆她盛轻沐,不过现在呢,这种显摆,还要我低头看,可是又有谁会理会被风吹到脚边的野花野草呢,是不是啊,盛夫人。”

低头看?野花野草?

盛轻沐和文萱肺都要气炸了,她们高傲的头颅向谁低过?唯独这次高考,盛轻沐真真实实地被泠栀打败了。

更让盛轻沐想骂人的是那句野花野草,触及到的是她身份的痛,但凡带个野字的用在她身上,那都是戳她的痛楚。

“泠栀!你也不看看,如果不是你死皮赖脸,这种宴会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见识到的,真以为飞上枝头做凤凰了?放养的山鸡,终究是比不得凤凰。”文萱高傲说道。

“原来有人在变相说自己是老山鸡,好的,我懂了。”泠栀比了个ok的手势,一副我悟了的样子。

顾雪和林启没忍住,一声笑出来,还没有要收敛的意思,气得文萱想骂又不能骂,大喘气努力压平胸口的怒火。

盛轻沐气哭了,抹着眼泪快步离开。

“这……”顾靖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是说要好好和解吗?这么又成这样了?

“爸,你先帮我招待下泠哥,我一会回来。”

顾书睿又犯了难,还是那个世纪难题,一边是准亲家,一边是两个孩子的恩人。

“真不知道,像你这样没素质,没教养的人,到底有什么脸面来这种宴会,还要祸害沐沐,为什么警察不把你这样的败类抓走,永远的关在监狱里?”文萱指着泠栀骂。

泠栀笑了,“原来你也喜欢这样的,我会成全你的。”

“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顾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样的场合我呆不下去,主要是有些讨人厌的傻逼总来我面前晃悠,抱歉了,待会我就不露面了,出去透透风,和傻逼在一起站久了,不透透气,智商容易被污染。”

泠栀径直走了,任由文萱在那生气。

林启也想走,他知道泠栀去做什么,他出来的话也能帮帮忙,但是想到老友独自面对文萱这疯婆子……也是难为他了,算了,就当保护他了。

泠栀找到顾靖城和盛轻沐的时候,盛轻沐正哭得伤心,顾靖城如何安慰都没用。

泠栀察觉到有几人往这边走,顺带拿出手机,点开录像。

好戏,她向来喜欢和人分享。

不一会,有人从后背将顾靖城迷晕,盛轻沐被吓到,下意识站起来,来的四个人里有两个服务生打扮,还有两个是安保人员的装扮。

“你,你们是金智的人?”盛轻沐问道。

“盛小姐不用担心,金老板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他让我转达,今晚上你的配合很好,抓了顾靖城,他会找机会让泠栀带着他想要的东西来赎人,之后他会帮你除掉泠栀,但是在这之前,还请盛小姐配合,和我们一起走。”服务生绑匪说道。

盛轻沐急了,“不是说好了只绑顾靖城的吗?”

“金老板说了,加上你,盛家一定会给顾家施压,他不想等太久,只能委屈你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大唐明月
15899 人在追
这是一个最繁华的时代:鲜衣怒马、胡姬如花;这是一个最冷酷的时代:骨肉相残、人命如芥;重生在这个时代,库狄琉璃的目标是:没有蛀牙……的活到老死。在西市锦绣丛中挥挥笔,于曲水斗花会上采采风,溜到平康坊内听个小曲,混入慈恩寺里观场演出。她要做个闲看长安十丈红尘,笑对大唐万里明月的,路人甲。然而永徽四年春,当武周夺唐的千古大戏终于悄然拉开帷幕,她却泪流满面的发现,原来,她不是围观群众,她是,演员。--------------------------本文将为诸位看官展现一个尽可能真实的大唐,欢迎围观OR围殴。本人已五更三点,太极宫那层层叠叠的重檐飞角,刚刚被晨光勾勒成黛青天幕下的无数道剪影,承天门的门楼上便准时响起了第一声晨鼓。随即,六条正对着城门的主道上,数十面街鼓被依次擂响。在微弱的曙光中,长安城仿佛一头从沉睡中醒来的巨兽,在隆隆不绝的鼓声中抖动着身体:被分割得菜畦般齐整的一百多处坊里几乎在同一时间打开大门,宵禁了一夜的二十五条坊外大道也重新出现了车马行人的身影;而在各坊门口,叫卖胡饼的声音此起彼伏,那热情洋溢的声调和热气蒸腾的炉灶,让这座举世无双的雄城渐渐有了人间烟火的气息。。
第四十八章飞星楼
25043 人在追
邕宁城。邕宁城乃是剑域十二大城之一,也是距离剑宗山门最近的城池,毫无疑问,它位于甲级宗域之中。墨天微走在街上,左顾右盼,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没见过世面。邕宁城远比长云镇大,这里的人流量也绝非一个小镇可比,不独剑域众人,西域其他地方、东北中三大邕宁城乃是剑域十二大城之一,也是距离剑宗山门最近的城池,毫无疑问,它位于甲级宗域之中。。
巧媳妇好日子
1687 人在追
八零后的沈飞扬的幸苦努力拼搏,却在年过半百的时候遭车祸,再度睁开眼睛眼睛的时候,看见的也不是医院的白墙,也也不是到了阴曹地府,反倒是再次穿越到了五零后小姑娘沈云芳身上。她再次穿越在了吃不饱穿不暖,还内乱万分的六十年代。哼哼哼,这些都难不倒在社会中努力拼搏了大半辈子的智慧女人,下回分解她怎么左手鸡右手鸭,身后提着胖娃娃,一路引吭高歌。“……我说你娘那人就是差劲,光顾着自己高兴了,哪能教出好孩子来……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以前你妈惯着你,现在咱家可没有那条件惯着你了……”。
罪恶不赦
4883 人在追
《罪恶》系列之二。 也没了兽性的兽, 会变的温驯驯服。 丧失了人性的人, 会深陷疯狂的的深渊。 邪念犹如病毒, 无迹可寻,又没处他不在。 一步步蚕食灵魂,消泯人性, 一步步令人垂涎犯下滔天罪行。 【本文案情严谨认真正剧向,感情线轻松向,摸良心确保,请安心生食!】 ————————————————— 新书古言逻辑推理《提刑大人使不得》双开中,感兴趣的也可以去瞄一下哟~!一辆出租车奔驰在马路上,出租车司机开着车,扫一眼路两旁热热闹闹的路边摊,还有各色各样逛街、散步的人群,再从后视镜里偷偷瞄一眼坐在后排正在看着窗外出神的那个姑娘。。
成为男主的白月光之后
为了宇宙和平(获新生),为了宇宙正义(权力),千妤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感化黑化大佬们之路,四个大佬们各有特色,只但是有一点儿千篇一律,那是对她爱而严禁……面对自己小傲娇的半兽人,病态科学家,柔弱太子,蛮横星盗,千妤悠悠的地说“别爱我,没结果,我的心里仅有星辰大海”一个瘦小的身影在雪地里穿梭,身子矫健,依稀只能看得到几片残影。。
当反派被咸鱼作者娇养后
【读者群:①⑨⑥⑦⑥②⑨⑧③】“我会披荆斩棘走到你的眼前,我亲爱的我的神明。”沈栖柔作梦都没想起,她书中的角色会不会产生意识,从书中再次穿越到她的世界。他基本上是完美的的代名词,身上有着沈栖柔对于生活现实不敢心存的一切幻想。深遂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无一也不是神明的艺术品。他乖巧地唤她:“娘亲。”她带他不适应她的世界,教他以及使用电子产品,他借助沈栖柔的内疚,不断地地可以得到好处。一直到有一天,他被星探发掘,至此离开了了沈栖柔。正这时,沈栖柔意外发现了一个秘密。她亲自动手给与他病态毫无人性的基础设定,反倒走入了他一就便设下的局。市中心的屏幕上,你是我的神明,我便来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