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妖女,休得放肆(四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那……为什么要这么做?”黑变化无常问着。泠栀不不耐烦了,“做就做了,问东问西,大麻烦死了,还不动手吗?不不动手边上来,爷除了事情。”“大胆地,敢如此对变化无常大人说话的!”镇邪道士呵斥。黑变化无常:当我不不存在谢谢您。“我说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泠栀见状,极为张泠栀不耐烦了,“做就做了,问东问西,麻烦死了,还动手吗?不动手边上去,爷还有事情。”。...

“那……为什么要这么做?”黑无常问道。

泠栀不耐烦了,“做就做了,问东问西,麻烦死了,还动手吗?不动手边上去,爷还有事情。”

“大胆,敢如此对无常大人说话!”镇邪道士呵斥。

黑无常:当我不存在谢谢。

“我说就说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泠栀上前,极其张狂,“我不仅无礼,我就算当着他的面,杀人放火,他又能把我怎样?”

说着,泠栀突然出手,掀翻了四个受伤的道士,镇邪道士对泠栀突如其来的袭击没有防备,也跟着被撞倒了。

齐悟反应力倒是很不俗,泠栀冲过来的时候,他拔腿就跑,往人后跑。

泠栀速度更快,如闪电窜到齐悟面前,挡住他的去路。

“跑什么?这么心虚?”

“笑话,我心虚什么。”嘴上说得轻松,其实也只是鼓起气势说的。

“呵呵。”银光化作细丝,不待齐悟反应便缠绕住他,齐悟浑身缠满银丝,像极了蚕宝宝。

“妖女,住手!”镇邪怒斥,夏侯渊拖下几道残影,瞬移而来,拦住镇邪道士的去路,“谁敢动她?”

感觉被特意艾特的黑无常默默地降低自己的存在。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镇邪急切问道。

“怎么样?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银丝收紧,“怎么,还要装鸵鸟吗?再不出来,灵魂可要被我勒碎了。”

银丝的压迫感越重,那不仅仅是细丝,更像是加持了千百斤力量的东西压在他身上。

齐悟承受不住,身体开始扭曲,皮肤逐渐变成灰绿,还散发恶臭,是极浓郁的腐尸味。

“他被夺舍了。”黑无常道。

镇邪道士瞪大眼,齐逍小道士满脸不可置信,这是陪他长大的师兄啊,为什么会这样?

在泠栀的压迫下,一缕黑烟逃窜出齐悟的身体,迅速窜进草丛,不见踪影。

齐悟的身体迅速腐烂,完全失去生机。

普通的夺舍尸体不会腐烂,这样的症状,可见夺舍的非寻常鬼,而是拥有千年修为之上的老鬼。

“这股气息原……来是他”夏侯渊说道,“只有他那样恶心的,才会每次都雷声大雨点小,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这么低俗。”

“你认识?”

众人看着夏侯渊,等听他说:“我沉睡的七星古墓,原先是这家伙的,这老家伙出山后为非作歹,杀了不少人,又在我沉睡的时候经常来打扰,我收拾了他几次他才死心。

不曾想过了千年,老东西还没去地狱走一遭,也真是地府无能,放任他祸害人间这么久,算下来这千年过去了,他祸害的人该不止我们看到的这几百个了吧。”

黑无常:……

有被冒犯到。

黑无常像极了上课怕被点名,把自己脑袋埋进书本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学生。

“这样,他更该死了。”

千年前就敢出来作乱给她大哥添堵,必须不能让他好好死。

“可是,他现在跑了,再想找到他恐怕难了。”玄清老道出来说话,他马上加入了铲除妖邪的队伍。

局势瞬间转变,他们的矛头也该改变了。

泠栀道:“想跑,还能跑哪去?”

泠栀徒手一抓,银光绚烂,照亮了半边天空,和夏侯渊现世时的蓝光有得一拼。

泠栀身边不时冒出几道银色,很快又消失,站近些,便可感受到到那奇怪的现象,泠栀周边的空间在迅速变化。

“找到了。”

农户家里,黑衣人的身体完全腐败,干尸倒在地上,一团黑气悬在空中。

泠栀的银光锁定了这里,银光幻化成刃,薄如蝉翼,却有极大的威力,迎面切来,黑雾躲过,旁边的柱子却遭了殃,被银刃拦腰切断。

泠栀手指变幻,银刃幻化成网,逼着黑衣人往泠栀他们这边来,因速度太快,黑雾根本没有转弯逃跑的机会。

泠栀收回银光,黑雾逐渐化出一个虚无的轮廓,那张脸是最清晰的,可见是个半边脸溃烂的中年男子。

“终于舍得露面了?老鸵鸟。”泠栀道。

“无耻小人!”

“有你无耻?一把年纪还要剥夺人家妙龄少女的灵魂,采阴补阳,还想栽赃嫁祸,该哪死死去不好,偏要出来为祸世间,你以为你还能学个谁,做称霸一方的鬼王?笑死。”

“你!”黑雾指着夏侯渊,“要不是他抢了本王的鬼穴,本王何至于四处流浪,没有鬼气补充,身形都维持不了?”

“所以说你菜啊,你看看我大哥,同是在七星古墓里住了千年,看看,这皮肤,看看,这手感,比活人还倾国倾城,一点也看不出死人的痕迹,出去还迷死一大票小女生。

你这种连美色都有不起的,难怪要去坑蒙拐骗人家无知少女,活着不争气,死了还是一无是处,还不如魂飞魄散,回炉重造,兴许下辈子能投到个好看点的畜生身上,也算挽救下你那点少得可怜的颜值了。”

夏侯渊听得开心,因为泠栀狠狠夸了他好看,看来在阿栀的眼中,他的颜值是还很吸引她的,那就好。

说真的,黑无常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打架前先来一波嘴炮输出的,还把人说得哑口无言,无地自容,就很强,大佬果然是大佬,与众不同。

要不是身份不允许,黑无常都想喊一句:666了。

“你找死!”七星鬼王被激怒,不顾人多,他也要拼死一搏,刚才没能借分身逃脱,就注定了,他今天跑不了,还不如拼一拼,大不了赌上千年修为不要,来日东山再起。

当然,这些只是他想的。

“大哥,你可别插手,我试试新学的招。”

“好,我帮你看着,不打扰你。”

泠栀用罡气凝聚出一把正常大小的刀,任务里有个什么长刀切菠萝,大概率是这个吧。

镇邪以及许多没凝聚过罡正剑的道士:……

脸皮又被摩擦了。

“直接上大招吧。”

七星鬼王也不懈怠,黑雾扩散,从黑雾里,二十多个骷髅头飞出,拖着长长的黑气,冒着幽绿的光,张着空洞的口,每个骷髅牙齿都是黑色的,看样子是淬了剧毒。

黑雾中还陆续有骷髅头跑出来转眼间也有六七十了。

这……该不会就是那啥,菠萝?菠萝头?

不管了,先切了再说。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七十八章交谈上
25981 人在追
“姑娘,你醒了吗?”阳安云刚睁开眼,就听到屋外玲姐的声音。阳安云连忙从床上下来,着急忙慌地给自己套上鞋子,到铜镜前检查一下自己的仪容,在使用了一个清洁术后,又照了照镜子,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后才对屋外回应:“醒了。”玲姐的修为毕竟比阳安云高,她阳安云连忙从床上下来,着急忙慌地给自己套上鞋子,到铜镜前检查一下自己的仪容,在使用了一个清洁术后,又照了照镜子,觉得没什么大问题后才对屋外回应:“醒了。”。
嫡玉
11263 人在追
月轻玉睁开眼意外发现自己但是刚出阁的十二岁少女继母但是那副人面蛇心的样子父亲依旧把她捧做掌上明珠他但是满目柔情一切都也没变可,一切都变了这一世我要护你们周详!这一世我已不再宰割宰割!这一世我是嫡女月轻玉!张嬷嬷是老夫人身边最为得力信任之人,满面春风疾步走近,附耳几句。。
我靠独门绝学震惊修仙界
春末从天而降,回到了修仙界,初来乍到,却屡遭明杀,用出独门绝学,被误指出是大佬,春末:但是我没实力,但我能装。同行的公子竟皇子,意外卷进皇子的纠纷,各方势力,幕后主使者,利益所致?长生不老?保住自己?......各方势力齐聚一堂,谁抢先掉上马来,谁又能牢牢地坐在高位?这是一个装大佬,装装扮着成了第一大佬的故事。钟武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将夏初同自家公子分开。“你是何人?从哪来的?想干什么?”。
老婆是隐形大佬
27844 人在追
新书《复活后大佬们她A爆星际》求需要支持~【女强 独宠 古武 电竞 微玄幻】沈家那位长年在深山学武的二小姐就得返京中考了。沈家人惊惧:二小姐三分带煞,克父克母克全家,轻意切记近她身!京城子弟哂笑:山野村姑好控制,给点甜头就上套。仅有某个疑似江湖骗子的老道士点起沈沐曦的头,一脸严肃认真:上山别给为师惹是生非!***返京半年后——沈家人一脸殷情:我家二小姐是全村的希望,别耽搁她挣钱!京城子弟鼻青脸肿:沈沐曦就也不是个女人,拳头比男人还硬!老道士夜观星空,神秘的叨叨:流月星动!这是哪家傻小子?某个一个秘密实验室的小祖宗重重打了个喷嚏黄土路上泥泞不堪。。
城里的魔法师
25536 人在追
住在人类城市里的魔法师,守护着着祖先的火种,唱着古老的历史的歌谣,却开着红色的野马,奔驰在限速120的公路上。法师世界里,北方学院三年级的低智法师学徒罗奇正处在学分还不够,可能会考试不及格的凄惨境地。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他可以得到了给天才学长杜正一当当吉祥物,做一做社会理论实践挣取学分的机会。但这个社会理论实践,好像跟罗奇想的不太像。突然间觉醒之后的能力,记忆中永远不会伤口愈合的伤口……世界以他的生活为奇点,快速地塌缩。天才战斗法师学长与逗比低智学弟的组合,要想一想办法,找到了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女人走进老城,开始疑神疑鬼地回头去看巷子里更昏暗的角落,有几次她仿佛听见窃窃私语,老宅脚跟上的黑暗里总像涌动着一团团活着的阴影。她觉得有人在盯着她,也许那些石头砌的老房子确实活着,正用昏昏欲睡的眼睛睨着她。。
我在星际卖烧烤
15600 人在追
【文文基础设定日常简单轻松、无脑、无逻辑、微不夸张,主美食,不介意慎入!!!】这是一个经历了大彻底毁灭的时代,是一个科技发展中快速的时代。但的是一个历史文明会出现断层,美食文明更是后退到了饮食文化雏形行成时期,幽暗家庭料理频现的时期!这就像特意为甘蓝准备好的时代!甘蓝:“同学,烤鱼虾生蚝五花肉鸡爪羊肉牛肉排骨鸡翅掌中宝鱿鱼…深入了解一下?肯定正儿八经!” “或是卤猪肘子猪蹄红烧肉粉蒸肉糖醋排骨螺蛳粉酸辣粉油泼面......深入了解一下!?”甘蓝最终决定要让因为未来人民深刻地地深入了解地球时代博大精深的美食文化!还得把地球时代的美食文明在因为未来星际添上华甘蓝坐在教室里表面认真的听着台上的老师讲课,可心里正唉声叹气,为自己不能再回到地球难受伤心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