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妖女,休得放肆(三十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就说他是个软骨头吧。”夏侯渊突然间会出现,“但是阿栀你更很厉害些,还没不动手就给他讨饶了。”白无常:……〣(ºΔº)〣怎,怎么这个瘟神也来了……瑟瑟发颤……泠栀大约猜出,夏侯渊是如何与白无常成了“旧相知相识”的了。“鬼,鬼王,您怎么也在?”“本王白无常:……。...

“我就说他是个软骨头吧。”夏侯渊忽然出现,“还是阿栀你更厉害些,还没动手就让他求饶了。”

白无常:……

〣(ºΔº)〣

怎,怎么这个瘟神也来了……

瑟瑟发抖……

泠栀大概猜出来,夏侯渊是如何与白无常成为“旧相识”的了。

“鬼,鬼王,您怎么也在?”

“本王在哪,还需要和你报备?”夏侯渊漫不经心说道。

白无常连连摇头,“不不不,您去哪,完全随您的心意。”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接连遇到两瘟神?

感觉药丸

“好了,先说说彼岸花的问题吧,你既查出彼岸花有问题,那么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吧。”泠栀说道。

白无常立马卖好,“肯定能,地府有专门照看彼岸花的孟婆,她一定可以找出治病的药来,只要大佬您给我些时间,肯定给你满意的答复。”

“你还算有点用处,不过这本来就是你地府的事情,要想阻止一场人间灾祸,就好好的办事,不然祸乱找上地府,我和大哥可是很乐意看戏。”

白无常:……

这到底是哪个洞府出来的老妖怪,说人又不像人,说鬼又不是鬼,还和鬼王乱在一处去了,人间真要大乱了吗?为什么这种感觉莫名有些似曾相识?

“是,大佬您交代的事情小的一定给您办满意了。”

“去吧。”

白无常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却有着撒脱的腿,转眼就不见了。

“那怂货,肯定觉得是我们在彼岸花上动了手脚。”夏侯渊说道。

泠栀道:“无所谓,他能找到彼岸花的解药就算是立大功了,卖人团伙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有大动作,叫他来也只是担心牵连了无辜人的性命,其它事情还是咱们自己做,那才有游戏体验感。”

“是啊。”夏侯渊笑容凝固在浅浅的一点。

游戏吗?所有都是游戏,还是……

……

……

泠栀和夏侯渊回罗城,直接用‘缩地千里’去夜市,为了查清楚染病彼岸花的事,她晚饭都没吃,不席卷一条街都对不起她空空如也的五脏庙。

泠栀是个能吃的,夏侯渊是个爱买的,一条街逛下来,手里提不下,肚子装不下,垃圾桶也塞不下了。

“再走走,就又能吃下了,都这个点了,熬夜伤身,直接通宵吧。”

夜市是一夜到天亮的,总有夜猫子喜欢来路边摊上光临,所以泠栀也不着急回去了,吃喝玩乐,要的就是个尽兴。

“反正我不是人,睡不睡,无所谓。”

“那还等什么,走走走,这边还有一条街没逛过。”

在两人不远处,人潮里有两双眼睛盯着他们很久了,此时他们相互做了个手势。

夜市逛到一半,泠栀停下来了,在某家烤串老板那点了东西,让老板先做,等会回来。

“今晚的重头戏来了。”

泠栀早发现有人跟踪了,只是忙着吃,暂时不想管,现在她就成全他们。

当然,泠栀的理念一向是恩恩怨怨的不能波及无辜,所以她找了个偏僻的露天停车场。

不一会,便有三三两两的男人靠拢,为首的男人很嚣张,一根棒球棍直接不做掩饰,搭在肩上。

泠栀杵着夏侯渊,夏侯渊一袭长发垂落腰间,来的人们是外表嚣张,形式嚣张,但细品两人,才知真的气势靠的不是那低俗的叫嚣和人数。

内敛的气息,却在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谈笑风轻,那才真正让人知道,什么叫狂而脱俗。

正如两人,随便往那一站,再多的意图不轨,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的臭虫。

“看他们这副尊容,八成是萧柔派来的,说不准还有李瑾的功劳。”泠栀说道。

人群中的黄毛,露着个大花胳膊的男人吹了声口哨,“哥哥妹妹聊起来了?妹妹有话,可以和哥哥我聊啊。”

淫荡的笑在每个流氓间飘荡。

泠栀道:“我来,正好消消食。”

“妹妹娇花似的,别逞能,打坏了,哥哥会心疼的。”

泠栀直接出脚,冲着黄毛那张恶心的脸上踩。

黄毛反应过来,棒球棍抵挡了一脚,但没什么用,泠栀只是稍稍认真了些,他的脸就成功伏在泠栀脚边了。

见带头人被踹晕厥,其余流氓一起上,却挡不住泠栀如同猛兽的拳脚。

要说泠栀瘦瘦小小的,换上软妹的衣服一定很可爱,可偏偏她在重拳出击,暴打流氓的时候,安全感丝毫不弱于那些腱子肉堆满的肌肉男。

泠栀解决完,拍拍手,“小菜鸡,在这谁跟谁呢。”

“又饿了,大哥,走,继续吃去。”

“好啊,还有一条街没逛。”

……

……

玫瑰缘酒店

昏暗的房间突然亮灯,萧柔一脸餍足,李瑾赤果躺在她身边,她起身披了件浴袍,抽出香烟,点了根,烟雾散开。

“二哥说泠栀和那个男人出现了,他已经带人去了,想必很快就能消了柔儿你的闷火。”李瑾说道。

萧柔冷笑一声,香烟夹在指尖,烟雾徐徐上升。

“那个小jian人,还以为自己能逃跑,不知道她那种货色,每年我都要掐死几个。”

萧柔家里是涉黑的,她自然也不是什么根正苗红的,有时候女人心狠起来,比起男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和她作对的,没有一个能幸免,下场皆是凄凉。

萧柔掐着烟走到床边,勾起李瑾的下颌,“她是为你那个前女友来的,你不会念旧情了吧?我没记错的话,你和何珊珊谈了两年,听人说,你们感情好得很,见到她,是不是又想起何珊珊了?”

李瑾知道萧柔一向嫉妒成狂,但他不能说明何珊珊已经死了,否则他的脏事会被一起抖出来,他还要一个光明美好的将来。

“何珊珊,不过是个被家里惯坏的小女生,脾气大,处处得让着她,所有的好还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谁愿意整天对着一个碰也不让碰的母老虎呢。”

李瑾顺着萧柔的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顺着浴袍领口往内里深入,“还是我的柔儿好。”

正当两人要做点什么的时候,萧柔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小二,萧柔果断将手机关了,然后扑倒李瑾,不一会,就有圈圈叉叉的声音回荡在酒店房间里。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三十九章 查漏补缺
明天就是一年一度的院试了,那些如同花蝴蝶一般的风流才子总算是都安生在家备考了,毕竟,临时抱佛脚,万一抱中了呢?当然了,往年也不乏有那些自称有关系,搞得到试题的人,不过这也就是骗骗那头次来县城考试的愣头青罢了。要真的有试题,卖给你个没什么银两要真的有试题,卖给你个没什么银两的穷考生做什么?早早就去找那轩辕家的十年不过科举的轩辕浩卖去了。。
飘飘欲仙
14890 人在追
没进蜀山,也不拜昆仑,误闯民间修真……呃村?!本村人人皆二,个个神经,农具炼法宝,灵宠扮家禽。直接加入二仙门,福利高,待遇好,有前途,全年可缺战,课业无压力。师傅师兄都很老实,随便欺辱不反抗意识。只记往一点儿:做事千万要低调,别和皇家搭关系。所以在本地,无证修真是违法行为的!*******在现代乐工衣袂飘飘,魂穿后不得已成了二仙门的“公共”弟子,无可奈何又卑鄙地乱战在六道之间。可那就从极品良民变为了犯罪分子,那就是天生的修真废柴,做人做事还需底限吗?谁说大道无情地,二货们其乐融融。我们的修真生活:爆笑!逆天!欢笑!狡诈狡诈滴有!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快穿之炮灰想活命
25352 人在追
小世界中的炮灰因为死的太早因为不会产生了怨气,与系统已达成合约。系统们会绑定微信宿主去小世界中帮组炮灰完成4心愿。汝优被最爱的男人谋算步入小世界,顺手抓了个系统没想起居然是炮灰部门的主管系统。至于原因就是她是男主异父异母的继妹,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母亲因为家里穷扔下她和她的父亲离家出走了。。
老祖宗她又飒又甜
3763 人在追
作为九幽之主夕瑶怼天怼地不带怕的,结果一不当心被设计陷害当做旱魃解开封印千百年!淦!老祖宗我切记面子的吗?再醒过来,棺材前躺了个受了重伤命不久矣的美男子。这年头美男子很难得,夕瑶忍痛割爱舍了自己一滴血与他结契,自此多了个非人非鬼的美男子仆从—祁墨辰。这个美男子仆从在外的时候哪里都好,是关上门门来不喜欢以下以下犯上。某天,夕瑶终于等到忍无可忍,“祁墨辰,分身后悔当初了,把分身的血还回去!”祁墨辰掀了掀眼皮,“该交易双方自愿原则,概不换货。”夕瑶咬牙切齿,“祁墨辰!你大爷的!”某人淡定从容的声音传来,“那是你大爷。”元安城郊的泉灵山脚下静谧的深山老林中却传来了一阵骚乱声。。
开局就是逼宫
17716 人在追
刚继位就得被逼宫!怎么办?急!----------------------------------女强,女主时间待定(可能会写着写着有了,可能会写着写着没了)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书穿之拐个反派来种田
书穿成垂涎三尺施以援手反派美色的乡野村姑,被反派记挂上,洛秋丝毫不慌的控制住反派,奔往发迹致富之路的康庄大道,开店铺,斗恶人,数钱数拿回来抽经,是她想的生活是的,惟一让她不不满意的是,这个大反派,为什么还得离开她身边,多养一个人很耗钱的!“姑娘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