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妖女,休得放肆(三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抬起头一看泠栀单手拉着黄泉门,淡淡的银光弥漫着黄泉门,整个黄泉门不能够再合上半分,泠栀半低着的面庞好像在笑。她猛地抬起头,纯净无暇无邪的面容却带着顽皮调皮捣蛋的坏孩子的笑。泠栀将门一推,那雕刻图案了彼岸花和蛇兽图腾的黄泉大门很沉重地推上两边,更有甚者也可以看见了那黑红相汇她猛然抬头,纯净无邪的面容却带着调皮捣蛋的坏孩子的笑。。...

只见泠栀单手拉着黄泉门,淡淡的银光笼罩着黄泉门,整个黄泉门不能再合上半分,泠栀半低着的面庞似乎在笑。

她猛然抬头,纯净无邪的面容却带着调皮捣蛋的坏孩子的笑。

泠栀将门一推,那雕刻了彼岸花和蛇兽图腾的黄泉大门沉重地推向两边,甚至可以看见那红黑交汇的门因此被震动得落下了些许尘埃,而站在门里的白无常此时的心情和这尘埃一样,飘忽不定,凌乱不堪。

她,她她她

是人吧?

这是黄泉大门,人间和地府唯一的连接点,她竟然徒手抓住?黄泉大门那可是一道虚无空间,这道门关住了多少地狱厉鬼进入人间,阻挡了多少不轨之徒闯进地府。

这……

这不对!

没有什么能够形容白无常此时的心情,可能用人间的流行语:十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比较合适。

“聊聊?”泠栀说道。

白无常是虚的。

看那冷漠疏离的眼神,看那六亲不认的嘴角,看那傲视群雄的站姿……

这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和威压……

这人,肯定是个大佬!

“聊聊。”

泠栀觉得自己全程很和善的。

她动手了吗?

哦,没有。

她凶人了吗?

没有。

那不就是了,还有谁能比她更和善呢?

……

然而某位面上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的白无常在心里早已拉响了最高警报。

泠栀负手走向床边,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

“帮个忙。”

白无常没有温度的魂体更凉,白袍上起的几片霜花暴露了他此时的真实心情,装得再好也无法掩盖他此时内心的慌张。

“帮我看看,她的灵魂有什么不对的,听说,只有你们地府的专业人员才能不损伤灵魂地探查灵魂?”泠栀故意将尾音提高了几分,果然,白无常慌了下,白袍上多沾了几片霜花,又强行镇定。

呵呵,还真是死要面子的,装逼小能手。

“可以,但本座要知道,你为何要探查此人的灵魂?”白无常黑瞳往泠栀脸上瞄了瞄,正好被泠栀撞见。

……

泠栀双手环抱在胸前,静静看着白无常,不说话,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

别看我,别看我,有事好好说。

“例行询问,还请配合。”

泠栀还是笑着不说话。

……

妈呀,要杀鬼了吗?要杀鬼了!不要打脸!

“请,请退开,一点,好施法。”

泠栀嗯了声,往边上挪了步。

白无常大手打开,法器哭丧棒兀的立于女人身上半空,黑气如潮水在白无常脚边翻滚,几股黑气拍打起来,围着女人旋绕。

良久,白无常停止施法,黑气散去,哭丧棒消失于白无常身侧。

“她的灵魂没有问题,但有一处很奇怪。”白无常手爪凌空一抓,一朵纯白的彼岸花自女人身体中飞出。

花朵洁白如雪,但有一片花瓣上染上了一点红色,那红色极其显眼。

“彼岸花是每个灵魂与地府的联系,每个从地府进入轮回隧道投胎的灵魂都被有一朵彼岸花,彼岸花生来无色,它代表了灵魂的强弱和纯净,越洁白的彼岸花说明这个灵魂越纯善,而它每凋零一朵花瓣,则说明灵魂寄宿的躯体距离死亡又近十年,所有花瓣都凋谢时,躯体则会死亡,彼岸花会长出叶子,指引灵魂回到地府,待彼岸花重开,又可回到人间。”

“可是,这朵彼岸花病了,是所有正常因素之外的病毒,这个血点会让灵魂寿命最多只有一年,且躯体死后,灵魂不会被牵引回地府,而是被这朵沾染了病毒的彼岸花带到别的地方,地府的生死簿上显示的却是这个人还活着。

真是好手段!”

白无常明显是动怒了。

这种东西简直就是灵魂收割的机器,如此行径,分明是在挑衅整个地府!

“也就是说,这种东西,没个几十年,地府根本发现不了喽?”泠栀问道。

“是,每天都有鬼魂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回到地府,或者魂飞魄散去了灵川,但若是超过一定限度,地府必然会深查,这件事还未暴露出来,无非是因为这个灵魂寿命绵长,生死簿上她还未死亡”

泠栀也有点佩服设计这些的黑衣人了,偷了地府的灵魂,还让人家根本发现不了。

白无常道:“你可知这一切是何人所为?”

泠栀看着白无常那装出来的高高在上,莫名就想打他脸了。

泠栀索性插着手,什么也不说,就似笑非笑看着白无常,谁让他爱装逼,除了兄弟没有人能在她面前装逼,装逼的必须打脸。

白无常也意识到刚猜自己有点飘了,立即缓和了态度,“事关重大,还望告知。”

泠栀:今天天气真不错,适合早点洗洗睡,唉,有点困了。

白无常:她打哈欠了,要杀鬼了吗?她不会想毁尸灭迹吧,这一切不会是她做的吧?妈呀!

“你,你想干嘛?我告诉你啊,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我出勤可是有记录的,劫杀地府命官是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怕不怕?怕就好好回去站好,双手举过头顶,不要轻举妄动。

泠栀打着哈欠上前了些。

“你别冲动,有话好好说!我知道刚才装逼是我不对,碍着你的眼是我造孽,可是俗话说的好,和气生财,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冲动是魔鬼,咱们有话好好说,没有什么是不能好好谈的,不要打脸啊!”

白无常尖叫一声,以为泠栀是要动手了,在刚才那一瞬间,突然他浑身都不能动弹,他知道自己完全不是泠栀的对手,于是乎,就有他疯狂输出求饶救命的一幕。

白无常闭紧了眼,泠栀解除了他的禁锢,瞬间他就倒在地上了。

“哎呀,无常啊,你不是地府大官,众鬼里的大佬级鬼物吗?这样子给地府形象抹黑,你老大不会打死你吗?”

痛打装逼狗是泠栀一向最喜欢做的事情,一定要狠狠打,打疼了下次才不敢来她面前装。

白无常表情那是三千六百度地转变,苍白的脸上就差没写满谄媚两个字了。

“大佬,我一眼就看出来您是心怀正义,大慈大悲,除恶扬善的大好人呐,在您面前,小的当然要谦虚,之前是小的有眼无珠,冒犯您了。”

白无常赔笑,可惜鬼脸阴森,笑容只能用‘阴险’来形容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52章 他怎么在这
21907 人在追
陌羽在酒店修炼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陌羽起来退了房随后赶往客车站,此时血在血玉中说道“不能御剑很头疼,不然早到了。”“来了这里自然就要习惯啊,我可不想被卫星发现。”“你对这个世界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你觉得会发现你?”“我觉得会,而且我也不是什“来了这里自然就要习惯啊,我可不想被卫星发现。”。
冷王嗜宠神医王妃不好惹
当代中国超凡医者,一夕不小心,她穿成了被云府大太太残酷迫害四散奔逃于外的嫡女!身无分文带着一老奴的她,凭借一身本事闯天涯,发迹致富之路风生水起,超凡医术救百姓于水火,建功立业摇身成县主,顺道手撕狠毒大太太母女,斗智斗勇狠辣情敌兰氏姐妹,,,皆因后来头脑发热时救下某男,不想却惹上了某王爷,某王爷不容许提出质疑对她冷哼一声,“本王要以身相许!”
鸡飞狗跳的农门生活
韩光光 一觉醒过来莫名其妙回到一个历史上也没详细记载的王朝,吃不饱穿不暖即使了,一家人都成了被不停地榨取的老黄牛!凭啥大伯大伯娘是真爱,而她的爹娘是出乎意料?简言之冰冻三尺非三日之寒,小腹三层也非是三日之馋,哪里有被压迫就从哪里站出来,下回分解小小农女如何从鸡毛蒜皮的农家生活中杀开一条血路,率领全家发迹致富之路,走上人生巅峰……坐在床边守着的中年妇女见到自家小闺女终于醒来了忙一把按住韩光光乱动的小脑袋“我的好光儿,你可算是醒来了,可担心死娘了。”。
非正式探险笔记
17487 人在追
我死了很久,但我还好好活着,嗯……起码有一部分好好活着。老实说我不太不喜欢那些挖墓者给我取的外号,但是我是个不愿意选择接受很新鲜事物的人。因为是的,我是挖墓者们谈之色变的粽子,一个自认而已得了怪病,期待……早康复治疗的‘病人’。我患上了名为‘长生’的怪病,并并伴记忆力失去等症状。PS.我被困在墓里出不去了,谁可以带我回去?在线等,挺急的。他们不知道,这个墓很邪门,那个精心设计过的盗洞很快就会消失,它只会送它的制造者下地狱,而且是单程票。。
致命偏宠
2847 人在追
【正文完,番外中——】黎家团宠的小千金黎俏,被悔婚了。黎家人揭竿而起,全城征讨,誓要对方很好看。*再后来,黎俏街头偶遇悔婚男的大哥。有人说:他是南洋最神秘的的男人,姓商,名郁,字少衍;也有人说:他傲睨万物,且偏执狂成性,是南洋地下霸主,不可以惹上。绵绵细雨中,黎俏望着杀伐野性的男人,浅浅一笑:“你好,我是黎俏。”做不成夫妻,那就做你长嫂。*几个月后,街头再次相遇,悔婚男对黎俏冷嘲热讽:“你追踪我?对我还没彻底死心?”身后几道锐利的口吻夹着冽风闻来,“对你大嫂客套点!”从此,南洋这座城,风风雨雨中只剩最后一则传言——偏执狂成性的南
我在末世种田求生
18326 人在追
【天灾末世文】毕艾丽斯从末世五年复活回去,孱弱可伶又孤独无助。所熟因为未来的她,面对自己将要突然发生的可怕天灾,毕艾丽斯最终决定,但是去抱国家的大腿好了。可谁知,前生一直到她死都没会出现的沈彦明,竟然也复活回去了。不但送她一个奇妙空间,还陪她一同找工作、囤物资,敢于面对末世的重重危机。而已,今世的末世,怎么跟前生不像了?不但有全球雨、全球严重干旱,竟然还来了寄生虫病,HZ病毒,蝗灾,地震,阳光变异......并且,联盟和侍卫队也做好了准备,已不再如前生一般豪无闪避之力。夫妻俩望着这么团结一致的青华国,心中一片兴奋,深觉抱紧大腿,肯定能挺过末世。一女子穿着黑色长款羽绒服,黑色长裤,黑色运动鞋,身后背着背篓,身前抱了个筐,顺着来时踩下的脚印,在半米深的雪里艰难跋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