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妖女,休得放肆(二十八)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情之一字,痛在生离,终于等到生离,真的能终了吗?”夏侯渊突然说了一句,未喝几口的千百年佳酿仰起头灌下,放佛他喝的也不是佳酿,不是别的东西,和这佳酿像,留存了上千百年的东西,随之而来他躺了千百年的东西。泠栀猜到他这是触景生情了。她大哥作为鬼王,早该是个死人泠栀猜到他这是触景生情了。。...

“情之一字,痛在生离,终于死别,真的能终了吗?”夏侯渊突然说了一句,未喝几口的千年佳酿仰头灌下,仿佛他喝的不是佳酿,而是别的东西,和这佳酿一样,保存了上千年的东西,伴随他躺了千年的东西。

泠栀猜到他这是触景生情了。

她大哥作为鬼王,早该是个死人了,却又和活人没区别,生离死别他一样不少,爱他的和他爱的都离开了,这对他来说才是最大的折磨吧。

也怪这小说人设,假如大哥不是个深情的,而是一心独霸天下的霸主,完全不用担心这种烦恼了。

看来她以后一定要多带大哥搞搞事,有事情做了,哪还有心思去想念故人,征服星辰大海,才是他们该做的。

泠栀暗戳戳在心里开始计划,他们兄弟俩要怎么搞事业,如何打江山。

完全没想起来,其实她是个可以和男主有感情戏的女主。

泠栀计划之际,夏侯渊正看着她,眼神有些许奇怪,像是要对她说什么。

泠栀问道:“怎么了?”

夏侯渊顿了顿,改换上笑容,“只是奇怪,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突然伤春悲秋了。”

“看你难受,就不问喽,不过你要是想有个靠的肩膀,我还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下下滴。”泠栀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很大方地往夏侯渊那边挪了挪。

夏侯渊打趣道:“就你这小身板,要靠也该是你靠我。”夏侯渊拍拍自己宽阔的肩膀,“大哥今天大方,给你靠。”

泠栀像只树懒扒在人家胳膊上,“我大哥的肩膀,我多稀罕啊。”

泠栀靠着,毛茸茸的小碎毛不安分地扫夏侯渊的脖颈。

“我倒是想你问了。”夏侯渊这话不在开玩笑,说完又灌了些酒。

泠栀眯着眼,不得不说,这个肩膀是她靠过最舒服的肩膀之一,高度软硬都正好适合,她太喜欢,以至于都没注意听夏侯渊小声说给他自己听的那句话。

小院里的普通人看不见鬼,但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直觉会感觉离去的人还在身边。

那鬼哭泣却没有眼泪,抱了抱一家子,然后他的身后便渐渐出现了那道略显熟悉的光,属于黄泉道的光芒。

鬼魂告别家人,走上黄泉道,渐行渐远。

黄泉道的入口在泠栀这边看来是侧面的,路口那,隐隐约约可见那个白衣冠帽的影子。

“那位叫白无常的大哥,似乎很喜欢在黄泉道路口晃悠啊,他是守门的吗?”泠栀提出一个她都觉得搞笑的问题,但白无常给她的感觉就是一位辛勤工作的守门大爷。

那些人间话本神话里的白无常,在地府不是什么大佬级的鬼吗?

白无常不知道是不是听到泠栀的话,白无血色的脸转过来正对这边,黑瞳也在看着泠栀。

“这么远都能听到?这位守门大哥耳还真听八方。”

泠栀感慨一句,白无常那双黑瞳越发严肃看着泠栀。

“大哥,白无常能听懂咱们说话吗?”

夏侯渊对地府的工作鬼是实打实的嫌弃,“地府的鬼虽然无能,但听人话是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远处的白无常脸都阴沉了,大袖一挥,关闭了黄泉道。

“说的好好的,生什么气啊,话说,是不是所有鬼魂都会去到地府。”

“人死后,鬼魂与人间的联系便只有它们的执念,或是想多和家人相处一段时间,或是亲眼看仇人绳之以法,又或是像何珊珊那样为了手刃仇人而变成厉鬼的,无论是哪种,只有将其执念消除了,投胎必经的奈何桥才能承载下它们,否则它们无法走过奈何桥,只能被轮回飓风卷回地府等待。

人世间的道门存在的意义除了和我这种恶鬼作对,还有一部分责任就是帮地府解决这些没法过奈何桥的鬼的执念,好心的还会帮孤魂野鬼超度。”

夏侯渊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泠栀,泠栀的眼神也是发现了有不对的地方。

北山村因为有镇魔泉才使得含冤死去的鬼魂被镇压在村子里,地府收不到被镇压的鬼,自然不会发现鬼魂携带的彼岸花的怪异之处。

而鬼魂无法走出村子,道门的人不去那个偏僻山村根本发现不了,这么多的巧合才导致了北山村死了许多人都没有任何痕迹。

那么被骗到其它地方的人呢,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巧合吧?

而且,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鬼修是怎么收集这些灵魂的呢?

鬼修要的是灵魂,他既不是亲自动手,做的规模又不小,为什么除了北山村之外的地方的鬼魂没有惊动人鬼两界呢?

除非那鬼修时时刻刻都跟着每一个被卖出去的女人,才能在她们死亡的时候及时收取灵魂,避免了她们的灵魂被地府收去或者积攒怨气成为怨灵或厉鬼。

可是,要做到这样的程度,必定有很多的鬼修同时参与,若是这样,排除了道门真的昏庸眼瞎察觉不到有这么多鬼修存在的可能,一切又都说不通了。

还有一点让泠栀想不通,如果背后的鬼修真的时刻跟着每个被卖出去的女人,等着她们死了再收取灵魂,那为什么鬼修没有发现北山村有镇魔泉,还没有注意到被他们卖过去的何珊珊变成了厉鬼,她在村民录口供的时候听了一下。

何珊珊之前,被傻子家买去的薛花和王燕是同一伙人贩卖的,何珊珊也是,既然薛花和王燕已然在三年和五年前死亡,且灵魂被困在了镇魔泉里成了怨灵,如果真的有鬼修跟着她们,这样的错误不该再犯一次了,为什么后来又会把何珊珊卖去北山村?

这不是卖力不讨好吗?

这样总结下来,泠栀认为那不是偶然,而是根本没有那么多鬼修,而他们之所以再北山村犯了两次错误,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忽略了北山村的灵魂没有收获这一点。

泠栀道:“如果我们从鬼魂身上下手,会不会有所发现?”

夏侯渊道:“你是说何珊珊?”

“是。”

“应该不会,现在所有猜测都指向那鬼修用了某种特殊的手法同时搜集不同地方的灵魂,这种手法既是出自鬼修之手,北山村的鬼又在镇魔泉里泡了这么久,施在她们灵魂里的法术早被镇魔泉清除了,去查她们没有意义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043节显才
14657 人在追
七月初六。刚过卯初三刻,骄阳就洒在床幔的金色帘勾上,反衬得屋子里金光点点。顾瑾之起床,梳洗之后,带着丫鬟去母亲那边请安、吃早膳。庭院绿荫匝地,蝉鸣切切。到了岔路口的时候,顾瑾之看见祖父身边的小厮画琴脚步匆匆,也往宋盼儿那边的正院去。顾瑾之就刚过卯初三刻,骄阳就洒在床幔的金色帘勾上,反衬得屋子里金光点点。。
退休后大佬她轰动全球了
【双强+互宠+甜炸】复活前明摇被母亲谋算,不得已沦落继妹的枪手,一直到被吸干最后一滴血,无助痛苦而死。复活后她原地黑化,携神算玄术浴火归来时,已不再掩藏锋芒,残暴虐打渣母一家,霸气十足拿回去都属于自己的荣耀。*传闻世界级各领域早已退休后的神秘的大佬们又回去了,引来全球各大势力竞相竞逐,搅起风云诡秘。一直到明摇的一个个神级身份问世……国际顶尖导演是她,黑客联盟之首是她,近身格斗女王但是她…本来瞧不起明摇的渣渣们睁睁望着以懦弱蠢笨着称的女生摇身一变成了人生赢家,更有名门望族前仆后继登门相认,悔的肠子都青了。明摇:谢邀,大佬们一次出手即巅峰。耳旁紧跟着传来一道尖锐的女声,“哟,丑八怪终于醒了。”。
原是相思无解
8249 人在追
曼陀罗华,有花看不见叶,叶生看不见花,生生世世,花叶相错。注定一生此生难以再相见。“北冥哥哥,你又失约了呢!你说过,待你得胜归来,要带我来看七月初八,雾水楼的云海沉阳,我已经在这里了,可是你又在哪?三年了!我怎么都找不见你,北冥哥哥,你到底在哪?”。
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裴家道珠,高贵的美貌,无限热爱权财。面对自己登门拜访求娶的萧衡,裴道珠吹毛求疵地上下打量他低廉的衣袍,笑容:“我家名门望族世代簪缨,郎君怕是不敢高攀。”半年后裴家衰败,裴道珠遭贵族子弟退婚,却意外意外发现曾求娶她的萧衡,竟名动三吴的萧家九郎,名门之后,才冠今古,风神秀彻,富可敌国,但是前已婚夫景仰的亲叔叔!秋日宴上,裴道珠厚着脸皮款款深情款款:“早知阿叔也不是池中物,我与别人而已逢场作戏,我只想嫁阿叔。”萧衡讽刺她虚伪的,却终归忘不了的前生送她南下和亲时,那一路跋山涉水肝肠寸断的滋味儿。-世人等着看裴道珠被退婚的笑话,她却后转身娶了未萧府里隐隐传出雅乐声,属于世家高门的赏花宴正在进行中。。
穿成异能大佬后我出道了
秦意可再次穿越了,意外发现原主给她留了一堆烂摊子。父亲是软包子,母亲是扶弟魔,除了几个极品亲戚。秦意可收起来大刀、麻绳、锁魂钩、五味绝命散……淡定从容则表示,只要你她悬壶济世,发迹致富之路,这些问题就都能迎刃而解了。她考虑过点平平淡淡日子,却不想自己的生活和原则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同一个人被打破!秦意可:“我不想当网红。”某男:“我捧你当明星好啊?”秦意可:“我不想嫁入豪门!”某男:“要不然我破个产?”秦意可:“你走吧,就当我从来不也没救过你。”某男:“小生愿以身相许,护你一世周详。”老天爷让她从另一个空间再次穿越而来,么是为了这个孽障?一
纨绔攻略手册
5417 人在追
凌安是肃国国公府的私生女,却对内慌称是国国公府的义女,养在老太太膝下。她不具备一位大家闺秀的全部非常优秀素养,貌美、高贵的、端庄大方、婉约,好像从来不出差错。可她身如浮萍,以上也但是掩藏而已。可她还未勾勾搭搭到了皇亲贵胄,貌似先被吸引到了京中最最有名的纨绔。纨绔家世煊赫,俊美且会撩。凌安的故作矜持体面地,仅有在他面前继续维持忍不住,偶尔会流露出来出的凶狠,让纨绔会觉得非常很新鲜。“跟了小爷,准保你享清福。”他信誓旦旦,目光中有赤忱的真心。凌安却红着脸唾骂:呸!霉气。几番纠缠不休,风云陡变,几个煊赫的世家被连根拨除。纨绔脸上被烙了青色印记,被贬为最卑贱的奴隶,那她还在睡着,正是午后,外面码头喧嚷,却没有让她睡意消减半分。舟车劳顿这么一个月,确实挺熬人的,熬得原本水灵的少女现在面黄肌瘦。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约摸四十多岁的妇人几次打开帘子,目光关切地望向沉睡的女孩儿,而后和声细气地问一旁赶马的车夫:“劳烦问声,肃国公府还有多远,何时能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