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妖女,休得放肆(二十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师傅!”小弟子齐逍急了,我以为泠栀和夏侯渊要杀了长胡子道士,一刹那成了个泪人。齐悟跟随喊了两声,貌似没如果难过,不知道是也不是感情没小徒弟如果深的缘故。“嚎丧啊,给爷闭上嘴。”泠栀扛着一一言不合就的长胡子道士走来和道门弟子待一处。小徒弟果真乖乖的闭上嘴了齐悟跟着喊了两声,倒是没那么伤心,不知是不是感情没小徒弟那么深的缘故。。...

“师傅!”小弟子齐逍急了,以为泠栀和夏侯渊要杀了长胡子道士,一瞬间成了个泪人。

齐悟跟着喊了两声,倒是没那么伤心,不知是不是感情没小徒弟那么深的缘故。

“号丧啊,给爷闭嘴。”泠栀拖着一动不动的长胡子道士走来和道门弟子待一处。

小徒弟果然乖乖闭嘴了,只是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一双圆滚滚的大萌眼红彤彤的,小嘴瘪着,可怜极了,像受伤被遗弃的小兽。

泠栀不经意地放轻了态度,“小道士,别着急啊,姐姐就是想问几个问题,不会杀你师傅的。”

夏侯渊嗤一声笑出来,笑颜之中还有点点的习以为常。

“阿栀,你这样只会把人吓傻了。”

果不其然,齐逍小道士眼泪掉得更多了,衣服都湿了一小片。

“妖女,你别想伤害我师傅和师弟。”齐悟想当出头鸟,夏侯渊挥挥手,他便被定在了原地。

“闭嘴!找死吗?”

泠栀转眼就换了个狼外婆的脸色,吓得齐悟不敢说话,心头不禁冒出一句:这个女人怎么翻脸不翻书还快?

他长得也不差,比齐逍还好看,齐逍今年才十三岁,脸还没长开,哪有他的样貌好?

齐逍小道士也是有些天真,见谁都像好人,泠栀又和颜悦色的,更不像个坏人了。

“姐,姐姐,求求你,不要杀我师傅,你要杀就杀我,师傅是整个道门里最厉害的道士,他不可以死的。”

长胡子道士:……

他怎么养了个蠢徒弟,生怕他死得不够快是吧?

泠栀听稚嫩的小朋友说出这话,还是极其认真那种,原谅她一时间没忍住笑出了声。

“你杀我吧,我修为低,又笨得要命,我死了,没关系的。”小道士说着,大概是太害怕了,眼泪吧嗒吧嗒的流。

长胡子道士略感欣慰。

齐逍抽泣着,陆陆续续说道:“师傅虽然经常臭着脸,像黑山老妖,但,但他还是很关心我,我不要师傅死。”

长胡子道士:……

泠栀终于还是没忍住,很开心地笑出声了,对外人向来没好脸色的夏侯渊带着浅浅的笑意,不知道是为谁而笑。

“大哥,这小弟弟好好玩,咱们带回去养吧,太可爱了。”

夏侯渊弹了下她的前额,“你忘了你是来做什么的?正事要紧。”

泠栀笑够了,冷静一些,“办正事,办正事。”

“咳咳,长胡子,现在解开你的禁锢,你好好回答我一个问题,不然……”泠栀扫了眼他众多躺在地上的弟子,学着坏人笑了笑。

禁锢解开,长胡子道士没说话,冷眼看着别处。

“是谁通知你来抓厉鬼的?”

长胡子道士冷哼了一声,“厉鬼害人,人人得而诛之,何必谁告知?”

泠栀轻笑一声,“真的吗?你的好徒弟们可在我手上。”泠栀指着齐悟,被当做筹码的齐悟挣扎了几下,低哼了几声。

长胡子道士急上眉头,不得已还是回答了。

“齐悟偶然在街上看见厉鬼尾随一个大学生,便将此事告知老夫,老夫察觉三鬼身上有强大的鬼气,想到了近日苏醒的临隳鬼王,故在三鬼身上下了追踪符,召集弟子,抓捕鬼王。”长胡子看着泠栀咬着牙说道。

泠栀转眼一看,锁定了人群中最急切的人,“齐悟,是这位吧?”

长胡子道士的沉默算是回答了她这个问题。

泠栀勾起一笑,长胡子道士急了,“你要杀便老夫,放了我的弟子,老夫修为高,他们只学了些皮毛,对你们构不成威胁。”

见泠栀走向齐悟,长胡子道士急得不行,“他什么都不知道,修为也不高,你有什么冲我来!”

“不知道?你这徒弟,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泠栀冷笑着说道。

泠栀的眼神很有穿透力,齐悟惊恐涌上,“你说什么,我,我不明白。”

“是吗?”

齐逍小道士也被泠栀现在的严肃吓到了,金豆子叭叭地掉,“姐,姐姐,师兄他很好,他很善良,你,你不要杀他。”

泠栀盯着齐悟好一会,好似看出来什么,笑了声,转看向齐逍,“你哭什么,我又没说我要杀你师兄,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们走吧,记住了,下次再来招惹我们,爷可没那份善心再放过你们。”

夏侯渊解了他们都禁制后两人便真的离去了。

“师傅,你没事吧。”齐逍跑过来问道。

“为师没事,只是不知道这些妖孽到底要做什么为祸天下的事情。”长胡子道士担忧说道。

小齐逍挠挠头,“师傅,其实我觉得他们好像没那么坏。”

这话立刻遭到齐悟的反驳,“你看谁不是好人,他们刚才杀了我和师傅,还想杀你们,你竟然还觉得他们是好人,你脑子被泪水倒灌了吧。”

齐悟骂的不留情面,小齐逍瘪着嘴,低下头。

长胡子示意齐悟不要再说,“你师兄说得不错,恶鬼哪会真的给人留情面,它们所想要的,定然是对他们更加有利的东西,此时它们放过我们,彼时定会将所有人推入火坑。”

齐逍低下头,长胡子道士和他说这些,比齐悟说的更有重量,像石头压在他的心头。

鬼,真的有这么坏吗?可他们死后,不也是鬼吗?

……

……

已经十一点多了,泠栀索性回公寓住。

她买了一堆烧烤,带回公寓,还整了几瓶啤酒,在阳台上撸串喝酒,看车水马龙的城市永不寂静。

“干”

泠栀和夏侯渊喝了一大口,直接对瓶吹。

“别有一番滋味啊,好在有你,不然这人世间我还真找不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夏侯渊感慨说道。

泠栀扒拉了串牛肉串,“知道我有多重要了吧,要是没我,你现在肯定在和那些道士斗个你死我活,哪有生活的乐趣。”

夏侯渊道:“是啊,有什么乐趣,没有乐趣,还不如回古墓继续沉睡。”

泠栀突然严肃,一连狐疑看着夏侯渊。

夏侯渊有点莫名其妙,“怎么了?”

“你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泠栀手里的牛肉串签子指着夏侯渊,“你在伤春悲秋,肯定是想什么人了,说,男的女的,朋友兄弟还是心上人?看你这副铁汉柔情的样子,肯定是个女子,还是你念念不忘一辈子的那种。”

夏侯渊沉默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空间农女弃妇再嫁高门
再次穿越后,她遇见了了一家极品,整天各种作妖,婆婆,妯娌,小姑子,各种手段层次不穷。本我以为除了一个好的,能让她真心实意较为,去努力着挣钱,去努力过上好日子。付出过总有回报,他考进了状元。但是,人也变了,各种借助,各种方法想掏干她。一纸休书很一胜,极品嘴脸上层楼。天道好轮回,你看苍天饶过谁。弃妇也有秋天,再嫁后,她被宠的无法无天。群:361507683
这个公子有点娇
5815 人在追
自小出生于在将军府,女扮男装,没想起父亲死后将军府沦为到人人都踩上踹的地步,上一世肖暄被自己的死死对头活活被打死被打死。复活后,这一世,我要把主动地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运筹帷幄的小将军,殊不知道将军是女郎。被逐出肖家后,她就被自己昔日的死对头关在如今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神医嫡女飒爆了
9078 人在追
她是名门被遗弃的贵女,本应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却流落异乡农门,遭受欺凌。娘亲被辱,养父殒命,她被奸人所害,活生生沉井。做鬼也八年,她日日怨愤诅咒之,终于等到,老天开眼,让她重返悲剧还没就的时间。她带着一身绝世医术重返世间,就复仇……因为她已经死了,死在十六岁这一年。。
快穿之万界包租婆
22304 人在追
事业停滞,爱情枯燥乏味,何立夏回故乡承继了一栋怪异的老房子。老房子除了附加风烛残年的外婆,还附加了一把传家宝贝大菜刀,除了一个雌雄莫辩的怪异隐形人和两块玉牌像的房契……惊天一响,使用外挂出场。*无CP,菜刀莽,谢关注更多,请所有收藏第六次!。
在座的各位都要喊我祖宗
【端雅高逸小狼狗X又美又飒大萝莉】【双洁、独宠】战功赫赫,与诸侯争雄的女军侯嬴黎。眼瞅着皇位江山近在眼前,却一夕回到五百年的。死在开国之后,重活在灭国之际。苦逼的日子晚上没落下来,中间五百多年的好日子晚上没赶上了。嬴黎恼火到心口疼,为了美男江山金元宝,没办法边狂补历史知识,边对着皇位磨刀霍霍。一窝后辈全程嗷嗷喊着助攻即使了,偏那位高贵的的晋王爷也不正常地。外人都说晋王爷端雅高逸,是个柔和声音朗朗的翩翩君子。仅有嬴黎明白,这小崽子不对劲儿。他用狗盯肉包子的眼神看自己是几个意思?故意挑衅?觉得被不敬的嬴黎果断盯回家去,结果吃了大嬴黎靠在池边,瞧着满池花瓣,百无聊赖的拨动着水纹,心思完全被另一件事拿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