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妖女,休得放肆(二十一)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泠栀不明白牛鼻子们突然发什么神经,问着:“他们见鬼了了?”“比见鬼了还可怕,你赤手撕了他们刻入厉鬼魂体的跟踪符,这种符咒一但被烙上,深入地魂体,一般修为境界精深的道士解开我都需花费一把力气。除那之外,想解开我这种符咒,就仅有大鬼王,他们从来没有闻听有人赤手除那之外,想解开这种符咒,就只有大鬼王,他们从未听闻有人徒手撕下的,自然把你当成比大鬼王还危险的东西。”夏侯渊笑着说。。...

泠栀不知道牛鼻子们突然发什么神经,问道:“他们见鬼了?”

“比见鬼还恐怖,你徒手撕了他们刻入厉鬼魂体的追踪符,这种符咒一旦被烙上,深入魂体,一般修为高深的道士解开都需要耗费一把力气。

除那之外,想解开这种符咒,就只有大鬼王,他们从未听闻有人徒手撕下的,自然把你当成比大鬼王还危险的东西。”夏侯渊笑着说。

“随便,反正我也不是什么正常人。”

对此夏侯渊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

“话说给他们这么多时间布置大招,他们还没弄好,这种速度真的不会被人打死吗?”

泠栀都聊了半天了,他们还在画符,也是挺无语的。

“你若无聊,咱们先走吧。”

“别呀,人家这么辛苦地画符,不能辜负了。”

泠栀就插着手等他们,大概是意识到危机,道士们加快了速度。

没过片刻,庞大的符阵将泠栀和夏侯渊困在其中,三只鬼尽量靠近泠栀身边寻求庇护,如果不是怕夏侯渊撕了它们,它们很想抱紧泠栀的大腿。

夏侯渊对这符阵不屑一顾,泠栀则是没发现它哪里危险,一人一鬼都不惧怕,而布置此阵的道士们则是信心十足,认定这符阵必能将妖邪一举拿下。

泠栀吹着冷风,手指点了点化成光芒悬浮的符文,不想,那符文被泠栀这一点,碰瓷般开始碎裂,裂缝以泠栀指尖为起点,向远处伸展。

泠栀自己都懵了,她没用力啊,只是没接触过这玩意,抱着纯属好奇的心态看看,当然了,看道士们如此有信心,她也很给面子的在指尖上附上了一层浅浅的保护。

泠栀无语了,摆摆手,符阵的裂痕越发大,最接近她的那一块全部崩裂,星星点点的光芒掉落,不久之后便彻底消失。

泠栀:……

“他们是来碰瓷的吗?”泠栀忍不住问道。

夏侯渊认同说道:“没有本事还出来显摆,比碰瓷还丢人。”

符阵被泠栀轻描淡写碰碎本就远远超出道士们的预计,却不想还被泠栀说碰瓷,被夏侯渊说没本事,气得一众道士差点没憋住心口的老血。

长胡子道士当即使出看家底的工夫,修补符阵。

这长胡子道士也是有点东西的,以一己之力便修补了符阵全部都缺口。

“聚!”

长胡子道士大喝一声,道门弟子木剑收拢,符阵也随之拢聚,以强压之势碾向泠栀和夏侯渊。

恨不得在泠栀大腿上当挂件的三只厉鬼被符阵压得叫都叫不出来了,即便做厉鬼多年,它们也没见过这样的大阵仗,别说这种规模的符阵了,便是比这小上十倍,都能将它们打得魂飞魄散。

三鬼都以为要灰飞烟灭了,在它们的认知里,便是它们的“前大王”,在这样的大阵里也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鬼王比“前大王”厉害,但对上这样的大阵,未必能全身而退,更何况还要带上它们已无自保之力的累赘呢。

泠栀不为所动,“大哥,你没问题吧,给我看看你的真本事呗。”

夏侯渊道:“阿栀想看,为兄自然不能坏了你的兴致。”

说罢,夏侯渊伸出右手,握紧成拳,一拳打在地上,蓝色光芒迸发,瞬间占领所有空间,符阵被这蓝光吞没,不仅是符阵,道士们施法修炼的桃木剑也在蓝光的席卷下断做几块。

蓝光退去,恢复平静,泠栀跑来搭着夏侯渊的肩,“大哥,你放大招的样子可帅可帅了。”

夏侯渊搓了搓泠栀的头发,泠栀的身高在他面前,跟个小娃娃一样,还强行要搭他肩膀,略显几分吃力,但看起来很可爱,夏侯渊便微微屈身,让泠栀没那么费劲。

“帅到你了?”

“有被帅到。”

“嗯……有被你可爱到。”夏侯渊近来学了不少网络名句,这个时代的夸人法他也是信手拈来。

被撂倒的道士们从冲击中回过神来,开始心生退意,这种修为的鬼王前所未见,如何能对付。

长胡子却不怕死,甚至生出了要以身弑道的想法。

“师傅,打不过,咱们该怎么办?”长胡子道士的小徒弟齐逍问道。

小徒弟修为浅,夏侯渊一拳的余波他抗不下,受伤也重些。

齐悟道:“师傅,那魔头杀人无数,咱们便是死也不能放他祸害人间啊。”

长胡子道士一咬牙,“好,今日咱们便是与鬼王同归于尽,也要为世间除去这祸害。”

“再列阵!”

长胡子道士站起,而他的弟子大多不行了,爬都爬不起来。

见弟子这般,长胡子道士怒气更甚,凭借修为高,强行以罡气凝聚出一把短剑,短剑通身金芒,还未靠近便知其所带的浩然正气。

“这道士还算有点道行,比三个老头还厉害些,罡正剑可不是谁都能凝练的,能凝练的都是道门中的佼佼者,剑短了些,倒也还看的过去。”

罡正剑是多年修炼罡气之人才有几率凝练,而剑的长短也代表着这人修为几何。

“听上去很难得,我来试试。”

泠栀也不用剑,赤手空拳对长胡子道士的剑。

“长胡子,看你修为不错,我今天会留你一命。”

“妖女,拿命来。”

长胡子道士三步化作两步,片刻之间,罡正剑已经来到泠栀的面前了。

泠栀两指夹住剑刃,长胡子道士想抽出剑身,却不能移动半分。

泠栀闭上了眼,似乎在感受着什么。

罡气……

世间万物皆有法则,法则的源头,不过是那一条河川。

所以,有何不可?

泠栀睁眼,长胡子道士掌风打来,泠栀避开,“长胡子,谢了。”

泠栀转手折断了长胡子的罡正剑。

长胡子倒退了好几步,被折断的罡正剑溃散,长胡子道士再无对抗之力。

“妖女,今日老道要与你们同归于尽!”

“闭嘴!”泠栀打断了长胡子道士当殉道人的壮志,“想死自己找个地方安静地死,别撞来我手上,脏了我的手。”

“妖女休要张狂!”

一道蓝光闪过,直入长胡子道士的眉心,瞬间他便安静了,怒目圆睁地看着泠栀和夏侯渊。

“吵死了,我让他安静一下。”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三章 乌云
1654 人在追
周九如道:“我既能感知到杀气,说明刺客已经在行宫周围了。此时出去,若是打草惊蛇,我们就会陷入被动。”“何况,西山卫隶属京都大营,京都大营的职责是拱卫帝都,负责建邺城周边的安全。若无圣旨和兵符,擅自调动兵马者,将以谋逆论处。”千月听了,目露失“何况,西山卫隶属京都大营,京都大营的职责是拱卫帝都,负责建邺城周边的安全。若无圣旨和兵符,擅自调动兵马者,将以谋逆论处。”。
乘龙
12265 人在追
【玄冥三千,一瓢致命,如花美眷,枭雄摧眉折腰】全文完结啦古语有云:天妒红颜,刚者易折。因为她这样刚毅非常优秀并且才华出色的天姿国色,人生第一课是先学会了低调装弱,努力把自己装扮成一朵人畜安全无害的娇弱小白花。装得太过,被某恶人随手拎回去,呸!她要代表老天严厉的惩罚他才是真!傻白甜简单轻松宠文,7篇完结啦正式出版文验证结果优良坑品,点上方【作者信息】由此可见。身体仿佛被一下子掏空,难受得她想就此躺倒算了。被抓也罢被杀也罢,也好过现在这样要死不活地挣扎着逃命。。
这个顶流我罩的
3654 人在追
穿成娱乐圈穿书文原女主,连漪选择接受非常良好。当然连神仙都会出现了,穿个书有什么好吃惊的。惟一困恼的,可能会是自己身上的红线断了,需自个儿去拉。连漪:“有也没感情是也不是cp无简言之,我就想在你身上绑一根红线。”美少年唰的脸红了,目光灼灼:“我都要!”注:1、也没修真,也没奇特能力,单向赶赴无脑娱乐圈甜文。2、如有雷同虚构故事,无逻辑。3、来点儿关爱,给个所有收藏评论回复啥的呗~(沧桑拿烟)连漪知道自己在做梦,怎么都醒不过来的梦。。
三生三世似水流年
10300 人在追
西天西天取经的路上,师徒五人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下一路西行。 一个猪头的怪物扛着九齿钉耙,一路前进。他是猪八戒,是西天西天取经队伍中的酒囊饭袋,是西天西天取经团队中最丑恶的丑八怪。在这副丑恶的皮囊下,是一个遭受受情的情种,是一个的有着拿回西天真经造福大众苍生的伟大的灵魂。谁还记得我他曾是统率六万天河水军,半蹲是天河边俊美洒脱的天蓬元帅。谁还记得我他曾在云栈洞内与卯二姐花前月下。谁还记得我他曾在高老庄与高翠兰相守相偎相依。三生三世似水流年,一生所爱至死不渝。第一世他是天蓬元帅,她是天界灵兽。第三世他是富家公子,她是人间妖怪在漫长的无穷岁月中,众神各司其职,无情无爱,只因天界严令众神不能拥有情爱,唯独天帝不受天条管束。。
快穿之位面养成记
8912 人在追
妉华是无尽虚空里的一片星云,有一天,一个系统闯了进去。系统(凄凉且孤独无助):求你做个人吧。妉华(波澜不惊且真挚):我是要做个人。系统卒。妉华捡起死系统,再打开了新世界大门。第一个世界:不做影后姐妹花影后成长系统邀你上线去制霸娱乐圈——妉华:我爱科学,科学使我进化成第二个世界:借个空间来种地复活女在线等你来场争夫撕逼大战——妉华:抢走,不谢。别耽搁我种地第三个世界:复活28次尤雯:神啊,我不想再一个人复活了——妉华:也可以。那就大家一同复活吧…………(本文无CP)一片淡紫淡蓝淡粉相宜的星云悬缀其中,蔚为特别,多数时跟其他星云一样仿若静止不动,有时会变幻形态,飘忽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