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妖女,休得放肆(二十)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夜幕降临时泠栀和夏侯渊找了口碑最好是的一家烤肉店,夏侯渊换了了新的在现代装,长头发扎了个马尾,用发冠竖出来。但是,略为有点儿不稳,还有点儿零乱,漏扎了几丝……“大哥,我给你扎的头发,是也不是很洒脱?看一看,多少小女生石榴裙下在这飘逸灵动的发型下。”泠栀很不不要脸的地说虽然,略微有点不稳,还有点凌乱,漏扎了几丝……。...

夜晚

泠栀和夏侯渊找了口碑最好的一家烤肉店,夏侯渊换上了新的现代装,长头发扎了个马尾,用发冠竖起来。

虽然,略微有点不稳,还有点凌乱,漏扎了几丝……

“大哥,我给你扎的头发,是不是很潇洒?看看,多少小女生拜倒在这飘逸的发型下。”泠栀很不要脸的说道。

夏侯渊顶着比鸡窝好一点的头发,哭笑不得。

不过这样的发型影响不了他散发的魅力,长发配白衣黑裤,腰细腿长,行走的男模,引得路人频频回头,小女生们或是偷拍或是花痴围观,但都被夏侯渊那股冰冷之气拒之门外了。

夏侯渊翻着火炉上的烤肉,笑道:“我正在考虑,要不要学这个时代的男人,剪个短发。”

“你就这么嫌弃我给你梳头?你看看我自己都不给自己扎头发,能给你扎你就偷着乐吧你。”

泠栀对整理外表来说就两字:随便。

头发能披下来绝对不扎起来,出门前也只是随便用梳子抓抓头发,看着不凌乱就行了。

她能亲自给夏侯渊扎头发,真的是极其难得了。

“我很开心,你给我束发。”

“那可不。”

“对了,下星期我要去学校里,你大概要自己待一段时间了,你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就行。”泠栀说道。

泠栀想起今日遇到的李瑾,“大哥,你有没有办法监视李瑾?他很可疑。”

她也是可以自己监视,但太麻烦了,消耗的精力也大,所以还是得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夏侯渊不问为什么,只道:“你可以驱动奴咒,召唤几只厉鬼帮你去监视,它们被奴咒限制,不敢不听你的。”

泠栀想起那道符咒,这种玩意她真没接触过,所以一时间还真没想起来。

“好东西啊,大哥,你教教我呗。”泠栀咬着筷头,期待地看着夏侯渊,一双水灵的眼萌萌哒。

夏侯渊空着的左手点了点她的前额,“好,我教你,阿栀如此聪明,学起来肯定很轻松。”

“干杯。”

泠栀回去就召来了之前被夏侯渊下了奴咒的厉鬼,命它们去盯着李瑾,如果他有怪异之举即刻禀报。

那几只鬼也是听话,接连一星期都按时向泠栀禀报情况。

罗城开学了,泠栀只能暂时住在学校,她已经提交了走读申请,但还需要等一段时间,却不想,夏侯渊那边却先出了事。

“阿栀,跟踪李瑾的厉鬼回来了,你要来看看吗?”夏侯渊只是当做家常那般说着,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泠栀知道夏侯渊为什么让她亲自过去,李瑾的事情有很多前因后果他都没问,自然也不能冒然帮她处理。

“好,我现在就过来。”

泠栀挂了电话,舍友就开始说话了。

“小栀终于又要出去约会了,开学一星期了,都没见到张熯,他还没来吗?”说话的是泠栀的室友,她口中的张熯是原主交的男朋友。

这几个室友也是不错的,怕泠栀和张熯闹矛盾,几乎没说过张熯,泠栀知道张熯和原主的关系还是因为她们说漏了几次,自己追问之下才问清楚。

“我和张熯没事,我不是去找他,我一个哥哥有事找我,我今晚上不回来了,明天给你们带好吃的。”

“佳人有约,羡慕。”几个室友嘴上酸了酸,叮嘱了她小心之类的。

……

夏侯渊抱着手倚靠在河边护栏上单手玩手机,脚边还有几袋子菜,今天他兴致好,自己出来买菜回去做饭,可能是泠栀不在,他闲得太无聊了。

三鬼瑟瑟发抖躺在一边,身上还被几道光符镇住了。

“什么情况?”泠栀突然出现,问道。

夏侯渊道:“它们遇到道士,那道士察觉它们身上的鬼气是我的,暗中给它们下了追踪符,原本它们要去找你,我察觉到不对就劫下了它们。”

三鬼可怜兮兮乞求泠栀给个眼神,鬼王是何等威严,借它们十个胆,它们也不敢求鬼王帮它们解了身上的禁制,只能转求泠栀了。

可惜泠栀也没看到它们的目光,“它们一向小心谨慎,怎么会突然遇到道士?”

“简单说就是它们跟踪李瑾去了一个仓库,后面来了个年轻的道士,之后又来了个黑衣人,黑衣人很快就发现了它们的气息。”夏侯渊说道。

“那个神秘的黑衣人追出来没有?”泠栀问道。

十三鬼虽被束缚着,但认真地回答了泠栀的问题,“黑衣人追了下就没再追了,它的气息很可怕,小的都以为要死了。”

“追了下?然后你们就被下了追踪符………追踪符是那个年轻道士下的吗?”

十三鬼道:“应该不是,那个道士的修为浅薄,不可能在我们三个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下追踪符。”

“来了。”夏侯渊平静说道。

这片既是郊区,现在也不早了,没什么人,他们也不必顾及谁了。

“恶鬼,哪里跑?”

声音破空而来,三十几个道士从四周冒出来,将泠栀和夏侯渊包围。

“咱们兄弟这也算是同生共死了。”泠栀玩笑说道。

夏侯渊:“嗯,我喜欢。”

“哼,一群恶鬼,也学人讲情谊,可笑至极。”长胡子道士说道。

他较道门那些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来说算得上年轻了,和玄镇暴脾气有些像。

“师傅,正是这一人一鬼命令手下恶鬼去害普通人。”长胡子的弟子齐悟说道。

“众道门弟子,跟随本尊,斩除妖邪,维护正道!”长胡子道士说道。

“是!”

道士们摆开剑阵,木剑在他们手中化作了锋利的武器,在地上刻画符咒,与地面摩擦出火星,地上逐渐显现出明黄的符光。

那符光对夏侯渊和泠栀影响不大,但三鬼已经明显感受到了魂体被灼烧,急得他们嗷嗷叫。

“神仙奶奶,鬼王大人,求求您们,救救小鬼啊。”

泠栀这才想起地上还有三只,不知道怎么解除符咒,她还以为要走什么复杂的程序,结果泠栀只是轻轻一撕,光符就被她撕下来了,化作飞灰。

“这玩意也不厉害嘛。”泠栀将三鬼身上的符咒都撕了,刻画符咒的道士见状急了眼。

“众弟子小心,此妖女道行深。”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097节退烧
27349 人在追
太医院的正堂,秦微四首位端坐,捧着茶盏饮茶。今日的茶,他觉得甚香,甘醇入喉。温润的茶香在四肢百骸流窜,身上每一处的经络都疏通开来。过了今日,太后娘娘和皇上就应该知道:这世上的大夫,各人有所长。顾小姐能治好太后的咳嗽,并不意味说她什么病都能上今日的茶,他觉得甚香,甘醇入喉。温润的茶香在四肢百骸流窜,身上每一处的经络都疏通开来。。
第15章 神秘的坠子
7436 人在追
这一天,沈千昭到最后都没能摆脱那根木棍,因为不想给宋怀留下草包,不学无术的印象,她对习武之事甚为上心。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对于这位在宫中素每日的马步,逐渐演练到最后的负重,一声苦都没有吭声,倒是采秋,看着沈千昭每日回了寝殿,锤脖子锤胳膊锤腿的,别提有多心疼了。。
第69章 效忠
16604 人在追
看着露娜努力去描述自己感觉的样子,塞拉斯笑了笑,抬手揉了揉自家女儿光秃秃,却手感尚可的脑袋,也知道自己的问题是有些为难她了,等露娜话落,才说道:“最近王城内来往的人比较多,是父王安排了暗卫给你。想不想见一见?”“可以见么?”露娜狼嘴微张,满“可以见么?”露娜狼嘴微张,满眼纠结的望着塞拉斯,莫名觉得自。
那片星海没有你
11882 人在追
他曾说,他是星海里的一叶孤舟,总是会漫无目的的徘徊,也没前行的方向,也没无限向往的光,仅有无尽孤寂的长河不断地吞没自己。而你,是星海里的一粒沙子,总是会不知道所疲地随着那叶孤舟。 他不不喜欢,所以星海中的沙粒无时无刻都会威胁着孤舟的安全。面对自己余楠至,季寥难过摇了摇头:你对我好的时候,我对你的爱是也没期限的。当你不去理解我不信我那刻,爱会所以你的极端化行为而消失了怠尽,你的不好好珍惜会让我遇上更好的良人。十里长坡燕园内,季寥怔怔地坐在地上看着余楠至丢给她的那张法院传票,只觉浑身发冷。。
签到,十天刷新一位男神
1V1/现场签到/系统/团宠/爽文/情感/军事/能治愈/......再次穿越成一个刚开局不错就被杀掉的小庶女,觉醒之后系统。每天现场签到,五天不断刷新一位女神,拯救他们她于水火之中。一步步打脸嫡母,痛整嫡姐。跳出去小格局,放眼中国天下。登高望远一呼,从者如云,无数女神助我统率三军,直上青云!前一分钟她和同学有说有笑走在路上,怎么下一分钟,就出现在了这里?还好死不死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地置身于悬崖半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