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妖女,休得放肆(九)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泠栀喝了一口酒解一解腻,道:“要说你在镇魔泉那意外发现什么了吗?”“镇魔泉镇压住怨魂,再后来被人血污染,连同灵脉一同被污染,灵气严重不足,泉水将要枯涸,那泉下被人为地镇压住了很多怨灵,一但泉水枯涸,它们将破泉而出。”昨日魔君一掌坚实的基础,泉水中的怨灵受魔君之今日鬼王一掌打下,泉水中的怨灵受到鬼王之压,区区怨灵如何承受得住鬼王一掌,故发出惨叫。。...

泠栀喝了一口酒解解腻,道:“话说你在镇魔泉那发现什么了吗?”

“镇魔泉镇压怨魂,后来被人血污染,连同灵脉一起被污染,灵气不足,泉水即将干涸,那泉下被人为地镇压了很多怨灵,一旦泉水干涸,它们将破泉而出。”

今日鬼王一掌打下,泉水中的怨灵受到鬼王之压,区区怨灵如何承受得住鬼王一掌,故发出惨叫。

“兽为口欲食人,人为兽欲食人。”鬼王慢条斯理撕了几条肉丝放在嘴里咀嚼,“本座索性帮了她们一把。”

鬼王饶有兴趣看着泠栀,很期待她下一秒的表情。

“你帮她们提前破泉?”

“没错。”鬼王浅笑着说道。

泠栀无所谓道:“反正迟早的事,不过……”

“如何?担心那些人了?”鬼王立即问道。

“你为啥要在今天呢?村子才住进来封印你的那群道士,你放她们出去找死?”

泠栀略带嫌弃道:“好好一把牌,被你打成稀烂。”

鬼王:……

“你在抱怨本座?”泠栀没有袒护人类,鬼王有些失望。

“抱怨你干啥,有您老人家,还有我这妖女,还愁那个村子不会被搅得天翻地覆?”

鬼王大笑,“我还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女人,果然有趣。”

鬼王取出新酒,“陪本王喝一杯。”

“干。”

两人痛饮,泠栀解决完一只野兔,拿过另外那只烤好了的,大快朵颐。

“等她们闹差不多,咱们也去凑个热闹。”

“如何凑热闹,你会帮她们杀了那些人吗?”鬼王考量道。

泠栀道:“你知道,人最痛苦的事情不一定是死亡吗?他们杀过人,却还好好活着,甚至屡屡犯案,瞬间的死亡或许对他们来说没那么可怕,死后下十八层地狱对他们来说太过飘渺,他们根本不会害怕,更不会悔改。

所以,让他们活着,却活得不好,分分秒秒都在痛苦和恐慌中度过,那种惩罚不是更适合他们这些犯过错且不以为然的败类?”

鬼王面色一喜,“手段狠辣,但对本座的胃口。”

“我只是帮世间扭转一个平衡罢了,有些人不配为人,就该去他们该去的地狱里,用余生赎罪一二。”

鬼王举起酒瓶,泠栀和他碰了碰。

遥看那个小小的村落,今晚注定不会平静。

泠栀寄宿的老婆婆家此时也是热闹得紧,几乎全村的男人女人都在这了。

这些人自然是被她叫过来的,原因无它,泠栀不见了。

“他二爷,快去帮我大孙子找找他媳妇啊。”老婆婆着急说道。

她的傻孙子坐在轮椅上,又哭又闹,听懂了老婆婆说的意思,嘴里一直叫唤着要好玩的。

“弟妹,不是我不帮你找,是他们不帮忙。”抽着烟袋的老头子不紧不慢说道。

“你们,你们帮帮忙啊,帮帮忙。”

提着棍棒的三十多岁男人张庆道:“刘婆,也不是兄弟们不帮你,只是帮了你,我们有什么好处?”

“我家孙子娶媳妇那天,一定请你们来喝喜酒。”

所有人对此不屑一顾。

“老太婆,谁要喝你家喜酒,你不想想,你家这傻子糟蹋了多少女人,算下来有四个了吧,兄弟们可还没有女人呢,凭什么你家这傻子就可以娶媳妇。”

刘婆听到有人骂她孙子是傻子,扑上去就要打人,结果被四个年轻人强行拉回去。

“疯老太婆,找死是不是?”张庆拿着棍棒恐吓。

刘婆被吓唬到,抱着傻子不似之前猖狂。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

“难得村子里有个女人,有好处,大家不一起享受怎么行?我们要求不高,那女人找回来了,我们先睡,等她帮我们兄弟几个生了孩子,再把人还给你。”张庆猥琐说道。

“不行!被你们玩过了,生过孩子的女人,配不上我孙子,怎么说人是我家的,也应该先让我孙子来,等她生下我家的曾孙,再给你们。”老婆婆坚决说道。

张庆将棍棒架在肩上,嘲讽笑着道:“就你家那傻子,玩死了四个女人也没生出个蛋来,给了他,又玩死了怎么办?老太婆,我们兄弟现在和你好好说,别给脸不要脸,那个女人必须是我们的。

这两年,村子里越来越穷,你家也没钱了吧,还哪来的钱给你孙子买媳妇?外头也没有女人运进来,给你家一个剩下的,已经是我们兄弟大发慈悲了,别不知好歹。”

原先叫二爷的老头子也开口了:“她婆,你就别犟了,给这几个孩子生完孩子,也就四五年的事情,那姑娘年轻,肯定能给你家二柱生出孩子。”

刘婆哭哭啼啼好一阵,终于答应。

一众较年轻的像得了命令,就要去找人,抽烟袋的二大爷冷静告诫他们:“今天村里后面来的十几号人好像和那姑娘认识,等会出去小声点,别让他们发现了。”

“爷,你就放心吧,就十几个人,被发现大不了我们就处理了,咱村子又没人来,谁知道他们在咱村子。”

二大爷摆摆手,“去吧。”

一众年轻人欢呼而走,老婆婆抱着哭闹的傻子边哭边咒骂那个逃跑了,害她孙子受委屈的女人。

泠栀吃饱喝足,鬼王也甚是尽兴。

泠栀伸了个懒腰,眺望远方,“差不多该闹了吧,咱们去看看?”

“他们的囊中之物不见了,肯定热闹。”鬼王站起来说道。

“那正好,去凑凑热闹。”

话说村民大张旗鼓,提着武器出村去找人,在各家借宿的道士们自然也能听到动静。

“静宣,外头何事如此吵闹。”玄清打坐完毕,唤来弟子问道。

“不知,村民们手里拿着武器,似乎要去抓什么人,师傅,是否需要弟子前去询问?”

“有什么好问的,山中多有猛兽,村民们夜里聚集,定是去打猛兽,就算真是抓人,那也是他们村子的事,咱们只管打坐休息,若是休息不好,那鬼王趁虚而入便糟了。”玄镇说道。

静宣行一礼便下去了,三位老者又闭上眼,继续打坐。

众人来到村口,正说兵分两路,挨处去找。

突然刮起一阵风,那风冷得刺骨,大得吓人。

“庆哥,这怎么阴风阵阵的?”胆小一些的刘三说道。

张庆一把丢开他,“胆子这么小,还想不想要女人了?”

“想。”

“你们几个去东边,我们去西边,那娘们被老太婆下了药,肯定跑不远。”

“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快穿之宿主又崩剧情了

评分 10
作者:影泠
分类:灵异神怪
评语:故事题材新颖,别出心裁,吸引读者
猜你喜欢
第三十三章
21643 人在追
“小姐,余三来了。”“请他进来。”钟离情儿合上书,戴上芷卉递过来的面纱,小玉给她找出来的那几本医药方面的书她看得很慢,毕竟不是正统学过的,只能慢慢来。余三低头跟在舒昱身后,明明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前也没有这么大的压迫感,怎么这次会这么不一样呢“请他进来。”钟离情儿合上书,戴上芷卉递过来的面纱,小玉给她找出来的那几本医药方面的书她看得很慢,毕竟不是正统学过的,只能慢慢来。。
农女惊蛰
17486 人在追
孤女惊蛰一朝穿越,变成了小村农户的农家女。凭借前世的农牧专业的知识,和超前的思想与远见,带领全家,乃至全村,开荒山,垦良田,驱外敌,保家园。誓要把这荒芜贫瘠的土地,变成人人羡慕的世外桃源。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惊蛰却犯了难,这竹马和天降,到底该选谁呢。惊蛰醒来时,就被这魔音般的嚎叫声震的头痛欲裂。。
公子别急
14918 人在追
为了能达到不可以告人的目的,佟锦严禁不去残害某家公子。而已前路漫漫太崎岖不平,已达成愿望不很容易。仇人似的老爹,不着调的老娘,妖王婆似的奶奶……杀怪升级后要时间,公子别急,为能及早残害你,佟锦始终在去努力!◇◆◇◆◇◆◇◆◇◆◇◆◇◆◇◆◇◆◇◆◇◆◇◆◇◆◇◆◇◆◇◆◇◆书友潜水群:72831962多部完结啦作品,坑品非常良好,请大家多加需要支持~^-^~啪啪啪!脸上热辣辣的疼,疼得她眼泪险些流下来,这是做梦?要不要痛得这么专业啊?佟锦腹诽不已,她倒是想破口大骂来着,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扇回来,打得那叫一个爽!不过她很不爽就是了!。
城里的魔法师
25536 人在追
住在人类城市里的魔法师,守护着着祖先的火种,唱着古老的历史的歌谣,却开着红色的野马,奔驰在限速120的公路上。法师世界里,北方学院三年级的低智法师学徒罗奇正处在学分还不够,可能会考试不及格的凄惨境地。幸好天无绝人之路,他可以得到了给天才学长杜正一当当吉祥物,做一做社会理论实践挣取学分的机会。但这个社会理论实践,好像跟罗奇想的不太像。突然间觉醒之后的能力,记忆中永远不会伤口愈合的伤口……世界以他的生活为奇点,快速地塌缩。天才战斗法师学长与逗比低智学弟的组合,要想一想办法,找到了这一切背后的真相。女人走进老城,开始疑神疑鬼地回头去看巷子里更昏暗的角落,有几次她仿佛听见窃窃私语,老宅脚跟上的黑暗里总像涌动着一团团活着的阴影。她觉得有人在盯着她,也许那些石头砌的老房子确实活着,正用昏昏欲睡的眼睛睨着她。。
农门长嫂有空间
4000 人在追
穿成一个被后娘打扫卫生出屋的小哑巴?切记慌,她有一个不愿意提早接她过门儿的已婚夫。已婚夫家衰运兜头?没事儿儿,待她逐一来能化解。怕一屋子的未成年后弟妹会饿肚子?啊咸吃萝卜淡费心,他们家天天大鱼大肉白米饭,从村里最有钱的人的一家到全国首富,也仅用了五年时间。岳灵芝则表示,她有高超医术,除了空间药田,冶病治伤,发迹致富之路,成了团宠,这都也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总有人暗戳戳的想害他们。因为未来夫婿将她护在怀里:“娘子莫慌,有为夫在,没人也可以造成伤害到我们!”多年后,她才明白她家夫婿是个复活的,除了开局差点儿失去控制之外,往前的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控奇怪,不是说死去的人感觉不到痛吗?。
满级大佬在年代文里当团宠
宁宝作为道教第一人,攒了五世功德,每一世都为了救世而死, 直都第五世结束了,本来我以为可功德圆满,再睁开眼却穿到了六十年代一个小娃娃的身上,还被人捡回来了家。望着眼前家徒四壁,瘸腿的爹和瞎了的娘,她掏了掏跟了她五世的空间。行吧,也也不是什么大事。*幸福和快乐村这天来了个傻娃娃,村民们瞧着可伶,可谁都不不愿意养,最后被瘸腿的老宁家带了回家去。老宁家里除了一个瞎了的媳妇和一个只比傻娃娃大了两岁的女娃娃,全家吃饭时就靠着老宁一人养得起。一家人给傻娃娃起了个名字叫宁宝,每日抱在怀里阿宝阿宝的叫,疼的不得了,村里村外的人都笑话吧宁家把别人的“大伙儿赶紧过来瞧瞧,我瞧着这小丘怎么就这很像个娃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