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棺材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到最后苏月但是最终决定先跟随他们到千丈崖去,接着寻个机会去找师父。就她明白的那几处师父有可能会会在的地方,就离千丈崖离。到时候把自己的问题次性都给问题了,是不明白师父会会认她?那百家榜,九幽去年少了两个渡劫老祖报名参加,所以会受各界的沉重打击吧就她知道的那几处师父有可能会在的地方,就离万丈崖不远。。...

最后苏月还是决定先跟着他们到万丈崖去,然后寻个机会去找师父。

就她知道的那几处师父有可能会在的地方,就离万丈崖不远。

到时候把自己的问题一次性都给解决了,就是不知道师父还会不会认她?

那百家榜,九幽今年少了两个渡劫老祖参加,应该会受到各界的打击吧?

说起来,修真界的现实从不是一个人的世界,从没有独善其身这个说法。

当年九幽的弟子们仗着有两位渡劫老祖的优势,对外可是没少挖苦人家的。

如今,自家门里一下子少了两位渡劫老祖,可想而知他们将会面对什么样的难堪场面。

有那心宽的,听了别人的嘲讽也不过是一笑而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还没个低谷期的。

就怕有那心眼子比针还小的,心不宽,更不大,搞不好就要钻了牛角尖,在这种非常时期是最要不得的。

一着不慎,可能就会殒命战场,若果真是这种原因下牺牲的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后来的几天薛公子仍是没放弃了聚仙草的争夺,还是苏月实在是看不下眼了,告知他在聚灵谷的北面,一处山涧里也长有这种聚仙草,他可采了去。

喜得薛公子一个劲儿的向她道谢。

苏月摆摆手,不放在心上。

心想这些小年轻还真是活的不易,不像那些有宗门的不管干什么都有宗门兜底。

就是那没宗门的,要是入了哪个联盟的,有心靠上那么一两个有身份的人物,这些东西也是唾手可得的。

也就他们这些佣兵,还有那无论如何也不加入任何宗门联盟的散修才会见着一点好东西都要争抢一番,说起来也是可怜。

苏月的心态不知不觉的就变了些,本来新生一回还当自己年轻了,谁知这不过是与人多接触了几次就又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活了千百年的老祖。

那心啊,真是老了。

看到这些年轻的鲜嫩的,总是不免要照顾一番。

用她那好师兄云上的话来说,就是她这人忒矫情了,圣母的不得了,总见不着人过得不好,他十分的看不惯。

苏月有时也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实在有违他们无情道的道义。

世间各种总有它存在的缘由,并不是她所力所能及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而不是她做出一点点的改变,就可以帮助他们摆脱现有的困境的。

这些她都了解,也都会看情形去帮助。

可每每此时,她的眼前都会出现一张人脸,那是崔娅最后离开的样子。

而每当此时,她都在想,也许崔娅当时也正需要人的帮助,如果那时有人帮助她,她是不是就会被留在魔族毒窟,会好好的活着,与她的师兄相亲相爱呢?

曾经宗门里有人传言过,说是崔娅之所以会死,就是为她让路的,谁让她也喜欢师兄,而她又有一个对她千娇百宠的师父呢。

她不知道这种传言,师兄听过没有?

但她听了,是十分的不舒服的。

可她没有辩解的权利,因为崔娅的确是因她而死,在她死后她紫霞也不死心的追随过师兄一段时间的。

尽管那段时间很短,只有短短的半个月,可她做过就是做过,不是时间短就可以抹杀的。

为着这件事,她气短了很长一段时间,总是在人前抬不起头来。

后来,还是师父带她出来游历、散心,她这才开解一二,但也留下了这种遇事就帮的圣母心。

倒是让她在修真界留下了几分薄名。

薛公子采了聚仙草后,就招呼手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临走之际来到苏月的帐篷前,“苏姑娘真的不与我们一同离开吗?”

“不了,咱们不顺路,而且我也不是要跟着他们离开,我后面还有些事在此耽搁一段时间,不与他们同走的。”

“听姑娘如此说我就放心了,那咱们就此别过,万丈崖见。”

“好,万丈崖见。”

随后的两天,苏月又送走了扈北城和闻子义两人,周围一下子清净了许多。

不过苏月也没走,她在等,等一个人。

果然,三天后,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姑娘来了。

苏月看着走近的苏虹,心生感慨,“你来了。”

说着,苏月的面貌就发生了改变,一个年轻娇媚的容颜就此出现。

“果然是你。”苏虹紧紧的盯着她的脸,脸上的愤恨几乎就要破孔而出。

“是啊,就是我,你不就是来找我的?现在我就在这儿,你打算怎么带我走?”

“你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

“这个啊,不早,也就是这半个来月吧。”苏月无所谓道。

苏虹气笑了,“半个月?你半个月就到了别人几年、几十年的高度?苏月,你骗鬼呢?”

苏月耸耸肩,“这年头说实话,人还不信了?说是半个月就是半个月,不然你以为呢?”

苏虹深吸一口气,“跟我回去。”

“回去干嘛,嫁给那个黑老鬼吗?你不知道我逃婚了吗?”

“我不管,反正你就要嫁给他,你已经是他的人了,不嫁他嫁谁,你还有的挑吗?”

苏月慢走两步,“其实我还有另外一个选择。”

苏虹慢紧的瞧她。

“就是、、、再找个人嫁了。”

“呵,苏月你在开玩笑?”

“不,我从不玩笑,这是我真实的想法,如果无法选择,那么我将会选另外一人嫁了,反正不是那个黑癞头鬼。”

“还真是水性杨花啊!跟你那个娘一样!”

“是吗?”苏月淡淡的看着她,“说我娘之前,你娘搽干净屁股了吗?”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爹失踪的时候,你娘肚里可还没有你呢。”

“你!”苏虹气竭,随一甩袖,“算了,我不跟你在这议论这些,今日你不回也要回。”

说罢,回首看了一眼密林。

苏月跟着看过去,苏毅与黑柳就站在密林深处,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

两人正严阵以待,其实心里惊得一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还会听到如此劲爆的八卦,可惜没有得到实锤。

“怎么,你们要启动血契了吗?”

“怕了吧,现在可没有佣兵救你了,你不如乖乖的跟我们回去,我还会让我娘替你跟长老们求求情饶了你。”

“恩~~~是求她的情夫吗?”

“苏月,你一再的挑衅我是想要我现在就杀了你吗?那我就如你所愿!”

话落,直接就拿着一把弯刀攻了过来。

苏月不闪不避,抬手就把弯刀抢到了自己手里。

苏虹手心一空,下意识一看,“苏月!”

苏月漫不经心的抬手掏了掏耳朵,“我在这儿呢,你不用叫我听得到。”

随后苏月一抬手,直接把她的弯刀甩想到了苏毅两人身前的树干上,风动、叶落···

苏毅两人急忙从树后走出,缓慢的靠近。

苏月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着那个,视线在在三人之间徘徊不定。

苏毅这会儿是完全的不敢造次,虽然没看到她真正的出手,可就这几下子也够让他重视了。

黑柳倒是想直接启动血契来控制她,但是一直没成功。

待得两人近前,苏月直接探身在黑柳身上搜到了一张鬼画符。

苏月知道这就是那黑老鬼给他的血契契纸了,这东西使用主契人的血画就而成,可以远程操控被血契的那个人。

可惜啊,这黑老鬼修炼不到家,血契画的缺胳膊少腿的,根本就不能用。

“你们就打算用这个对付我?还有别的吗?”苏月问。

苏毅看看她,又看看苏虹,随后从储物袋里掏出一只坏了的阵盘,“还有这个。”

苏月接过来检查了一下,是专用的寻脉盘,“血香呢?”

“在这里。”苏毅又从储物袋里拿出几节断掉的线香递给她。

苏月打眼瞧着,“准备的还挺充分,不过你们三个今天都要留下,放心、不会要你们的命,只是让你们睡一觉。”

说完,不待三人反应,一抬手三人就都昏过去了。

“啧啧,还是睡美人好,只需那么一点点你们就都睡着了,一点痛苦都不带有的。”

啪啪啪,三声,三具黑乎乎的棺材板就被放了出来,一人一具,不争不抢,刚刚好。

把三人归置好后,苏月直接就把特制的棺材板给放进了一个专门的储物袋里,放在别的地方她闹心。

解决了一桩麻烦事,苏月心情挺好,哼着小曲就收了帐篷,慢悠悠的晃远了。

文峰山位于离渊森林的南边,靠近离烟海,是个春暖夏凉的好地方。

桃花精自三百年前到了此地后,就一直居住在此,每日里看看花、看看海、看看日落、看看日出,日子过的不知有多逍遥。

可是近日她遇到了一桩麻烦事,山下的寺庙里来了一个书生。

那书生长得雪白玉嫩的,非常好看,一身的青衫郁郁葱葱带着那微微的墨香,“嗯~~~味道真是好极了!”

苏月一上来就看到桃花精那一脸春心荡漾的样儿,恶心的抖了抖鸡皮疙瘩,“你又在思春啦!”

咻的一阵花雨无风自落。

“紫那个霞!你不是死了吗?”

桃花精张狂大叫,花雨菲菲。

苏月磨蹭着两只脚走到石桌前,往身侧的矮榻上一瘫,人就躺下了。

“好累,桃花啊,有吃的没?”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评分 10
作者:妁我其夭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第7章 沈千昭赈灾
4352 人在追
谢临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一通话说到最后,也没有重点。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谢临点头,“就是价格比市价高了两倍。”他上下打量了沈千昭几眼,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好像有点变化,又说不上来,“沈小昭,这十万石粮食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
033 绝对实力
21154 人在追
不过刘氏她是没办法了,只能盯着,但眼前这两个小的,好好教导她还是有信心的。林美依招手让二人靠近些,在二人疑惑的目光下,手速飞快,一人给了一个脑蹦儿。“大姐?!”姐弟两同时后退,哀怨的看着她,不知为什么要挨打,并且一点都没有手下留情,很痛!林林美依招手让二人靠近些,在二人疑惑的目光下,手速飞快,一人给了一个脑蹦儿。。
念春归
9966 人在追
再次睁开眼睛眼,她回了过去的一年。一切都还来及再次就。她要为自己和家人谋一世平安健康。岁月静好,漫漫春归!----------------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没有来引路的牛头马面,没有奈何桥,没有孟婆汤,只有令人麻木而茫然的黑暗。。
裙上之臣
22168 人在追
杜渐逢人就道自己已有近妻室,一副贞洁烈夫的模样。缚苍龙表示嗤之以鼻,她满脑子只心里想传射提职,率领她的拥趸们跟着因为未来的某皇子走上人生颠峰,谁会有那份闲工夫觑觎他?长缨藏身在屋檐下,如蛰伏的夜鹰,静静窥视着下方动静。。
高医生今天复婚了吗
15798 人在追
结婚了两年,终于等到选择接受高医生并不爱自己的事实,江安毅然决然地明确提出了离婚,远走他乡他国,未曾想离结婚后人前冷冽清心寡欲的高医生每日堵在她门外哭着喊着求离婚。、某天,喝多了酒的高医生被强吻了她,说着一口醉话“要也不是怕别人把你抢去,我能那么快跟你结婚了?”“江安,我没曾经爱过什么人,但我明白,我想拥用你的一切“每日一问:高医生昨天离婚了吗闪婚/先结婚后爱/追妻土葬场/离婚大做战1.肿瘤外科狼系闷骚男主×软妹温柔如水萌系男主2.本文1V1,HE,双C3.死鸭子死鸭子嘴硬式gay男主,男主先软后刚,单向能治愈不断成长,男主每日一个离婚小技巧。4.男主原型取深秋,枯黄的叶在寒风中簌簌,风带着空腔朝车里的高川吹来,清新凉意拂过眉梢。。
撩君
22055 人在追
【书友群:958519949,耐心的等待小可爱的的直接加入~】那个贤良淑德 ,闺阁典范的女子死了。她亲眼见到望着他替她报了仇。这一世 ,是为了将他撩为夫君。钱,她要。权,她要。人,自然而然也要。一女子身穿妃嫔宫装,披散着头发坐在棺材上,晃荡着双腿,把玩着手中的头发,嘴角噙着冷笑,听着那些来给她哭灵的人的嘲讽和庆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