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金丹、恭喜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苏月又掏出一只久未曾用的木头盖子,盖在浴桶上。直到里面的水彻底煮开了,这才吞下这枚洗筋伐髓的丹药,全然不顾里面的热水滚烫,径自坐了进来。要不然让通常人看见,肯定我以为这姑娘是疯了,这一下子也不是把自己给烫熟了,是要活活烧死过去的。但是苏月像是体会将近里面等到里面的水彻底煮开了,这才吞下一枚洗筋伐髓的丹药,不顾里面的热水沸腾,径直坐了进去。。...

苏月又拿出一只久不曾用的木头盖子,盖在浴桶上。

等到里面的水彻底煮开了,这才吞下一枚洗筋伐髓的丹药,不顾里面的热水沸腾,径直坐了进去。

要是让一般人看到,一定以为这姑娘是疯了,这一下子不是把自己给烫熟了,就是要烧死过去。

可是苏月像是感受不到里面的热意一般,坐在浴桶中一遍一遍的引导着水里面的药力洗刷着她的筋脉骨髓,一遍一遍,直到水里的药力完全消散,热水也变成了凉水。

此番的洗筋伐髓,她可谓是用了最残忍的方式,其实还有种很温和的方式可以做到洗筋伐髓。

但是以她现在的身体情况,想要更好的修炼,也只能用这种非常人所能用的法子了,虽然很痛但是一切都值得。

而且,这一次之后还要两次后才能彻底的洗清身体里的污垢,达到彻底的无垢状态。

一连三天,苏月用这种非人的方式一次一次的尝试,最终在第三天的时候,洗去了身体里最后一点污垢,整个人彻底达到了无垢的状态。

苏月很开心,拿着新命名的秋水剑耍了一套剑法,果然效果更加惊人了,隐隐竟有些剑气在身。

基础的步骤都做好了,剩下的就只有拿到聚灵果了。

这日苏月吃了一枚换颜丹,又用隔离符加固了一下被她禁锢在神魂里的血符,这才安安稳稳的出了闭关的府邸。

说起这道血符,苏月还是有些意外的,当晚她从这具身体里清醒后就发现了这道血符。

这血符一般是邪修用来控制自己养下的奴隶的,人称血契。

而她一个平平无奇的凡人,还是一个被送人的弃子,竟然也值得那黑老道如此用心的打上血契,实在是反常。

是以,当时她虽然意外,但仍是用生命之力把这道符给隔离了起来。

如今,洗筋伐髓后,这道符倒是因祸得福的也纯净了不少,对她的神魂也禁锢许多,早已不是曾经的模样。

苏月未免被人察觉,再尝试着来控制她,只好用这隔离符隔离起来。

幸好她这隔离符做的很好,是她分神期的时候自己琢磨的,效果奇好,用在这里也算是得用了。

整理检查一番,觉得自己没什么拉下的了,苏月这才走了出来。

不过她刚一冒出水底,就发现了前方的动静。

“这是、桃林?”

苏月意外了一下,神识直接就探了过去。

不得不说这闭关的一段时间,不但她的修为有了,就是这神识都有了长足的长进,像这种百里内的距离,她都可以覆盖。

如果不比修为,直说神识的话,她大概应该跟金丹期的修士是同等的。

是以她刚一探过去,就被人发现了。

修为高的还好说,能顶那么一下子;

修为低的直接就被威压给压倒了,一个个的跟下饺子似地,噗通噗通的倒在了地上。

本来就血腥的桃林,现下只剩了寂静。

扈北城是王家聘请的最优秀的佣兵,他名下的佣兵队在佣兵界有着偌大的名头。

而他本人因着与扈北城城名相同,很多人也把他看作是扈北城人。

而扈北城的世家大族,更是喜欢用这个与他们城名相同的佣兵头子。

扈北城此人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已经到了大圆满的境界,只需小小的一个契机,他就会踏入金丹的行列。

是以他此行的目的,一个是为王家寻找洗灵果,一个是为了自身结丹寻找进阶的契机。

而此时面临这巨大的威压,他久久不曾松动的瓶颈,竟然隐隐有了动摇的趋势。

扈北城一个激灵,急忙撤下所有的防护,认真的感受着这股威压,体内的灵力就如同泄洪一般,奔涌而出在他的经脉中狂风浪涌。

与此同时,原本晴朗的天,瞬间降下乌云,盘旋在他的头顶。

没有一丝丝的防备,他要结丹了。

苏月看见这种情况也是懵了一瞬,还有这种结丹的法子?

眼看着他人要结丹,苏月更是不敢靠近半分,隐隐还往后退了许多步。

眼看着雷劫就要来了,扈北城也顾不上那许多,伸手把昏倒的手下一个个的抛到足够远的安全地带,这才安心渡劫。

黑压压的乌云凝聚在他的上方,不断的有闪电在乌云之中闪烁,远远的看着十分的骇人。

苏月因着距离远,并没有被雷劫发现,并纳入渡劫的范围。

但是被扈北城忽视掉的苏虹、苏毅、黑柳三人,却是遭了殃。

眼看着雷劫将至,三人也顾不得昏不昏,害不害怕,连滚带爬的往后撤。

可惜已经晚了,这金丹雷劫的覆盖面积是巨大的,一般情况下十里范围内都是不允许有其他活物存在的,否则即被划入渡劫的行列之中。

扈北城并不是什么圣人,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只保护了自己手下的人,对于这些捡来的探路者,他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

就在三人绝望的空档,雷劫应劫而下。

第一道雷劫,扈北城直接抗下了,浑身再没一块好地方;

第二道雷劫来的也快,扈北城用了一个法器,抵了些力量,倒是还能站着;

到了第三道雷劫,也就是从俗称的真正金丹劫时,扈北城不敢硬抗,把手里能用得上的法器都拿了出来。

但,就算是这样,这最后一劫也让他剥皮见骨了。

头仿佛被炸开了一般,此时的扈北城站都站不下了,直接倒进了雷劈的深坑中,身上还噼里啪啦的带着电。

这段时间是关键的时机,只要这雷击之痛闯过去了,这金丹劫就算是度过了。

上天会降下甘露,以治愈雷劫带来的伤害。

一般修士在渡劫的时候,这前两道雷劫都是最好渡的。

只有这最后一道雷劫,是三道雷劫的叠加,力量是前面两道的五倍之大,修士渡劫失败就是失败在这儿了。

苏月远远的望着深坑里的扈北城,心想这位是个狠人,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竟然还硬挺着。

带着些欣赏,苏月关切的注视着他。

忽然,那紧闭的双眸豁然打开,一道犀利的目光瞬间就盯上了她。

苏月愣了一下,随后笑着摇了摇头,“恭喜。”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老祖她渡劫失败后

评分 10
作者:妁我其夭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猜你喜欢
福运娘子山里汉
24034 人在追
季妧第一次嫁人,花轿送财新郎就挂了。季妧第二次嫁人,吉时刚到新郎的坟被雷劈了。一而再被换货,凶名传开了十里八乡,眼瞅着是要砸手里。重男轻女的奶奶拍腿嚎啕:“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哟,你一两银子都卖不掉!”季妧:“……说出你可能会不信,我今后要有大福运。”咿!除了“年十七不嫁者使长吏配之”的规矩?就怕就怕,找个假夫君应对一下是。那个村口的四处流浪汉拾掇拾掇还能看,就他了!叫声此起彼伏甚是激烈,渐渐往村西转移,直过了很久才平息下去。。
辞春令
1960 人在追
对于妇人来说,眼泪永远是是最好是的伪装。陆挽君上辈子输就输在,会哭。复活归来时的陆挽君在荀太后面前哭:荀太后会觉得冤了她,谁知这哭恰恰哭给她看的。在沈昶面前哭:我又惹娇娇不高兴了,我该打,都是我的也不是。神鹿(沈陆)小剧场:三日陆挽君醉酒后,沈昶替她宽衣解带,突然间从外衣袖中掉出一包粉末。沈昶不解地捡出来闻了闻,顷刻之间之间眼泪止忍不住流下去,是催泪粉。沈昶擦非常干净眼泪,略很复杂地看醉卧床上的娇娇美人,美人眼角还挂着未干的泪痕,才在他面前哭过一场……此时的惊春园门窗紧闭,廊下的画眉鸟儿在鸟笼子里缩紧身子,把头埋进身子里去避寒。。
凤落朝天歌
25109 人在追
骄子女坠落谷底,远古凤凰血脉殒落凡尘,新魔族猖狂,仙界内部矛盾不断。负着血海深仇的落魄千金,于绝境中剑指苍穹,无敌改命,华美乐章一曲荡气回肠的涅槃战歌。浴火复活,气吞山河!记得旧时,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侯爷家的美娇娘
25641 人在追
【欢喜冤家/近水楼台/甜宠1V1】都说人生不顺心十有八九,薛棠但求那一二,却,事与愿违;她出阁之年,则表示拒绝所有求娶,一门心思追随者穆云麾使,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待她放下自己过往,又因一封密信卷入围杀,为求保命,没办法使出浑身解数搂住某侯爷的大腿,怎奈归顺的,却自己的冤家……风水轮流转;当年则表示拒绝她的穆云麾使突然省悟,穷追不舍。薛棠则表示: 这位兄台,你这是闹哪出?而本来以谋算她为乐的某侯爷不知道何时将她算进了心里,就对她视若珍宝。薛棠: 额……侯爷,你,你靠得太近了!!!温馨浪漫提示:本文虽是正剧,而已作者无节操,历史背透过光线投射在床帏女子的身上,一袭大红嫁衣,外罩金纱霞帔,腰系红绸,剪出姣好的身形,喜庆的红盖头遮住了女子的面貌,只瞧见她一双纤细白皙的手,有些紧张的搓着。。
快穿好妈妈的救赎计划
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群灰暗角落的孩子,他们有着凄惨的成长史,最后活成了他人故事中的垫脚石。温颜在三千世界,重新开启养崽日程,将他们培育出的根正苗红,自我救赎他们的人生。1、懦弱懦弱的焦虑……症妈妈2、借助孩子聚敛钱财的网红妈妈3、贪得无厌的泼妇妈妈4、红颜祸水妈妈5、重女轻男的以及控制欲妈妈6、拼事业像拼命地的绝义妈妈7、人格内部分裂的可怕妈妈8、贪慕虚荣心的势利眼妈妈……未完未完温颜的意识逐渐苏醒,看着眼前的女人满脸的狰狞绝望,疯狂地冲向了自己。。
九重紫
18867 人在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