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新世界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晚,八点五十分。一处的人已换好了干净整洁的工作装,聚在客厅。就在他们养精蓄锐的时候,经二处确定,A-002住所有关秦尧的东西,已被疑似‘皇帝’的蒙面人转移到,转移到时间在被逮捕A-002之后。篝火究竟但是提早得知A-002被被包围了。但是林东无需再对此一处的人已换好了整洁的工作装,聚在客厅。。...

晚,九点五十分。

一处的人已换好了整洁的工作装,聚在客厅。

就在他们养精蓄锐的时候,经二处确认,A-002住所有关秦尧的东西,已被疑似‘皇帝’的蒙面人转移,转移时间在逮捕A-002之前。

篝火到底还是提前获知A-002被包围了。

不过林东无须再为此费心,后续调查以及对菩萨的处理,依旧由二处负责。

此时,林东也才彻底理解聂云的安排。

随着能力的公布,更多的部门都将获知大量情报,并投入工作。

相对地,忠义手上的情报、权力,乃至忠义本身,都不再那么重要了。

一勺米里有只虫子是致命的,一仓米里有虫子则是在所难免。

因此作为一处,在这一夜所承载的使命,已远大于一个忠义。

回到眼前。

白天的时候,别墅已经完成改造,可与内网相连。

现在看来,刚好可以收取134工作组的信息流,在第一时间观看联邦宣战直播。

当然,即便不依赖组内通讯,也可以在随便哪个电视台延迟看到这一切。

下午开始,“重大事件预告”已经在全球范围铺展开来。

10分钟后,所有电视台与直播网站,都将瞄准同一个地方——

联邦总统府。

毫无疑问,这次直播的收视率也将超越过往的一切。

最后的10分钟,数十亿人正在进行最后的等待。

与其它地方不同的是。

我方,国家机器已惊人地在7小时内动员完毕,开启全速运转。

此时此刻,数以亿计的同仁正坚守他们的岗位。

为了迎接即将到来的恐慌性挤兑和生活品抢购。

全部银行、医院、超市、电厂、机关、警局、社区等关键部门,均进入为期三天的24小时无间歇工作状态。

无论官职身份,两班轮倒。

在他们身后,由航空、铁路和公路组成的一整套庞大的物流体系,全员无休。

再之后,是无数粮食加工与生活必需品企业,正紧急增产。

最后的最后。

是近千万量级的士兵,严阵以待。

如此兴师动众,其意义看似十分有限。

毕竟联邦国与新人类组织的战事,很难烧到我方,更不可能那么快烧到我方。

但正如聂云所说。

考虑对手,更要考虑自己人。

在战争与能力者的双重恐慌下,必定会谣言四起,相当多数的人会拼了命地挤进银行和超市,反社会份子也将乘火打劫。

于我方而言,这些工作才是真正的战争。

无论大众如何恐慌,我方都必须做到稳如泰山,井井有条。

只有这样,才能给大众安全的信心,给我方必胜的信念。

而信心与信念。

正是即将到来的时代中,最重要的东西。

与那座国家机器相比,别墅大厅里等待直播的一处,实在是轻如鹅毛。

各人捧着各人的咖啡茶水,方子文也早早调好了信号。

画面中已经显示出总统府正门,很多工作人员正在奔忙,右上方是5分钟的倒计时。

这下气氛是真的有些紧张了,血脉甚至也喷张了。

林东是最后坐过来的,此时才发觉有些不对,左右四望一圈问道:

“我宁哥呢?”

“出勤喽~”虞郁坐在沙发托上,抿着咖啡道,“别急,等等就能看到他了。”

林东大概也猜到是什么工作了,忙又冲一旁呆站的方子文道:“子文姐坐吧。”

“不了。”方子文依旧站得笔直,目光如炬,好似有一股情绪暗流涌动,“这一刻,请允许我站着。”

“……”眼见方子文也没得聊,林东只好转望沈一佳,“佳姐睡得可好?”

“完全睡不着。”沈一佳拿起纯黑的手机道,“这个是刚配的,全中都的紧急情况都会发到我这里。东东,我压力好大……”

“佳姐你别这样,搞得我压力也好大。”林东摇了摇头,最后望向虞郁,“处长,还不提振一下军心。”

“这有什么好提振的?”虞郁放下杯子笑道,“有生之年,经历一次全面战争,兴奋还来不及呢~”

“……”林东决定不说话了。

他突然怀念起宁错。

宁宝儿,我的宝儿。

压力大的时候,至少还可以欺负你一下。

你可快点回来吧。

沉默的3分钟过后。

联邦总统与三军元帅相继来到演讲台前。

身着标准黑色西装的总统居中,三位满胸勋章的元帅笔挺地站在他身后。

作为总统而言,47岁的马纳曼看上去相当年轻,英俊得像个明星。

与他激进的前任不同,马纳曼更善于制衡与斡旋,一度被称为联邦国最软弱的总统,又因其短暂的演员生涯,而被反对者扣上了“小白脸”、“鸭子”之类的名号。

恐怕他自己也没想到,有限的任期内,竟然会发动一场如此规模的战争。

在他身后三位元帅的衬托下,他显得更加弱不禁风。

几人站好位置,相视点头后,马纳曼蹙眉仰头,几次呼吸后,蓦然开口。

“同胞们。”

“请允许我这么称呼所有人。”

“同胞们。”

“过去三天,联邦经历了成立以来最无法想像,最为耻辱的打击。”

“迈法拉、吉尔、森李曼,三州议院以匪夷所思的方式沦陷。”

“两名州长、数以百计的议员命丧当场。”

“袭击源自一个名为‘新世界’的恐怖组织。”

“他们由超自然能力者组成。”

“是的,你没听错,这不是科幻电影,是切实存在的超自然能力者。”

“请相信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与你们同样感到不可思议。”

“第一次袭击发生在三天前的午后,两辆货车突然停在迈法拉州议院门前……”

伴着他的说明,一个画中画视频展现在了屏幕上。

画面是议院外景监控,两辆大货车缓慢地停在了门前。

接着,厢门一开。

尸潮像泄洪一样喷薄而出。

几十只丧尸相互踩踏着奔向议院。

两个戴着面具的司机随即下车,大摇大摆地朝议院走去。

“第二次袭击发生在两天前的清晨,吉尔州的一位议员突然啃咬周围的一切……”

这次的画面是一个办公室,坐在桌前的秃顶男人突然扑向了刚进屋的秘书。

接着画面一切,秘书冲进走廊,开始啃咬其他人。

“第三次是在森李曼州,我们做好了戒备,僵尸群却来自深渊……”

这次的画面是议院大厅。

大厅中央突然发生爆炸。

浓烟之中,无数残缺的僵尸互相蹬踏着飞速爬出,像蝗虫一样四散席卷。

画中画至此关闭。

马纳曼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再次扬起了头。

“抱歉,我无暇默哀。”

“我们有理由相信,‘控尸者’只是‘新世界’组织中的一名成员,在他身后,还藏有更多不可预知的能力者。”

“这个以颠覆秩序为目标的反人类组织,正向联邦以及全人类,肆意挥舞着爪牙。”

“大敌当前,我国人民、领土和利益正处于极度危险的状态,我们决不可闭目不视。”

“我以总统的身份宣布:”

“由于新世界组织对我国进行的无故且卑鄙的袭击。”

“联邦向所有妄图颠覆文明秩序的能力者宣战!”

“此刻起,联邦正式进入战争状态!”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第7章 沈千昭赈灾
4352 人在追
谢临一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一通话说到最后,也没有重点。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谢临点头,“就是价格比市价高了两倍。”他上下打量了沈千昭几眼,总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好像有点变化,又说不上来,“沈小昭,这十万石粮食等到他终于渴了,停下来喝口茶,沈千昭才问,“买到了?”。
嫡长女她软弱人设又崩了
裴府落到裴晏如这一代的时候已是摇摇欲坠,京中人传,等老太君一死,裴家女眷皆是受人践踏,再无出头之日。但很快,众人就发现,事情似乎变得不一样了……开满盛京的商铺幕后老板竟是裴家大姑娘!立下赫赫战功守卫一方安宁的是裴家二姑娘!一画难求以才气艳绝一方的是裴家三姑娘!至于裴家四姑娘.....您若是说这姑娘不好,世子爷怕是要出来提刀来见了。-世人眼中,裴家大姑娘生性软弱,妇人之仁,成不了大事,直到后来——裴家大姑娘名满盛京,前来求娶的名门之后踏破裴家门槛。裴大姑娘葱白指尖轻拨算盘,眼睑微垂,全然漫不经心的模样,“诸“兵符在此,滚开!”忽地一声娇喝。。
第三十六章奖励
10189 人在追
大长老见阳安云答应了,连湛江的晋升金丹期都顾不上看了,便开始着手此事。看着大长老风风火火地忙碌了起来,阳安云则拿出了摇椅,躺在上面,悠闲地开始继续磕起了瓜子等待湛江出关。这一等啊,就是五六天。要隔在现代,阳安云可能就是一位混吃混喝的吃瓜群众看着大长老风风火火地忙碌了起来,阳安云则拿出了摇椅,躺在上面,悠闲地开始继续磕起了瓜子等待湛江出关。。
金风玉露
15210 人在追
宅门里,夫人吵小妾闹,小小家丁荒谬荒谬。朝堂上,你也争他也抢,叫声王爷防备防备。某女:(得意洋洋)学了一身泡妹子的本事!某王:(长眉微挑)如何?某女:(垂头丧气)自已是个妞……某王:(不怒自威)还不给我回来!某女:(双手抱胸)干吗?我切记!*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某女扮成男装,卖笑王府,从最高等的家丁干起……长得帅有毛线用!脸能刷卡吗?能手机pay吗?。
八零兽医能掐会算
18076 人在追
村里人说:花立夏自从在雪地冻了一夜,就像变了个人,突然长本事了。外面的人说:兽医花立夏,她实际上是有真本事的人,能掐会算,料事如神!楚淮说:你忽悠了我,我没办法赖上你。闭上眼,再缓缓,总算恢复点知觉。。
全能小秘书她又撩又骄
(1V1,双洁,单向单恋,追妻漫漫,禁法风小甜饼)(性冷感木纳精英小秘书VS偏执狂锐利忠犬大总裁)姜茗羽,A城人尽尽人皆知的全能型秘书,低调谦虚,实力卓绝,是业内无人不垂涎三尺的顶级人才。但是也没人明白,她的脑中遗失的了一段记忆,因而患上细微的情感障碍,且除了梦魇症的困扰。唐谨川,令人闻风丧胆的商界大佬,有道必绕的那种级别。可同样无人获知,他不小心爱上了了自己的秘书,却一直严禁章法,抓忍不住对方的心。*于一次出乎意料,姜茗羽找到了了她的灵丹妙药,可那时,她却并不想。一直到她被企图抵在办公室的门板上,没处可逃时,才严禁不面对自己那男人因为她......越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