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她不叫C-013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林东思索之时,还并不明白打瞌睡虫了步入了卫生方面间,并迅速关上门了门。画面中的她戴着大号的防毒面具,身体却小得可伶,但相比较会议视频上看见的她,却丰腴了不少,的确收容处的伙食很不错。她按照虞郁的吩咐,将卫生方面间内的空间用墩布锄了个遍,又用手摸了一遍。没画面中的她戴着大号的防毒面具,身体却小得可怜,但相比会议视频上看到的她,却丰满了不少,看来收容处的伙食不错。。...

林东沉思之时,还并不知道瞌睡虫已经进入了卫生间,并快速关上了门。

画面中的她戴着大号的防毒面具,身体却小得可怜,但相比会议视频上看到的她,却丰满了不少,看来收容处的伙食不错。

她按照虞郁的吩咐,将卫生间内的空间用墩布锄了个遍,又用手摸了一遍。

没有任何异样。

旁边二处的同事们不由得恨恨叹息。

更远一些,苗宏宇更是呆捂着额头,整个人都被绝望和自责笼罩。

他们都很清楚,即便催眠气体没能将A-002怎样,瞌睡虫的能力也足够让他打个盹儿了。

但却什么都没有。

要么A-002已经潜逃。

要么A-002……真的永远无法被捕。

那么这种情况下……

只剩下了唯一的选择。

画面中,瞌睡虫第三次检查完了整个卫生间。

“还要继续么?”她问道。

“嗯,继续。”虞郁道。

“哦。”瞌睡虫应过之后,像机器人一样展开了第四轮检查,口中却说道,“阿姨,我也会累的。”

“要你检查就检查。”虞郁道,“隐形人可能正摆出各种高难度姿势规避你的墩布呢。”

“……那我改变策略。”

瞌睡虫说着,突然神色一肃,双手握住墩布,高举过头。

“Excalibur。”她异常认真地凌空劈下。

接着又一个横扫:“水之呼吸,伍之型:干天的慈雨。”

随后挥舞着墩布搅动起来:“咒术「苍」。”

看着这个探测手法,虞郁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监控车里的其他人愈发难捱。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宏宇重又站起了身,掐了掐额头,沉声开口:

“无法确定A-002是否潜逃,能否抓捕。”

“也无法确定C-013的能力是否对A-002生效。”

“再拖下去,只会增加A-002潜逃的机会。”

“所以现在的状况……”

“只能采取最终手段了。”

说至此,他重重低下了头。

“小林说的对。”

“的确很可能是……”

“无谓的牺牲。”

思索中的林东忽然被点名,一愣抬头。

他还未搞清楚状况,宁错却抢先质问道:“明知无谓,为什么还要牺牲?”

“宁错,我理解你……”苗宏宇茫然摇着头,“但我已经说了,A-002是高危能力者,这次行动宁可错杀,高雯雯和C-013也做好牺牲准备了……”

“她不叫C-013!”宁错突然一吼,“她叫蒋小雨!”

虞郁猛然回头:“老宁!”

“处长……我他妈的……”宁错死捂着头,双目渐红,“她肚子里……有我的孩子啊……你们他妈的这帮……这帮……”

唰。

整个直播车,除了风扇,再无半点声响。

……

两个月前。

宁错被虞郁叫到了小房间。

在宁错眼里,今天处长的神色十分纠结,或许这就是……羞涩?

这就把他自己的心脏也搞得砰砰直跳,真想切出来看看有多快。

虞郁支着下巴,犹豫许久后才说道:“老宁,这个事别往外说。”

“处长放心,死也不说。”宁错矜持地点了点头。

虞郁叹了口气说道:“另外,这不是任务,不是命令……只是一个……可以否决的提议。”

不是任务,不是命令,可以否决。

配上这欲言又止的神色。

宁错大概猜到了……

他于是坚定摇头:“只要是处长的话,我绝不否决。”

“…………别这样,老宁。”虞郁捂着额头道,“我会有心理负担的……”

“处长,直说吧。”宁错攥着自己的双腿道,“我准备好了。”

“好……”虞郁这才说道,“汪琛那边正在抓紧研究,一个关键课题就是,能力者的能力是否具有遗传性,这一点将很大地影响后续战略,所以为了研究……他那边想要你的小蝌蚪,和瞌睡虫结合一下。”

“………………”

短暂的凝滞过后,宁错摇着头笑了。

我到底在想什么。

原来只是……

配种啊。

“你可以拒绝……我只是传个话。”虞郁吐了口气道,“算了,太奇怪了……我不管了。”

“没关系。”宁错肃然抬头,“只要是处长说的,我绝不拒绝。”

说至此,宁错欣然一笑:“而且也只有我了吧?能提供健康男性能力者遗传信息的,只有我了吧?”

“暂时是的。”

宁错忙起身站直:“那我责无旁贷。”

“确实……所有人都在期待你答应。”虞郁直视着他说道,“但你依然可以拒绝,你没这个义务。”

“什么义务不义务的。”宁错挠头笑道,“这种事组里不好直接下命令,所以才请处长来说的,拒绝的话,处长岂不是很难做。无所谓了,又不麻烦,几分钟就搞定。”

“哦?那么快吗?”虞郁点起了下巴。

“…………”宁错老脸通红,“只是一个比喻。”

提供小蝌蚪,确实几分钟就完事儿了。

但孕育一个孩子要十个月。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宁错不自觉地关注起瞌睡虫,总是时不时去看她的资料和监控。

她叫蒋小雨,是个不喜欢与人打交道的女生。

被收容以后很老实,因为真的不用跟人打交道了。

还有食物和互联网,只是偶尔抽抽血,做做检查和测试就可以了。

就连要生孩子这种事,她也没有丝毫抵触,甚至都没问过父亲是谁。

随着人工受孕的完成,宁错越来越频繁地关注她的监控。

上网,看书,上网,看书。

有机会的时候,工作人员也会带她出来走一走,不过必须是她睡觉的时候才能带出来。

有一次,宁错远远看到了她,看着熟睡的她被运上了重型卡车。

于是以“监控放风”为由,宁错随车一起行动,负责在后箱看管C-013。

或许是因为颠簸的关系,C-013提前醒来。

宁错一股困倦顿时蒙了上来。

C-013看着他,揉了揉眼睛,面上显出了一丝歉意,抬起手,却欲言又止。

接着,宁错一点点倒下去。

当他再次醒来,车子已经停在了山顶的雷达站里。

C-013正在很远的地方散步,走着走着,停在了一个阳光充足的地方。

闭目仰头,美美一叹。

“咳……”宁错重重咳了一声。

C-013立刻一个激灵,吓得背过身去,不太敢说话,却也没走远。

宁错远远挥了挥手道:“没关系,我知道你没法控制。”

“嗯。”C-013应了一声,低着头好久,才微微向后一侧,“对不起。”

“……”宁错根本没看清她的面容,却依旧老脸一红,背过头去,“都说了没关系。”

这是他与C-013唯一的一次对话。

宁错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与C-013建立什么关系。

但那个孩子……或许可以。

如果孩子出生后,被证实为普通人。

总该有个人抚养……

C-013是不可能做到这件事的。

能负责的就只有自己了。

一个月后,宁错签下了购房协议。

虽然不大,但很温馨。

最初他只是随手搜索了婴儿床,但各类母婴产品的广告很快像洪水一样袭来,看着那些可爱的儿童用品,宁错就没把持住,工资又被掏了个干净。

其间,沈一佳提出要去暖房。

处长还说要新同事住进去。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这些。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北方有二哈
18894 人在追
【胎穿】【日常】【非典型兽人文】【1V1】北方有二哈,蠢萌会拆家~天生的小烟熏,鼻梁带高光~……………………………………………………安琪拉再次穿越了。从此本来的长发衣袂飘飘变为了一身毛。两条腿走路时,变为了四条腿着地。加上再次穿越大神倾情演绎奉上的尾巴一条……本着捡回条小命不容易。安琪拉顶着张蠢萌二哈脸,一咬牙下定下定决心自由飞翔自我,一切从零学起。好不容易不适应了从人变狗,啊呸,是从人变狼的日子。下步却要寻思着怎么变回去……被冰雪所覆盖的巨大古堡的后花园中,此时正是一派的喧闹。。
嫡玉
11263 人在追
月轻玉睁开眼意外发现自己但是刚出阁的十二岁少女继母但是那副人面蛇心的样子父亲依旧把她捧做掌上明珠他但是满目柔情一切都也没变可,一切都变了这一世我要护你们周详!这一世我已不再宰割宰割!这一世我是嫡女月轻玉!张嬷嬷是老夫人身边最为得力信任之人,满面春风疾步走近,附耳几句。。
青岛没有终点站
10032 人在追
究竟是你低估了你在我心中的分量,但是我低估了我在你心中的地位。我们的爱情真的靠忍不住,不论是他但是你。她我以为他真的切记她了,最终决定相忘于江湖于江湖的时候,他突然间的会出现,让她红了眼眶,原来是始终都在自己骗自己,原来是在心里深处除了他的身影,穆昊,我们可不也可以切记提出分手,永远是也切记……——部分截选。。
女巫塔成长指南
25361 人在追
无cp残缺不全不全的记忆,暗潮汹涌的杀机。在整个大陆的危机时刻,她所以如何保全自己付出过了一片心血的土地?男主是个建筑,最终目标是发展中成全方位多功能生存下来力点满的女巫塔。背景逼近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基建风格,其中包含克苏鲁作品改编元素,scp作品改编元素。她感觉自己好像骤然地从一个混沌的黑暗当中诞生出来似的,脑海里有着模模糊糊的一些记忆。。
第四十九章担
14623 人在追
兄妹两人最初非常的有信心,戚其良自认为不笨,结果按图索骥行事时,才发现师傅领进门的好处。兄妹都是已经开始做事,轻易不回头的人,木匠需要一套完整的木工工具,他们兄妹仅有的只有一把家里面砍柴火用的斧头。木匠这个行当,真要学成,听说要当三年学徒,兄妹都是已经开始做事,轻易不回头的人,木匠需要一套完整的木工工具,他们兄妹仅有的只有一把家里面砍柴火用的斧头。。
在八十年代又野又飒
24430 人在追
苏青湖不想死了,不但不想死,还想在这年代里活得又野又飒!富一代太狗算什么?比他狗就成了!俩阴晴没准不时想挖大坑给她跳的兔崽子算什么?比他们会挖大坑就行了!青梅竹马为了前程和有背景的学姐扯证了算啥?她找了个更有背景的结婚了了!……桩桩件件,没准谁吃大亏呢!“医生,我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