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 被嫌弃的一生(感谢盟主杀人如麻懒洋洋!)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白色的刑场内,没办法听见鼠标进入页面的声音。林东坐在桌前,所有人都默默的地站在他身后。仅有那个名为聂云的刽子手,还在孤身面壁。在这凝重的氛围中,林东根本无瑕去想多少人在等自己,只一心一意迅速翻看着D-011的《诊疗日报》。的话能在最长的时间内找出来疑林东坐在桌前,所有人都默默地站在他身后。。...

白色的刑场内,只能听到鼠标点击的声音。

林东坐在桌前,所有人都默默地站在他身后。

只有那个名为聂云的刽子手,还在孤身面壁。

在这凝重的氛围中,林东根本无暇去想多少人在等自己,只一心一意快速翻阅着D-011的《诊疗日报》。

如果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疑点,只能是这个了。

时间有限,他不可能细读,只能一目十行,强行浓缩。

【第一天:暴躁。】

【第二天:更加暴躁。】

【第三天:收容处为了获得信任,搭建了虚拟直播平台,她发现是假的后更加暴躁。】

【第四天:暴躁,拒绝信任审讯师和医师,抵触交流。】

【第五天:好了一些,但开始怪笑。】

【第六天:开始布置房间,摆放并不存在的电脑和摄像头,怀疑其精神分裂。】

【第七天:第一次幻想直播,确诊为精神分裂。】

……

【第九天:接待粉丝子曰探访。(幻想)】

【第十二天:骂走想要探访的父亲。(幻想)】

【第十九天:因为直播人气低迷而默默垂泪。】

【第二十天:低迷。】

【第二十一天:低迷。】

【第二十三天:与子曰通过电话后,决定振作起来。(幻想)】

【第二十四天:开始练舞。】

……

【第三十五天:卖力直播,一场跳了14个舞蹈,人气回暖,高兴,吃了很多。】

……

【第三十八天:被观众嫌弃舞蹈大同小异,永远只有几首BGM,很低落。】

……

【第四十五天:粉丝说现在都看虚拟偶像了,真人过气了,更加失落。】

……

【第四十八天:上网想采购虚拟直播设备,发现买不起。】

……

【第五十三天:一场跳了20个舞蹈,直播人气却依旧低迷,与子曰通电话,痛哭。】

……

【第六十六天:直播时情绪愈发低落,粉丝数量进一步下滑。】

……

【第七十三天:似乎只记得三位粉丝的ID了,又或者只剩下那三位粉丝,每次直播都来来回回那三个人。】

……

【第八十四天:直播吃掉了胡昱。】

林东面对这些。

怎么说呢……

就他妈还挺真实。

或许,这根本就是D-011被关进来之前的心路历程吧。

直播、子曰、父亲。

就这些了。

唉,幻想都幻想了。

怎么就不想些美好的事情呢?

沉吟之间,后方传来了周磐毅的声音。

“林东,时间有限,医学方面的问题你可以直接问汪琛。”

“嗯……”林东也自知水平有限,当即问道,“被关进这里前,她有表现出这种程度的幻想么?”

汪琛忙凑上前答道:“之前D-011从未接受过医师诊疗,从我们收集的行为来看,他在很早就表现出了幻想自己是女人的倾向,又或是性别认知障碍,应是原生家庭与恋母情结导致的。”

林东继而问道:“但她为了恢复直播间,确实是跑到一番直播总部去闹了对吧?”

“是的。”

“这是否能证明,她当时的幻想还不严重,否则早就可以在妄想中继续直播了。”

“对的,可以这么推断。”汪琛答道,“这点我们在报告中有明确说明,她的精神问题,是随着能力的到来而加重的,最终在收容后的第七天确诊为重度。”

林东感觉这句话有些刺耳。

短暂沉吟后,他问道:“病情随着能力的到来而加重,判断依据是?”

“这……不是很明显?”汪琛不太理解地抬了抬眼镜,“无论是确定的能力者还是高度嫌疑者,无论在我国还是欧洲,他们精神失常的比例都接近50%,T-001不也是这样么?虽然还无法断定拥有能力会直接导致精神失常,但在现有数据的支撑下,其相关性已经不言自明了吧。”

林东再次陷入沉默。

的确,的确有很强的相关性。

体验过那一刻的“极乐”后,现世会变得不可容忍。

脑子里全是“猜拳最棒!”之类的声音。

但D-011不一样,她所执迷的并非极乐,而是现实世界的直播。

甚至会因为人气的涨跌而欣喜、落泪。

她也依旧牵挂着粉丝。

就像自己牵挂着白色过膝袜一样。

和自己一样,她在现世的愿望战胜了那一霎的欢愉。

所以,她的理智。

不是因为能力而失去的。

是她真实的经历。

从出生开始,到宣判死刑。

这被嫌弃的一生。

林东很清楚,这个判断有些鲁莽。

但在现有条件下,鲁莽是唯一的路。

于是林东开始顺着这条路,强行推演。

家族病史、童年阴影、恋母情结,这本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剧本了。

女装直播,给了她生的希望。

直播间被封,让她跌入谷底。

拥有能力,让她再次重生。

恢复直播间被拒绝,继而被收容,让她彻底绝望……

想至此,林东猛然回头。

“你怎么知道她的精神分裂不是被我们关出来的?”

汪琛一滞:“你是说……长期处于封闭环境导致幻觉?”

“我不知道,我不是医学专业的。”

“嗯……”汪琛想了想说道,“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但我们始终在尝试与她社交,她本人性格也并不孤僻,应该没到那种病态的封闭程度,而且收容时间不算长,应该还是能力致病的权重更大一些。”

“那我换个问题。”林东当即问道,“假设她没有能力,只看她的档案和经历,在这个前提下,被关在这里7天,导致病情加重的概率有多大?”

“你等等……我想想……”汪琛陷入了纠结。

此时,周磐毅抬头看了眼挂钟:“林东,时间不允许我们做学术探讨。”

“对对……时间……”林东恍惚着摇了摇头。

根本没时间等汪琛的意见了。

就当我是对的,面对这样的D-011。

如何治愈?

治愈,治愈,治愈。

妈的,头好疼。

怎么没人说话?

就没个人来帮帮忙么……

林东此时倒是有些理解虞郁了。

理智是有限的资源,用太多脑子会抽筋的。

但……

我应该是不一样的……

我是,做题家。

林东别无选择地瞄向了那那个问题。

【治愈D-011的方法是?】(困难)

如果这个问题存在。

那就是可以解答。

推演至此。

最后一步。

只能靠猜了。

D-011的精神分裂是被收容后产生的,而非能力暴走。

那么最可能的治愈方法是——

【释放D-011。】

唰!

理智蒸发!

灵魂飞升!

但这次,林东早已有所准备。

绝不会再出现“碰一下手就哆嗦完事”的情况了。

这次的他更开放,更包容。

于是在这空灵之中,多了一丝感悟。

极乐之间,少了些许妄恋。

即便仍只有短短一瞬,即便重新坠入凡间时仍是一阵作呕。

但感觉已经好多了。

甚至有一种贤者的安详。

哼。

不过如此。

到底还是不如纯白过膝袜。

紧接着,林东回过头,直挺挺地盯向虞郁,十分不贤者。

“?”虞郁眨了眨眼。

“我如果成功了。”林东冷笑道,“说什么你也要给我娇羞一下。”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对白。

周磐毅铁面失色。

苏勋地铁老人。

沈一佳张圆了嘴。

至于虞郁。

她如往常一样给了林东脑门一指:“看你表现吧。”

看着他们这一来一回,周磐毅面色更僵了一些:“林东……不想做可以走。”

“诶诶诶!”苏勋忙拉了一把,“一处风格就是这样,越紧张的时候越要这样自我调剂,理解一下,理解一下。”

周磐毅长叹一口气,摇着头道:“直接说吧,需要我们做什么。”

林东当即答道:“布置一个D-011熟悉的环境,就好像她自己家一样。”

周磐毅立即冲身后二人点了点头,二人随即快步走出刑场。

“还有么?”周磐毅又问道。

林东转而望向了玻璃墙另一侧的D-011:

“解封静姝的直播间。”

“让子曰叫上所有粉丝。”

“来一场真正的直播。”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第五章 拿来吧你
2394 人在追
买地,古往今来,那都是一件大事。牛芳当晚一晚上没睡着,高兴的,她牛芳自从嫁到陈家来,几乎没过过啥富裕日子,更是想都没想过买田,一天到晚的,手里的钱还没到手,去处就已经安排上的人家,今儿个要买良田四亩。不光是牛芳兴奋,村长也挺惊讶的,将一张老牛芳当晚一晚上没睡着,高兴的,她牛芳自从嫁到陈家来,几乎没过过啥富裕日子,更是想都没想过买田,。
第22章 上课
7332 人在追
一节课上完,赵虹来到美美桌旁,拿起美美桌上奶糖吃着。美美看着赵虹:“你来干嘛?”赵虹一副很伤心的样子:“我辛辛苦苦给你们分析帝都大学和第一大学区别,你没听进去?”“那些东西上网查查就知道。”赵虹一副你不懂的表情:“我给你们科普的是内部资料。美美看着赵虹:“你来干嘛?”。
锦绣良医
26845 人在追
中西医双科博士萧茗意外复活成了小女孩,上无片瓦、家徒四壁。一个帅到天边的胞弟,外再加小包子侄儿,这是她的新家人。邻里邻外,家长里短事非多,幸好萧茗有一技手上,加上空间神器,修房置地,誓要把新家过得红红火火。“喂!隔壁的大人,不知可否一同回去种地”。如今家里没地没银子,一个冬天怕是饿死了,说那丫头会医术,刘老婆子是不信的。。
快穿之总有男神想黑化
【1V1独宠甜文】好不容易成了个超级富二代的洛璃烟,遇上个空难,老半天福都没可以享受就嗝屁了,这叫她如何不甘心!什么绑定微信系统做任务就能复活?!好勒!她立马就来!只但是这女神被精分切片了,她现在的该怎么办,换货吗?!不能够换货?自己是他的药?想多了,就她这样的毒药还差不多吧!【我的推荐自己的新书——《我家宿主超级萌》】
把云娇
27447 人在追
新书《小神仙,请请留步》已开,请多支持!自外祖家归来时,云娇始终活的谨小慎微,她只想自己同生母钱大太太能在这吃人的后宅之中安分的活一直这样,可偏是有人人愿她的愿,害她亲娘一尸两命。杀母之仇,锥心刻骨,血债血偿,不死不息!……那少年郎推门而入,满脸煦暖的笑,带着磊落不羁的少年意气,就如以前。他张开嘴巴双臂柔声唤她:“小九。”她吃了酒,醉眼朦朦胧胧的抬头,跌跌撞撞的扑进他怀中,梗咽着锤他胸膛:“你还明白回去,我真我以为你死了……”……定亲后。饭桌前,她左手托腮笑望着他:“你嫂嫂适才那是话中有话呢。”“怎么说?”他眼中闪过一点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