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可不是我要加班的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面对自己突如其来的结案,林东和虞郁深陷了很长时间的僵滞。就连邓文斌也呆住了。“这么快?”他茫然问着。“正常地。”苏勋叹道,“大都数调查人员更本无须来现场,直接通过你们的资料就也可以稳步推进工作了。”林东还想问什么,虞郁却一抬手一压,笑嘻嘻地说:“晚上下班,收就连邓文斌也呆住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结案,林东和虞郁陷入了很长时间的凝滞。

就连邓文斌也呆住了。

“这么快?”他茫然问道。

“正常。”苏勋叹道,“大多数调查人员根本不必来现场,直接通过你们的资料就可以推进工作了。”

林东还想问什么,虞郁却抬手一压,笑嘻嘻说道:“下班,收工。”

“你们可收不了工。”苏勋叹了口气向外走去,“跟着我的车,去那里吧。”

“啊哦。”虞郁回头望向林东,点着下巴道,“可不是我要加班的。”

……

跟车途中,虞郁收到了更多的内部信息。

在134工作组接手案件的第一刻,刑侦部门即刻展开了与D-011的DNA比对。

由于无论警方还是134工作组,都早已收集到需要的DNA数据,因此这个比对并不太耗时,几分钟之内就完成了。

结果是完全吻合。

进展如此顺利,刑侦部门自己都有些怕。

于是他们又耽误了一些时间,请了两个第三方机构进行比对。

结果都是完全吻合。

但他们仍不敢下定论,接着又现场采集了D-011的牙齿模型,再次找了两家机构进行比对。

再一次地,完全吻合。

最终,在十分钟前,他们呈交了这一系列结果。

面对这些证据,即便没有“疑罪从有”,也足以结案了。

聂云再没有一丝拖延的理由,即刻下令消除威胁。

但他仍然留了一个小小的口子。

时间。

行刑时间定在了两小时后。

在这之前,足已安排一场审讯。

最后的审讯。

林东非常清楚,聂云为了这场审讯冒了多大的风险。

如果在这两个小时,再有一位重要人物离奇身亡。

哪怕现场只有一丝痕迹指向D-011,聂云都将负全责。

责任的严重性,与受害者的重要程度正相关。

此时虞郁却轻松了很多,恨不得两只手都不要握方向盘,毕竟跟苏勋的车实在太简单了。

“看来错的是我们了。”她原地伸了个大懒腰,“也许是D-011进化出了新能力,也许他的能力根本不是量子性征,而是更麻烦的东西,都有可能的吧。”

“当然。”林东揉着下巴道,“但这些答案都欠缺美感,像是为了对上题生拉硬扯的,完全无法解释不合理的细节,就像你们之前对猜拳怪人是催眠师的猜测一样。”

“你很好哦。”虞郁捂嘴道,“这么快就成老油条了,开始阴阳领导了。”

“有在阴阳?”林东也学着她的样子捂起了嘴,“我这讽刺的还不够明确吗?”

“哈哈,你看,你也开始这样了,这样才能应对工作嘛。”虞郁笑过之后问道:“你的做题家能力呢?能不能用一用?”

林东挠头道:“题目是随机出现的,没刷出来这道题。”

“那就只能接受这个结果了。”虞郁歪支着头道,“总不可能每次考试都满分,有些题就是会做错,或者根本还欠缺前提条件。总之先让大脑下班吧,理智是有限的资源,要用在刀刃上。”

“这点我同意。”林东点了点头,随即又凝向前方苏勋的大车,“但很显然,聂组长还没放弃。”

“不是的,他不是那种硬来的人,不会为了不可能的事搏命。”虞郁轻吟道,“安排这场审讯,目的不会是翻案。总之,接下来,不要表达出为D-011翻案的意向……我怕失去你。”

“哦?”

“我们可以和所有人作对,但不能从正面上。”虞郁叹道,“对于这件事的态度,暂且藏好自己吧,等将来出现重大线索再考虑翻案。”

“我在问前一句,我对处长很重要么?”

“当然了。”虞郁眨了下眼,“你可是处长的心腹,要辅佐处长当上局长的。”

林东也只好摇头苦笑。

……

不久后,苏勋的座驾在一个穿山隧道中突然转向消失,虞郁也熟练地打轮跟了进去。

随后,这个岔路口快速关闭,还原成为了水泥墙的样子。

通过这个隧道之中的隧道,林东来到了山体内部。

也就是苏勋所说的,更严密的地方。

与之相比,一处的办公地点确实差了一些。

一处所在地虽然深度和空间足够,但地理上处于市区,所在的院落内还有其它单位办公。

最初的设计应该是一个中枢部门的防空洞,抗击打能力够,但严密性有限。

至于这里,本就处于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外加五道大闸门,的确严密得多。

通过最后一道闸门后,两辆车先后停在了颇为空旷的停车洞内。

由苏勋引着林东和虞郁走向不远处的通道。

“这里才是正式的收容部门。”苏勋说着,老远与通道口等候的人点了个头,“准备得怎么样了?”

“随时可以行刑。”

这个回答的声音稍显儒弱,走近一些才发现,原来是汪琛。

虞郁立刻不屑地一哼。

倒是林东,尽量不那么尴尬地笑迎过去:“汪处长,多有得罪了。”

“别别别,都是为了工作。”汪琛紧握着林东的手道,“你的观点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其实已经说服我不少了。”

“汪处长也是。”林东另一只手也握了上去,“不管结果如何,我们都坚决执行命令就对了。”

“对对,没错,坚决执行命令。”汪琛笑道。

苏勋见不得这等酸臭的场面,只挥手道:“行了,快带路。”

汪琛就此领着他们走向“刑场”,并介绍起现在的情况。

离开会议室后,汪琛并没有回家,而是回到了办公室,继续日常工作。

大约在两小时前,他收到了“时刻准备行刑”的命令。

因为能力者的体质比较特殊,作为科研部门的处长,他自然是要介入的。

一方面,要测试各种行刑手段与效果,并记录数据。

另一方面,尸体也将用于进一步研究。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任务,汪琛表现得甚至有些兴奋。

毕竟这是很具体的工作,一旦投入进去,可以忘记很多烦恼。

至少这段时间,他不必被暗无天日的未来纠缠了。

于是,在这段不长的路上,他就像是导游一样,讲解起行刑事宜。

“据现有的成果来看,能力者在生物学上,其实只是皮糙肉厚了一些。”

“足够强的火力是可以摧毁的,足够强的毒性也是可以破坏的。”

“耐受度大概比河马高一些。”

“在研究中我们发现,能力者的皮肤没什么特别的。”

“问题出现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

“我们平常的作用力都是电磁力。”

“比如我给你一拳,并不是我拳头上的原子击碎了你的原子,而是在我们原子足够接近的情况下,电磁斥力禁止我们撞在一起,从而产生了相互挤压的效果。”

“在这个力的作用下,你身体的分子结构遭到破坏,继而感受到疼痛,产生淤肿。”

“但能力者并不会这样。”

“他们体表的电磁斥力顽强的多,而且是单向的,你给他多少他弹回来多少。”

“除非超过某个阈值,才能击穿他。”

“从现有样本来看,宁错能承受的阈值是最高的,C-013是最低的,前者大约能勉强应对穿甲弹,后者普通的子弹都可以到达皮下组织。”

“抗毒、抗高温低温这些事,大约也是同理。”

“最有趣的是,能力者之间也存在这样的抗性关系。”

“比如C-013可以令普通人立刻进入深度睡眠,却最多只能让宁错打个盹儿。”

“我们正试着构建一个能力者强度的模型,但样本还太少。”

“其余的地方,能力者大抵与普通人相同。”

“需要相同的食物和氧气,淹水了同样会窒息。”

“所以要杀死能力者,并非难事。”

说至此,一行人迈进了“刑场”。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从远古穿到生存游戏后
洛奈是白垩纪中期的霸王龙,睡了亿小会儿后意外发现不但世界都变了,洞窟里的财宝也不翼而飞。可恨!谁偷了她的财宝!这时,有个很脆弱的雄性人类缠着她,说她像他老婆。洛奈望着这个仅有她指甲盖这么大(龙型状态下),轻轻地一捏就会死的人类已发出了真挚的疑问:“你的意思是想跟我繁殖后代吗?”……某男人越看越会觉得这个女人有问题,常常勾他、钓他再说,明明他还真吃这一套!老想被她弄得心脏扑通、扑通跳。他们说这是钓系美人的千层套路。男人:很好,我上钩了了。——系统:【一般而言,在逃杀游戏中长得越好看的人,花样作死几率越大,而且挂得最慢。】大佬:通可能是黑暗中的人安静得不太寻常,正常人一进来这个无限空间就会SAM值狂掉,精神力崩溃,这个人怎么还能这么平静?。
三生三世似水流年
10300 人在追
西天西天取经的路上,师徒五人的背影在夕阳的余晖下一路西行。 一个猪头的怪物扛着九齿钉耙,一路前进。他是猪八戒,是西天西天取经队伍中的酒囊饭袋,是西天西天取经团队中最丑恶的丑八怪。在这副丑恶的皮囊下,是一个遭受受情的情种,是一个的有着拿回西天真经造福大众苍生的伟大的灵魂。谁还记得我他曾是统率六万天河水军,半蹲是天河边俊美洒脱的天蓬元帅。谁还记得我他曾在云栈洞内与卯二姐花前月下。谁还记得我他曾在高老庄与高翠兰相守相偎相依。三生三世似水流年,一生所爱至死不渝。第一世他是天蓬元帅,她是天界灵兽。第三世他是富家公子,她是人间妖怪在漫长的无穷岁月中,众神各司其职,无情无爱,只因天界严令众神不能拥有情爱,唯独天帝不受天条管束。。
凤落朝天歌
25109 人在追
骄子女坠落谷底,远古凤凰血脉殒落凡尘,新魔族猖狂,仙界内部矛盾不断。负着血海深仇的落魄千金,于绝境中剑指苍穹,无敌改命,华美乐章一曲荡气回肠的涅槃战歌。浴火复活,气吞山河!记得旧时,探梅时节。老来旧事无人说。为谁醉倒为谁醒,到今犹恨轻离别。。
第三十三章表示
5807 人在追
戚善很快感受到戚荧的口是心非了,自这一日起,她很自觉的认字写字,有时间的时候,又跟着戚莺姐妹们学习针线活和绣花,早中晚餐,主动向戚月杏学习厨艺。她不再专注戚善的身上,一时之间,戚善反而有些不习惯,转头之间,瞧不见跟在身后的戚荧,她把这种感受她不再专注戚善的身上,一时之间,戚善反而有些不习惯,转头之间,瞧不见跟在身后的戚荧,她把这种感受说给戚荧听。。
憨憨妃嫔宫斗上位记
第一回,她拿着茶叶想去奉承昭仪,皇帝半路上拦下了她,还没反应时回来,就将她的茶叶抢劫走了,留下的蒙圈的她;第二回,她想奉承贵妃,在贵妃生辰宴上,还没等奉献精心制作完成的茶叶,皇帝就扣下了,留下的受了委屈的她;第三回,她带着宫女刚偷摘竹笋出,准备好回家去做顿非常好吃的,皇帝半道窜出要去蹭饭,做得不非常好吃就得治她的罪,她卖尽力气勉强顺利过关,还没来及开心,皇帝说她,他还得留下的来睡着!!这下子是彻底赖上了她,白吃白喝白喝又白睡,还抠门得什么都不愿赏;白天,她越想越受了委屈,早年间攒下的银子都可以用来养皇帝了,而如今花没了,今后养不起可要被死罪了,宫女的日子都苦哈哈的,环境紧张活儿多吃不好睡不好,尤其是莲花饭量大,嘴又刁,每日都吃不好。听了宫娥姐姐们私下里的话,莲花暗暗计划起来。。
第四章大姐夫人选
5512 人在追
李家柒好笑的勾起唇角,大房二房这对塑料妯娌情算是瓦塔了。四丫在自己身边用胳膊碰碰她的胳膊小声道:“学着些,咱娘这一手可厉害嘞!”“那一百文咋整?”六丫伸头过来问一句,四丫抬手将她的头扒拉到一边儿“这不是还有一年么,咱想想办法,要不我去城里给四丫在自己身边用胳膊碰碰她的胳膊小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