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 那个天堂没有这个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会议室中,聂云望着呆愣的林东,脸上闪出了一丝不祥。但迅速,又被厚实的慈祥覆盖。他一抬手轻拥着林东叹道:“我明白有些忽然。”“这些事,以前都只会交到身经百战的人。”“但正如你所说,他们十分丰富的经验,在这件事上反倒是顽固不化的壁垒。”“仅有你单枪匹马与但很快,又被厚重的慈爱覆盖。。...

会议室中,聂云看着呆滞的林东,脸上闪出了一丝不祥。

但很快,又被厚重的慈爱覆盖。

他抬手轻拥着林东叹道:

“我知道有些突然。”

“这些事,从前都只会交给身经百战的人。”

“但正如你所说,他们丰富的经验,在这件事上反而是顽固的壁垒。”

“只有你单枪匹马与T-001对峙的片刻,才让我第一次看到治愈的希望。”

“给你几分钟时间,再消化一下。”

林东低着头,呆呆应了。

他理解聂云的无趣和庸常。

没去过天堂的人,怎么会知道这里是地狱。

不行……

不能这么想……

林东努力地想挥开那些疯狂无序的意念,努力地重新思考。

但一个期待,一种瘙痒,却始终在那里蠢蠢欲动,每次呼吸都要跳出来展示自己的妖娆。

再试一次。

再忘记一次。

再感受一次。

很简单的。

做题……做题就对了……

剩下的两个问题……

再答一次……

就一次。

正当他要下达判断的时候。

“呜哇!!!”

嗷嚎大哭的声音打断了他。

林东这才发现,小女孩想要抓他的肩膀却怎么都抓不到,只好坐在桌前撕心裂肺地大哭。

“呜呜呜……大哥哥……原来还是输了……”

“这个样子……已经是猜拳坏蛋了……”

“呜呜呜…………”

“我不要和猜拳坏蛋做朋友……”

“大哥哥回来……快回来……”

“……你不懂。”林东茫然地传念道,“猜拳怪人是对的……理智、思考、苦难……没必要的,直接去终点不好么……”

“呜哇…………”小女孩急得扯起了自己的头发,“不好不好不好!!!这样的大哥哥不好!”

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大哥哥你刚刚用能力了?”

“是啊……早该用的……”

“那就对了。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小女孩飞扑上去喊道,“愿望!!大哥哥你有什么愿望吗!!”

“……愿望……就是做题……做题最棒了。”

“做题又是为了什么?”

“变强……”

“然后呢?”

“成为公务员……”

“再然后呢?!”

“再然后……”

林东呆呆地吟念着:

“父母开开心心养老……”

“福利房……女朋友……”

“过膝袜……”

“白色的……”

“不要太厚,要有一点点透。”

“袜角的地方,有一点点小绷,勒进去一些……”

“还有体温,暖暖的,摸上去……”

思绪至此。

林东眼儿一瞪。

“不对!那个天堂,并没有这个!”

这种时候,小女孩的表情,只能用异常复杂来形容了。

反正哭是哭不出来了,只是按着额头道:“我该怎么说呢……大哥哥被这种奇怪的愿望拯救了吗……”

“似乎是的。”林东紧跟着传念,“你又救了我一次,这是第几次了……”

“就是啊!”小女孩抹着眼角道,“还说我是幻想朋友!!”

“这件事回去再说……”

林东重又镇静下来。

天堂并不存在。

一切快乐都是有代价的。

即便不考虑尘世,只沉迷于那样的快感。

脑子也总有燃尽的一天。

从T-001的表现来看,很可能三个月就到头了。

林东这才想起虞郁的警示——

【头几次使用能力,请确认我在场,否则会很危险。】

大意了。

今后这个女人的每个字都要嚼烂。

回到眼前。

之前那道【聂云是忠义么?】的问题已经消失。

这么爽,明显是答对了。

就连身体都轻盈了些许,像是刚泡过温泉一样。

而另两道题,也依然存在。

至此,做题家能力的基础规则已然浮现。

如果答错,所有问题消失,等待下一次刷新。

如果答对,可以继续做剩下的题,是否会刷新还未知。

那么现在,剩下的问题是:

【为什么发疯率接近50%?】(非常困难)

【治愈D-011的方法是?】(困难)

都是很复杂的问题,暂时先放下吧。

要是实在忍不住……

就去考公群讨几张色图。

群里老哥什么存货都有。

好了,下面解决最后的问题就好了。

是否接受聂云的密令任务?

当然。

试图治愈D-011这件事,几乎没有危险性,且与接下来的题面不谋而合。

即便只出于直觉本能,林东也很想见一见D-011。

于是林东经过了“很久”的沉思过后,终于抬起了头。

“组长,我接受任务。”

“但有几点建议。”

看到林东纯粹的眼神,聂云也才松了口气,大方抬手:“请说。”

“第一,我会伪装成对D-011感兴趣才去接近,也请工作组暗中配合,不要暴露任务目标。”

“当然,这本来也是密令。”聂云点头道,“这个阶段,我们要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不宜大张旗鼓地攻坚,这点虞郁会配合你,她在很久之前就在推进‘和谐共处’了。”

“那就好办了。”林东继而说道,“第二点建议,对于D-011,无论是否治愈成功,我都会出一篇报告,但绝不能署我的名字。”

“原因是?”

“我害怕。”林东诚恳点头,“T-001的死亡近在眼前,我不想太冒尖,今后在组内的地位也是,越边缘越普通越好。”

聂云神色一肃,沉声道:“我理解你的担忧。这样,今后你有什么重要的想法,可以单独与我联系。”

“好。”林东说话的同时,快速翻开本子,写下了几行字——

【正常聊天。】

【重要的事写在这里。】

这个行为,只是为了防范监听。

刚刚忠义很可能在场,他是有能力布下监听的。

当然,这里也应有足够的警戒排除监听。

可忠义也一定知道警戒方式与尺度。

虽然概率很低,但防范也很简单。

与其担惊受怕,不如写在纸上。

见到这两行小字,聂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随口说道:“今后你很难回家了,相关事宜老苏正在安排,名义上你会被‘网络安全工作组’征召,进行几年的专项攻关,学校那边会配合,但父母那边你要自己想办法。”

“没问题的,我父母一定支持。”

一问一答之间,林东已经将真正想说的话写在了本子上。

【敌人是有组织的。】

【T-001和隐形人是杀手。】

【秦尧是目标。】

“哈哈,这我们大概也能推测出来。”聂云淡然道,“你父母只看档案,就是很好的人了,一定会支持你的工作。”

“是啊。”林东舒了口气问道,“顺便问一句,T-001的传播链调查得怎么样了?”

与此同时,笔下不停:

【考虑到T-001的死亡。】

【134组内很可能有他们的成员。】

“在查了,在查了。”聂云故作烦恼说道,“这件事覆盖范围很大,级别高,人员杂,你知道,很难找到什么客观证据,只能一个个做心理测试,很麻烦。”

“这样啊……”林东好奇问道,“最先调查的应该就是萧依父亲了吧?他到底是谁啊?”

【如果您信任我的话。】

【有怀疑对象可以告诉我。】

“这个不能说的。”聂云摆手道,“不是我不信任你,这种事太敏感了,如果有朝一日你能坐在我这个位置上,自然会知道。”

“啊这,您别开玩笑了……”林东傻笑着放下了笔。

就在他以为谈话要结束的时候。

聂云却拿起了笔,轻飘飘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拜托你,宁错那边,能不能帮我们说点好话,别让他心存芥蒂。”

而他真正要说的是:

【替我盯好虞郁。】

【她足够忠诚、坚决和强韧。】

【但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林东一慌,忙答道:“可以是可以,但我毕竟是新来的……不如您亲自问候一下?”

“说的对。”聂云手一翻便合上了本子,挺身而起,“走,陪我一起去跟宁错道歉。”

“哦?”林东心情一阵舒爽,原地跳起,“好!现在就去!”

看到林东这突如其来的精神头和跳跃能力。

聂云的脸上,再次闪出了那一丝不祥。

短暂地思索过后,他轻轻地拉住了林东。

“对了,还有一件事。”聂云缓缓地卷起袖管,“刚刚会前等你们的时候,我们都做过测试了,就差你和虞郁,不是不信任你,这是硬性要求。”

他说着,亮出小臂上一条浅浅的伤口。

接着又从衣兜里摸出一柄墨绿色的折叠刀,慈笑着递向林东。

“现在也没什么好手段,像我这样,将就划一下,见血就可以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再叙言
5356 人在追
我有一本书,叫《再金文雅》一篇文章一个古言故事。屋内灯火辉煌,窗外不明不暗,忽一抹一抹身影。。
第八章 骚包
1569 人在追
回沪北城的路上,悠瞳垂着眼睛,坐在马背上,目光无神,一路随着马儿晃晃荡荡,像丢了魂似的。天色已暗,依旧可见黄沙漫漫,路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土黄色的山巅。悠瞳从腰间拿出羽远给她的玉佩,手指轻轻摩擦着上面獬豸的纹络,想着羽远说的那些话——“此玉佩天色已暗,依旧可见黄沙漫漫,路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土黄色的山巅。。
第一章种田流走起!
14196 人在追
(2020/4/13修文)幽暗的迷雾飘飘盈盈,游荡在这个阴森世界的每个角落,恍若一缕缕轻纱,隔开不远处的鬼哭魂泣,让每个路上的行者满怀恐惧与凄楚——恐惧来自不可名的前方,凄楚来自被抛弃的来路。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浑浊的河水中,永不停止的哀嚎此起彼伏,混杂成一曲冷酷的乐声,激荡起层层浪花,朝不远处弯曲小径上的行者扑去,仿佛要将之拖入黄泉之中,永不超生。。
清朝求生记
2103 人在追
小女子生平无大志,只想混吃混喝平安渡日,结果赶上了低俗的清穿也就罢了,竟然还搅入夺嫡的烂事里,从这个阿哥府到那个阿哥府,从宫外到宫内,这在清朝求生本能为什么如果难?罢了罢了,下回分解小女子如何努力努力争取在皇室纠纷中悠然种地。PS:本文系清水文,口味重的朋友怕是要失落了。宫斗戏会太多,或是更本就会有。这而已男主在在清朝皇室里的家长里短。没有多数穿越人都存在的惊恐,这要感激网络的发达。云锦在现代是所谓的网络作家,但不是超级写手。收入吗,也还算将就。除写作外,她的主要活动之一就是在网上闲逛、看些闲书。所以穿越这种事,对她来说早就不陌生了,虽然对自己如何会亲身加入到这穿越大军中的过程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了,但也没让她对此太过于困惑。毕竟,是怎么来的并不重要,如何在这个世界安安稳稳的活下去才是当前的重中之重。。
夫君的金手指
10003 人在追
本书双男主,都有新手指,换地图刷经验发明者创造出种地挣钱养家都不误大唐年间,一萧一剑踏遍世界。去看一看瘴气遍及的岭南,顺道治个疟疾;去看一看繁华热闹的长安,顺道在李二陛下面前刷刷脸装个X;去欧洲瞅瞅那领先的科技和野蛮粗暴的贵族,顺道卷一些特产;去美洲拿土豆拿番茄拿金鸡纳霜……艾玛,为什么美洲如果多好东西?要不然留在当个土霸王吧。江南道鄮县仙人山脚下的小村落里除了月色几乎没有灯火,大片农田安静地包围着村庄,唯东边村尽头的一户农家还亮着微弱的烛火,在夜色中摇摇晃晃。。
天后她多才多亿
6433 人在追
【事业感情两手抓,主角双强】出生于即巅峰的南曦,自小被团宠慢慢长大,谁知在她20岁突然家道败落。一时间,娇纵杨天的南曦沦落上流权贵们的笑柄。当人们都在等着,想看施以援手千金在娱乐圈里如何垂死挣扎,却意外发现不知不觉之间,成了南曦的垫脚石。—————你可曾考虑过?的话有天你爱上了非常讨厌之人,那才是最致命性难以割舍的感情。南曦坚定地提问:“我会,被打死会。”张亦辰满目宽容,而已嘴角钩起一抹嗤笑:“呵,夫人一向死鸭子嘴硬爱面子。”【舍我满身荣光,为你披荆斩棘,护你星光璀璨。】不少名媛连带家族消费整年,勉强能上来转圈,彰显下身份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