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善意与恶意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林东豪无迟疑地问出第一个问题——“你是萧依么?”萧依点点头。林东忽然两眼一瞪:“撒谎!”萧依吓得一颤。“你也不是萧依,我明白你是谁。”林东怒目而起,一拳砸在萧依的金属椅子上,“你是一个男人,从不穿内裤,抽着黄河香烟,唯一的乐趣是躺在床上玩《修林东突然两眼一瞪:“说谎!”。...

林东毫无停顿地问出第一个问题——

“你是萧依么?”

萧依点头。

林东突然两眼一瞪:“说谎!”

萧依吓得一颤。

“你不是萧依,我知道你是谁。”林东怒目而起,一拳砸在萧依的金属椅子上,“你是一个男人,从不穿内裤,抽着黄河香烟,唯一的乐趣就是躺在床上玩《修仙行》。”

萧依仰视着林东颤声道:“你……你有病吧。”

“回答我!”林东骂道,“点头或者摇头!”

萧依哆嗦着摇了摇头。

“说谎。”

林东瞪着她顿了顿,又缓缓坐回了椅子。

这里其实是在听沈一佳的汇报——

【找到了,在一号受害者张振涛的个人账目中,有为《修仙行》充值648万元的记录,正在联系他本人确认】

不必多说了佳姐,足够了。

林东坐稳后,顺势拿出手机,点开了一款游戏。

虽然没有信号,但主界面还是可以进去的,那是一副御剑飞仙的卡通形象。

他随即将屏幕亮给萧依:“我也玩过《修仙行》,不过我只充得起六块钱,这种感觉,你应该比谁都懂吧?”

萧依看着游戏画面点了点头,却又紧跟着摇头。

林东似乎也并不在乎她的回答,只低着头喃喃自语道:

“与现实相比,游戏的规则简单明了。”

“不问出身,不看背景,努力就有收获,技术好就能赢。”

“对普通人而言,游戏里的生活,比现实要好得多。”

“但自从游戏开始氪金,哦不,开始免费……它就变得残忍起来了。”

“每个人都被粗暴地划分了阶级,实力与尊严和充值数额成正比。”

“这条沟壑甚至远比现实还要坚固。”

“像我们这样的人,一定只能在最下面。”

“所以游戏公司为了让我们玩下去,就要给我们一些盼头……”

“或许,那微弱的概率可以实现,我们可以打出一个顶级法宝。”

“即便只有千万分之一,也总有人能赶上的。”

林东冲着萧依微微点头道:“所以,你赶上了,对吧?”

萧依还沉浸在林东的叙述之中,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摇头。

“你知道的,我说的不是游戏。”林东点了点额头道,“在现实中,你获得了某种顶级的能力对吧?”

萧依再次摇头。

“说谎。”林东默然道:

“我们可以互相理解,因为我们是一类人。”

“所以对你能力的描述,我和你,我们脑子里跳出来的第一个词,应该是一样的。”

“那个词就是——”

“夺舍。”

这一次,萧依整个人都不好了,呆视着林东,连摇头都想不起来了。

林东却大方抬手:“你可以继续说谎。”

凝滞片刻后,萧依颤颤侧过头:“你……你走吧……我不跟你玩了……”

“别急,你还没输。”林东晃着右拳道,“只要你信守承诺,我也会的。”

萧依一咬牙,陷入了剧烈的挣扎。

与此同时,中心机房。

苏勋也有些动摇了。

他接连不断地擦着汗,仰身与壮汉低声道:“夺舍的意思……是不是就是精神上的取而代之?”

“差不多……”壮汉吞着口水道,“但我不信现实中有这种事……”

“我也不信。”苏勋盯着屏幕,磕磕巴巴说道,“不过这个林什么,很有水平。他知道,直接将‘夺舍’的猜测说出来,我们不可能相信,于是用这种方法,通过萧依的即时反应,反而让我们更倾向于相信。”

“的确……这女的的反应才是关键,可……”壮汉却依旧摇了摇头,“可一处全是这种玄乎的套路,我认为必须眼见为实,拿出切实的证据才行。”

“证据有时并不重要。”苏勋沉声道,“如果足够严重,那么无论对任何人,无论他的身份有多高——疑罪从有。这就是情况13,不要说萧依,就算是他爹被关在这里,也休想出去。”

“……”

另一边,一处三人组也恍然大悟。

“如果是夺舍的话,一切就都说得清了……”沈一佳抵着嘴嘟囔道,“这么一说萧依也是受害者,昨晚9点左右遇害,时间上与前面三位连成一条线,至于中间的断点……看来还有其它受害者。”

“不愧是……”宁错本来在看画面中的林东,但说到一半却强行扭向虞郁,“不愧是处长的眼光。”

“可惜了。”虞郁只叹了口气,“这应该是迄今为止最强大的能力了,B-002却这么笨。这种级别的能力,哪怕给到老宁,也足够改变世界了。”

“的确。”宁错应了一声才问道,“为什么要用‘哪怕’?”

“好了,别说闲话。”虞郁扇了扇手道,“这一切只是林东的单方面陈述,麻烦并没有解决。”

“但已经推进很多了。”沈一佳道,“林东明显在利用B-002的反应,说服更上层的人。”

“可B-002已经识破了。”宁错紧张地盯着屏幕,“而且很快会用‘精神病’伪装自己,那样我们就永远拿不到证据了。”

虞郁一笑:“唯独精神病这点,她根本不用伪装。”

视频中,萧依好像和自己吵了起来,左摇右晃地骂了起来。

“你闭嘴!!你出去!!”

“这是我!!!”

“我不要再听了!!”

“不要吵了!我知道的!”

“确实,要猜拳的,必须要猜拳的……猜拳最棒!”

“那……”

“再坚持一下?”

“好吧……”

一番斗争后,萧依的神情才逐渐平稳,像是个半死的人一样耷拉着头说道:“如果还要说什么,就快一点,后面的问题,我所有的回答都是否,我只想猜拳。”

“我知道了。”林东点了点头,“你先休息吧。”

他知道B-002已经没用了,于是默默起身,转望向摄像头,行了一个短暂的注目礼。

“我是一处审讯师,林东。”

“接下来,我与下达最终决断的上级进行对话。”

“对于B-002,我推断如下:”

“B-002是极其危险的能力者,应改编号为A-002。”

“他最初的身份是一位普通青年,与我类似。”

“能力是通过猜拳完成夺舍。”

“更确切的说,他是一个‘灵魂寄生虫’。”

“可以寄宿于人类个体,通过猜拳的方式完成跳跃。”

“暂时还未找到具有繁殖性的证据。”

“但这一点值得警惕。”

“在B-002寄宿的过程中,受害者个体呈现出‘清醒梦游’的状态。”

“他们‘清醒’地做了每件事,并认为是自己的意志。”

“但同时,这个过程又充满了‘梦’的特质,迷乱而又琐碎,多数细节都需要外界提示才能恍然大悟。”

“我的学识有限,在此只能做出‘主意识’与‘潜意识’互换的猜测,相信脑科学专家可以给出更权威的解释。”

“此外,这种意识寄生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精神污染,导致受害者产生了后遗症。”

“具体病征很难描述,详情请参看受害人笔录。”

“而B-002自身的意识,也在一次次寄生跳跃中遭受污染,混入了更多东西,逐渐趋向于无序和混沌。”

“但我……我……”

林东说着,转回身,充满善意地望向萧依。

“我仍然相信,B-002对这个世界并非全然恶意。”

“他完全可以永远成为一位富豪,享受世间繁华。”

“他却一次次跳跃,将他们的资产赋予慈善。”

“面对我的时候,他也极尽克制伤害行为。”

“反而感同身受般,给予我难得的人生体验。”

“我不清楚他在每次跳跃间会遭受怎样的伤害,这是上瘾还是别的什么。”

“但我相信,他对世界的善意,大于憎恨。”

“综上,他只是一个……并不完美,有些理想主义,又有些笨,有些愤世嫉俗的……”

“像我一样的,普通男人罢了。”

萧依全程侧头,紧闭着双眼。

但那两行滑落的泪水,却再次出卖了她。

而林东,已再次直视监控,满眼肃穆。

“当然,无论是出身贫苦还是精神失常,都无法成为犯罪的理由。”

“他的罪行依然不可宽恕。”

“以上便是我的全部意见。”

“审讯结束。”

中心机房,良久无言。

沈一佳已经捂住了脸。

“唔唔唔……东东……我的东东……”

“这也能哭?”宁错哼了一声递上纸巾,“不过是林东为了打动B-002,让他配合调查的说辞罢了,对吧处长?”

“大概是吧。”虞郁直视着屏幕道,“但若不能放下敌意,感受并理解B-002,怕也说不成这样。”

“就是啊!”沈一佳接过纸巾擦了一大把鼻子,偷瞄着苏勋小声道,“处长……虽然没有决定性证据,但这些已经足够继续扣留了吧?”

“别看我。”苏勋手一扬,“聂组长决断。”

虞郁微微转头,斜视着苏勋道:“你其实已经信了,但不敢负责。”

“……”

“可我敢。”虞郁很快又索然无味地转回屏幕,“无趣的是,你这样的人才活得久,永远都是。”

“啊,没茶了。”苏勋抬手把满满的茶杯递向壮汉,“弄温一些。”

正当气氛有所缓和的时候,屏幕中的林东却摸向了萧依的右手,那只缠满了胶布的手。

他很快找到了胶布的边缘,将其扯开。

“好了,我说完了,可以猜拳了。”他说。

萧依听到了胶布被撕开的声音,才惊讶睁开:“你……没必要信守承诺。”

“有必要。”

林东舒了口气,抬手用袖口轻轻擦拭着她的泪水。

“好了,别哭了。”

“虽然我理解你,但真的不能放你出去,你也知道自己有多危险吧。”

“麻烦的是,我这里只有推断,没有证据。”

“你这个身体的父亲,偏偏又是一位大人物。”

“所以我们很难继续扣住萧依了。”

“但是,可以扣住B-002。”

萧依茫然问道:“什么意思?”

“很简单。”林东在萧依额头轻轻一点,又点在了自己脑门上,“B-002,不是萧依就可以了。”

“啊……”

中心机房。

“不可以!!!”

沈一佳惊叫挣起。

她此时才理解了林东的那句话。

【想好安抚我父母的说辞。】

本来以为只是他一些狂妄的臆想……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处长!!!”沈一佳红着眼睛抓向虞郁。

虞郁早已抓起话筒:“林东,停止审讯,给我出来。”

“对不起处长,我再次拒绝。”林东摘掉耳机丢在了地上,提着领口的麦克风沉声道,“这是证明B-002能力的唯一方式。如果上级不收回命令,这也是避免B-002把整个世界搞疯的唯一方式,我根本无法想像他继续跳跃下去会变成什么东西。”

话罢,他将麦克风也一并扔掉了。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第九十二章 择师
24962 人在追
温婉回家与温向东说了受邀请去参加“谢师宴”之事,问是不是应该准备些礼物,赠予京学的黄院士与几位督学,感谢他们这三年来对她的照应和栽培。温向东听后却沉默了,起身负手立到窗前,陷入了沉思。温婉见状,心中不由犯起了嘀咕,莫非这宴并不是“庆贺”“谢温婉见状,心中不由犯起了嘀咕,莫非这宴并不是“庆贺”“谢师”那般简单,而是另有深意?她琢磨不。
花影重重
6359 人在追
只想平安健康一生的世家女风初晨为了家族利益嫁了,夫君恶名昭著,奸诈狠辣。结婚后,倜傥放荡子摇身一变成了痴心种子,无欲无求的小白兔则成了圈子中最最有名的妒妇。但通常真相都是掩盖住在波涛汹涌澎湃之下的——经验说我们,做为美女诚然很好,但的话无欲无求,那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群号:100915606敲敲门砖:几本书中任一主角名宁国公嫡长孙女风初晨听从母亲绿绮夫人的安排,亦步亦趋地跟在太子彦宁的身后,在紫殿山皇家园林中观赏那动人的春景。她从小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为的就是参加今天这个旨在为皇子选妻的宴会,目标就是正前方那个人——太子。。
元帅今天也在收拾烂摊子
整天憋着找大麻烦的女皇,掉钱眼儿里的代理议会长,目中无人的上将,放佛绑定微信腿部挂件的亲王,八米元帅每日都在拾掇烂摊子元帅:我上辈子大约炸了银河系这辈子才若有缘遇上你们透过淡绿色的液体和厚重的玻璃壁,她看见了另一张紧闭双眼的脸。。
第52章 他怎么在这
21907 人在追
陌羽在酒店修炼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陌羽起来退了房随后赶往客车站,此时血在血玉中说道“不能御剑很头疼,不然早到了。”“来了这里自然就要习惯啊,我可不想被卫星发现。”“你对这个世界来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你觉得会发现你?”“我觉得会,而且我也不是什“来了这里自然就要习惯啊,我可不想被卫星发现。”。
戚善
12711 人在追
小女子们拈花一笑照影,娇俏可人的美丽动人心弦。戚善拈花一笑照影,……,再说也罢。一个加大力度的小女子,想逐步转变成故作矜持亲善小女子的欢喜人生。戚家村东边小路上,有一个身穿补丁叠补丁衣裳的小丫头,一边走一边四处张望着,直到她看到不远处尽头的一处院子。。
玄学大佬燃翻天
27936 人在追
砚家走散多年的女儿终于等到找了回去!然其生性极度自卑很敏感,木讷寡言,一时之间想不开跳江服毒自尽,再睁开眼,是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我的砚灵兮。砚灵兮天生的一副笑脸,什么都吃是不吃大亏,什么都受是不受受了委屈,那就砚家不不喜欢她,她就毅然决然搬回去。几个月后,砚家再度找到了砚灵兮。那时,她正摆地摊,边摆边念着:“看风水择吉日,八字合婚宝宝起名,算卦看字相面,镇宅平安符,观音送财符,破邪法正符,斩妖除魔符......应有尽有,昨天一概打八折,一张八万,买速来!”奇妙的是,还真有无数他们需凭吊的大佬,跪着求着也买,还为了多买一张互这的地摊经济很是发达,卖小吃的,纳鞋垫的,卖衣服的......但最显眼的还是那个穿道袍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