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有点想看哦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萧依一笑,这才靠在椅背上喃语道。“转世重生的过程,不但是寄生,但是可以复制。”“等于可以复制一个游戏角色,不合并到别的角色身上,接着再可以复制,再不合并,越发乱,越发乱……”“因为……我最初的,最非常干净的那个账号所以还在。”“那个原本的我……所以还好好活着。”“夺舍的过程,不仅是寄生,还是复制。”。...

萧依一笑,这才靠在椅背上喃语道。

“夺舍的过程,不仅是寄生,还是复制。”

“相当于复制一个游戏角色,合并到别的角色身上,然后再复制,再合并,越来越乱,越来越乱……”

“所以……我最初的,最干净的那个账号应该还在。”

“那个本来的我……应该还活着。”

“如果你能找到他,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份正经工作,让他好好孝敬父母……”

“他才初中毕业……还有胃病……做工没人要……”

“脑子又笨,打游戏当代练都被老板骗……”

“能不能帮帮他……用你的口才好好教训他一下……”

“大富大贵不可能,至少……别再让妈妈偷偷抹眼泪了……”

面对这样的B-002,苏勋都背过了身,暗暗叹息。

“我会尽力。”林东硬挺着点头道,“他的姓名和证件号是?”

“是……”萧依微仰起头,呆瞪着眼睛道,“是……是……是……”

最终,她微张开嘴,眼泪渗了出来。

“我……我不记得了……”

室内一片沉默。

宁错想说罪有应得,但看着绝望又不知所措的B-002,却只一叹,走出了关押室。

林东却一把抓住了萧依的肩膀。

“还有机会!”

“就像病毒溯源一样。”

“只要你配合后续调查,我们就可以找到传播路径。”

“可以的,我们可以找到最初的你,甚至可以安排你们见面。”

本来准备走人的苏勋一滞,条状浓眉随之一震。

“小林说的没错,只要配合调查,找到完整的传播链,我可以承诺为最初的你解决工作问题。”

“可以么……好,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萧依跟着看了一眼林东,“谢谢你,你让我最后没那么难受,如果都是你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变成我这样吧……”

话罢,她闭上了眼,不再言语。

林东还有太多问题,但现在还是让她休息吧。

苏勋也大大松了口气。

旁边的光头壮汉跟着笑道:“既推进了工作,又解救了萧依,都是苏组长指挥有方啊。”

“言过其实了。”苏勋横眉抬手道,“一处的同事们,就没有一点点功劳吗?”

他说着便拍了拍林东的肩膀。

“尤其是小林。”

“你的才华和胆识上级都看到了。”

“但在这里,我尤其要批评你的鲁莽。”

“下不为例!”

“是。”林东只顾着看这个人两条粗便便一样的眉毛,呆呆应了。

“当然,也尤其要表扬你的责任心和献身精神。”苏勋热情地拥着林东向外走去,“这样,你等消息吧,我会尽快将你调动到更重要的岗位上去。你放心,我那边的岗位,比这里安全很多。”

林东还没来得及询问五险一金,身后就传来了那个女人的轻笑声。

“苏组长,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我们并没有排除B-002已经污染了林东的可能性。”

苏勋当场手一缩,“唰唰唰”退开三五步:“不是说处理好了么!”

虞郁歪头一笑:“一处的工作,可从没有100%处理好一说。”

“那个……”林东向苏勋追问道,“您这个岗位,是外勤还是内务?”

“咳……你们处长不放人,我也很难做啊。”苏勋一甩臂,背着手向外走去,“先开会,开会。”

与此同时,那个女人的掌心,轻轻搭在了林东的肩头。

“小林,想要什么就直接说,不打招呼就跳槽的话……”虞郁凑到林东耳边,眯眯一笑,“我会生气哦。”

“……”

这个女人,生气?

有点想看哦。

……

大约40分钟后,一队便服的精壮男人送来了一位无期重犯。

他们将重犯交付给虞郁后,便守在关押室门前,由虞郁和宁错进行B-002的交接。

林东是在中心机房目睹的“交接”过程。

这名重犯即便剃了光头,也看不出一点凶残。

他的脸上只有麻木,就连身材也很矮小,至于长相,五官的比例和排布确实有些怪,很难描述。

旁边,苏勋翻着资料道:“因为嫌邻居家狗吵,就把那一家人给灭门了,还是徒手……”

“徒手么?”光头壮汉微微皱眉,“那可是很费体力的……”

“重点不是这里吧!!”沈一佳惊叫道,“苏组长,这种人都不死刑???”

“自首的,好像还有狂躁症什么的,死缓,”苏勋合上资料,摇头叹道,“那帮搞法律的自有一套伦理,但要让我判,肯定就直接毙了。”

“组长说的是。”光头壮汉点头道,“有必要的话,可以交给我徒手行刑,我会让他和受害人感同身受。”

林东这才注意到这位光头壮汉。

一时之间,有种不小心走进《刃牙》片场的错觉。

“开始了开始了。”沈一佳推了推林东道,“好好观察,有重点记得提醒我记下来。”

“嗯。”林东应了一声,望向屏幕。

此时的关押室中,死囚和萧依都被固定在了特殊的金属椅子上,只有双手和颈部以上可以活动。

虞郁将风衣搭上椅子,点了点头。

宁错这便将二人推到了面对面的位置,站在他们的侧方进行讲解。

“我懒得记你们的名字,用男和女代替。”

“接下来,你们进行一场猜拳。”

“男的出拳头,女的出布。”

“听我口号开始。”

“都明白了么?”

萧依默默点头。

死囚沉声问道:“照你说的做……以后就不用做工了对吧?”

宁错点头道:“是的,再也不用做工了。”

“那……开始吧。”死囚活动起五指。

宁错沉吸一口气,就此喊出口号:

“剪刀……”

“石头……”

“布!”

如他安排的一样,萧依出的布,死囚出的石头。

萧依赢了。

但这个瞬间,却并没有发生什么明确的现象。

沉默了几十秒后,死囚才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吧?”

萧依则好像突然梦醒一般惊愕道。

“这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在这里??”

中心机房,苏勋长长舒了口气,举杯喝茶。

“总算完了。”

壮汉却使劲摇了摇头他:“等等,组长……您看……”

“嗯?”苏勋忙望向屏幕。

是虞郁。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那柄大号的细长手枪,此时正在萧依和死囚之间来回犹豫。

“噗……”苏勋喷茶而起,“这个女人怎么又这样!!”

最终,虞郁的枪口落在了死囚身上。

接着,死囚剧烈地挣扎叫嚷起来,左小腿血流如注。

或许是因为消音器的关系,机房内的人全程没有听到任何枪响。

只看到虞郁默默地拉枪,换弹,随后将枪口指向萧依。

“下一发,是穿甲弹。”她说。

机房内,苏勋茫然四望。

林东和沈一佳都很镇定的样子,没有任何惊讶。

搞得苏勋也好不意思开口问是怎么回事……

还是林东比较体恤领导,很体面地冲沈一佳道,“佳姐,你知道处长为什么这么做吗?”

“哈,这可难不倒我——”沈一佳一笑,也很大声地说道,“B-002作为能力者,身体是可以扛住子弹的,但死囚并没有扛住,依然是肉身凡胎,所以萧依刚刚根本没有使用能力,只是普通的猜拳游戏罢了。”

“原来如此。”林东很理解地点了点头,“原来是B-002骗了我们,想假装完成夺舍,以萧依的身份逃出去。”

“是的呢~”

一唱一和过后,苏勋这才颇有气势地抬起茶杯,淡定道:“不错,所以我还没有宣布交接结束。”

“组长英明。”光头男习惯性点了点头,而后紧盯向屏幕,“正好,我也可以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刀枪不入。”

关押室内,在宁错的指挥下,萧依与死囚再次完成了猜拳。

这一次,猜拳结束的瞬间,死囚脸上的痛苦更重了一些,嘴里呻吟道:

“现在是我了,快给我包扎一下……”

宁错立刻上前掀起他满是血泞的裤腿,简单观察了一下伤口。

随后又用随身佩刀在他臂上不轻不重地一捅,确定无法造成伤害后,才冲虞郁点头:“交接完成。”

虞郁这才俯身拆解萧依身上的锁具:“抱歉,你受苦了。”

“嗯……”萧依面色平静,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应当一样,嘴里呢喃道,“帮我谢谢林东……他很好,真的很好。”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哑小姐请借一生说话
26836 人在追
初遇,顾安尘会觉得,这姑娘七成是看中他了。再遇,他想,这姑娘肯定是看中他了!三遇,他感觉,自己倒是看中这个姑娘了……所有人都不明白向南依有哪里好,但是顾安尘却会觉得,她话少、年纪小、长的俏,哪里都很好。她总说自己的名字太过哀伤,南风未起,心无所依。可他很想用一生去说她,顾影相伴,南风可依……【关于朋友相处】顾先森:吃苹果吗?摇摇头。顾先森:看电影吗?点点头。顾先森:也可以和我说一句话吗?缄默。便再后来——顾先森:吃苹果但是橙子?向南依不得已讲话:橙子。顾先森:看电影但是电视?向南依:电影。顾先森:是你嫁我但是我娶你?向南一个星期。。
女修重生指南
28805 人在追
新书《全娱乐圈都我以为我糊了》。剑者,一剑破万法,一剑证长生—— 若一剑不行啊,那就两剑,三剑! 要不然剑也不行啊,那就补以一曲—— 一曲碧海潮生,一曲青莲剑歌! (无男主!剧情流!慢热中的战斗鸡!) (简言之本书非常墨迹~) 正版神仙读者群:950547111 粉丝值500欢迎来撩~ …… 改不回来,更新了中止~很抱歉!新书过渡,写好就会大约女修,复垦,再度很抱歉!
一梦三生远
13267 人在追
“这番好戏已搭腔,管他几人到终场?”“何能得可以长久,何能严禁安……”“豆在釜中泣,相煎怎得好味……”“望子成龙大哥,倒不如望夫成龙大哥……”…………阿丽每早都要步入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渐渐地习以为常后,反而当做了一次次历险可当她在梦里的意识越发模糊不清,作出的事情越发匪夷所思到了失去控制的最后,她终于等到听见了另一个声音“我还也没输……”一个命格诡奇的孩子,一段尘封已久的身世过往纠缠怨恨一世,究竟能不能够真的逆了这天命“师父不答应下来,天也不能够收你。”“师父,你我这盘棋,我赢了吗?”百年未曾被踏足的此地,今日,出现了久违的响动。。
第十八章诸天之魔
9496 人在追
为了避开那群太极宗弟子,云亦可打算直接带他们传送过去。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云亦可问道:“目的地在哪?”云亦可问这个问题很正常,温无祸也没有多想,直接道:“暮云城东郊十里的松林山山脚。”云亦可刚觉得这个地址有些怪怪的反正他们的擂台都结束了,轮到下一场还要过两天。。
明天也喜欢
26244 人在追
陆惊宴第一次遇见了盛羡,脑海里冒出一个念头:想让这个男人哭。再后来,陆惊宴哭了。...陆惊宴第一次遇见了盛羡是在酒吧里,她手机没信号,找他借网,问他手机热点WiFi 是什么?他说:你生日。陆惊宴还没来及图片描述密码就被朋友喊走了。她会觉得盛羡用自己的生日做密码,肯定是不喜欢她的,是闷骚男了点,她暗地里暗地里勾勾搭搭了盛羡大半年,她才意外发现盛羡的WiFi密码是:nishengri...艳丽千金大小姐X法学院最更年轻教授甜文。1V1.床头柜上放着的手机屏幕忽明忽暗不断震响着。。
种田文的地狱模式
26502 人在追
【无CP】【男主专心搞事业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