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很……很暖心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讯问室中。外面的世界与林东毫无关系了。他一层层,一圈圈地划开萧依手上的胶布。这样该是,这辈子解过最好看的题了吧。好看到,把自己作成了答案。“为什么……有你这样的人啊。”萧依啜泣着望向林东,“我们……我们这样普普通通的人……不应该借助好机会么……为外面的世界与林东无关了。。...

审讯室中。

外面的世界与林东无关了。

他一层层,一圈圈地撕开萧依手上的胶布。

这样该是,这辈子解过最漂亮的题了吧。

漂亮到,把自己做成了答案。

“为什么……有你这样的人啊。”萧依抽泣着望向林东,“我们……我们这样普普通通的人……不该利用好机会么……为什么要接受现状……为什么要帮助那些欺负我们的人!”

“别问了,我不想再动脑子了。”林东撕开最后的胶布,拍了拍萧依的手掌,“最后,你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么?”

“嗯……”萧依木木道。

林东傻笑道:“一口气给《修仙行》氪六百万,什么感觉?”

“???”短暂的迟疑过后,萧依的神情渐渐舒缓,“感觉么……除了累,没别的了。”

“累?不爽么?”

萧依嗤笑着:“一次只能充648,最快5秒一次,充600万,要重复一万次。”

“哈哈哈。”林东大笑拍腿,“是啊,光充就得充个一天半天的。”

“抽卡的时候也是,不停地点,不停地出,人都木了,就像不停地吃甜食,最后只有恶心。”萧依哼哼一笑,竟显出了一丝英气,“所以最后,我还是当回六元党了,这样斗智斗勇,逆天改命才好玩。”

她说着仰起了头,轻声喃语道:

“反复夺舍也一样……”

“那些向往了很久的事情,很快就不刺激了。”

“脑子里,混进了越来越多的东西,越来越多人的声音。”

“现在想想,最快乐的时候……”

“可能就是给你看**的时候了吧。”

“那一刻感觉……让别人开心,我也好开心。”

“这些女的,都该试试的。”

“话说,你还想看么?”

“很想,但来不及了。”林东拍了拍萧依完全裸露的右手,自己也扬起了拳头,“我还出剪刀,你出石头吧。”

萧依却只摇了摇头:“不了,我不猜了。我脑子里的声音太多,已经快坏掉了,越后面,被我附身的人也就越容易坏掉,那些资本家疯就疯了,不要再连累你。”

“那当初又为什么一定选我?”林东抓紧问道。

“那是因为……”萧依说着,又低下了头,“不可以的,这个一定不可以说的。”

“B-002,你明明想做个好人。”林东拉起她的手道,“你看到了,我们这里也有能力者,将功补过,你可以当个好人。”

“不可以的……我脑子已经坏了…………而且你眼里的好人……对我们来说……是最坏最坏的人……”

嗵!

突然一声闷响,铁门大开。

宁错纵身一扑,凌空缚住林东的双手,重重按压在地。

“回答我!!!你是林东么??”他吼道。

“是我,你松开……”

“是他。”萧依也跟着点头。

宁错这才舒了口气,扶林东起身,磕磕巴巴道:“抱歉有些失控,毕竟你是……是处长选定的人,不能失去。”

接着,他便捡起胶布重新一层层缠在萧依手上,瞥着林东振振有词道:

“我猜到了,你在用这招威胁上级,从而继续扣押B-002。哼,不错的演技,但没骗过我。”

萧依一滞,茫然地望向林东:“又是这样……和在教室里看我一样……又是在骗我么?”

林东揉着手腕,默然不语。

“我小时候有个哥哥,他就总骗我,但我还是喜欢跟他玩。”萧依苦笑道,“没关系的,骗了我只要告诉我就可以了,拿我当笨蛋可以,别不拿我当朋友。”

林东深吸一口气,黯然道:“我是不可能和你猜拳的,一切都是为了说服上级。”

听到这个结果,萧依淡定一笑,反倒是宁错陷入了慌乱。

“等等……真的是在骗?”宁错指着外面说道,“你说安抚父母什么的……佳佳都哭成那样了……”

“调动你们的情绪,也是说服上级的一部分。”

“……”宁错一个咬牙,恨恨缠起胶布,“再也不信你了。”

“随便了。”林东揉着手腕问道:“能不能再给我几分钟,B-002是可以收编的。”

“谁信。”宁错只低头缠着胶布,没去看萧依,“谁又敢信。”

此时的他,面对B-002,似乎多了一层猜疑和恐惧,好像看一眼都会沾到什么。

林东沉默了。

他的内心是愿意相信B-002的。

但其它人不可能这么想。

只要B-002获得很低程度的自由,便可以轻松地成为任何人。

每个人都有危险,每个人都会猜疑。

面对这种程度的危机,没有当场剁掉她的手已经是仁慈了。

萧依却笑了。

“看吧,林东。”

“就是这样。”

“他们,永远,会这么想我们。”

“包括你,积木人。”

“你永远是我们,而不是他们。”

“叛徒,也永远不得好死。”

“闭嘴。”宁错狠狠地紧了下胶布,“麻烦的只有你而已。”

此时,虞郁和沈一佳也赶到了。

虞郁只冲林东点了个头,便站在萧依面前陷入沉思。

沈一佳惶恐上前,摸出了一张纸:“林东,还记得这件事么?”

“记得,来吧。”林东伸手道,“再来支笔。”

“带了带了,给!”

然后……

林东就趴在地上开始解微积分了。

“什么意思?”宁错不解道。

沈一佳笑叹道:“林东进来之前给自己随手出了一道数学题,必须正确解答才能出去。”

“……妙啊。”宁错拳掌一击,“这样即便林东在不知觉的情况下被B-002附体,凭这家伙的脑子,也不可完成解答,不愧是……处长的眼光。”

“答完了。”林东翻手便交上答案。

沈一佳只一看便扔掉了纸:“对的,全对!”

接着她一把抱住林东。

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只能说,很……很暖心。

“你怎么知道我做对了……”林东有点窒息地问道。

沈一佳撒开林东,擦着眼角喜道:“这答案我一个符号都看不懂,肯定是对的。”

“倒也不愧是你……”

这会儿,外面才传来了苏勋的声音。

“里面情况怎么样?”

“控制住了。”虞郁答道。

“肯定控制住了?”苏勋再次问道。

“肯定。”

苏勋与壮汉这才进了关押室。

确认B-002无法行动后,苏勋眉色一横,展开审判。

“猜拳怪人,你的罪状我就不列数了。”

“现在,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上级法外开恩,即将送来一名无期重犯。”

“希望你迷途知返,尽快去到这位重犯的身上,不要继续残害无辜公民。”

“明白了么?”

“我有一个条件。”萧依毫无生气地说道。

苏勋瞪目骂道:“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我也没跟你说话。”萧依默默地转向林东,“最后帮我一个忙。”

林东当即点头:“我会尽力。”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太棒了,我逐渐理解一切

评分 10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猜你喜欢
第九十七章 郁气
17411 人在追
周九如撇撇嘴,鄙视道:“就你这智商,真让人着急啊。”“智商?”乐水摇头,一脸懵懂的样子,转而一想,又似乎明白了,“公主,您是说……属下笨。”“一个六阶武痴,被人家用阵法困了一夜,到现在才想起,你可不是一般的笨?”周九如嫌弃地道:“笨死你算了“智商?”。
重生长姐种田忙
29881 人在追
唐绾绾作梦都也没想起,自己居然会穿到大夏国。这里一穷二白,一贫如洗。父亲意外不幸身亡,母亲带着弟弟妹妹,自己除了个病危的哥哥。幸好她技能手上,一切都不需要愁。而已日子好之后,暗帝病的找登门了,认亲戚的找登门了。除了念旧情的也找来了。你们当我这里是善堂吗,一个个儿的都给我有多远滚多远。人都被赶跑了,耳根子清静了许多。而已有个人被她不小心弄丢了,她要去找回去吗?---本书轻松挣钱向,偃甲师,医术,种地,技术流,修仙然而就在这和谐的画面中,一中年女子手里拎着一把胳膊粗的棍子,杀气腾腾朝这边走来,破坏了安静祥和的一幕。。
侯爷他茶里茶气
3542 人在追
慕侯爷会觉得世上最毫无用处的东西有两样:一个是女人,一个是儿女情长,皆可随意扔弃。一直到再后来,他因这两样,把自己变的茶里又茶气!苏玥会觉得世上最让人不能够去理解的东西有两样,一个是男人,一个是老男人。一直到有一天,她变为其中像……沉迷于女色,宠妾灭妻,是非不分是非不辨,把儿子往天上宠,把女儿往尘埃里踩。这样的老头,是个十足的极品!苏玥望着书,则表示唾骂,这渣老头死后当然在十八层。结果,一睁眼,她突然间就成了那极品渣翁!猝还来防的就过上了尿频尿急,尿痛,尿不净的日子……幸好除了个好叔叔。而已叔叔心思太深,老侄儿又过份沙雕!“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去备水让他洗洗,快给送回慕家去吧。”。
末世夫妻穿越异世
20307 人在追
末世第六年,变异生物潮围城,基地彻底沦陷,江青珊和古瑜可以选择了自爆。 再度醒过来时,变为了国公府不受不待见的庶出五房…… 什么?十天后国公府将被被抄家,惟一能都带走的仅有身上穿着的一身衣服,一大家子被遣回老家。 什么?三年后老家会持续突然发生半年时间的旱灾。 我的天,种田即使了,怎么能让他们饿肚子? 幸亏,异能也跟随穿来了,有了空间,空间里面除了一个小小的商城,商城里面应有尽有,也没你买将近的东西,仅有你想将近。 便,金银首饰有地方装了,粮食也能提早存储了,老家村长再也没有不怕村民们颠沛流离的逃难了。 总而言之,有了异能后,江江青珊和古瑜同时从温暖的床上翻身起来。。
我自怡然
17495 人在追
原名:《我家师尊是天道》:靠唯一的靠山、凑唯一的热闹的场面、惹唯一的麻烦、作唯一的死,最后成功把自己浪死……才怪!但是,我是谁?世有九绝:刀、杀、智、剑、偷、琴、祸、刑、棋;有三国:山献、启轩、临渊;这是一个大佬一地跑,高手多如狗的世界……血色的烛光摇曳,将石洞的每一处都映成血色。。
第四十三章等
13098 人在追
孙三花瞧一瞧儿女,心里面还是有安慰的,她嘴巴动了动,终是没有说出声来,她和娘家的关系已经这样了,她还能和儿女说什么话?孙三花带着戚苏去梳洗后,戚其良兄弟低头编起草绳,戚荧和戚善整理着捶打好的草,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这种草越发的坚硬起来,姐妹决戚维肆回家的时候,孙三花已经带着戚苏进了房间,戚其良兄弟进房间看书,戚荧姐妹则是坐在院子里面,她们等戚维肆回来了,姐妹才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