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偷香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艳色偷香

评分 10
作者:秋凤扬
分类:浪漫言情
评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3631次点击 / 2021-07-08 11:21:36

《艳色偷香》由作者秋凤扬所写乡村恋情小说。小说精彩的节选:都说有能耐的男人都往外面走,虽然王二牛指出在村里才能干一番大事业,虽然话是这么说的,虽然真正的原因是他舍严禁村里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刚才上到车上的时候,他倒是不怎么注意其他乘客。现在听到吵吵闹闹,看去的时候,他才发现,在他上面两个床铺,是两个年轻人,正在吃瓜子玩手机。。



  另外那个年轻医生,听到叶晨的诊断得出的病,居然是小儿腹痛的时候,那他自然也是不服气,脸上已经露出讥笑的神色。

  “不会真那么神奇吧?”对面上铺那个中年人暴发户用那很不相信的语气说道。

  这个时候,已经从广场出来,外面的路上,行人是少了许多。但是,各类的车辆却是多了许多。

  “不错,我很赞同这位年轻有为的医生说的话。”上铺那个散发着难闻脚气味的男子则是阴阳怪气地说道。

  这一次,他们带着儿子坐火车前往上海,两人也是希望到上海找医生给孩子看病。但是,现在看到孩子太痛苦,火车上又没有随车医生,更不可能让火车停下来情况下,两人真的很难受。

  那位女乘务员在火车上走了几个车厢,问了不少乘客,终于将两个是医生职业的男子叫了过来。

  这个时候,叶晨才发现,在对面中铺那个漂亮的女孩子,迷迷糊糊地翻开自己的被子,露出一件漂亮的红色的裙子,从床上起来。在她上铺那个中年男子,更是用那猥琐的目光偷看那个女生。

  “你不会是准备用这个给病人治疗吧?果然一看也就是一个庸医。”对面上铺那个中年男子继续阴阳怪气地说道。

  刚才对方给那个小男孩看病的时候,他特意拿出了自己的医师证,证明自己是医生是一方面,也是在给病人治病的时候,出什么情况,可以推掉部分的责任。

  叶晨先不管那些,征求得到小军父母同意后,从盒子里拿出三枚泛着寒光的银针。在用打火机消毒后,并没有立刻给小军进行针灸治疗。

  “我没有行医证,更没有医师证。不过,我可以保证孩子得了这个病,肯定没有看错。”叶晨直接说道。

  杨静雅拿了回去,倒是没有说什么。刚才起来的时候,发现叶晨看向她,她还有些不满,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看他穿着看似很普通,没想到,中医术居然那么了得。

  因为这个小男孩的哭声,再加上给他看病,乘务员已经再次把火车上的光管打开。有灯光照射下,自然是看得很清楚。

  大概过了十分钟,其他人可能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是叶晨看到有些白色的气体随着银针散发出来。

  “我没有病,看病的也不是我。还有,我警告你,如果你真的会医术还好,如果不会医术,等一下跟着到我家,想要骗钱,别怪我家里的保镖对你不客气。”孙梦洁硬梆梆地说道。

  “同志,你能帮我找个医生过来看看吗?” 看到孩子那么痛苦,小男孩的母亲只能问道。

  。。。

  “小伙子,要包子不?”广场上一位卖包子的阿姨推着一轮三轮车到他面前热情地问道。

  这个时候,听到这话,最不满的,那自然是小军的父母。不管叶晨的医术如何,在刚才两位医生,甚至之前那么多医生,都没有给小军治疗好的情况下,叶晨则是把小军的病治疗好,这说明叶晨的医术并不简单。

  “你也是第一次来上海?”叶晨问道。

[展开]


艳色偷香 m.kanshu.la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秋凤扬
秋凤扬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秋凤扬
午醒来&,也就

  这个时候,叶晨躺下,准备再睡一觉,希望明天上午醒来,也就到达了上海。

秋凤扬
能是因&过来,

  可能是因为那个小男孩的哭声,实在是太大了,一位乘务员拿着手电筒过来,问道。

秋凤扬
一眼,&看错眼

  叶晨往那个小男孩看了一眼,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眼。

秋凤扬
年轻小&用理会

  “年轻小哥,不用理会其他人,这是给你的看病费,请收下。”小军的父亲说道。

秋凤扬

&这一次

  “呵呵,我看他只是狗屎运,还以为医术真的那么好?”这一次,说的话,还是叶晨对面上铺那个中年男子。

秋凤扬
但是,&生的诊

  只要是西医,这样的情况下,那肯定先要详细检查一番最后才能确定。但是,在对面看着的叶晨,听到这两个医生的诊断结果的时候,心中却是暗暗冷笑。

猜你喜欢
极品杀手在都市
27782 人在追
《极品杀手在都市》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罗天鹏,陆百家争鸣,李榕榕,季洪海,陈二之间的故事。极品杀手在都市约105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邪后
24572 人在追
《邪后》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之间的故事。邪后约19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妻色如娇:总裁的私有宝贝
主叫顾蔓月秦勋儒的书名叫《妻色如娇:总裁的私有宝贝》,本小说的作者是请你叫我小马哥倾心创作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小说,内容主要讲:怀胎10月,他被老公算计,闺密凌辱。痛苦生产,他面临母子分离,父业破产。全世界都以为这叫顾蔓月的女人就此消亡,他却如倔强蔷薇绝地重生。两年,他强势归来!斗小三,灭渣男,周旋老板,搞定纯情男,周旋在世界...“你怎么又来了!”张云科一脸的不耐烦,“我不是说了这个项目啊,已经有人选了,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重生之最强女婿
6452 人在追
《重生之最强女婿》是由作者明喜著作的都市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重生之最强女婿》精彩节选:一个热血警察重生到了一个纨绔大很少全身,发生了一系列暧昧故事,努力故事。人生的改变在于自己的努力,她没有使自己沉迷在酒林肉池、香烟街花巷,而是用自己的成长告诉人们,努力不息,幸福不息,人生没有终点。...这是土匪还是售票员?我这里还没想明白,女孩就一把将我按到行李箱上,自己也麻溜地坐在我的腿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和难为情。小黄毛很满意这个效果,他晃着手里的扳手吼道,“老子警告你们,老老实实坐车,叫你们怎样你们就怎样,不要自讨苦吃。”经他这么一恐吓,车内空间果然大了许多,后面的猪仔也顺利装车。车子启动以后,再想站起来就不可能了,下面已经没有落脚之地。女孩虽然没说什么,但我觉得难为情,毕竟,我是个刚刚年满十八的精壮大小伙。我在想,如果另一个箱子不放到行李架上或许就好了,最起码她不会坐我腿上。最开始我还蛮紧张,心里告诫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不然这车上众目睽睽之下,我要有点不合适的反应,那就出糗了。想着就闭眼,默背《白毛女》歌词: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但问题是,小伙我绝对是个好小伙,但车却不正经,这一路上非是要摇摇晃晃,颠颠耸耸,我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腿上坐着个小姑娘,难免有些尴尬。女孩察觉到什么,她回头看我,目光气恼。我急忙道歉,结结巴巴地道:“我,这个,不怪我……”话没说完,车里喇叭响起刘德华的经典歌曲,都怪我,都怪我,看不清事情快另有个结果……女孩噗嗤一下笑了,她转过头不再看我,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她可以当做没发生,我却不能,我的脸发烫,身子也在发烫,心脏砰砰直跳。这时女孩忽然转过头,把头埋在我肩上,双手也搂住我脖子。我瞬间懵逼,慌的不知所措,手都不知要放哪里。就听女孩在我耳边低声说:“假装我男朋友。”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句话的意思,前面就传来女孩的哭声,很多人都抬起头,尽力地向前看。一个刀疤脸中年男子站起来吼道:“都坐好,不管你们的事。”前面的人瞬间又矮下去一大片,我伸长脖子,看见在司机驾驶室跟前,三四个男的围着一个黄发女子,几个男人都发出嘿嘿的坏笑,黄发女子蹲在地上,埋头呜呜地哭。后来的我当然知道这辆车是湘南帮下面的一条线,他们主要是卖猪仔,偶尔也抢劫,看到漂亮妹子有机会也不会放过。他们做这些事的时候很有技巧,抢劫不会超过两千块,欺负女孩子也会看脸下手,那些衣着暴露看起来不太正经的女孩子是首要选择,有些气场强大的女子他们也不会主动招惹,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湘南帮新领袖上台才被彻底禁止,此是后话不提。就说当时,我是茫然的,我像个木头一样呆呆地看着前面,几个男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两个人拉着女孩胳膊往上提,让她趴在发动机箱上面,另外两个则挡住车上猪仔视线,女孩的哭声不断,听起来很绝望,却也没做任何徒劳的反抗。莫名愤慨涌上我心头,拳头也跟着硬起来。朗朗乾坤光天化日,这帮人竟然如此胆大妄为?没有丝毫顾忌?还有这满车的乘客,都是瞎了眼吗?我难以抑制的想要站起来,女孩察觉到我的愤怒,她惊讶地看着我,急切地小声道:“你做什么?不要动!”前面女孩高叫一声,但车上的人真的就像猪仔一样,他们全都麻木的闭上眼,假装听不到。就在我暴怒的前几秒,一个浑厚的声音在前方炸裂,“王八蛋,给我住手!”所有人都被这爆喝震醒,全部回头看他。除了司机,他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眯起眼睛,嘴角一声嗤笑,又转头继续开车了。那个浑厚声音的主人很激动,他迅速脱掉上衣,露出里面的迷彩背心。所有人都齐呼一声,这个男人的身份不言自明,他是个当兵的。至少曾经是。他的出现缓解了黄发女孩的危机,因为前面几个施暴者全都回过头来,一起盯着当兵的看。士兵不是孬种,他从众猪仔中挤出,指着几个男人道:“大白天的你们想干嘛。”我能看到他背心覆盖不住的地方布满了壮硕的腱子肉,此刻正激动地跳动着。我期待着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等待着这个当兵的将那几个混球挨个放倒,让他们退回我们多余的车钱。然而我想错了,当兵的一句话刚说完,小黄毛的扳手就轮到他脑袋上,紧接着刀疤脸一膝盖顶在他小腹上,他连哼都没哼,就像一桩水泥那样,重重地倒下去。车上的人全都吓傻了,像泥塑一样定格,每个人眼里都写着失望,失望过后,就是恐惧。在这南国他乡,每个人都循规蹈矩,不敢招惹是非,因为他们知道,对于这里而言,他们太渺小了,少一个多一个并不会影响什么,但对于他们的家人而言,他们是天,他们是地,他们就是全世界。所以,他们不能出事,也不敢出事。女孩依然趴在我的肩膀上,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在索索发抖。当兵的倒在地上,小黄毛朝地上唾了一口,用脚踢士兵的脸,笑骂:“**毛,当兵了不起啊?丢!”这次说什么我也按捺不住了,他可以打人,但他不能侮辱当兵的,做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我气的双眼冒火,但士兵的遭遇却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我贸然出去,也会跟他一样的下场。尽管理想很伟大,但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理想就变得无比脆弱。我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紧,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上了,我一个人能单挑他们六个吗?按我以往的战绩,一挑五是极限,并且对手是跟我一样的学生,没什么战斗经验,而面前这几个,妥妥的社会人,下手又黑又狠。不上,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施暴而自己却袖手旁观?很多时候,不是我们不够伟大,而是现实逼迫的我们没法伟大。刀疤脸在众人的簇拥下骄傲地审视着我们,仿佛这车上的乘客都是他的阶下囚,他哼了一声,威严而蛮横地说道:“这句话我只说一遍,在我的车上,就老老实实听话,谁也不要给我搞事。”说完,刀疤脸阴狠地扫视众人,他的两个手下把士兵左右架起来,刀疤脸嘿嘿笑着,忽然用力一捅,士兵发出闷声痛叫。我坐在后面伸长脖子看,只知道士兵被捅,但捅的什么部位却不知道。此时此刻,我心里一万个期盼,希望士兵被捅的是大腿而不是肚子。前面又传来许多女人惊恐的叫声,她们紧紧的缩成一团,把士兵周围空出来,没人敢上前搀扶那士兵一把。除了先前那个黄头发女孩,她知道士兵是为她受的伤,所以她第一时间扑过去,流着泪搀扶士兵。我只看到士兵软下去,发出轻微的哼哼,其他的一概凭猜测。女孩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在我耳边说,“不要冲动,他们会杀人的。”车上气氛变的恐怖起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语,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空气静的可怕。因为士兵的出现,又发生了流血事件,车上的几个流氓也没了玩妹子的心情,各自摆了个合适的姿势站立,相互点烟,冷眼看着车上乘客。黄头发女孩哭声就没停过,此刻换成抽噎,她祈求司机道:“能不能停车,我想带他去看医生。”“这是高速路,停车你也出不去。”司机这倒是实话,士兵受了伤,最近的医院也得下了高速才有。仿佛是怕黄发女子心不安,又或者是故意说给乘客们听,司机慢条斯理的补充道:“放心啦,他是皮外伤,缝几针就好啦。”黄发女子还在抽噎,“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司机哎呦一声,“流血又怎么样呢?都没有你每个月月经流得多,有什么好怕?”黄发女子又道:“那能不能先找个纱布还是别的什么,先帮他止血包扎。”司机一声嗤笑,“怎么,你心疼他?心疼他为什么一开始要叫呢?他们要玩你就给他们玩玩,又少不了你几两肉,你为什么不配合呢?非要哭?有什么好哭?男人女人不就是那样子啦,现在这样好啦,非得要见血才高兴?”司机说完又指着士兵道:“还有你呀,为什么要管闲事?你有那个本事逞英雄吗?你知道逞英雄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吗?今天就给你上一课,以后管好自己,没事别逞英雄,华南这个地方别的不多,就是人多,小兄弟,记住这个教训。”叶宁是什么德行,他们两个当父母的最清楚了,从小到大,叶宁都不知道惹了多少麻烦,如今更是变本加厉,气得叶如山几次都想将他赶出家门。可现在听到叶宁的话,两个人真是被吓住了。“老婆,叶宁他……脑袋没问题吧?赶紧送去医院检查一下!”叶如山也担心了起来,叶宁怎么可能会说这样的话,这不像他啊,莫不是脑袋被打坏了?洛芙赶紧喊着管家去安排车:“吴妈,跟小王说下,准备车去医院……”“爸妈,我没事,你们真的不用担心了,”叶宁拉着洛芙的手,笑道,“我知道以前做了很多错事,让你们一直很生气,以后不会了,放心吧。”洛芙还想说什么,叶宁直接转身上了楼:“我先去洗个澡,身上臭死了,等会儿还得去学校。”看着叶宁的背影,叶如山和洛芙有些呆滞,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老婆,叶宁他真的没事吧?”叶如山还是很担心。“怎么?就不许我儿子浪子回头?今晚睡书房吧你!”洛芙甩了叶如山一脸,哼了一声就钻进了自己的房间,留下一脸无奈的叶如山。水哗啦啦地洒落,叶宁看着自己的身体,仿佛战斗的画面还在眼前,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身死重生,这一切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特种兵中的王者-――修罗!如今却重生在一具柔弱的身体内。“这又是一种新的生活么。”叶宁低语,突然有了父母,让他有些不习惯,但想到叶如山和洛芙那关心的眼神,他又觉得心底一阵温暖,“也罢,既然重生于此,那就重新生活,不过这身体……似乎有些弱啊。”前世的自己,实力强大,是站在世界巅峰的男人,而今这身体早已经被酒色掏空,看来必须进行锻炼,尽快把实力恢复过来。换好了衣服,叶宁走下楼来,吴妈已经将炖好的参汤给端了过来。“少爷,夫人给你炖的,快趁热喝吧。”吴妈小心翼翼道。“谢谢吴妈,你辛苦了。”叶宁笑了笑,开口道,吴妈顿时愣住,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显得有些意外,搓了搓围裙,一脸的局促,“不辛苦不辛苦,少爷你快喝吧。”看着那一大碗的参汤,叶宁直接一口气喝了下去,这种东西对他来说,跟在野外嚼树根差不多,不过这是洛芙炖的,让叶宁感觉心底更多了一丝暖意。喝完了参汤,叶宁直接离开,他还是大四的学生,该完成的学业要完成,答应了洛芙要浪子回头,可不是说说而已。驾驶着他的跑车,叶宁到了天海大学,这是全国闻名的学府,一般的人想考进来都难,但有权有势的人,不过一句话的事而已。才刚走进学校,远处几个学生就指指点点起来,故意跟叶宁保持距离,似乎生怕跟叶宁沾上什么关系一般。“那个败类竟然没死,又回来了!”“跟王洋抢女人,真是找死,走走,快去告诉王洋!”几个人有些幸灾乐祸,看到叶宁,眼里都是不怀好意,推搡着立刻离开。叶宁并不在意,他抱着两本书,朝着教室走去,他的专业是电子商务,手上两本书却是马克思主义和古文观止。身为华国顶级特工,叶宁掌握的知识涵盖了各个领域,但对老马的思想还真是没有什么了解,难不成杀敌还需要用到马克思主义?。
庞秀莲吴正国小说
4014 人在追
庞秀莲吴正国小说叫作《村长的艳谈生活》,是张侃侃所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庞秀莲吴正国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村中无男人村长成了宝贝,哪家女人不想一亲芳泽,在这个的美丽的山野间与村长快乐……快乐……,而做为村长的他定是是勤勤恳恳的认真地但不主要负责的服务大众啊。
平衡界位
11881 人在追
世界与世界的临界点,种族与种族之间的截杀,地球和灰暗面的较量,人类能不能使其始终达到平衡一直这样?!一切尽在达到平衡界位! 达到平衡界位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姓名:唐梦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