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微暖遇见你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日光微暖遇见你

评分 10
作者:暖小苏
分类:科技时代
评语: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18187次点击 / 2021-07-04 13:31:41



程欧没想到苏微暖会起这么早,他这个人从小到大都饮食讲究,一直以来都有固定的厨师给他做饭菜。

“他……平时都在外面吃吗?”

哪怕这样模糊的看着他,只有一眼也好,她只要见到他还好好的活着,这一眼就足够了。

苏微暖边装着东西,边笑着说:“多买些东西放在家里,做饭菜方便,经济又实惠,最主要的还是卫生健康……”

男人温柔的声音,像一缕清风滑入耳中。

“安娜,你不用这么早就要过来看房子吧?”

苏微暖的心像被人揪住了一样的痛着,赶紧将连衣帽扣在头上,侧身避开走来的一对男女。

再说了做早饭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想到程欧一个大男人,可能不会做饭之类,她就当顺带给他做点早餐吃好了。

她从模糊的视线中看到那一只苹果,还有那一只白皙宽大的手掌,她的手像被绳子拉紧一样,迟迟没有伸过去接过苹果。

苏微暖虽然觉得她和程欧之间相敬如宾,但她觉得两个人要能一辈子这样,也挺好的。

男人弯腰捡起苹果,看了眼戴连衣帽的人,走到她面前,递给她,“你的苹果掉了……”

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惊醒了胡思乱想的苏微暖,她抬起头对上那一双黑亮好看的眸子,还有被他身上散发的沐浴液香气紧紧包围。

他有些慌张了,第一次见到女人哭,他有些措手不及。

望着购物车上越来越多的东西,苏微暖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是不是被程欧蛊惑的不要不要的,他们才领证,才住一起,她竟然就那么在乎他了?

想到程欧可能有事先出去了,等下还会回来。

苏微暖想到过去,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在浴室里磨蹭了快一个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将身上的浴袍裹的很紧,小心翼翼的往床边走去。

她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

苏微暖惊讶抬起泪眼模糊的脸。

“微暖,你怎么了?是吹疼你眼睛了吗?”

[展开]


日光微暖后一句  日光微  日光微暖意思  日光微暖我曾遇见你免费阅读  日光微暖我曾遇见你  日光微暖爱倾城  日光微暖遇见你小说程欧苏微暖  日光微暖遇见你txt  日光微暖遇见你 小说  日光微暖遇见你小说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暖小苏
暖小苏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暖小苏
卧室的&是适合

卧室的床灯光已经调成了暖黄色,这还真是适合男女进行浪漫又激/情的夜晚。

暖小苏
没看到&有肉类

到了客厅的时候,她没看到程欧在,也没跟他去打招呼,拿着钥匙,穿着鞋子,就去了外面相距不远的超市买了些水果,蔬菜,还有肉类。

暖小苏
边,将&大半的

她上了床,靠在最左边,将右边和大半的床位置留给了程欧。

暖小苏

&有些饿

“这是我们的婚房,我当然要看仔细了,不知道装修公司是不是按照我的要求装修的……航,我有些饿了,等看完房子后,陪我去吃早餐吧?”

暖小苏
个沉甸&甸的袋

苏微暖说完,心里感觉好受一点,结账后拎着两个沉甸甸的袋子回去。

猜你喜欢
我是大皇帝
13535 人在追
猴偶踏碎金银江,画里轮换百千世。一人千面谪仙人不识,一生三世称圣人!我,刘恒,皇家的穷亲戚,一夕被削为平民,随即莫名其妙,成了这“妖精洞”宗门里,唯二的男人……这大世百家争鸣,人杰枭雄并起,动荡不安风云,我踏进其中,步一镇压住诸敌,名动天“杯里三钱酒,不是说我打小身子弱,何伯你特意去寻的土方子,自配的药酒么?可这几年连感冒都少有了,就,就不必再喝了吧?记得小时候每三天就得喝一次,长大了些也得七天一次,何伯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酒下去,像是一股火辣直通肚里,接着浑身像被火烤,得难受大半天……”。
遍地锦:复仇王妃冷情归
《满地锦:复仇王妃寡情归》写的一本异能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岳宁,裴皓,莫问,池秋之间的故事。满地锦:复仇王妃寡情归欢迎在线阅读!
庶女惊华:废材傻妃权天下
热门小说《庶女惊华:废物傻王妃权天下》是网作者最近写的一本古言情类小说,主荀倩霞泽洛
女总裁的绝代兵王
21306 人在追
完整版小说《女总裁的绝代兵王》是束山有草最新写的一本社会都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秦朝飞扬唐沁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片段试读:本想回来退个婚走人,不曾想却事与愿违。“我不钱啊...”“不事,我家有!”“我不工作哎...”“不事,我给您安排!”“我什么都不会啊...”“您什么都别干,我女儿干,我家养您。”秦朝飞扬一脸懵逼地看...苏青的一脚,直接冲着李诗雨护不住的肋部踹了过去!。
农家喜事
25016 人在追
主角叫林嘉丽白彦成的小说叫《农家喜事》,它的作者是锦鲤鱼逐浪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精明干练的女企业家林嘉丽撞破丈夫与堂妹的外遇,争执间,重生回十六周岁,成了丑女胖妹。妈妈早逝,爸爸盲流,奶奶叔叔还是个心长偏了的。种菜斗极品,赚钱养闺蜜,她都不在话下。却独独面对这疤痕脸冷面的军哥,手忙...四周白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她只好循着那声音一步步往前走。那声音越来越清晰。朦朦胧胧,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人影。正当她想上前问问那人自己身在何处时,林嘉丽突然脚下一空,整个人疾速往下坠去!啊——林嘉丽猛地睁开眼睛,愣愣地盯着发黑的房梁。“太好了!嘉丽,你醒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洋溢着巨大的欣喜。林嘉丽扭头看去,见自己床边坐着个人。背着光,那人的面孔看不真切,隐约可见是位梳着麻花辫的姑娘。“请问您是?”林嘉丽试探地开口问,这一开口,才觉得嗓子干得发疼。“嘉丽!我是姐姐啊!姐姐都不认识了吗?”来人连忙侧坐在床上,弯腰伸手抚上了林嘉丽的额头,清丽的声音里染上了哭腔。姐姐?借着半边的亮光,林嘉丽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少女,心里轰地一声炸开了!这梳着乌黑麻花辫、鼻尖和两颊被冻得通红的姑娘,可不就是姐姐?林嘉丽嘴唇微颤,双眼死死盯着少女,眼泪却喷涌而出,不断地溢出眼眶,消失在枕头上。她看到姐姐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真的是姐姐!这模样,这声音,真的是姐姐!她莫不是在做梦?姐姐的棺椁是她亲手合上的。躺在鲜花中的姐姐,脸上满是岁月风霜的痕迹,脖间的淤红哪怕是再重的遮瑕膏都没遮住。她怎么可能会忘记!林嘉美看着床上的妹妹愣愣地盯着她,一言不发,只是豆大的泪珠落个不停,心里焦急不已。“嘉丽!是不是头疼了!你说话呀!”“嘉丽!别吓姐姐!”“嘉丽……”“哗啦”一声,林嘉丽猛地伸手抱住了林嘉美,呜呜地哭起来。刚开始是小声地哭,后来直接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号。林嘉美一头雾水,还以为妹妹是因为私奔这事儿伤心,只得软言软语地安慰。半晌后,林嘉美的腰都弯疼了,话也说完了,林嘉丽终于停止了哭泣,放开了她。却见林嘉丽红肿着眼睛,带着鼻音问她:“姐姐,你怎么在这里?”林嘉美笑了,说:“傻丫头,这是咱家,姐姐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咱家?林嘉丽缓缓移开视线,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这间房屋。房屋不大,所有的东西都是一目了然。墙壁是一块块方正的土坯垒成的,脚下是平整的土黄色泥地。床对面是一扇不大的窗户,床前摆着一条红色长条桌,漆面已经斑驳。桌上整齐摆放着两摞书。西面墙前放着一台老式缝纫机和两口大红箱子。箱子显然也是有些年头了。打量一圈后,林嘉丽心里咯噔一下。这场景,林嘉丽并不陌生。因为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我……我这是重生了?“林总,酒店到了。”一辆黑色保时捷稳稳地停在凯悦酒店门口。司机恭敬地弯腰拉开车门。林嘉丽下了车,冲司机点了点头,大步朝电梯门走去。酒店里人影穿梭,空气中弥漫宝格丽定制香水的味道,优雅清新。迈步进了电梯,林嘉丽正准备关门,一道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请等一下!”林嘉丽赶紧按上了开门按钮,就见一个高大的人影闪了进来。“几楼?”她随意问道,视线攀爬上身边男子的面孔,却是一愣。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人。浓黑的头发根根直立,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刚的气息。可惜的是,他的脸上,从左眼到右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乍一看,有些吓人。“二十四楼,谢谢。”金色的电梯门缓缓合上。林嘉丽双手交叉在身前站着。虽然她对那道疤痕有点好奇,但她此刻没有交谈的心情。她静静地望着金色电梯门上的窈窕身影,视线定格在平坦的小腹上,俏脸浮上温柔的微笑。七年了。距离她上一次怀孕,已经整整七年了。而现在,她终于又一次获得了做母亲的资格。三十五岁的她,无疑是高龄产妇。她的私人医生也劝她慎重考虑。但林嘉丽管不了那么多了,她渴望有一个自己的孩子已经太久了。刚从私人医生那里出来,她就收到了包红星邀约的短信,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林嘉丽抿唇一笑。夫妻近二十年,包红星终于也被自己**出来了,尤其是这半年来,包红星进步特别大。不过,她也有个惊喜要给他呢。“叮”,二十三楼到了。林嘉丽走出电梯,脚底踩在厚厚的地毯上,轻快而柔软。2346号房……林嘉丽顺着门牌挨个看去。在那里!她不由加快了脚步,心跳也有些加速。2346的房门并没有关严实,而是露出一道缝隙,一条白花花的阳光洒在门口的地毯上。林嘉丽并没有留意到这些细节。她现在满心满脑的都是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丈夫。在2346门口站定,林嘉丽深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下激动的心情。她正准备推门,却从房门内冷不丁地传出来一个声音。一个女人的声音。林嘉丽的手僵在了半空。“你说真的?你要离婚,然后娶我?”清脆的女声带着掩饰不住的狂喜。林嘉丽听起来有点耳熟。“那是自然。我答应你的,岂能不算话?”一个男人的声音,一个林嘉丽熟得不能再熟的声音。她的丈夫,包红星。“哇!姐夫,我爱死你了!”房里传来嘴唇亲在脸上的吧嗒声,还有两人抱在一起翻滚的衣服摩擦声,以及畅快淋漓的笑声。姐夫?林嘉丽终于知道那个耳熟的声音是谁了。她缓缓捏紧手指,感受着手心传来的阵阵痛意。“小敏,这两年辛苦你和小豪了。”“姐夫,你别这么说,其实真正受苦的人是你呢。你天天陪着姐姐,姐姐脾气又大,哎。”“哼!如果不是因为股权没弄到手,我用得着这么委曲求全?好在股权终于弄到手了。我也不怕她了!”林嘉丽感觉体内一阵电流穿过,脚底酥酥麻麻。一瞬间,她全明白了。难怪这半年包红星对她越来越好,主动洗衣做饭,操持家务,在公司里也一副唯她马首是瞻的样子。她还以为他终于学会珍惜这苦尽甘来的日子、回心转意了。却不料,他所谋求的更多。林小敏弱弱地叹了口气:“哎,姐姐就是把钱看得太重,连你这个最亲的人都放心不过。太冷血了。”“多亏了你给我的那瓶安眠药,不然,那份股权转让协议书也没那么容易到手,哈哈哈哈!”包红星畅快淋漓地笑了起来。安眠药?!林嘉丽不自觉地抚上小腹,脸上一片僵硬,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这对奸夫**,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她要他们的命!。
剑道仙
28022 人在追
一个屡考举进士的书生,归途之中遭受灾劫,却出乎意料得逢仙缘,自此走上蜀门问着之路。收徒路上,连逢奇遇,得见师傅,却被要求已取得东方之木、西方之金、南方之火、北方之水四件宝物,方能收列门墙,便又踏往探宝之路,多次险象环生,却又屡次祸得福,演绎出了一这件破屋说破倒也不破,此前也应是大户人家,屋内宽敞,北侧墙上挂着几张图画,有人物,也有花鸟,上面覆着厚厚的一层灰尘,西侧放了张柜子,倒也完好无损,只是同样许久不曾有人动过。窗棱上还有些雕花,颇显精致,只是屋门似乎坏掉了,总是吱嘎作响,晚上不免有些瘆人。张继失了盘缠,无家可归,幸好遇到这样一处居所,虽然略显阴森空旷,却总比露宿街头好得多。只是自来此处,便一病不起,每夜必无故惊醒数次,醒来四顾,更觉阴森可怖。幸好还有些随身的干粮,每日啃食,得以续命,自度命不久矣,恐难再见家中父母,每日思及过往将来,悲戚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