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仙界打白工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在修仙界打白工

评分 10
作者:十瑚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男主真的烦人,蠢得没边了,女主也是太傻了
22509次点击 / 2021-10-14 18:23:13

宅了二十六年的君好,被照料她十多年的自家表姐用一张机票扫地出门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出国留学游,直接把君好从科技我们的文明的世界送进了推崇修仙我们的文明的异时空。带着不知道打哪儿冒出的腿部挂件,君好再次穿越云海,尖叫声着体验了一把有惊无险剌激的自由的落体运动。这都没死诚然是好事一桩,可把正打坐的修仙界大佬砸个半死...这算不算一开局就再打开了地狱模式?大佬:“很好,你成功惹怒分身了。”君好:“我错了大佬,别理智大佬,你听我作出解释啊大佬,我也可以赔偿金你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的大佬。”内心满是拒绝的君好像个游魂一样,被挂着一脸慈爱姨母笑的自家表姐用视频通话遥控着,哭丧着脸完成了取票、托运行礼、过安检、上飞机等一系列流程。。



不过,“我们速度这么快真的没问题吗?”

老祖宗还说了,人在矮檐下,低头要及时。

这人该不会是才从周边的深山老林里钻出来的吧?就她这细皮嫩肉的,看着也不像啊!

虽然私心里,君好觉得自己其实也应该被划分到受害者的那一挂里,但谁让她现在不仅人生地不熟,而且还寡不敌众呢!

“嘭”的一声闷响之后,护着君好和小屁孩儿的圆球消失不见,被它正面撞了一下的白衣男子则是弓着身子,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大口鲜血。

她唯一的“盟友”——之前还老神在在一脸得意、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的小屁孩儿,此时正抱着她的一条大.腿瑟瑟发抖......

“撞了我的那两人呢?”受伤的白衣男子眉头微蹙,也不知道是身体不适,还是有些受不了少年突发的话痨属性。

为首的少年一脸怒容,他指着君好,“大胆凡人,竟敢伤害我们玄天宗的少宗主,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是哪个仙门的龟孙子派你来送死的?”

一片着急忙慌的嘈杂热闹中,君好被乌泱泱冲过来的一大片白衣男女给挤到了距离伤者约么十来米远的小木屋边缘。

“啊啊啊——救命啊——”

“你谁啊?你怎么在我背上?”

得出这个令人感觉格外惊悚的结论之后,原本还一副没心没肺架势的君好顿时麻爪儿了。

那速度快的,君好才刚“嗯?”完,可怜的木屋就已经和拖着一连串残影的圆球发生了剧烈撞击。

“师叔你没事儿吧?”

没一会儿,君好就看到他们所在位置的正下方,聚集了一大群正在排队的男女老少。

这些人的第一反应是给伤者吃常用药,而不是直接送伤者去医院急救,那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个白衣男子,其实并没有像她以为的那样生命垂危?

君好正说着,受伤的白衣男子却冷不丁咳嗽起来,“咳咳......咳......”

虽然她不知道这白衣男子到底用的什么神仙手段,但对方帮了她大忙却是确凿无疑。

君好都快气哭了,她这到底是个什么奇葩诡异的“旅游”体验!

[展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十瑚
十瑚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十瑚
知道这&儿。

“能有什么问题?”小屁孩儿语气无辜,但却眼神游移,只可惜君好背对着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小鬼头心里正不断冒着坏水儿。

十瑚

&小屁孩

下意识的,君好怀疑起了老神在在趴在她背上的小屁孩儿。

十瑚
家,秦&晚正双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她看不到的秦晚的家,秦晚正双手抱膝,眼泪狂流。

十瑚
身体也&力气。

君好心里慌的一批,身体也因为过于惊惧、紧张而使不出任何力气。

十瑚
的君好&长松了

顿时舒服很多的君好,见状不由长长松了口气——她不用死了!

十瑚
飞机很&,用力

飞机很快进入云层,无所事事却又满怀心事的君好,歪着头、眯着眼,用力盯着小窗外头的那一小片天空。

猜你喜欢
本宫玩转高科技
25981 人在追
在在现代雄踞千万粉丝的顶级网红苏映雪,再次穿越到一个但是周边一切事物都是在现代化的设施,但却依旧得以保留有封建传统制度的中国古代国家,成了这个国家后宫里的一个小小正八品采女。下回分解苏映雪为了最求更好的生活待遇,借助自己多年的网红经验,如何在后宫里边轻松玩转各种高科技,与后宫的娘娘们相斗,独得圣恩临幸。从四品:贵嫔。
清穿之幼清
8295 人在追
舒幼清再次穿越到康熙帝朝,成了冷宫小答应下来舒穆禄幼清,跟随再次穿越而至的除了一个半残的系统,系统有一个农场,确保她吃穿不愁,但是原身身体虚弱无力,想拥用完善的身体,需系统完善出来才行。系统是所以让幼清再次穿越才遗失了一部分,那一部分正好落在康熙帝身上,造成康熙帝一碰女人就能看见鬼。再后来康熙帝偶然从一个白衣女鬼哪里明白景阳宫有一答应下来鬼近严禁她的身,便就无意逼近。PS:女主自女主再次穿越后就不碰别的女人了。小宫女桑珠一脸关切的说道,生怕床上病歪歪还未好全的人下床再受了风,染了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