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追男神隔座山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追男神隔座山

评分 10
作者:新初二
分类:都市娱乐
评语:走进了婚姻的坟墓,她的心也埋葬在了里面...
25180次点击 / 2021-10-11 11:42:21

薛辛,江南望族薛家幺女,三年前失了忆,醒过来之后总是会脱口而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语言。 “666,老司机、打工挣钱人、九漏鱼……”别人不懂其意,薛辛也一头雾水,她总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儿儿,但又说不出个因为然来。为了寻找记忆,薛辛提剑南下,遇见了王爷萧元俨。薛辛双眼冒粉泡:“男神!男神!521!”萧元俨:“???”再次穿越警犬失去记忆小女主X儒雅心存天下叔男主。破悬案,撩男神,我们两不误!“小姐她她……她不见了!”。



“有什么不敢的?阎王要你三更死……下一句就是……绝不留人到五更。”

“这……我,我……我……姑娘……”平安一时间激动地不知说什么好,紧紧攥手里的金子不停地道谢。

“哦……”薛辛点点头,店小二说了这么多,说到底这就是个听从于卫家的暗杀组织啊。

“哪有什么官老爷!在永安镇,就是卫老爷说了算!”平安边说边催促着薛辛,“姑娘啊!你就快些逃吧!”

“姑娘!姑娘!”平安站在破庙外,小心翼翼扒着头往里看。

等平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见薛辛挡在他身前。

平安一脸诧异,尊称都忘了用:“你怎么知道的?”

“您还有什么吩咐?”

“……”

“对了姑娘,在我们永安镇您可一定要记住一件事啊!”

她手中执剑,看着漆黑的草丛,似笑非笑:“你们……也太不友好了。”

这三年里,她走遍了整个江南地区,这次出门目标确切,就是北上,顺便去京城走个亲戚。当然了,最主要的目标是看看能不能找回自己的记忆。

“让开。”卫盛惜挥开卫六,望着薛辛,“我们卫家有一个对子,你敢不敢接?”

“那可是阎王九!”似乎觉得自己说的不够震慑薛辛,平安又补充道,“姑娘,我这么跟你说吧!一年前,有一个江湖侠客跟你一样,路过我们这里接了卫府的对子,然后当天晚上就死在破庙了!被阎王九的人砍头碎尸,尸体都没人样了了!就留下了一把断剑!所以,您赶紧逃吧!有多远逃多远!”

平安刚要解释,客栈外一阵喧哗!薛辛往外一瞧,街上几十个家仆打扮的壮汉手持武器,煞气冲天挡住娶亲队伍。

平安讷讷点头,他是熬了好几个夜了。

正对着她脑袋的房顶上有个漏风大窟窿,夜风灌进来,呜呜作响,时而像孩童在哽咽时而又像老妪在长哭。

薛辛:“??”

老仆人笑了笑:“但凡在府里待上几年的,都会说小姐又……又不见了。”

新娘吓得瑟瑟发抖,整个人泡在眼泪里。

[展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新初二
新初二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新初二
越来越&女的卫

哦……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看到一向欺男霸女的卫六吃瘪,众人也津津有味。

新初二
直盛夏&起精神

彼时正直盛夏,黄昏的暑气没中午那般恣肆,但也蒸得人提不起精神。

新初二
慢哒哒&朝着上

“风雅”的薛家小姐——薛辛骑在小毛驴背上,慢哒哒出了广陵城,朝着上京方向去。

新初二
急不忙&是好久

薛辛不急不忙分析道:“你看你,脸色发黄,眼底发青,是不是好久没睡了?”

猜你喜欢
春上锦绣娇
8618 人在追
上一辈子明容至死都不明白了,为何自己知恩图报图报,全力以赴付出过,却最后换得的是他们的肆无忌惮被践踏,没想起老天爷开眼,叫她复活回去,这一世,她要彻底摆脱吸血鬼的爹娘兄弟,追上那闹心的亲事,自己做自己的主,活出个肆无忌惮的人生!等她睁开眼,明白自己重获新生了,吃力的扑到镜子跟前。。
少奶奶超甜超强的
15830 人在追
夜罗云煌,千百年豪门夜罗家族的少主,权倾天下,天潢贵胄无双,传闻他爱妻如命,宠妻老天。那一年,她被谎言欺骗造成伤害,倒在血泊中,无助之中,是他会出现救了她。活回来后,古凝霜有两件事要做,一个是报仇雪恨虐渣,另一个是知恩图报。但是这突然冒出喊她妈妈的小男孩是谁?她能说她但是个处吗?最初时,古凝霜:“夜罗少主,我不能够做夜罗家族的少奶奶。”再后来,古凝霜:“夜罗云煌,孩子都有了,你要对我主要负责,要宠我爱我。”夜罗云煌:“人都是你的,心都给你了,还还不够宠你爱你?”
不二臣
17649 人在追
作为疯子和谄臣的女儿。祁太微逃过婚,放过我火,杀超群,死的时候飘泊异乡,孑然一身。她拼尽全力以赴爱上了的,但是是场黄粱美梦。而如今一梦了到尾接着来,这种裙下之臣切记也罢。“把握住这只手,你就也可以逃出去。”“活你个大头鬼啊。”做人做事真他娘一点儿意思也也没……清晨天色微微亮,便有专人送了蟹来府里——。
萌宝来袭爹地超给力
六年前,她被渣男设计陷害。八年后,她拣起智商,强势再次回归,夺回来都属于自己的东西,身边还多了一个智商超高的小萌宝。二宝一次看见他:“妈咪,我能让陆叔叔当我爸爸吗?”“不行啊也没关系,你们也可以日久生情。”某人:“我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