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云借月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留云借月

评分 10
作者:不朽离殇
分类:穿越历史
评语:往往一个人的一种特质总会吸引另一半。
6464次点击 / 2020-03-09 15:57:18

他始终我以为自己而已一个被被收养的平凡普通人,一直到他看见那个与他身上一模一样的血色九头鸟鬼车,他隐隐感觉到他并不平凡普通.....  血腥的宫斗,朦朦胧胧的情愫,迷蒙的身世,无比惨烈的厮杀,且看本来默默的对待这一切,只想守住周围亲人的他,是如何一步步不自然而然的走入明尊教统属道家天师道派,不戒荤腥,可娶妻生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这才设立集灵社,专为招收天资聪颖的少男少女教以武学、教义,后又辅以教授诗书理学。但集灵社每年也不过招收五十名弟子,自然贫家子弟就难以身列其中了,龙清辉就是集灵社的弟子。既然都是富家子弟,这集灵社的奉膳堂规格比明尊教本宗弟子的膳堂也要高出许多。时近中午,那些江湖好汉只能用些随身的干粮,不怕麻烦的就下山去找些客栈酒楼草草吃了再赶回来,秦雨涵这类贵宾就被安排到这奉膳堂进餐。一行人好好饱餐了一顿,龙清辉便引着众人向住处去。明尊教时常有贵客来访,因而在弟子住处边上建起一圈房舍,来访的客人多带有侍女和侍卫,这房舍便不同于客栈之类,都是一个个单独的院落。两个偏房,专供侍卫或侍女居住,一道小仪门之后,就是两间精致的上房,专留给主人家住。今日的‘灵和’大典武学比试之后,天色必定已晚,因而这些贵宾大多选择在这住上一晚,待第二天观礼之后再走。这房舍顿时紧俏起来,龙清辉早已花上三十两定下了一个居中的院落。来到院子里,几人只是放下了随身的物品,聊了会闲话,转眼之间,丑时便已要到了,众人又往灵宝大殿赶。待到大殿前,第一场比试却不过刚刚开始,龙清辉上午已然比试过,下午无事这便陪着秦雨涵等人在贵宾席坐了,上午他大出了风头,顿时又引得周围人一阵窃窃私语。上午的比试都是些武艺低下之辈,秦雨涵看着很是索然无味,下午明尊教上场的都是些元字辈的二代弟子,台下上来挑战的也大多身手不凡,比试变得激烈了许多。秦雨涵自己也是个习武之人,虽勤学苦练,却一直未达到元力外放之境,离慧道者更是相差很远。在别人看来已是天资不俗,秦雨涵却自知离自家四弟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场上比试之人大多已达元力外放境界,秦雨涵知道看这些比试对自己大有裨益,因而看得十分认真。龙清辉却是见惯了这样的比试,只是抱着小丫头在一旁聊天。眼下不过刚过晌午,山下的人还在不断往上赶,初始周围还是比较安静,待到后来便又如上午般变得十分嘲杂,欢呼声不断响起。每有场上的人使出一两记妙招,便是秦雨涵也要随着人群欢呼。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近黄昏,台上此时正进行着最后一场比试,由明尊教元字辈的大弟子王元潮对阵泰山派的一位长老韦衡。眼下这两个慧道者已经斗了足有两柱香功夫,一青一蓝两道兵刃上的光影在略显暗淡的日光下显得十分耀眼,拼斗激出的元力震的高台周围罡气纵横。那王元潮不愧是二代弟子中的翘楚,一手剑法相当了得,韦衡只能苦苦支撑,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数招之后,那韦衡终究架不住王元潮的猛攻,弃剑认输。待两人退到台下,评判席上站起一位身穿红袍的明尊教长老走上台来,秦雨涵隐约记得龙清辉对他提过那是大长老昊德子。那长老笑容满面,冲着台下人一拱手,高声道:“各位道友,江湖朋友,今日的武艺考究便到此为止····”“且慢。”一声宛如霹雳般的吼声打断了昊德子,昊德子脸上一僵,在场众人也都是一愣,不知是谁这么无礼敢打断大长老的话。待看向声音来源处,通往高台的大道上走上来一群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色武服,头戴斗笠,个个魁梧雄壮,一路昂首而来,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凌厉气势。“这位朋友有何指教?”昊德子无端的被人打断,心里颇有些恼怒,当着这许多人面,却不好发作,只得故作客气道。那为首的一个最为魁梧的汉子摘下头上的斗笠,轻蔑道:“不过三年光景,明尊教的诸位便不记得在下了吗?”那汉子满脸虬髯,左眉上方一道明显的足有两寸的刀疤,但配上汉子凌厉的眼神,魁梧的身材,那刀疤却一点不显丑陋,倒是看起来更添英武。“冉玉!”几声惊呼,评判席上明尊教的掌教,各位长老纷纷站起,脸上满是震惊。场下人群中也是一阵惊呼,过后便是一阵恐慌,原本站在周围的都纷纷躲开,冉玉等人周围顿时空出一大片来。秦雨涵也是一阵心惊,眼下这大宁皇朝一直饱受内乱之苦,而这内乱之源只有一个那便是玄月教。大宁皇朝不过刚历二百七十余年,而那玄月教据传建教已不下四百余年。大宁皇朝自建国便立玄月教为邪教,从未停止过清剿。玄月教也没有放下改朝换代的野心,一直暗中发展势力,与朝廷多方周旋。初始大宁皇朝国泰民安,政治清明,百姓思定,玄月教还没有什么作为。眼下大宁皇朝暮气沉沉,朝堂上党同伐异,百姓疾苦无人问,玄月教立时跃上台面公开造反。就在去年,刘弘毅在山东东昌府聚众叛乱,叛军虽被朝廷大军击溃,但刘弘毅到现在也未曾抓到,还在不断召集部众滋扰地方。今年,湖广衡州府薛守谦也高举推翻大宁皇朝的大旗。叛军占领衡阳及周边地区,朝廷多次征剿直到现在也未彻底剿灭。这两人都宣称只是玄月教的部属,只是玄月教在山东和湖广的两个坛主。而那冉玉却是玄月教总教的大护法,统领着玄月教一支最强力的部属,名字叫做‘霜天’。里面聚集着玄月教培养的武学精英,专司暗杀,刺探等事。明尊教是大宁皇朝敕封的国教,历代掌教皆授三品衔,领朝廷俸禄。大宁皇朝一直对明尊教赏赐不断,明尊教自然也负担起帮助朝廷剿灭玄月教的重任。明尊教多次派出门中精锐配合朝廷捕杀玄月教中人,三年前传出消息,朝廷邀以明尊教为首的各大派派出的精锐暗中设伏,在河间府一举将霜天击溃,首领冉玉不知所踪。之后三年里,江湖上再也没有霜天的消息,加之当时冉玉身受重伤,人人都以为冉玉都已死去,却不想今天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还是在大对头明尊教的‘灵和’大典上。“大胆叛逆,朝廷正愁寻不到你,居然还敢露面,今日便叫你来得去不得。”贵宾席上站起一个官服男子,明尊教兴办大典自然邀请了当地官员参加,这男子相必就是当地的一个官员。要知道冉玉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抓到了便是大功一件,冉玉武功高强,别说平日里找不到他,就是碰上了也拿他没办法。可是今天乃是明尊教的‘灵和’大典,明尊教高手云集,再看冉玉一行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余人,拿下他应当不是问题,那官员算好了这才跳出来,想拿了这大功,心里一阵窃喜。冉玉看了一眼那个官员,一点未见惊慌,转过头来看向台上的昊德子长老,高声道:“今日是大典的武艺考究,冉某虽属玄月教中人,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江湖人士。不知冉某前来挑战,堂堂明尊教可愿应战吗?”台上的昊德子有些迟疑,若是寻常武林人士,不管武艺高浅,明尊教也是无惧。可是这冉玉却是朝廷通缉的案犯,附上这身份很是让人为难,昊德子只得转过头来看向评判席上的掌教。昊宸子只是略一沉吟,便高声道:“我教早已严明大典武艺考究凡属江湖人士一概可予上台,冉护法既然有意,昊宸子命人接战便是。”又对那官员到:“俞大人,这冉玉在这山上便算是我教的一个来客,还请您稍候。”言下之意,若是他下山,明尊教便不管他的死活,尽可动手了。那俞大人自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又不好拂了昊宸子掌教的面子,笑道:“掌教客气了,俞某保证不在山上拿他便是。”暗地里准备马上就使人去调兵在山下等他们。冉玉将这一番计议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惧意,长啸一声,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他的身法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胜在身形快逾闪电,秦雨涵暗赞了一声好。台上昊德子长老已经走下台去,冉玉解上身上一直背着的一个包袱,从中取出一把银色的物件,长不过半尺,秦雨涵一时还有些不解,这般长短也不知是什么兵器。只见那冉玉手掌一振,那银色物件突然伸展开来,变得足有四尺长短,在那端处一拧,冒出来一个银色的枪尖,赫然变成了一支银色长枪。冉玉持枪在手,直指评判席。。



  明尊教统属道家天师道派,不戒荤腥,可娶妻生子。为了扩大影响力,这才设立集灵社,专为招收天资聪颖的少男少女教以武学、教义,后又辅以教授诗书理学。但集灵社每年也不过招收五十名弟子,自然贫家子弟就难以身列其中了,龙清辉就是集灵社的弟子。既然都是富家子弟,这集灵社的奉膳堂规格比明尊教本宗弟子的膳堂也要高出许多。时近中午,那些江湖好汉只能用些随身的干粮,不怕麻烦的就下山去找些客栈酒楼草草吃了再赶回来,秦雨涵这类贵宾就被安排到这奉膳堂进餐。一行人好好饱餐了一顿,龙清辉便引着众人向住处去。明尊教时常有贵客来访,因而在弟子住处边上建起一圈房舍,来访的客人多带有侍女和侍卫,这房舍便不同于客栈之类,都是一个个单独的院落。两个偏房,专供侍卫或侍女居住,一道小仪门之后,就是两间精致的上房,专留给主人家住。今日的‘灵和’大典武学比试之后,天色必定已晚,因而这些贵宾大多选择在这住上一晚,待第二天观礼之后再走。这房舍顿时紧俏起来,龙清辉早已花上三十两定下了一个居中的院落。来到院子里,几人只是放下了随身的物品,聊了会闲话,转眼之间,丑时便已要到了,众人又往灵宝大殿赶。待到大殿前,第一场比试却不过刚刚开始,龙清辉上午已然比试过,下午无事这便陪着秦雨涵等人在贵宾席坐了,上午他大出了风头,顿时又引得周围人一阵窃窃私语。上午的比试都是些武艺低下之辈,秦雨涵看着很是索然无味,下午明尊教上场的都是些元字辈的二代弟子,台下上来挑战的也大多身手不凡,比试变得激烈了许多。秦雨涵自己也是个习武之人,虽勤学苦练,却一直未达到元力外放之境,离慧道者更是相差很远。在别人看来已是天资不俗,秦雨涵却自知离自家四弟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场上比试之人大多已达元力外放境界,秦雨涵知道看这些比试对自己大有裨益,因而看得十分认真。龙清辉却是见惯了这样的比试,只是抱着小丫头在一旁聊天。眼下不过刚过晌午,山下的人还在不断往上赶,初始周围还是比较安静,待到后来便又如上午般变得十分嘲杂,欢呼声不断响起。每有场上的人使出一两记妙招,便是秦雨涵也要随着人群欢呼。不知不觉间,天色已近黄昏,台上此时正进行着最后一场比试,由明尊教元字辈的大弟子王元潮对阵泰山派的一位长老韦衡。眼下这两个慧道者已经斗了足有两柱香功夫,一青一蓝两道兵刃上的光影在略显暗淡的日光下显得十分耀眼,拼斗激出的元力震的高台周围罡气纵横。那王元潮不愧是二代弟子中的翘楚,一手剑法相当了得,韦衡只能苦苦支撑,毫无还手之力。不过数招之后,那韦衡终究架不住王元潮的猛攻,弃剑认输。待两人退到台下,评判席上站起一位身穿红袍的明尊教长老走上台来,秦雨涵隐约记得龙清辉对他提过那是大长老昊德子。那长老笑容满面,冲着台下人一拱手,高声道:“各位道友,江湖朋友,今日的武艺考究便到此为止····”“且慢。”一声宛如霹雳般的吼声打断了昊德子,昊德子脸上一僵,在场众人也都是一愣,不知是谁这么无礼敢打断大长老的话。待看向声音来源处,通往高台的大道上走上来一群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来个人,清一色的黑色武服,头戴斗笠,个个魁梧雄壮,一路昂首而来,有一股扑面而来的凌厉气势。“这位朋友有何指教?”昊德子无端的被人打断,心里颇有些恼怒,当着这许多人面,却不好发作,只得故作客气道。那为首的一个最为魁梧的汉子摘下头上的斗笠,轻蔑道:“不过三年光景,明尊教的诸位便不记得在下了吗?”那汉子满脸虬髯,左眉上方一道明显的足有两寸的刀疤,但配上汉子凌厉的眼神,魁梧的身材,那刀疤却一点不显丑陋,倒是看起来更添英武。“冉玉!”几声惊呼,评判席上明尊教的掌教,各位长老纷纷站起,脸上满是震惊。场下人群中也是一阵惊呼,过后便是一阵恐慌,原本站在周围的都纷纷躲开,冉玉等人周围顿时空出一大片来。秦雨涵也是一阵心惊,眼下这大宁皇朝一直饱受内乱之苦,而这内乱之源只有一个那便是玄月教。大宁皇朝不过刚历二百七十余年,而那玄月教据传建教已不下四百余年。大宁皇朝自建国便立玄月教为邪教,从未停止过清剿。玄月教也没有放下改朝换代的野心,一直暗中发展势力,与朝廷多方周旋。初始大宁皇朝国泰民安,政治清明,百姓思定,玄月教还没有什么作为。眼下大宁皇朝暮气沉沉,朝堂上党同伐异,百姓疾苦无人问,玄月教立时跃上台面公开造反。就在去年,刘弘毅在山东东昌府聚众叛乱,叛军虽被朝廷大军击溃,但刘弘毅到现在也未曾抓到,还在不断召集部众滋扰地方。今年,湖广衡州府薛守谦也高举推翻大宁皇朝的大旗。叛军占领衡阳及周边地区,朝廷多次征剿直到现在也未彻底剿灭。这两人都宣称只是玄月教的部属,只是玄月教在山东和湖广的两个坛主。而那冉玉却是玄月教总教的大护法,统领着玄月教一支最强力的部属,名字叫做‘霜天’。里面聚集着玄月教培养的武学精英,专司暗杀,刺探等事。明尊教是大宁皇朝敕封的国教,历代掌教皆授三品衔,领朝廷俸禄。大宁皇朝一直对明尊教赏赐不断,明尊教自然也负担起帮助朝廷剿灭玄月教的重任。明尊教多次派出门中精锐配合朝廷捕杀玄月教中人,三年前传出消息,朝廷邀以明尊教为首的各大派派出的精锐暗中设伏,在河间府一举将霜天击溃,首领冉玉不知所踪。之后三年里,江湖上再也没有霜天的消息,加之当时冉玉身受重伤,人人都以为冉玉都已死去,却不想今天好端端的站在这里,还是在大对头明尊教的‘灵和’大典上。“大胆叛逆,朝廷正愁寻不到你,居然还敢露面,今日便叫你来得去不得。”贵宾席上站起一个官服男子,明尊教兴办大典自然邀请了当地官员参加,这男子相必就是当地的一个官员。要知道冉玉可是朝廷通缉的要犯,抓到了便是大功一件,冉玉武功高强,别说平日里找不到他,就是碰上了也拿他没办法。可是今天乃是明尊教的‘灵和’大典,明尊教高手云集,再看冉玉一行满打满算也不过二十余人,拿下他应当不是问题,那官员算好了这才跳出来,想拿了这大功,心里一阵窃喜。冉玉看了一眼那个官员,一点未见惊慌,转过头来看向台上的昊德子长老,高声道:“今日是大典的武艺考究,冉某虽属玄月教中人,却也算得上是一个江湖人士。不知冉某前来挑战,堂堂明尊教可愿应战吗?”台上的昊德子有些迟疑,若是寻常武林人士,不管武艺高浅,明尊教也是无惧。可是这冉玉却是朝廷通缉的案犯,附上这身份很是让人为难,昊德子只得转过头来看向评判席上的掌教。昊宸子只是略一沉吟,便高声道:“我教早已严明大典武艺考究凡属江湖人士一概可予上台,冉护法既然有意,昊宸子命人接战便是。”又对那官员到:“俞大人,这冉玉在这山上便算是我教的一个来客,还请您稍候。”言下之意,若是他下山,明尊教便不管他的死活,尽可动手了。那俞大人自然听懂了他的意思,又不好拂了昊宸子掌教的面子,笑道:“掌教客气了,俞某保证不在山上拿他便是。”暗地里准备马上就使人去调兵在山下等他们。冉玉将这一番计议看在眼里,却没有丝毫惧意,长啸一声,纵身一跃跳上高台,他的身法没有任何技巧可言,胜在身形快逾闪电,秦雨涵暗赞了一声好。台上昊德子长老已经走下台去,冉玉解上身上一直背着的一个包袱,从中取出一把银色的物件,长不过半尺,秦雨涵一时还有些不解,这般长短也不知是什么兵器。只见那冉玉手掌一振,那银色物件突然伸展开来,变得足有四尺长短,在那端处一拧,冒出来一个银色的枪尖,赫然变成了一支银色长枪。冉玉持枪在手,直指评判席。



[展开]

留云借月 诗词的形象思维与格律思维  留云借月四不像  留云  留云借风真君副本  留云借风真君火柱怎么过  留云借风真君在哪里  留云借风真君六个火柱  留云借风真君怎么过  留云借月什么意思  留云借月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不朽离殇
不朽离殇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猜你喜欢
爱你,我奉陪到底
9405 人在追
热门小说《爱您,我奉陪到底》由小猪猪_最近写的一本豪门虐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是鹿思落裴顾北,书里主要讲了:就因为傻傻的爱着您,所以您无论干了啥我都能原谅您........那天关门之后,鹿思落贴在门背后,便听到了裴顾北温声安慰陆梦甜的声音。。
重生之带着青蛙去穿越
文章剧情曲曲折折,情感十分丰富,引人入胜。复活之带着青蛙去再次穿越免费深度阅读, 小说作者是:靳陶陶, 主角是林娟。玩着流行的的最流行的的旅行青蛙的游戏,竟奇迹般一同再次穿越。既来之则安之,有了小蛙的神抢断,斗极品,识渣男,迅速致富之路,分分钟的事儿。许是觉得受到了侮辱,曾家男人说,“好你个二狗子,敢耍我,你给我走着瞧,以后有你好果子吃,你们林家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们走。”。
鬼面王妃
11721 人在追
欲哭无泪啊!连自己都差点儿被自己吓死。我这是做了什么没道德事,老天要这样严厉的惩罚我?谁说瘦了就肯定会很好看?有时候候但是胖点好。为了美男,我使劲地吃,我就不信我吃不胖。哼!
医神凰后
12664 人在追
热门小说《医神凰之后》由苒小轩所编写的古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慕华臣帝止,内容主要讲:【集赞限免费里,求赞!】【原名:医神凰之后:傲娇妖帝,宠成瘾!】隐忍八年,浴火重生!曾经将军府废柴傻女5小姐竟然美得冒泡,强得要命!医毒双绝,是世人尊崇的医神!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剔骨抽筋的原...高高在上,傲然独立。。
兵锋天下
6995 人在追
《兵锋天下》由醉卧漠北最近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故事里的主是林义陈婉婷,内容主要讲: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男儿十万兵。 披上军装,自己为战神,军装褪去,它们称为自己为
借妻
29390 人在追
《借妻》这是一本在现代都市言情小说,小说的作者是小游鱼。男主是吴天成,男主是唐茜。男主和男主的老公是十分好得多的朋友,男主家里也十分有钱的人,虽然男主那方面不行啊。男主的事情被家乡人明白了,男主最终决定带个女朋友回家去,让这个谣言不攻自破。思来想去就想起了自己好朋友的妻子唐茜,安全的考虑好心的帮组借了妻子回去,结果......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傅燃正在开往虞城的长途汽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