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怡然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我自怡然

评分 10
分类:都市娱乐
评语: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17495次点击 / 2021-09-09 16:20:49

原名:《我家师尊是天道》:靠唯一的靠山、凑唯一的热闹的场面、惹唯一的麻烦、作唯一的死,最后成功把自己浪死……才怪!但是,我是谁?世有九绝:刀、杀、智、剑、偷、琴、祸、刑、棋;有三国:山献、启轩、临渊;这是一个大佬一地跑,高手多如狗的世界……血色的烛光摇曳,将石洞的每一处都映成血色。。



冯焕之也没半点犹豫,道一声小心。伸手在棋盘里移了几个棋子,添香的身影便如鬼魅般出现在了令狐脸至身前。

只见一俊美带几分阴柔的男子跃于树枝之上,高高俯视令狐脸至。

云亦可在客栈外,手上出现了块雪白中沁着一抹血色玉牌,就这么向着暮云城的方向缓缓而行。

在那个方向距二人交战不远处,有一个略显猥琐的身影站起撒出一把黄纸朱砂的符纸,符纸和剑气刀意相互抵消,化为漫天碎片。

杏林。

添香拔出身后背着的长剑,却是一把木剑,木剑被添香划出一个诡异的角度,同时击落了空中的三枚金钱镖,最后与角里藏锋的一击相撞。

“睡了吗?少主。”

“呃呃……”

云亦可:“什么?!我错过了!你也不和我说!……唔,不过刀绝用暗器……算了,带过来吧,我让春晓给你开门。”

“暮云七霸,我听吴叔说起来过,都是些走投无路的可怜人,隐名留姓,以先后排名为名,且各有一技之长。不过,我记得好像是暮云六霸?”

绝者,空前绝后之意。获封绝号者必须在一领域达到该领域最顶级,最主要是达到世人的一致认可,才能由凌顶阁授予此荣誉。最最关键的是,必须在三十岁之前才有资格被授予。而且一旦被别人打败,将收回此称呼。

“我出去,你留这。”添香忍不住出手。

两人沉默片刻,侯老五说热水准备好了,冯焕之让添香带娄离园去换洗。

“多谢!”

“咦,你知道?”

“少主你来的正好,老吴我给你准备的礼物终于可以送出去了。”

倒是有趣的凑巧。

冯焕之:看起来好生熟悉,不对!怎么是这个霉神!

穿一件九成新的黄色道袍,看那身打扮像极了街头招摇撞骗的道士。

最后取出一枚玉质复杂字符,放于棋局天元处,下一瞬,四人出现在了暮云城城外。

[展开]


我自怡然自得于歌唱中  我自怡然于学唱中  我自怡然不动上一句  我自怡然不动我自心如磐石出自哪  怡然自得的上一句  怡然自乐  我自怡然自得的意思  我自怡然不动还是我自岿然不动  我自怡然自得 随它去吧  我自怡然自得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淋雨的橙子
淋雨的橙子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淋雨的橙子
藏锋便&得的热

“但这次令狐剑至有事向吴老请教,角里藏锋便放言将于暮云城与其一站。眼看这一战不可避免了,倒是很多人前来看这难得的热闹。”

淋雨的橙子
个桌面&的瞳孔

却是整个桌面倒塌,黑白棋子散落一地,那青年眼中的银色符号也尽数消失,露出了黑色的瞳孔。

淋雨的橙子
“娄小&一个了

“娄小姑娘说她一家就剩她一个了,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淋雨的橙子
在居然&之多,

平常出一个都难,现在居然有九个之多,这倒让云亦好生感叹。

淋雨的橙子

&“抱歉

“抱歉各位,在下云亦可。外头风可真大,在这里暂时避避风头。”

淋雨的橙子
声音也&越发急

突然有滴水声传来,血色烛火大盛,黑衣老者的声音也越发急促。

猜你喜欢
空间福女好种田
15224 人在追
这一世过得太苦,还死得太惨,老神仙说让她再活一次,可谁知这世上仅有更惨也没最惨……一家四口住杀猪棚,前路漫漫很渺茫没希望能。生活……艰苦,还雪上加霜。江敬雪欲哭无泪!什么?没嫁回去要不交税?家里除了那个钱?得赶快把自己嫁回去!村头胡家小子就很不错啊。江敬雪直接就堵了门,“喂,那就你娶不着,我也嫁不回去,咱们搭伴过日子吧?看你剑眉星目,本姑娘也算俊秀娇俏,都不吃大亏。”胡家小子轻衣袂飘飘看她几眼,“嫁我也可以,虽然你认字吗?”江敬雪,“……你这是在难为我。”遇上个顺心郎,一拍即合,夫妻齐心种好田,锦绣风光满田园,种了个坏瓜,却得了上房里,一名中年妇人压着声音在说话,在她面前,一名老妇只顾着纳鞋底,看那样子像是没有在听她说。。
天台花园
29243 人在追
【生产后抑郁症 人类幼崽 园艺 职场中妈妈】职场中女性对工作,家庭达到平衡的探索;城市白领对归园田居的生活向往;天台园艺:养花,种菜种花; 天台花园城市人的乌托邦,精神的最后港湾;唯昭抱着刚醒的宝宝来到了天台。宝宝才满月大,这几天临晨五点就惊醒了,吃过维生素D,换过尿布,粑粑抱着在房间里转悠,折腾了一个小时。这会儿孩子又不太耐烦了,天又朦朦胧胧的还没大亮,折腾了一早上,唯昭脑袋也像这阴霾的天气,阴沉沉的,于是她帮宝安宝裹上睡袋抱上天台想要透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