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影后有点毒
最新 回到书页 前往首页 专题 资讯 章节库

穿越后影后有点毒

评分 10
作者:西小喜
分类:职场商战
评语:男主的浪漫,只给了女主一人
4727次点击 / 2022-01-10 01:04:39

“何总,夫人又上微博热搜了,”何宁坤的助理急切的汇报。这个夫人有点儿毒。网上有人骂她,她怼回家去。绿茶惹到她,她怼回家去。有人对她身边人出言不逊,她怼回家去。“有个性我不喜欢”何宁坤。“……”助理了无语。让人有一种幻觉,白蒙蒙的雾中,会走出一个仙女。。



一个从天而降的东西,因速度太快,何宁坤没看清是什么。

“我劝你去看心里医生,你有被害妄想症吧,谁嫉妒你,你真的很闲,我可没那么闲,那么无聊,你有病看病别被耽误了,”

胖男人回去,黎姐举手刚要砸门,回头看了看对面。

“快救人,”何宁坤看清后喊到。

白狐意外探到了一段记忆,奇怪的是这一段记忆是埋在最深处,是封存的。

放下电话去泡澡,去去医院的药水味,去去晦气。

平时的白孜诺都是笑脸相迎,不管夏婷说什么,她都不敢,说一个不字,今天这爱答不理的态度,更是没见过。

“我想带着她,”白孜诺看着从远处走来的夏婷。

白狐搜寻白孜诺脑中的记忆,这个人是白孜诺的经纪人黎姐。

女孩的眼睛很大,眼神很温柔。

白狐有点惭愧,她不会化妆。

“咣,咣,咣”

“告诉你个好消息,你那个剧现在是我的了,这样你就有时间休息了”夏婷突然笑两声,那笑声听上去很做作。

白狐觉得我又不是白孜诺,懒得跟她说话,慵懒的半躺着,摆弄着手机。

她不能再后退,后面是悬崖。白狐拼劲全力的大叫,实际上声音还是很小。

“竟然没死,真是奇迹。”

决定还是打个电话。

“你是不是饿?才晕倒的,我检查过你身体没有受伤,”白孜诺轻轻的抚摸她的背部。

“白孜诺,还钱,你欠我的10万,明天必须还给我,”夏婷气到没话,只能拿还钱说事。

这个人是谁?

[展开]



章节目录
查看完整章节目录
>
相关资讯
我要推荐
166人推荐
我来评分
569人评分
加入收藏
1579人收藏
本书作者
查看详情 >
西小喜
西小喜
大神作家
热门评论
西小喜
白狐睁&真的醒

白狐睁开眼睛,一个兴奋的小护士跑出去,还喊着“她醒了,真的醒了,”

西小喜
他一边&景,慢

他一边喝着手磨咖啡,一半欣赏这山间美景,慢慢消退的雾气,露出嫩绿的草,闻着野花的香气,还有一条清澈的小溪。

猜你喜欢
第六十六章 好友
5768 人在追
“叔外祖母,”周九如又对着承恩侯夫人,躬身长揖道:“恭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今日宾客盈门,能坐在福安堂内室的,不是姻亲便是通家之好。刚开始,大家或许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这一番下来,个个心里都亮堂了,瞬间便明白了这位表姑娘的身份。不过,主人不过,主人家不挑明,她们也只能装不知道。只是在周九如看过来之际,全都站了起来,庄重地福了一福。。
锦绣良医
26845 人在追
中西医双科博士萧茗意外复活成了小女孩,上无片瓦、家徒四壁。一个帅到天边的胞弟,外再加小包子侄儿,这是她的新家人。邻里邻外,家长里短事非多,幸好萧茗有一技手上,加上空间神器,修房置地,誓要把新家过得红红火火。“喂!隔壁的大人,不知可否一同回去种地”。如今家里没地没银子,一个冬天怕是饿死了,说那丫头会医术,刘老婆子是不信的。。
钻石王牌之存在感第二部
棒球少年的青春之旅,泪水、汗水、血水最后筑就王座,追逐梦想的步伐从会完全停止,每一个都将在自己的道路上一往无前。曾是他人生活中的浓墨重彩,现在的将写就自己的故事。真正让他们躁动不安的是越来越近的夏季预选赛的选手席名单,距离夏甲预选赛没多久了,即使所有的队员对选手席的名单都议论纷纷,但手中的训练确也没有停下来过。。
今天她睡着了吗
8890 人在追
自从异界裂缝莫名现世以来,整个韶星上的气候只余下两季:夏天的和热得快。当人们意外发现某人睡着了,天气便会变的闷热后……反派大佬们:这是超级蒙汗药、超级迷心阵、超级拘魂锁,速去把她处理方式掉。反派小弟:大佬们好啦!她顺着网线杀回来了啊啊!反派大佬们从宝座上跌下去:什么??快把我的遗产处理方式好,交到我儿子!……正道大佬们:这是醉仙酿、神仙醉、仙品一口倒。苏苏啊,我请客吃饭,咱喝一吨去。正道小弟:大佬们好啦!您家的灵兽铁背震山牛被她骑走了,一路拆了长生宗的山门,受伤了十二人和八只灵兽,径直您的藏宝洞去啦!正道大佬们捂着心口:快算一算要赔多山外的这场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天。。
与尔偕行
12041 人在追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第七十五章紫蔓藤
5146 人在追
“那你随便给我一个两个的玩玩儿呗,少个一个两个的我那好干爹也不会知道。”听这位表少爷这样说,钱管事还是摇头“不成的不成的,表少爷您就别为难我了。”“你当真不给?”李家柒听着外面少年的声音似乎是不耐烦了,那老管家却还是坚持不给,最后少年应该是听这位表少爷这样说,钱管事还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