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君你的伪装又露馅了

莫挽歌感觉浑身都是撕裂般疼痛,脑袋仿佛要炸掉。

“小姐,小姐,你别死啊!你再睁开眼看看我啊,别死啊……”有人在低声抽噎。

好吵,谁在说话?

“小姐……呜呜呜……”

别哭了好烦!我不是死了吗?被零号杀了……为什么还有声音?

莫挽歌努力地想要睁开眼,却做不到。

“喂?死了吗?”一道略带调皮的声音从脑中想起。

“谁?”莫挽歌问。

“没死啊太好了,还以为又要等几千年!”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莫挽歌看着面前的一团光团疑惑地问,“我又是在哪?为什么我没有死?”

“哎呀,这是在你的神识里呀,我是戒灵,凤羽戒的守护灵!不是什么东西!”

“戒……灵?”望着前面悬浮的一团光团,仔细看似乎其中真的有一枚戒指,正是她从盗出来的那枚!但总感觉哪不对劲。

莫挽歌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不是声音的确是从戒指中传出,她打死也不相信还有戒指能开口说话!

“是呀!不信我变给你看!”说着,面前的光团就变化成了一个六七岁孩童的模样,圆圆的包子脸甚是讨人喜爱。

“小姐!小姐你别死,别死,别丢下我好不好,小姐!”声音越来越低,似乎在竭力压制着什么。

“额……别吵吵了,这不没死嘛!”莫挽歌艰难地睁开眼,不耐烦地说。

面前的丫鬟见到自家小姐真的又“活过来了”先是一愣,接着就再也忍不住,抱着莫挽歌嚎啕大哭起来。

“小姐,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她们都说你……你死了……可……可我就是不信!小姐这么善良这么……怎么可能会死!”

“小姐你吓死我了……”

莫挽歌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在丫鬟后背,轻轻地拍打着:“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小姐我不是没死嘛。谁欺负的我们,以后我都会一一讨回来的!”

“那些曾伤害过我们的人,一个都不会放过!”说到后面,漫天的杀气从顾夕颜心中溢出。

没想到凤羽戒的传闻居然是真的!

从神识中她大概了解了自己的状况,就……一典型的穿越,原主是玄武国大臣莫家的嫡女,却长相丑陋,行为痴呆,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这是一个类似于仙侠的异世界,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国家,但不可避免的是,所有贵族子弟都会在六岁时进行“开蒙”。

所谓开蒙,也就是测试灵根。孩童灵根分为常见的金、木、水、火、土,初次之外也有极为少见的冰系、雷系、风系、光、暗系、剑修等。

虽然这是一个仙侠世界,但真正的修仙者依旧是少数,普通人家大多没有灵根,即使有,也没有路子进入仙门,大多只有自己摸索,所以各地的散仙也是非常多的。

因为各国的各大宗门大多只从俗世的皇门贵族或百年世家中招收弟子,各门各派中也几乎都是名门望族。因此各家族会给予仙门资金和权力支持,而仙门也会给予家族庇护,这几乎已成为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说白了就是企业垄断。

因此寻常老百姓几乎永远只能是凡人,而贵族却会发展得越来越好,社会阶层也越拉越大!

原主莫挽歌是幸运的,因为她生在了丞相家,同时她也是不幸的,因为她……是个废物!

六岁那年测试灵根,年幼的莫挽歌将手放到水晶的测试球上,于是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什么都没发生。开始父亲还不信,要求再做一次测试。

可不管再做多少次,水晶球就是毫无反应,莫龚玄也只得在无奈中接受这个现实,自觉的女儿莫挽歌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

至此,自出生母亲就难产而亡,长相还十分丑陋的莫挽歌更是彻底失宠,整日被人欺辱,也养成了唯唯诺诺的性格。

可是……她真的是废物吗?

身为神医,莫挽歌早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中脉络全部被堵,在可以修炼的主脉络上一层又一层黑雾弥漫。

她被人下了毒!她的废物身体是因为被人下了毒所致!而脸上的丑疤也是因为中毒,且这毒的要求极高,又极为隐秘,需要在母亲怀孕三月之内就开始下毒,直到婴儿降生,其中每日都不能断,一断就会前功尽弃。

但此毒一旦下毒成功,便再无解法,婴儿诞生之日就是母亲命陨之时,婴儿虽不会死却会成为一个终身废物,这对于一个实力为尊的修真世界中的人来说,便是比死亡还要痛苦恶毒吧!

况且要是普通人家又还好,偏偏是生在了丞相家……

是谁会如此恶毒地对待一个刚出生的女婴和柔弱的母亲?

莫挽歌的眼中杀气毕露,她一定要找出这幕后凶手!但转眼看向丫鬟时,莫挽歌眼中的杀气又悄无声息地收敛了起来。

面前这个叫小青的丫鬟,大概是全府中除了过世的娘亲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了,前世的莫挽歌从没体会过别人的关心,所以她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她!

要让那些畜生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另一边某深山深处,两颗树间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零号从黑洞中走了出来,声响惊动了树林中栖息的动物。

零号迷茫地看向四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人逃到哪里去了……”零号低头凝视着钻石。

帝君你的伪装又露馅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