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走春秋

元历一四二年,这一年九州大陆发生了很多的大事!年到五旬的秦皇因病驾崩,秦国举国哀悼,周围国家虎视眈眈,但奈何秦国国力强大,军卒悍勇八国中当属第一,一时间也无妄动之心。(八国为辰洲秦国,泗洲赵国,泰洲齐、鲁、二国,江南洲楚国,平洲晋国,涠洲燕国,以及瀛洲韩国)后有一谋士,名苏晋,为楚王献策,建议楚王召集其他几国组成联军,攻打秦国,楚王听之心动,命苏晋为七国大相,部署进攻秦国事宜。同年九月,七国联军百万由苏晋为相,赵国军神赵括为大帅分三路同时攻打秦国。十月秦国剑神魏无殇战死饶阳关,死前一人杀敌一万六千余,尽显剑神风采,死后单手仗剑而立,面带嘲讽色。赵括命人将其厚葬!十一月七国联军已破五城,围至泾阳关,覆灭大秦,只等一场大战。十二月泾阳关秦军大帅白不悔中箭负伤,垂危之时命其亲信传密令送信给年仅12岁的秦帝。元历一四三年一月,秦国大帅白不悔重伤之躯,携子六人,单骑上阵冲向七国百万大军!后秦军投降,秦帝愿割城九座,他为质子!楚王闻之大喜,承诺十年内不再向秦国发动战争。命赵括看押秦帝于赵国!秦国经此一役重殇!寒来暑往已是元历一四五年,八国的战争没有蔓延到望山镇,君良每天上午去私塾干活听课,下午去砍柴,晚上杜先生有时会教他识字日子过得很充实。“王大叔,我给送柴来了”,运来客栈的后门处不见其人但闻其声。王贵正在院内晒太阳听到声音后走了出去,来人正是君良,此时君良已经十五岁了,这两年的生活充实,肚子也充实,再也不像两年前那样弱不禁风,身高已经比王贵高出一个头去,这两年天天砍柴,身体也很匀称,长得并不帅,但是很清秀,此刻正在夏天,君良两只胳膊露在外面,肌肉鼓起,衣服还是杜先生送给他的,虽然旧了点但是干干净净。“阿良啊,这两年你的变化太大了,以前我还能摸摸你的头,现在看你都要仰着头了”王贵说笑道“王大叔,这些年要多谢您的关心呐,没有你们,我早就不知道饿死多少回了”,君良感激的道。“哈哈,你小子记得就行”王贵打了个哈哈道“你现在砍柴越来越快了,以前要两个时辰,现在半个时辰不到就回来了,年轻就是好啊”王贵说着把食盒拿了出来“吃吧,还是你喜欢吃的鹿肉”“谢谢王大叔”君良由衷的感谢,这两年多亏了鹿肉饱腹,自从看了仙人那本书之后他就感觉力气变得越来越大,身体里有一股气流时刻都想喷涌而出。他每天都在压制,因为一个月前在深潭边上看书时一不小心身体里的气流不受控制喷涌而出,一块两人高的石头瞬间变成粉末,仙人留下的书籍,还有那两本剑法也都被摧毁,若不是他早把书中记载背熟于心就亏大发了。两年前的那些银子他一次都没花过,哪怕这两年看书看得肚子过于饥饿,他也会一忍再忍,时而上山抓些野味充饥。吃完鹿肉眼看天色渐晚,把食盒和柴都收拾好之后,他准备去私塾,杜先生上午说晚上有话跟他说。街上都是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小贩,看到君良都很热情的招呼“君良啊,又去私塾找杜先生吗?你有空的话多帮我家二蛋做做功课,这小子脑子太笨,没你灵光”,君良笑了笑道:“大叔,二蛋学的挺好的,昨天杜先生还夸他来着”小贩哈哈一声“那就好,我就担心这孩子脑子笨,学东西慢”君良挥手告别,镇上的人都认为他很聪明,别家的孩童需要六年读完的私塾,君良两年就快读完了,但是只有君良知道,他并不聪明反而还很笨,他只是用了别的孩子十倍的时间去读书,去学习。因为他知道这种机会对他来说很难得。来到私塾门前,君良推门而入,这会儿私塾都没人了,只有杜先生在这儿,他敲了敲老人卧室的门“阿良吗?进来吧”。声音有些苍老,两年的时间杜先生显得更加苍老了,“先生,您今天上午说让我来私塾,是有什么功课吗?”君良对先生非常敬重,如果没有杜先生,他现在还说不定成为什么样子。“坐下说”老人指着凳子,屋里空间不大,一张床一副桌椅就显得满满的了,看到君良坐下,杜先生拿起水壶给他倒了杯水,回身坐下说道:“阿良,这两年你该学的基本都学会了,以后也就不用再来了,以后有什么想法吗?”君良一听起身跪了下来声音有些抽泣道:“先生不要赶我走,我如果做错了什么事您就说我骂我打我都行,求求先生不要赶我走。”君良以为老人要把他赶走所以,有些恐惧。老人起身将君良扶起,拍了拍他膝上的泥土道:“阿良,你在私塾求学已过两载,现在先生也没有什么能在教你了,九州之大你也该多出去看看。圣人言“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你也长大了,该出去看看”,君良眼泪流下,他知道这一天终将来到,他也曾想过从镇子上走出去看看。常听人言“楚国美女如云,齐国圣人齐出,秦国军民强悍”但是这一天来得有些突然,从未离开过望山镇的他,对未来的路有些恐惧。老人看向他道:“临别时,再来一趟,我有一物送你”。君良迷茫的走出房间,坐在私塾的门前,脑子里思想万千,要走了啊,离开这个从小到大的镇子,虽然他以前只是一个小乞丐,但是这个镇子,和这个镇子上的人,庇护了他这么多年,他想做些什么为这个镇子带来一些他的报答。翌日,下定决心的君良准备上明台山,他想打只老虎的虎皮送给杜先生,还想多打些野兽送给镇子上帮助过他的人。从庙里石砖后面取出宝剑,拿起水葫芦准备出发。明台山高耸入云,平时猎户们只在山脚下森林里捕猎,猎一些兔子野猪之类的送到镇子的酒楼换血银钱。君良这次要去的时明台山的山腰,有很多猎户都说在那个方向听到过虎啸,君良一路及行,心中也在盘算,虽然上次不小心震碎了大石头,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把身体里的力量释放出来。书上只是记载修炼口诀,但未记载如何使用,这坑人的仙人,还好另两部书上记载了一部剑法,两部相同,他也练了一年多了,也不知道管不管用,想着想着思绪就回到两年前的那个男子,一步跳出百丈远,真厉害,君良现在的体力也还可以,不借用任何外力,单凭肉体的强度就可跳出十丈,思绪万千,也不知见到猛虎能不能打得过,心中越想手中就把宝剑抓的越紧。没过多时,君良来到了山脚下,山路繁杂君良的速度也变得慢了起来,警惕心也变得增强。山中多猛兽,君良以前也就抓过兔子,他心中还是很紧张的,这要是被猎户知道,一人去找老虎单挑,恐怕也要惊掉众人的眼珠,山中树木层峦叠嶂,此时夏日山中也还阴凉。没过多久也就半个时辰的样子便来到山腰处,这里基本没人来,地上多是兽粪兽骨,有时也能看到人骨但不多。君良右手拔出宝剑,把剑鞘绑在背上,缓步前行。前方不远处有个山涧,溪水潺潺。“奇了怪了,这么大的树林也没个鸟叫声,反而水流的声音这么大”,君良脑中想着便走到山涧溪流前,准备在这儿休息一下,就在此时听到几声虎啸。君良一听,不对!这不是一头啊...先生不是说过一山不容二虎吗?脑中想着,君良起身右手执剑,轻步朝着叫声的方向走了过去,也就百米距离,君良就看到山涧后面的猛兽,正是老虎!两头!君良现在稍微有些胆怯,他趴在石头后面不敢出声,脑中思绪转的极快,体内的气流也流转的极快,“先生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老虎现在还没看到我,我就如此胆怯,以后怎么去一个人独自闯荡!”君良定了定神,深吸一口气,罢了罢了不就是两头吗,看本少侠宰了你们,也算为民除害。话机立断,君良猛的从石头后面跳出,大喝一声“呔,大老虎,今日本少侠要为民除害!”两只老虎正在石头上休息,本是一公一母,突然从后面窜出来一个长得像人的东西,把它俩吓了一跳。老虎反应极快,只见一只后腿猛地一蹬石头,嗖的一声朝君良跑来,君良手中宝剑翻转,身形向左移动,一招仙人指路,朝着老虎的眼睛刺去,这也不是数中记载的剑法,只是君良一时间慌了神,瞎使出来。老虎也不知宝剑的锋利,张开大嘴就咬向宝剑,君良见机暗道一声好,大喝一声“受死”,宝剑从老虎的口中刺了进去,瞬间老虎的舌头分为两半,老虎吃痛一爪把君良拍开,君良见势,抽出宝剑往侧面一滚,这也不只是什么招式,不过挺好用,老虎一爪没拍着,瞬间倒地,巨口中献血喷涌而出。也就是刹那间的事,一头老虎阵亡,另一头望见同伴倒地大吼一声,张嘴朝着君良的左手咬去,君良双腿用力向后一翻,与老虎拉开距离,双腿再次用力,朝着老虎弹射而去,手中宝剑使出一技书中所学的“剑走偏锋”,老虎看到君良朝它飞来,后腿猛地一蹬,两爪向着君良的头部拍去,二者在空中一闪而过,只见君良落地往前一滚,身上并无半点伤势,那老虎到底的瞬间就已死亡,脖项中鲜血急流。君良在旁边喘了口气,看两头老虎确实已经死去,才慢慢走了过去,心中暗爽,这老虎也不经打啊,本少侠还未出全力就都死了,君良其实有些失望,因为他还想着用老虎来练练剑招,没想到刚用了一招就杀死了,不过想想自己这几年的辛苦并没有白费。话说着,君良跑到小溪旁洗了洗宝剑和脸,刚刚虽然没用多大会儿,他的满脸就都是汗水,不是累的,是吓得!洗完之后君良把两只老虎的皮剥了下来,看着满地的肉,又砍下些手臂粗的树枝,简单的造了一个拖爬,把剥了皮的老虎放到上面,一路拖行而去!君良下山之后,碰到几个镇子上的猎户,看到君良拖着的老虎都吃惊不已,君良也没细说,说了估计他们也不会相信,猎户们帮着君良把老虎拉进镇子里。镇子上的居民都震惊了,一个个争先恐后跑来观看,然后就都吃惊得看着君良。客栈的王贵也赶了过来,吃惊的问道“阿良,这都是你杀的?”“是的王叔叔,我今日在砍柴的附近捡到了一把宝剑,听到有虎啸声,就赶了过去,肉你们分了吧!我只要虎皮就行”镇子上的人欢呼起来,老虎这种东西只闻其声,从未见过,即使有人见过他也不在了,说不定变成哪只老虎的粪便了。君良向着私塾的方向走去,这个时候先生可能在上课,君良扛着虎皮进私塾时引起了好多学生的注意。“阿良!你这是?”,李管事非常吃惊,他即使没见过老虎也听说过,阿良肩上的兽皮黄黑相间,前头还耷拉着一个虎头,那个王字,李管事还是认得的!“李管事,我今天上山给先生打了两幅虎皮,先生冬日也可扛扛风寒,也算我报答一下先生对我的教育之恩。”先生看到阿良,从教室走了出来问道:“何时出发?你竟能与猛虎角力?”老人看到虎皮时也微微动容“先生,我明日准备离开,但不知去往何处,今日前来想请先生指教。至于老虎,你说过二者相逢,勇者胜!我战胜了内心的恐惧!正好拿它们的皮子来报答您对我的恩情。”先生长舒一口气道“虎皮我收下了,你现正年幼,来年才算成年,我昨日已修书一封,你到凉州去找我早年的好友,他现正在凉州教授学生,你也正好去求学一段时日,但是记住,凉州乃赵国都城,到了那里行事要万般小心,三思而后行”说完从袖口里拿出一封信交给君良。君良收起信封,一躬到地!“先生,您要多保重身体”言罢起身,眼角微微湿润。先生说了声“去吧!”君良转身离去。夜晚破庙中,君良久久不能入睡,他把他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取了出来,一把小剑他不知道怎么用,带着吧不知道赵国那么大有没有人可以教我使用,转念一想,当年那两人好像就是来自赵国,那个女子还说他是什么赵国皇室,这样的话此物不能拿出来,不然容易惹上麻烦。这把宝剑是个好东西,就是不知道上面有没有记号,君良用石头把剑鞘上的装饰物全都磨掉,然后又找了一些烂布条绑在剑鞘上,这样一来这只能是一把在普通不过的剑,脖子上还带着当初从那个石洞里拿出的玉佩,这玉佩也不知是什么做的,有些像河里的乌龟,把银子收好放进贴身衣物里。君良躺在稻草上,不知在想些什么,不知多久沉沉睡去,梦里他一人一剑行走天下,遇恶除恶。翌日,望山镇通往外面的小路上,一个少年,头发用布条勒起,面色清秀,背着一个小包袱,腰里快着一把缠满破布的旧剑,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也不知哼哼的什么曲子,一步三回头正是君良。天刚蒙蒙亮他就起来了,心有不舍但更多的是外面世界的好奇,老师说了顺着这条路一直朝东走就能到凉州,早晨的时候他还专门去和客栈的王贵告了别。王贵也还算大方,送了他一大包干粮和肉干,摸了摸背后的小包袱,君良很满足,自己从小就是个小乞丐,多亏了镇上的人照顾才能活到现在,等我君良在外面创出一番名声,我就回镇上开一个大酒楼,让乡亲们吃上三天三夜。君良边想边走直到看不到望山镇时,他开心地跑了起来,迎着刚升起的太阳奔跑,路上空无一人,现在太早了一些,随着他的兴奋,体内的气流顺着他挥舞的双射出一道气剑,轰隆一声旁边大树应声倒地。君良目瞪口呆“意外意外”君良拍了拍胸口寻思着这也不行啊,还好是棵大树,如果是人怎么弄啊,要赶紧找方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坑爹的仙人,你要让人练功也不跟人说练的功该咋办!”君良一脸气鼓鼓的骂道,此刻若真是仙人在此鼻子都会被气歪“我留下的《纯阳诀》,那可是正宗的一品真气功法,九州之人,谁看到不得把我供起来啊,自己笨不懂还骂我!”仙人怎么想的君良不知道,他只知道身体里多了些东西,偶尔还会出来伤人,不过要是能控制还是挺帅的,你想啊跟人比武,你一伸手几道气剑飞向对手,想想就觉得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