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春末夏初,草长莺飞,阳光洒下,为大地铺下一层金纱,天气不会太热,这日子最是舒服不过。

雨水充沛,阳光温暖,七尺高的墙头都长出了翠绿的青草,小草中间开着不知名的野花,一只纤细葱白的手伸过去,一把握住那两颗青草,连叶带花毫不留情的揪了下来。

青草的叶子和花瓣在那手中变成破碎残片,随手一扬,洋洋洒洒的落下。

一道娇小玲珑的身影倚着斗拱坐在墙边,阳光照到她那身浅粉色的裙摆,上半身却隐在屋檐下,被阴影遮掩的容颜让人看不真切。

坐在这里的人正是凤执,她现在心情很微妙。

临死前,她快二十四岁,一身旧疾,毒入心肺,每日被药物折磨,就算没人害她,她也命不久矣,死,已经是注定的事情。

离奇的在别人身上活过来,刚刚过了及笄,十五不到,虽然容貌不及曾经,看起来也幼稚得不忍直视,但白捡几年青岁,还得一个健康的身体,怎么都是赚。

只是这身份......凤云晚,庄王三女,算起来她们还是血亲,她的堂妹。

若不是这次奇异的重生,凤执都快忘了皇室还有个庄王了。

庄王的生母只是一个美人,早早就死了,庄王在刘昭仪膝下养大,后来刘昭仪也死了,没有母族,没有权势,自己本身也是平庸之才,十年前皇室厮杀,他第一波就被排除,后来被波及获罪直接赶去了封地,而且还是很偏远的封地。

在那之后,凤执就没有见过这个皇叔了,之后十年,皇权动荡,她父亲登基称云帝,父皇死后兄长登基称文帝,两代帝王都更替了,而这个庄王叔像是隐形了一般,几乎被所有人遗忘。

看着面前这个小院子,三进的院子,规整的房间不超过二十个,家里主人加上奴仆才一共十九人,就这,顶天算是一个富庶人家,说是王府谁信?

不过不幸也幸,虽然庄王身为皇族没有享受到身为皇族的权势和富贵,可他这偏居一偶却得到了一份平凡的安稳,想想皇权争斗中那些死了的,家破人亡,挫骨扬灰,一个比一个惨,这样一想,庄王可比他们幸运多了。

一只黑色的猫儿跳上了房顶,慢悠悠的朝凤执这边走来,似乎是被凤执腰上挂着的绣球荷包吸引过来,眼看着就要走到凤执面前,突然察觉到什么,抬头,对上凤执的视线,下一刻,那猫儿竟然直接从墙头一跃而下,摔在地上都顾不得疼,一溜烟儿的跑没影儿了。

凤执身为摄政长公主,恶名昭昭,能止小儿夜啼,她死了也是恶鬼,如今不过暂住在这具身体,都说黑猫最有灵性,身为恶鬼,吓走一只猫儿,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云晚,吃饭了。”

一身白衣的女子走过来,一张素净的脸庞,清秀端正,冷着一张脸:“你怎么爬这么高的地方去?你这身子刚刚才好,别再磕着碰着了。”

凤执觉得她这话里是另外一个意思:若是再磕着碰着,家里就要喝西北风了。

因为她这身体凤云晚生病,庄王府下血本去买了贵药材,差点儿把本就不富裕的王府吃空,现在一家子都在省吃俭用。

凤执看着这个二姐,嗯,一张冷冰冰的脸,看着就不讨喜,但是这一家子却并无龙城大族的勾心斗角,姐妹之间关系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这个二姐,据说凤云晚生病开始,就是她和丫鬟两人一起交换照顾,醒来的时候凤执也看到她偷偷抹泪,是个面冷心热的主儿。

可惜啊......他们倾尽所有想要救凤云晚,她却没能活过来,还等来了她这么个祸害。

见凤执懒洋洋不动,风云双皱眉不悦道:“你快点儿,娘给你炖了汤,冷了就不好喝了。”

凤执本来已经动腿想要下去了,听了她这话,瞬间头皮一麻,她不想去了。

府上虽然人少,但是厨娘还是有的,厨娘手艺一般,但凤执也不是那种非要矫情的人,既然就这条件,将就着也能吃,但若是王妃的手艺,那绝对是能瞬间把她劝退。

若厨娘的手艺是一般,那王妃的手艺就仅限于...吃不死人。

因为女儿昏迷了大半月,几次被大夫说无力回天,没想到福大命大竟然'活'了过来,而今王妃是一颗心都系在女儿身上,亲手给女儿炖各种补汤。

食材是没问题的,但是各种药材放在里面,那味道,一言难尽。

就在凤执犹豫的这片刻,风云双已经搬来一把梯子:“你快下来。”

凤执看着这不到一丈的墙,虽然她没了一身武功,但这点儿高度随随便便都能跳吧?不过看到风云双那明显不赞同的眼神,还是认命的过去爬梯子。

顺着梯子往下,凤执目光扫了一眼墙外的街角,乍一看什么都没有,可阳光背面的阴影仿佛有什么蛰伏在那里正盯着这一边。

凤执缓缓走下来,眼中温度冰冷,这外面的人,这天下怕是没人比她更熟悉不过了,只消一眼,她就能察觉到他们那恶心的味道。

只是这么穷的王府,为什么会招来他们的惦记?

走下梯子,凤执拍了拍裙摆,往前走了几步才发现有点儿不对,转身看着风云双把梯子搬走放好,眯眼浅笑,无害温顺:“二姐,走啦!”

而今她是庄王府三郡主,不是权倾天下的长公主,这些人也不是她的仆从,更不是仰仗她权势的人,所以这态度得注意。

风云双显然不知道凤执想得那么复杂,拍着手上的灰,没好气的瞪她一眼:“就你娇气!”

生个病,全家都伺候着,如珠如宝的疼着,连爬个墙头都有姐姐搬梯子怕摔着,可不就是娇气?

要说原身凤云晚也真是好命。

庄王一个王妃一个通房,府上四个孩子,三女一子,都是王妃所生,这绝对是皇室里最和谐恩爱的夫妻,没有之一。

王妃生了三个女儿,没能给庄王生儿子,心里很郁闷,这才抬了一个丫鬟做通房,结果抬了没多久,她又怀上了,这次一举得男。

生了儿子之后,王妃突然觉得还是女儿娇嫩可爱,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太大,也就才堪堪会走路的三女儿软萌可爱,胖胖的样子,粉雕玉琢,立刻就成了王妃的心头宝,从小就紧着她,比两个姐姐更得疼爱。

当然,这个疼爱并非太过偏爱,都是自己生的,王妃并不会亏待谁,只是稍微娇养一点。

凤执虽然是自己喝了毒药赴死,但并非没有怨恨,人若不是被逼到绝境,谁会甘心赴死?

含笑饮鸠,不过是留着最后那点儿骄傲罢了。

上天让她重生到庄王府,简直就像是给她的野心重新开辟了一条道路,但是看着庄王府这一家子,简直颠覆了她的认知。

在自幼在宫中长大,皇宫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虚伪至极,见惯了人性丑陋,血脉相残,庄王这一家子却让她不忍破坏。

也许眼前他们美好,但这世上任何家庭,只要与皇权天威扯上联系,最终唯一的结果只有分崩离析。

至少眼下,她觉得这样的日子还不错,就当给自己放个假,活了一辈子,她还从未如此悠闲过。

病娇相爷以权谋妻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