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空间回八零

水渠边、树林旁,赵家和冯家的几个人,正在烟尘大起之中拼打,猛然间听到一声惨嚎传来。

赵玥也赶紧大喊:“快别打了,有人受伤啦!”

两家人先是听到惨叫,再听到赵玥接连不断的大喊,也就都是心中一凛,暂且罢手。

不知道这声惨嚎来自两家人的哪一个,但是相互打架的人,听着这样的惨叫声,都赶紧在弥漫的尘土中寻找。

等眼睛里的猩红颜色稍退,略微冷静下来的两家人,惊愕地发现真的有一个人坐在地上,捧着变形了的一条腿,正撕心裂肺地哭叫着。

冯家人看得清楚,这是自家的一个兄弟。他们都觉得诧异:赵家只是几个半大小子,打架时也已处于下风,怎么可能把冯家一个人的腿打断了呢?

来不及多想,冯家人立刻慌乱起来:有的蹲下身子去查看伤者,有的更加急恼,再拿起锄头、铁锨、棍棒,去找赵家的几个半大小子理论。

此时赵家的三个兄弟,也感到很茫然:自家几人,明明被对方打得几乎还不了手。那个冯家人的腿,是被谁打断的呢?

三兄弟疑惑地面面相觑,再又见到冯家几人冲了过来。

赵玥站在一旁见到,连忙大喊:“大哥、二哥、三哥,他们又来啦!”

听到小妹带着哭腔的喊声,三个哥哥顿时生出保护妹妹的决心。

无限勇气在胸中激荡,他们也再抄起锄头、铁锨,严阵以待地看向冯家来人。

本来还是气势汹汹,但这四五个二三十岁的冯家人,看到赵家几个小兄弟仍是怒目圆睁、毫不退避的样子,先自心里发了虚——毕竟亲眼见到自家的一个兄弟,在混战中被打断了腿,心气儿上早就矮了一头。

冯家人举着锄头、棍棒,只得距离赵家几兄弟远远地呆站着,嘴里更是连叫骂也是不敢了:唯恐惹恼了几个小兄弟,再冲来把自己的腿也打断。

赵家几个兄弟,仍是铁青着脸看着对方。赵玥走近他们身边,低声对哥哥们说:“大哥,永乐村里,再也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们了。”

几个哥哥听到,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冯家那个被打断腿的人的事,但见小妹这样说,也都更加挺直了腰身。

冯家的几个兄弟相互看了一眼,既然不敢再去挑衅赵家人,就只好说着“先救人”的话,转身要走。

正在这时,跑去找村里领导的四哥赵德,已经带着他们匆匆赶来。

村长、书记,生产大队的书记,以及负责管理冯家、赵家的生产小队的队长等人,一边小跑着,一边大声呵斥:“都住手!住手!”

赵玥见状,急忙抹着眼泪跑过去说:“都住手了。你们怎么不早点来啊!你看冯家把我哥他们打的,”

说着,她指向满身尘土,脸上也带着血渍、淤青的几个哥哥。

“我们不也是吗?”冯家人不服气地说着,也各自展示伤处。

村长李德发的大儿子,承包了村里的采石场。赵永水经常去干活儿,而且不惜力。因此,很看重赵永水人品的李德发,跟他的关系很不错。

此时见到赵玥吓得浑身哆嗦,李德发也就怜爱地把她揽在怀里,再冲着冯家人喝道:“你们干什么!我都听说了,是你们先找茬的!”

冯家人有口难辩,那就让更惨烈的事实代为说话。几人各自让开,村长等人也就见到还在地上哭嚎的断腿人。

“哟!这是怎么回事?!”生产小队队长何必达惊呼着问。

知道何必达与冯家有表亲关系,担心他们相互“照顾”的赵玥,就赶紧对村长说:“不是我哥他们打的!”

冯家人此时见领导们赶到,心里也不再过份畏惧赵家人。

此时听到赵玥这个小姑娘连声叫喊,冯家人不禁恼怒地说:“不是赵家兄弟,难道还是我们自己用木棍打的不成!?”

“你说对了!”赵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大声说。

接着,她就指向三个哥哥:“你们看!我哥他们拿着的是锄头、铁锨!”

说着,她再指向冯家人:“大家看,他们现在手里还拿着几根大木棒!”

赵家几兄弟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家伙什,心里顿觉轻松好多;

冯家人听着一愣,再看向各自手中。可不是嘛,几根在树林边捡来拼打的硬木棒,现在还握在手里。

村长等人向两家来回一看,事实很清楚:混战中,是冯家人乱挥木棒,伤到了自家人!

生产队小队长何必达也暂时无话,只得呵斥冯家人:“还不赶紧送去卫生所!”

冯家人立刻回过神来,蹲下去要抬起那个断腿人。

“不要这样抬!”赵玥挤进去,大声说着。

冯家人连忙说:“对对,赵家小妹说得对!快找辆驴车来!”

一人刚要走,又被赵玥叫住:“还是颠簸,伤者受不了的!”

冯家人急得团团转,再连忙问:“赵家小妹,你说怎么才好?”

众人见冯家人一时着急,好几个成年人却俯身低头向一个小姑娘问怎么办,不禁都觉得既好气又好笑。

“快去做个担架啊!还傻站着干什么!”赵玥连连指挥着,“就用你们手里的凶器——这几根木棒,放在一起!再把裤带解下来缠在上面!”

见冯家人还在茫然,赵玥再气恼地喊着:“快啊!晚了这个人就真的残废了!”

听到这话,地上的断腿人也不哀嚎了。他忍住疼痛,连声叫喊着:“快啊!你们还他玛傻站着干什么!哎呦,老天爷啊,我的腿啊!是你们那个笨蛋瞎抡,没他玛打到别人,却把我的腿给打断了的?!”

也不搭话,冯家人急忙捆扎着担架。村里的领导们一边指挥,一边埋怨着:“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儿,还不如一个小姑娘明理讲理!”

因为村里经常搞军事演习,扎担架这样的小事,倒也难不倒冯家人。

担架做好,几人把伤者抬起来放进去。但是冯家人的裤腰带,都解下来做了担架中间的网绳,此时要想站起来也是费劲——裤腰大多宽松肥大。腰带没有了,就要用手拽着裤腰,以免掉下去出丑。

但是用手提着裤腰,谁又来抬担架呢?

“哎!真够笨的!”赵玥再指挥着说,“一手抓着裤腰,一手抬着担架,你们刚才打架闹事,不就是仗着人多吗!”

戴着空间回八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